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届三中全会

All

Latest

【真理部】十八届三中全会系列改革

中宣部:各媒体报道凡是涉及到十八届三中全会系列改革的政策出台及具体举措的,务必使用宣传主管部门签字认可的内容,以主管部门和中央权威媒体公开发布的信息为准。...

德国之声 | 让世界自我审查

研究者发现,中国微博审查制度严密精细。香港和台湾则被认为已受到牵连,自我审查现象蔚为大观。 (德国之声中文网)位于纽约的新闻网站ProPublica 发布调查《新浪微博 : 遭遇中国式审查》。文章说,"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信息,中国公司研发的审查技术在全世界首屈一指。如果用户尝试发布含有 调查说,为了对付"诡计多端"的网民, 新浪雇佣了数百名审查员 ,来屏蔽和删除那些侥幸逃过自动过滤的信息。研究者发现,如果微博信息最终被审查,30%在5到30分钟内被删除,90%在24小时内被删除。 毛泽东诞辰120周年将至,官方高调进行各种纪念活动。然而,大量相关信息在新浪微博被删除。自由微博网站显示,被删的一条微博写道,"关于纪念毛120周年的音乐会,强烈抗议专制愚昧恶心的个人崇拜!毛泽东比山高比水深的不是恩情而是罪恶。那些个没心肝的奴才们,你们干脆唱《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吧!"另一条被删除的微博说,"毛泽东首创的群众路线本质上把自己视为领导,把老百姓视为群众,也就是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为了自己的长治久安,领导应当体恤群众的疾苦,调动群众心甘情愿为自己服务"。 调查显示,新浪除自动过滤敏感词外还雇佣审查员删除批评性微博信息 香港大学传媒研究项目Weibotrends网站显示,谈论中共"三中全会"也是一种危险。一条被删掉的微博说,"所谓三中全会,就是全国最有权势的370多人聚在一起,讨论怎么瓜分和保障他们的利益。在民众日益觉得他们伸手太长捞钱太多的情况下,他们得考虑怎么互相制约,改变捞钱办法和分配方式,以便他们继续心安理得坐在高位,好更多更久地捞钱。否则若突然变了天,大家连汤都喝不着。" 台湾走上"到奴役之路"? 中国流亡作家袁红冰日前在演讲中控诉,他写的新书《杀佛》在台出版后无法在诚品上架,理由疑是"太敏感",只卖给网络订购者。袁说他相信背后有中国政府的影子。台湾《苹果日报》发表社论《到奴役之路》,引述《杀佛》的出版商"亚太政治哲学文化出版社"发行人陶延生的话说,现在已不用警总伺候,书店通路自动揣摩"上意"(中国),比戒严时代更有效率,服贸协议还没签就已经如此,一旦通过,台湾图书出版还有自由吗? 社论说,"如果连我们非常尊敬的诚品书店,万一都成为剥夺台湾人民自由的共犯结构,那么最后全体人民的自由遭到剥夺(包括诚品老板),也是水到渠成的事。完成剥夺全民自由总目标的整个过程,现在正在台湾悄悄推进,主谋是中国,共犯是台湾政府和媚共商家,包括知识的平台:出版商和书店"。社论认为,出版自由是言论自由和思想自由的重要表现形式之一,如果为做生意而奴颜婢膝地谄媚北京,自甘堕落下去,今天的西藏、香港就是明天的台湾。 全面收紧,没悬念有忧虑 习近平上场后,差不多每次接待外宾或隆重仪式,都得动员数百个小学生充作布景版。香港《明报》发表温晓连评论《中国改革颠覆世界》指出,这种旧共产国家沉醉的排场,在上世纪最令人印象最深刻的,除了北韩外,就是毛泽东时代的中国。 《明报》:未来十年,中国在政治上全面收紧毫无悬念 温晓连认为,未来十年,政治上的全面收紧可谓毫无悬念,中共的统治模式,会由改革开放以来的寡头垄断,即党内派系间有限度制衡,倒退回半世纪前的权力高度集中,近乎极权统治的原始模式。习近平打着改革的旗帜,超越宪法,在人大、政协、国务院,甚至是中共体制,成立 国家安全委员会 ,正正显示了他对权力的无穷欲望。 温晓连说,中国政府现在提出的改革蓝图,目的就是要颠覆普世价值,证明人民只需要金钱、物质,与及虚幻的民族自尊,其他人权、自由、民主甚至是宗教信仰,都可以视作无关痛痒的摆设。这套观念成形后,首当其冲受到冲击的,是中国大陆边陲的香港特区。 摘编:张平 责编:乐然 [摘编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鲍彤 | 一个全面强化维稳的决定——再读《决定》

图片:鲍彤先生近照(摄于2012年12月/鲍朴提供) Photo: RFA 把三中全会决定中关于市场改革的内容不折不扣不走样地付诸实施,可以帮助中国经济走出困境和绝境。我不怀疑这一点。 主要依赖国外市场,这条路已经难以为继。依靠政府向垄断企业投资来驱动经济,这条路是饮鸩止渴。破坏祖宗资源,透支子孙生存环境,这是死路一条。三条老路都已封死,除了改弦易辙,能有什么办法?别听那些自欺欺人的废话,当家人不糊涂:“万恶的资本主义”有2%的增长速度足以安居乐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低于7%就捉襟见肘了。这就是一面信誓旦旦“决不搞”普世价值,一面不得不转而求助于自由市场疗法的秘密。 以自由为特徵的市场未必是“最好”的,但和一元化领导的统制经济相比,它是活的,它能创造,它有生生不息的生命。经济改革以市场为目标,是找对了方向。这也不是新方向。25年以前,国务院发展中心总干事兼社科院副院长马洪先生问总书记赵紫阳,“商品经济和市场经济有什么不同?”总书记回答:“没有不同。市场经济行之有效的,我们都可以採用。有人不喜欢‘市场经济’这个概念,所以我们在文件中用了‘商品经济’的提法。”江泽民不在中央,他也许不知道。当时的常委,包括李鹏和姚依林,应该记得,都没有表示过任何不同意见。不少人虽已去世,但有关单位不可能不传达。应该有不少知名经济学家和经济工作者直接或间接听到过传达。 问题是邓小平有“两个”基本点:除开包括市场经济的“改革开放”,还有“四个坚持”。赵紫阳研究邓小平,发现了这“两个”基本点。“两个”基本点不是赵的,而是邓的,但赵必须执行。在执行中,赵致力于落实“改革开放”,落虚“四个坚持”,但难矣哉。最后,“四个坚持”压倒了“改革开放”,当然也压倒了市场。“改革开放”和“四个坚持”不共戴天,这是三十年来最严重的教训。无视这个教训,等于对近三十年来的中国无知。 通读这次三中全会《决定》后,我感到困惑不解的是这个决定的题目。它确切的名字,本应是“全面强化维权”,不应该是“全面深化改革”。在市场领域中,它确实提出了深化改革的内容,但在政治、军事、反腐、思想、文化、网络乃至所谓“社会治理”等更广泛的领域中,它坚持而且周密地强化一党领导、高度集权的原则。这个原则在新成立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手里,大概可以确保领导者主观战斗精神的亢扬,却难免是千百万民众主动创新精神的摧残者。一元化和市场如何匹配?17世纪以来的人类文明史解决不了这个难题。许多目空一切的大英雄,一个个身败名裂。倒是一代又一代的平民百姓,在多元化和市场之间找到了水乳交融的联繫。 不能排除:市场改革的天敌,根本不在三中全会决定之外,它就存在于本决定之中。 心里想提升GDP,手里却集权加压,这两者的比重,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它们之间这样那样的组合,能达到全面维稳的目的吗? 我不知道,不评论。 fullrss.net

美国之音 | 中共党校教授:中国绝不会有多党制、三权分立

台北 — 中共18届三中全会闭幕之后,中共当局透过党务系统、官方媒体等,大力宣扬三中全会的决定。 “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11月22号在北京召开“新闻茶座”,宣扬三中全会成果。中共党校学者在会中大力赞扬三中全会所要进行的改革,并否定中国实施多党制以及三权分立的可能性。   中共中央党校教授,同时也是中央党校报刊社社长谢春涛针对舆论认为三中全会是“打着左灯向右转”、“政左经右”,发出了反驳。谢春涛认为当前中国的任何改革都是在坚持社会主义的前提下进行的。他认为“搞西方的多党竞争、三权分立”,就是犯了中共总书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所说的“颠覆性错误”,会导致中国陷入混乱,对世界也将是灾难。   此前,习近平在出席亚太经济合作会议(APEC)时表示,“中国是一个大国,绝不能在根本性问题上出现颠覆性错误,一但出现就无法挽回、无法弥补”。   谢春涛也说,中国制度的优越性经历了实践的检验,越来越受到国际认可。他说西方政治家从2008年的金融危机处理过程发现,中国应对危机的反应比其他国家快速,而且证次有稳定性和连续性,领导人考虑长远利益,一个接一个的五年计划,在“中央一声令下,马上就得到贯彻落实”。他并且说三中全会掀起的改革范围之广、力度之大是空前的,中央对改革有高度重视和强烈决心。 fullrss.net

BBC | 三中全会后中共开始新一轮人事调整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中国新一轮人事调整已经开始。政协主席全部“退出”同级党委常委,同时强化纪委领导。 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报道,在今年初各地方举行的人大政协“两会”上,新换届产生31位省级政协主席。他们当中有8人由省(区、市)委常委兼任。 他们包括北京市委副书记、市政协主席吉林;天津市委副书记、市政协主席何立峰;广东省委副书记、省政协主席、省委政法委书记朱明国等。...

罗昌平:活在不断被推迟的未来

我们生活在一个不断被神话的过去,我们生活在一个不断被推迟的未来。 三中全会这个符号,其实在35年前就已奠定了一个天花板。如果仅仅只在一个可以视见的房间内打转,何来真正意义的解读? 但恰恰,一个曹雪芹能养活上千名红学家,一份决议书能反哺一群马屁精。...

蔡慎坤 | 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让谁更紧张?

作者:蔡慎坤 十八届三中全会经过四天封门磋商,目前引起海内外舆论广泛热议的话题,应该是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和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11月15日,新华社发表习近平就《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向全会作的说明。关于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习近平承认:中国面临对外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对内维护政治安全和社会稳定的双重压力,各种可以预见和难以预见的风险因素明显增多。 据新华社消息,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11月12日闭幕,习近平就《决定(讨论稿)》向全会作了说明。这是最近二十年来,首次由中共中央总书记来向中央委员会做相关文件的说明,规格超越以往。 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看来是迫在眉睫又如此重要,外交部发言人此前在回答记者提问时,一连串的“紧张”也让外界产生丰富的联想,这位发言人说:中国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恐怖分子紧张了,分裂分子紧张了,极端分子紧张了。总之,那些企图威胁和破坏中国国家安全的势力紧张了。 目前,外界并不清楚中国所设立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囊括哪些部门其具体职能和特殊职能是什么?如果这个机构类似于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只是扮演情况收集决策咨询这样的角色,倒是很有意思。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 简称NSC)是由美国总统主持的最高级别的国家安全及外交事务决策委员会。该委员会在1947年依据《国家安全保障法》(National Security Act of 1947)设立。委员会自成立以来的主要任务是协助总统处理外交及安全事务并制定相关政策。 如果这个机构类似于前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那么,紧张的人群恐怕就远不止外交部发言人所提到的,几乎所有人包括外交部发言人自已,恐怕到时候都会很紧张。 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源自俄文Комитет 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ой Безопасности三个首字母КГБ的音译,这个机构在历史上可谓臭名昭著,早期是由捷尔仁斯基领导的契卡。随后在20世纪30年代,演变成由亚格达和叶若夫领导的内务人民委员部(NKVD)。这个秘密机构,在斯大林时代负责政治迫害,执行过大量的法外处决,负责运作古拉格劳改集中营,也执行将多个民族和富农放逐到人烟稀少的边远地区,并长期从事间谍活动和政治暗杀以及推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等等,其成员都是一批冷酷无情的刽子手,特别是苏共执政时期,几乎所有领域所有人,都是这个机构的监控对象。 人类学的常识告诉我们,运用暴力控制社会所需要的资金和人力投入都是巨大的,类似暴力机构的实际操纵者,本身就是一股强大的政治势力,名义上可能是捍卫国家和人民的安全,反过来也会直接威胁国家和人民乃至统治者自身的安全。因此,秘密警察肆虐的国家一般都是短命的国家,无论从政治安全和治理成本的角度来看,通过警察和特务来控制社会的方方面面,都是危险的选择。 也许政治家们会认为自己可以掌控一切,然而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一旦贝利亚们成为一股政治势力,即便是斯大林那样的强人也不是说扔掉就能扔掉的。事实上,一旦选择了专制集权的道路,警察治国就会如影随行,这个阴影下的政治游戏,没有任何规则可言,暴力、阴谋、残杀将反复上演,所有人——包括这个暴力机构本身,都可能沦为牺牲者。看看前苏联时期这个秘密机构的头目,无一不是倒在阴谋的权术中,谁都没有得到好下场。 雅戈达曾是苏联内务人民委员、秘密警察头子,在斯大林肃反大清洗中,也被打成布哈林反党集团成员。他在被捕后留下一段精彩的供词,“我一生戴着假面具,冒充布尔什维克,而我从来就不是。装相的人不只我一个,几乎所有的人,首先是斯大林…….只要仔细,就会发现俄国舞台现在发生了什么事!掌握一切权利的人就像在舞台上一样作戏,他们戴着假面具,干着隐秘的勾当,装模作样忠于伟大的党,对领袖奴颜卑膝,而心里想的却是把那些领袖们拖到卢比杨卡的地下室,并把他们扔下去,到处都在演戏!这种恬不知耻的表演或者血淋淋的表演,在过去是拿百姓寻开心!而今天这就是我们的生活。第一种人演‘人民的崇高父亲’,第二种人演告密者、叛卖者,第三种人演‘不幸的女人’,第四种人演‘刽子手’。所有这些荒唐的表演都以严肃的形式出现,就像演俏皮的时事讽刺剧一样,真是莫名其妙!” 作为刽子手的雅戈达最终莫名其妙被清洗掉了,前南斯拉夫第二号领导人物吉拉夫在《新阶级》一书中曾写到:“共产主义的领袖们从革命者变为专制者,又从专制者变为国家财产的滥用者,把共产主义的一些观念当成钱币来支付他们的费用。”“在革命前,共产党的党籍是表示一种牺牲,做一个职业革命家是一种无上光荣。而现在,党的权力已经巩固,党籍就表示属于一种特权阶级的人。而党的核心人物就是掌握全权的剥削者和主人。斯大林是新阶级真正和直接的创始人,使用了最野蛮的手段。而秘密警察、肃反大清洗就是这种野蛮手段的代表作。” 当秘密警察成为一股政治势力,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潜在的威胁。对普通公民如此,对政治家如此,对秘密警察来说更是如此。当暴力手段一旦毫无节制的介入政治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其灾难后果谁都无法预料。但愿中国新成立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不是前苏联契卡或克格勃的翻版,更不至于让每个人都紧张。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