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势群体

回声Huisheng |递交4.5万人联署后,我去方洋洋的村子走了走

在方洋洋的故事里,最令人难过的是,她并不是无人关心,但没有人能够真正保护她,也没有人提供给她真正有用的帮助。村民们提起这一悲剧,难过和愤怒之余,感慨最多的是方家父母“老实”,没有力量和强势的男方家对抗。

但比起身处结构性不公下的个人,警察、村委、妇联……这些对反家暴工作负有职责的部门才是真正应该被问责的对象。在这起案件中,这些部门几乎是缺位的,既看不到他们对预防和制止家暴所做的有效工作,也看不到他们对居民的反家暴意识教育方面有所行动。

阅读更多

凤凰WEEKLY|城市底层劳动者的悲鸣:收入暴跌、随时失业,留不下的城市、回不去的故乡

辰默3月底回到北京后发现,自己租住的村子里,平房空了四分之一。

他在北京当装卸工,住在东五环外双桥附近。这是邻近市中心少有的还未拆迁的城中村,聚集着像辰默这样在北京打零工的异乡人,往常房子非常紧俏。但今年,疫情之下,他很多朋友至今还未返京,他自己的收入也较往常降了一半。

不止北京,变化在很多地方发生。位于深圳龙岗区闹市区的一个城中村,也是打工者们青睐的居住场所。这里紧邻繁华商圈,巷子里是鳞次栉比的自建房,往日热闹非凡,常常一房难求。

但现在,挂在窗口的招租广告消失了,很多房东抱怨今年房子租不出去。经常光顾的小店也关门了,留下的人不得不改变一些习惯。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敏感词日历”

CDT 电子报

404 聊天室

谁在帮方方“递刀子”?——听白睿文教授讲《方方日记》翻译背后的故事

2020年1月23日到4月8日武汉封城,作家方方在此期间写下60篇日记,记录疫情期间的非正常生活。4月8日,《方方日记》英文版在 Amazon 上预售,其翻译是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亚洲语言文化学院的白睿文教授(Michael Berry)。在国内,《方方日记》外文版的出版被认为是“递刀子”,方方及其支持者不仅受到网络暴力,而且有的人还受到行政或是刑事处罚。白睿文教授又遭遇了什么事呢?欢迎来 CDT Clubhouse(@cdtimes)听白睿文教授讲《方方日记》翻译后面的故事。

时间:2月27日(周六)晚上9点(美西时间), 晚上11点(美东时间),2月28日(周日)中午12点(北京时间)。

房间链接请点击此处

CDT 招聘

中国数字时代/空间诚招编辑及实习编辑

报名时间:
2021年2月20日至3月20日

报名方式:
请邮寄材料至[email protected],所需材料包括:个人简历、媒体认知、对中国数字时代/空间的了解及建议、工作计划及至少1个可供查阅的本人社交媒体账号。

详细要求请点击此处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