近日,推特上出现了一个账号:@ACACsince5859(ACAC一份中国艺术家目录),该账号声称用于记录一些翻墙来推的“中国创作者”,大力推广中国画师的作品,方便彼此在墙外重新展开交流。这是由于“中文网络创作环境愈发恶化”的不得已,ACAC即为A Chinese Artists Catalog。

@ACACsince5859:鸣谢:鴉老师 中文网络创作环境愈发恶化,而墙外早已没有中文交流环境,我们像被大海冲散。愿做一盏灯,帮助我们重新连接彼此。本推用于记录中国创作者。大家可以通过此推关注列表来扩关中国画师。祝愿大家在推特重新拥有中文交流。 =A Chinese Artists Catalog一份中国艺术家目录 欢迎扩散!

https://twitter.com/ACACsince5859/status/1259493700360527872

自5月9日该账号建立以来,已转/发推文1.7k余条,但这些推文中却精确避免了“政治内容”,账号也与粉丝严肃讨论了是否要将“不涉及政治”写入账号简介。

虽然“不涉及政治”最终并未写入ACAC的账号简介,但显然ACAC确实在以此该标准进行内容挑选和转发,这也使得该账号的TL最终呈现出了一片安静祥和的“岁静风”。

有香港画师声称自己请求ACAC的RT遭到拉黑(block),但所投稿内容并不涉及政治,仅因为自己曾经的转/发的画作涉及到FreeHK。

ACAC的此番做法引起了争议,例如一些坚持自由创作的中国/香港画家就表示,既然ACAC声称代表“”那为什么要将他们排除在外?

例如有推特网友表示,政治批判/讽刺 作为艺术表达的一部分,ACAC为什么要享受艺术创作自由的同时,对我们分享自己的艺术感到不快?

还有推友质疑,如果ACAC同样也要在推特进行这样的内容审查,以完美符合墙内平台的审查标准,那它所谓的创作自由是什么?存在于推特的意义是什么?

另有推友反问:翻墙出来想要自由的创作,本身不就是一种政治?

目前,已有推友开始以 #ACAC#ACACsince5859 的tag在推特发布一些政治内容,抗议ACAC的有关做法。

当然这一举动,使得不少墙内网民大为不满:

以下为中国数字时代编辑摘自网友评论:

@nigh***chun:解釋一下 #ACAC :一群中國人因為在牆內❨微博❩分享畫作時常常被禁,於是以「海外平台沒有中國畫圈交流 & 擴大中國畫圈」的理由揪團跑來推特 帳號: @ACACsince5859 簡單來說就是想更自由地分享畫作,不到幾天便一萬多fo了。結果在推特上毫不意外地遇到「港獨」「台獨」的「廢青」「綠蛙」,便開始NMSL。

@Ken**ohXyz:#ACAC 就这?既要来推特享受自由的创作环境,又说推特上的敌人和黄尸污染tag。翻墙了还想把墙内那自我审查搬过来,享受了自由还想剥夺别人的自由。不好意思,这一套在这里不行了。

@evili**side44:#ACAC 这帮人怎么操作的:1、抱团入驻。2、建立据点帐号。3、号称要广交朋友。4、但是不爱国的不行,要审查。5、在微博上点评中文推特,嘴还臭。你国小圈子文化本来就烦人恶心,攻击举报他国画师劣迹斑斑历历在目,然后上新平台第一时间继续搞这套,不是犯贱找抽是什么?

@Ma**sBug:#ACAC 現在的後浪已經完全不知道自由為何物,助紂為虐者比施暴者更加可惡,更何況是將暴行帶到別處,妄圖將全世界都變成紅色沙漠。既然已經來了,就不要忘了你們是被祖國遺棄的孤兒。這個世界不會照顧你的情緒,也不要妄圖審查每個人的大腦,這裡是自由的土地,尊重與包容是賴以生存的基礎。STOP NMSL

@Leo**274:在我们国家的定义里含有政治色彩的插画都不能算是艺术! ! ! 你们这群黄尸暴徒竟然强占了我们这个公开tag! 好气好气! 难得翻墙了画画小熊维尼不好吗?

@mid**ude:”我們是來交流的!” “不談政治但是gd必須nmsl”。

@Day**oses:想要表达的东西在墙内不被允许,这已经是一种政治;翻墙出来想要自由的创作,这也是一种政治;墙就是政治,当你们拒绝墙,不想被墙约束的时候,就已经参与了政治;翻着墙却对墙喊着我们不谈政治,墙就不见了么?依然是政治墙、害怕被抓、担心影响创作、认为艺术不该勾兑政治,这些都是政治。

@LastC**yFloss:@EN86397891 向acac投稿无任何政治意义的作品被b,我就知道这个账号就是碰到香港台湾人就只会说“港独”“台独”的孝子。墙内墙外的环境都不满意,被ccp迫害转移到墙外还为ccp辩护,我建议你们集体自裁。

@Hong**33333:自由就像空氣,當缺乏的時候,才覺它的存在。

@On**cer:推特处事第二条:大多数国人人要的不是说话的自由,而且说什么别人都不准骂你的自由。如此这般,尔等必然成为自己当初最唾弃之人。

@Vulc**Mk2:我很赞赏这位画师后来说的,“中国”艺术家名录既然不愿接受港台艺术家,说明他们自己心中就没有“一中”的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