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T编者按:本文原文已被删除

《论语·述而》中有一句话——子不语怪力乱神。

孔子肯定不会想到他会被后世封建统治者封神封圣,借以稳固江山。

 

中国人向来喜欢造神,刘邦起义要斩白蛇,只有把自己先列为神怪之流,才能让无知的民众跟着一个流氓造反。

太平天国起义要造神,甚至还借的“洋神”。

历代皇帝更不用说,都自称“天子”了,似乎比神更高级。

 

但让人没想到的是,造神运动竟然还在荼毒21世纪的中国人。

 

早在2003年的“非典”时期,钟南山就已经封神,而今天更是披上了“国士无双”的封号。

无论他说什么,马上都会成为中国不容置疑的真理。

但其实,钟南山并不适合封神。

因为他过于热衷夹带私货,有时甚至在啃人血馒头

 

比如:

吸氢气治癌症

CDT编者按:视频无法下载

氢气能治疗癌症?

视频中钟南山说了一句话令我很困惑(坐标4分47秒):

我要提提林信涌先生,他发展了一个世界上……首先发展了,从水通过一个特殊处理之后,把……从水里头提取氢气,我们一定要珍惜这个发……这么一个发明。

从水里头提取氢气?电解水我也会啊!

百思不得其解的我还是查了一下林信涌的资料,还真找到了他这个“特殊的发明”。

就是初中级别的电解水,产生的气体还是氢氧混合的,唯一的创新就是加了个循环散热的功能。

这怎么就成了一个“首先”而且“值得珍惜”的发明了?钟南山院士真的了解过这个所谓的发明吗?

至于这个林信涌是干什么的呢?

我找到了他的公司,就是视频右上角打的水印,上海潓美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他们就是卖氢气雾化机的

而且这家公司的招商条件写的也是美容院、养老院等保健机构优先。似乎和正经的医院没有什么关系。

至于这种氢气雾化机的价格,市面上一般1-3万一台不等

这分明就是告诉大家:我就是要收智商税了,专门骗傻子的!

 

氢气控癌还有一本书,也是钟南山站台的:

氢气对癌症有没有效果呢?如果有的话,想必各大医院早已经开始让癌症患者吸氢了。

我查了各种资料,知网上没有和氢气癌症这两个关键词相关的文献

百度学术倒是搜索到61个结果,我一条条翻过去,相关的只有4条,真正做了实验的只有1个,还是某医学院的研究生论文,实验对象是老鼠。

国外的文献也差不多,与“氢气”、“癌症”相关的论文里,根本找不到有价值的研究。

 

大家也可以设想一下,如果氢气真的能治疗癌症,那各大医院肯定已经让患者吸氢气了;

如果氢气真的有那么一丁点可能治疗癌症,想必国内外各大医疗机构已经在争先恐后的抢夺这个诺贝尔奖级别的医学成果了。

但以上都没有发生,所谓的氢气控癌、氢分子保健,只是某些人编出来骗钱的噱头。

 

更可怕的是,他们骗得还不是一般人,而是患了绝症走投无路的人。

那些癌症患者相信了钟南山的权威,拿出最后一点积蓄甚至举债买了钟南山推荐的吸氢机,最后依旧只能在骗局中死不瞑目。

这个剧本,是不是很像当年的魏则西?

 

氢气治病早已经逐渐向市场伸出魔爪,仅微信公众号就不计其数,其中每一家的权威背景,都是钟南山。

在这次疫情中,钟南山主推了两种药,连花清瘟和血必净

现在热度最高的当属连花清瘟。

钟南山在各种场合都不停的推荐连花清瘟,但其拿出的数据又非常值得怀疑。

目前关于连花清瘟和新冠肺炎最“权威”的文献其实也是钟南山团队写的。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104366182030743X

(可复制到浏览器打开)

 

但问题是这篇文献本身根本无法说明连花清瘟能治疗新型冠状肺炎

因为钟南山团队仅仅只做了体外实验

体外试验和真实临床效果完全是两码事

从双黄连开始我们就在说,体外能抗病毒的东西数不胜数,其中效果最好的是手枪。

 

而且连花清瘟的体外抗病毒效果也非常非常一般

连花清瘟的半数致死量约为1000ug/ml,实验中连花清瘟对病毒的半数抑制浓度却要高达411ug/mL。

瑞德西韦的半数致死量是98uM,同时瑞德西韦对病毒的半数抑制浓度仅为0.65uM。

 

这是什么概念呢?就算是体外环境中,让连花清瘟抗病毒都需要使用接近半数致死量一半的浓度。按这个量吃进去,绝对会有不少患者先被连花清瘟毒死

甚至这么高的浓度,还很有可能是药物先破坏了正常的细胞代谢,病毒难以繁殖。药物本身无法抑制病毒的可能性更大。

瑞德西韦则只需要半数致死量千分之6的浓度,就能表现出和连花清瘟同样的抗病毒效果。虽然瑞德西韦也不一定有效,但按这个浓度服药,至少不会毒死人。

 

另外很多人忽视了411ug/mL是什么概念。

411ug/mL=0.411毫克/毫升=0.411克/升

用一种非常不专业的角度举例。

一个70公斤的人,体内约含有50升的水。

让这50升水达到连花清瘟能抑制病毒的浓度,大概需要吃20克。

我找到了一种规格的连花清瘟胶囊,每盒36粒,每粒0.35

以这种规格来说,大概一次吃1.6盒(约57粒)就够抑制病毒

当然,我也说了是非常不专业的举例。

实际药物吸收中会有不少损耗,代谢也会损耗一部分,再加上人体还有固体物质。

吃多少才能让血液中达到这个浓度很难估算。

不过一次吃57粒还真有可能不够。

 

连花清瘟的临床作用还是在于对症治疗,也就是缓解发烧、咳嗽。

那么问题来了,敷冰块也能缓解发烧,冰块也能治疗新冠肺炎吗?

 

有趣的是,文章最后还有这么一句话:

声明没有利益关系,但钟南山是有利益关系的。

生产连花清瘟的企业是以岭药业,创始人吴以岭

2019年9月份被报道在广州吴以岭和钟南山院士成立了“南山以岭肺络联合研究中心”。

以岭药业也借着钟南山和连花清瘟上天了。

4月份以岭药业的股价曾出现连续四个交易日涨停,总市值创下456.2亿元的新高。
另外以岭药业还出现了多位高管减持套现的诡异现象。

 

深交所数据显示:

吴以红减持744万股,套现1.46亿元;

吴以岭的另一位亲属吴以成,减持9.3万股,套现186万元;

高管王蔚的配偶任跃民减持11.66万股,套现227万元;

高管高秀强减持19.31万股,套现329万元

 

钟南山力挺的另一种药是,这是一种中成药注射液。就是那种把中药打进血管,前不久我们还在口诛笔伐的那种东西。

钟南山和血必净同样有利益关系。
血必净的生产厂家是天津红日药业,法定代表人姚小青。
而天津红日药业投资了一家天津红日健达康医药科技有限公司,法人、董事在孙长海和姚小青之间反复横跳。

钟南山就是天津红日健达康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

 

关于钟南山,最“感人”的莫过于1月坐高铁奔赴武汉的那张照片。

钟南山去武汉做什么呢?

18号晚上,钟南山坐高铁奔赴武汉;

21号,钟南山亲自挂帅,担任“血必净研究负责人”;

25号,钟南山再次主持召开专家组会议,要求加速保证进度;

27号,血必净中药注射液被顺利写入国务院颁发的《新型肺炎诊疗方案》,并被中西医权威专家论证“推荐治疗危重病人”;

你没看错,就是去推广他家的中药注射液——血必净。

值得一提的是,在钟南山的不懈努力下,红日药业也成功涨停。

曾经屏幕前被感动的一塌糊涂的你我他,在某些人眼中,只不过是嗷嗷待割的韭菜。

 

诸位现在是不是想买以岭和红日药业的股票吗?

可能来不及了,第一茬韭菜已经被割过去了,现在他们想推广到国外割外国人的韭菜,但很明显受到了巨大的阻力。

且不说连花清瘟没用,就算有,它也不可能走向世界。

毕竟连花清瘟里面包含致癌物马兜铃酸系的鱼腥草、含剧毒氰化物的苦杏仁、有多种副作用的甘草,最后的副作用却只写了一个尚不明确

另外把血必净这种把成分不明的物体打进血管的行为,目前也只有中国允许。

 

股市有风险,散户皆韭菜。

要想防肺炎,还得多吃肉。

 

CDS档案 | 钟南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