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届三中全会

德国之声 | 让世界自我审查

研究者发现,中国微博审查制度严密精细。香港和台湾则被认为已受到牵连,自我审查现象蔚为大观。 (德国之声中文网)位于纽约的新闻网站ProPublica 发布调查《新浪微博 : 遭遇中国式审查》。文章说,"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信息,中国公司研发的审查技术在全世界首屈一指。如果用户尝试发布含有 调查说,为了对付"诡计多端"的网民, 新浪雇佣了数百名审查员 ,来屏蔽和删除那些侥幸逃过自动过滤的信息。研究者发现,如果微博信息最终被审查,30%在5到30分钟内被删除,90%在24小时内被删除。 毛泽东诞辰120周年将至,官方高调进行各种纪念活动。然而,大量相关信息在新浪微博被删除。自由微博网站显示,被删的一条微博写道,"关于纪念毛120周年的音乐会,强烈抗议专制愚昧恶心的个人崇拜!毛泽东比山高比水深的不是恩情而是罪恶。那些个没心肝的奴才们,你们干脆唱《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吧!"另一条被删除的微博说,"毛泽东首创的群众路线本质上把自己视为领导,把老百姓视为群众,也就是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为了自己的长治久安,领导应当体恤群众的疾苦,调动群众心甘情愿为自己服务"。 调查显示,新浪除自动过滤敏感词外还雇佣审查员删除批评性微博信息 香港大学传媒研究项目Weibotrends网站显示,谈论中共"三中全会"也是一种危险。一条被删掉的微博说,"所谓三中全会,就是全国最有权势的370多人聚在一起,讨论怎么瓜分和保障他们的利益。在民众日益觉得他们伸手太长捞钱太多的情况下,他们得考虑怎么互相制约,改变捞钱办法和分配方式,以便他们继续心安理得坐在高位,好更多更久地捞钱。否则若突然变了天,大家连汤都喝不着。" 台湾走上"到奴役之路"? 中国流亡作家袁红冰日前在演讲中控诉,他写的新书《杀佛》在台出版后无法在诚品上架,理由疑是"太敏感",只卖给网络订购者。袁说他相信背后有中国政府的影子。台湾《苹果日报》发表社论《到奴役之路》,引述《杀佛》的出版商"亚太政治哲学文化出版社"发行人陶延生的话说,现在已不用警总伺候,书店通路自动揣摩"上意"(中国),比戒严时代更有效率,服贸协议还没签就已经如此,一旦通过,台湾图书出版还有自由吗? 社论说,"如果连我们非常尊敬的诚品书店,万一都成为剥夺台湾人民自由的共犯结构,那么最后全体人民的自由遭到剥夺(包括诚品老板),也是水到渠成的事。完成剥夺全民自由总目标的整个过程,现在正在台湾悄悄推进,主谋是中国,共犯是台湾政府和媚共商家,包括知识的平台:出版商和书店"。社论认为,出版自由是言论自由和思想自由的重要表现形式之一,如果为做生意而奴颜婢膝地谄媚北京,自甘堕落下去,今天的西藏、香港就是明天的台湾。 全面收紧,没悬念有忧虑 习近平上场后,差不多每次接待外宾或隆重仪式,都得动员数百个小学生充作布景版。香港《明报》发表温晓连评论《中国改革颠覆世界》指出,这种旧共产国家沉醉的排场,在上世纪最令人印象最深刻的,除了北韩外,就是毛泽东时代的中国。 《明报》:未来十年,中国在政治上全面收紧毫无悬念 温晓连认为,未来十年,政治上的全面收紧可谓毫无悬念,中共的统治模式,会由改革开放以来的寡头垄断,即党内派系间有限度制衡,倒退回半世纪前的权力高度集中,近乎极权统治的原始模式。习近平打着改革的旗帜,超越宪法,在人大、政协、国务院,甚至是中共体制,成立 国家安全委员会 ,正正显示了他对权力的无穷欲望。 温晓连说,中国政府现在提出的改革蓝图,目的就是要颠覆普世价值,证明人民只需要金钱、物质,与及虚幻的民族自尊,其他人权、自由、民主甚至是宗教信仰,都可以视作无关痛痒的摆设。这套观念成形后,首当其冲受到冲击的,是中国大陆边陲的香港特区。 摘编:张平 责编:乐然 [摘编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Read More

鲍彤 | 一个全面强化维稳的决定——再读《决定》

图片:鲍彤先生近照(摄于2012年12月/鲍朴提供) Photo: RFA 把三中全会决定中关于市场改革的内容不折不扣不走样地付诸实施,可以帮助中国经济走出困境和绝境。我不怀疑这一点。 主要依赖国外市场,这条路已经难以为继。依靠政府向垄断企业投资来驱动经济,这条路是饮鸩止渴。破坏祖宗资源,透支子孙生存环境,这是死路一条。三条老路都已封死,除了改弦易辙,能有什么办法?别听那些自欺欺人的废话,当家人不糊涂:“万恶的资本主义”有2%的增长速度足以安居乐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低于7%就捉襟见肘了。这就是一面信誓旦旦“决不搞”普世价值,一面不得不转而求助于自由市场疗法的秘密。 以自由为特徵的市场未必是“最好”的,但和一元化领导的统制经济相比,它是活的,它能创造,它有生生不息的生命。经济改革以市场为目标,是找对了方向。这也不是新方向。25年以前,国务院发展中心总干事兼社科院副院长马洪先生问总书记赵紫阳,“商品经济和市场经济有什么不同?”总书记回答:“没有不同。市场经济行之有效的,我们都可以採用。有人不喜欢‘市场经济’这个概念,所以我们在文件中用了‘商品经济’的提法。”江泽民不在中央,他也许不知道。当时的常委,包括李鹏和姚依林,应该记得,都没有表示过任何不同意见。不少人虽已去世,但有关单位不可能不传达。应该有不少知名经济学家和经济工作者直接或间接听到过传达。 问题是邓小平有“两个”基本点:除开包括市场经济的“改革开放”,还有“四个坚持”。赵紫阳研究邓小平,发现了这“两个”基本点。“两个”基本点不是赵的,而是邓的,但赵必须执行。在执行中,赵致力于落实“改革开放”,落虚“四个坚持”,但难矣哉。最后,“四个坚持”压倒了“改革开放”,当然也压倒了市场。“改革开放”和“四个坚持”不共戴天,这是三十年来最严重的教训。无视这个教训,等于对近三十年来的中国无知。 通读这次三中全会《决定》后,我感到困惑不解的是这个决定的题目。它确切的名字,本应是“全面强化维权”,不应该是“全面深化改革”。在市场领域中,它确实提出了深化改革的内容,但在政治、军事、反腐、思想、文化、网络乃至所谓“社会治理”等更广泛的领域中,它坚持而且周密地强化一党领导、高度集权的原则。这个原则在新成立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手里,大概可以确保领导者主观战斗精神的亢扬,却难免是千百万民众主动创新精神的摧残者。一元化和市场如何匹配?17世纪以来的人类文明史解决不了这个难题。许多目空一切的大英雄,一个个身败名裂。倒是一代又一代的平民百姓,在多元化和市场之间找到了水乳交融的联繫。 不能排除:市场改革的天敌,根本不在三中全会决定之外,它就存在于本决定之中。 心里想提升GDP,手里却集权加压,这两者的比重,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它们之间这样那样的组合,能达到全面维稳的目的吗? 我不知道,不评论。 fullrss.net

Read More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