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拉

单读 | 齐格蒙特·鲍曼:后现代世界的知识分子

法国德雷福斯事件时,乔治·克莱孟梭宣布一个新的、强大的政治力量已经诞生,聚集在一个政治理念周围的是它所产生的行动,他将这种新势力命名为“知识分子”。 刚刚逝世的被称为“当今用英文写作的最伟大的社会学家”齐格蒙特·鲍曼,是如何看待“知识分子”这一概念及其背负的社会责任的呢?...

阅读更多

天涯博客|海上愚鹰:路漫漫其修远兮,万众上下而求索

依法治国、依法执政、依法行政共同推进 — 习近平 中国宪法: 第三十五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第三十六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 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了保障这些权利 ,人类才在他们之间建立政府,而政府之正当权力,是经被治理者的同意而产生的。当任何形式的政府对这些目标具破坏作用时,人民便有权力改变或废除它,以建...

阅读更多

东方历史评论|亚洲式的资本主义:幻想与危险

30多年前,中国领导人邓小平宣布“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开启了中国乃至世界的崭新历史篇章。如今看来,没有一个地方能比“二战”之后的亚洲更能体现资本主义能够创造财富这一事实了。迄今为止我们都听闻中国和印度正崛起为经济大国,而早在20世纪60年代后期,韩国、中国香港和台湾地区、新加坡,甚至泰国、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的经济增长速度已经是欧美国家的两倍。

在上述国家和地区中,军政府或专制政府与商人进行合作,产生了大型垄断集团,例如韩国财阀的兴起。大多数普通人长期生活在非民主体制下,之后又经历了自由选举、民主制度;几十年的经济不均衡增长之后,他们又要试着应对空气、土壤和水的不可逆污染。工作时间长、工资低、流动性受限以及常年工作不稳定是亚洲经济体里多数劳动者尤其是女性的共同命运。然而,有些人在亚洲的“镀金时代”获得了极为丰厚的财富:以“崛起”的印度为例,在1996—2008年间,营养不良儿童的比例几乎没有改变,一直是在50%左右,而印度少数亿万富翁占据国家财富总值的比例则从1%增长到22%。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CDS词条】梅大高速塌方事故

【文章总汇】哥大学生抗议风波

四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我是中国歌手,我请战!”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