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丁美洲

迈向法团主义—中国现实的选择和出路

“对于我们国家来讲,公民社会还没有形成或者正在形成,但是民众利益的表达已经是呼声渐高。如何实现民众的利益?国家肯定不可能成为民众利益代言人。但是,利益机制如果不能有效调节的话,自然会出现很多问题。而且,中间阶层的缺失使得中国社会中潜藏的危机日渐加深,因为它不仅可以调剂利益,同时可以作为压力缓冲层,使得社会冲突的烈度下降。毕竟,无论是什么样的改变都需要一个相对安定的社会和制度环境,而冲突显然不行,高压政策同样也是不可取的。 因此,中国的法团式建设势在必行。”                   迈向法团主义—中国现实的选择和出路             文/郭冉(华东政法大学)      这段时间,中国又出了许多事,什么“我爸是李刚”事件,乐清上访村长被车压死事件,某地某地强行拆迁,某地某地官民冲突等等;经济形势则是一片大好,增长的一塌糊涂,好像世界都快成了我们的天下了,如此云云。这些为本来就不平静的2010年末又增添了一抹“亮色”,同时也是2011年的承接之作,但都应当是有所预兆的。这些事情当中,我们不难发现一个现象:官方舆论一谈到社会就是刁民们又在反抗我们的政府,不满意拆迁政策,不满意社保政策,弄出了XX事件等群体性事件;而一谈到国家则尽是溢美之词,似乎国家的无限风光都集中到那几个干巴巴的GDP数字上面以及各种宏伟活动上。    这些可以很明显地说明,在当代,中国一个最突出的矛盾就是国家和社会之间的矛盾。 针对上面的一些事件,有中国的学者很早就进行了研究,认为中国其实是一个断裂的社会。 注 这个“断裂”如何理解呢?社会和国家之间存在着一个断层,由民众所组成的社会和由国家为代表的政治系统之间没有一个作为缓冲的第三方力量,二者的关系是面对面的。一旦两者之一在某些方面发力,那么,作用到另一个系统的力量就是很直接的,没有躲避和缓冲的余地,因此,两者之间的张力是很强大的。结构性的对立使得二者之间关系很是紧张,现在出现的问题很大程度上是由这个引起的。 另外不能忽略的一点就是,在社会和国家的关系之中,国家的力量居于主导和统治地位。中国历来是强政府弱社会的情形,而且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改变过来的,所以,政府的政策制定就可能对下面的社会造成强烈的影响。掌握权力的人自然都是强势群体,政治人假设也是遵从的经济学模式,认为政治人是“理性”的,自然要谋求利益的最大化。社会利益是有限的,就拿蛋糕模型来比喻吧,蛋糕是有限的,切蛋糕的权力掌握在强势群体手中,结果怎样呢?那肯定是很明显的,在没有一定制度限制的情况下,不公平是必然的。也就出现了所谓的利益压制局面。一方压制另外一方,两者的冲突和矛盾在所难免,也就是所谓的“群体性事件”,实际上是民众利益表达的一个没有合法性支持的方式。 说了这么多,其实我要表达的意思很简单,就是我们国家和社会之间张力的出现原因在于,利益协调机制缺了中间的一环——法团。   历史:法团主义vs多元主义 简单的说,法团主义是一种政治权力安排的方式,是一种理想类型。通常,它通过制度对自身加以合法化,并把民众整合进一个共同体之中。在这种方式下,国家具有很高的地位,居于主导地位的政治哲学一般都是保守主义或者新自由主义。而多元主义更多是作为与之相对的另外一套系统,在它这里,国家地位受到挤压,主导的政治哲学一般为新保守主义或古典自由主义。 用一种历史的观点来看,法团及法团主义的产生已经有一个世纪左右的时间了,而多元主义产生的时间更早,可以追溯到北美独立。传统上把法团主义看成是多元主义的一种发展和变体。顺应时代的要求,二者各有千秋,就看他们对特殊环境的特殊实行情况了。 当代法团主义产生于西欧,应该是一战前后的法国,当时法团的产生出于整合整个社会的目的(功能主义会关注他们具有的相关作用及影响)。后来这一模式推广到很多传统上政府势力强大的国家:瑞士,德国,东欧国家以及拉丁美洲国家。在二战时期,这些国家基本上都走上了威权政体甚至极权政体,如德意等国。二战后,民主化改造完成之后,各国的法团都逐渐恢复,都回到了民主主义的制度之下,有的走的更远,实现了福利国家的目标。只有拉丁美洲走上了威权之路,而东欧各国则被苏联拖进了深渊。 多元主义的产生和维持就显得比较稳定,而且稳步发展。代表自然是美国。从18世纪末建国之后,加上十九世纪内战的洗礼,美国式的政治权利结构一直是多元的,竞争的。当然,这样并非没有问题,但就不在这里讨论了。 结构:汉堡模式 法团主义和多元主义的结构本质上是很相似的,就类似于汉堡的结构两片面包中间夹着菜,面包是相同的,上面是国家—政治系统,下面是社会—公民社会或者由民众组成的共同体;至于中间的菜是什么,则彰显了二者的区别。“菜”其实是代表各种各样利益的团体,当然,这些利益都是不同民众的利益,如纺织工人,企业职员,菜农等等,都有其利益团体。在这一点上,法团主义和多元主义其实是相同的,都是代表利益的组织。他们把社会中民众不同的,分散的利益有效整合在一起,通过某种方式传达,并影响政治系统的权力分配和政治格局。 但是,不同点在于:法团主义强调国家的作用,政府在支配社会的过程中具有很大的影响力,他们合法地参与社会经济决策的制定,在走第三条道路的福利国家中政府有着很高的威望。法团是得到国家承认的组织,是排他性而非竞争性的,就比如中国的总工会,独此一家别无分店,如果某个人偏要再设立一个总工会性质的组织,那一定是不合法的。虽然我们的“总工会”是不怎么替我们说话的“二政府”,但仅仅作为一个组织来看,它的存在是有合法性的。但是,政府批准你合法性不是无偿的,肯定需要法团作出相应的举措来维持社会的稳定以及宣传实施一些政府的政策。 而多元主义恰好相反,错综复杂的利益交互产生,不同的人可能在不同的领域里有自己的利益,代表一个领域利益的组织可能也不止一个两个,因此是互相之间是竞争的,谁能代表我的利益我就相信谁。但是国家不可能对这些组织一一承认,而且也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多元主义背后便是自由主义政治,传统的对政府的担忧,再加上制度的设计使得政府的权力仅仅局限于一隅,因而不能对市民社会进行过多的干预,否则就是侵犯公民自由,会有一大批理论家,政客去抨击这些政策。 解决问题的角度之一—法团主义 关于中国的出路的问题,这样讲很大,就像我们平时写作文都爱写得很大,表明我们的什么什么观点,什么什么愿景,什么什么理想之类的。虽然不能解决什么问题,但是可以提供一个角度。无疑,法团主义是一个可以去实践一下的东西,尤其是对我们国家来讲。 在七十年代末中国从教条主义中走出来之后,我们的各项国家指标都进展不少,唯独公民意识和权利意识的提高明显滞后,当然这也不能怪我们的人民,毕竟中国是一个传统上的专制国家,专制的血液渗透每个人的机体,甚至每个细胞。即使到今天我们仍然是一个威权国家,只是享有不充分的公民权利,所以,一蹴而就的要达成某种目的,确实是强人所难。但是,这不意味着我们始终是原地踏步的,毕竟,华人社会中有的已经步入民主社会,这说明,有些东西其实是可以改的,比如“国情”。 法团主义有两个形态:一个是国家法团主义,一个是社会法团主义。前者是在国家实力比较强的时候存在的形态,比如说威权体制下的“总工会”之类的组织,纵然是作为二政府,也是有其合理性的;后者是在政体比较民主的时候出现的形态,举个例子,比如法国的民航工会,他可以代表民航从业者同资方,同国家进行种种博弈,但同时,法国的政体又是民主政体,其基础是公民社会,民主社会的种种法则又制约着各方的行动,使得各方都不敢恣意妄为。 对于我们国家来讲,公民社会还没有形成或者正在形成,但是民众利益的表达已经是呼声渐高。如何实现民众的利益?国家肯定不可能成为民众利益代言人。但是,利益机制如果不能有效调节的话,自然会出现很多问题。而且,中间阶层的缺失使得中国社会中潜藏的危机日渐加深,因为它不仅可以调剂利益,同时可以作为压力缓冲层,使得社会冲突的烈度下降。毕竟,无论是什么样的改变都需要一个相对安定的社会和制度环境,而冲突显然不行,高压政策同样也是不可取的。 因此,中国的法团式建设势在必行。我们有这个基础,比如原先作为二政府的各个机关,各个单位,这些可以作为改变的素材。实在不行的话(因为这些组织在民众中公信力丧失)我们也可以重起炉灶,只是这样做的话代价会比较大。 保守主义之父埃德蒙·伯克曾经这样说过: “ ……经历一个缓慢而良好的过程,每一个步骤的效果就被人注意到了;第一步的成败照亮着第二步;这样,我们就在整个系列中被安全的指引着,从光明走向光明……我们在补偿,我们在调和,我们在平衡……如果正义需要如此,那么这种工作本身也要求不只是一个时代的心灵能够提供的帮助。”                                                                                                                                                                                                                                                             —《法国大革命反思》 我觉得法团主义的模式对中国来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毕竟我们尝试过各种各样的方法,但基本上都是浅尝辄止,而且很多都留下了后遗症,但对于这个比较少接触的概念和形式,我们还是有必要去尝试一下的。因为其他许多国家已经走过了这条路,我们再走一次,即使错了,又会有什么关系呢? 注 作者在此主要指孙立平的社会断裂说。编者注 http://www.sociology.cass.cn/pws/sunliping/grwj_sunliping/t20031008_1192.htm 标签: 国家 , 多元主义 , 断裂 , 法团主义 , 社会 您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从一个德国人口中的Nation-States 说起 (0) 虚拟人类之存在及其自由 (3) 别再丢中国特色的脸了! (2) 精英你妹 (3) 近代中日社会不同变革的根本原因 (5)

阅读更多

外交政策 奥巴马的国情咨文应谈而未谈的十个问题

核心提示 : 周二的国情咨文很有可能是一个关注国内问题的演讲,但如果奥巴马政府准备认真考虑外交政策,他可能会想看下《外交政策》的备忘单。 原文: 10 Global Issues Obama Won’t Talk About But Should 来源:Foreign Policy(外交政策) 作者:ELIZABETH DICKINSON 发表时间:2011年1月24日 译者:SM 校对:小米(@xiaomi2020) 图片说明:1月18日,美国的特警Rodney Irby在亚利桑那的Tohono O’odham Nation看守缴获的大麻毒品。摄影:John Moore/Getty Images 墨西哥: 可以说,美国最重要的外交政策问题不是伊朗或阿富汗或中国—而是邻居墨西哥,一个在过去五年里由于毒品肆虐导致将近35,000人死亡的地方。自从2006年墨西哥总统费利佩·卡尔德龙对毒品联盟开始打击,墨西哥已有所转变——但并不一定是变得更好。美国很深地卷入到这场冲突之中;美国的毒品需求拉动了墨西哥的毒品交易。甚而更直接的,墨西哥冲突中90%的枪支被认为来自于美国。 目前为止,巴拉克?奥巴马政府集中精力管理美国边界周边的安全挑战,对墨西哥提供了军事援助,以帮助制止美国枪支流入南部。去年五月,白宫又宣布额外的1200名美国士兵将被派往驻守边境。奥巴马已经访问过墨西哥,他的国务秘书,希拉里·克林顿也是,她周一就在墨西哥。 为什么没有提到墨西哥问题?因为墨西哥容易引火烧身,不仅仅因为毒品政策,也由于移民问题,最近几年这些事情两党都处理地很艰难。奥巴马曾说过想要进行综合性立法,并考虑在实施健康法案后推行一项新的政策法案。去年秋天,他得到警告,近期不可能找到支持者来通过这一政策。 图片说明:2010年12月2日,雅典的一次针对政府紧缩计划的示威之后防暴警察前面是一地红旗。摄影:ARIS MESSINIS/AFP/Getty Images 欧洲债务危机: 去年欧盟对希腊和爱尔兰的救助之后,担忧就开始不断加剧:许多其他负债的欧元区国家很快就需要属于他们救助基金。欧洲的新病人是葡萄牙、意大利和西班牙。尽管这三个国家都宣称自己不需要救助,但投资者深表怀疑。债券投资交易巨头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预测法国和德国将不得不投入更多资金来挽救欧元,这一数目甚至超过他们已投入的——去年五月发起的一万亿预防欧元国家未来债务危机的应急基金还不包括在内。 奥巴马不太可能直接地谈起这个,并不仅仅因为作这样一个不讨好的比较会扯出美国自己的债务问题。但是欧元区的债务违约将会严重的伤害美国和全球的经济。将近四分之一的美国出口的对象是欧洲。经济学家也担忧欧元区的多米诺骨牌效应会冲击美国的银行,通过金融系统进行传染,如同两年半以前的雷曼兄弟倒闭一样。此外,这并不是二战后的世界,美国没有准备做欧洲的救星。反而,正是中国提供了帮助——比如买了6亿欧元的西班牙债券。 奥巴马将面对足够大的压力去谈论美国的赤字而不去提及欧洲。新选举出的众议院共和党人要求大幅削减联邦支出——未来10年2.5万亿。尽管所有人没有达成一致如何去做,但民意调查显示国内民众严重关切联邦债务。 图片说明:2010年12月10日,克什米尔人在斯里那加观看查谟和克什米尔解放阵线的运动家和支持者们以游行庆祝世界人权日。摄影:TAUSEEF MUSTAFA/AFP/Getty Images 喀什米尔: 就算奥巴马的演说谈到同印度和巴基斯坦(以及两者之间)的关系,也不太可能触及喀什米尔,这个不安定的山区是两个有核国家之间的紧张焦点。两个国家都宣称要控制这块领土,据估计印度有350,000万人的军队驻扎在此。关于谁应该控制这一地区的争辩已经长达一甲子,而且对美国的反恐目标来说也是非常重要:巴基斯坦并不情愿转移它的军队前往西北部省份对付塔利班,说是其他边界存在“印度威胁”。 但克什米尔不仅仅代表着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冲突。这一区域里540万人,他们基本上都是穆斯林,有他们自己的怨愤。在最近几个月,年轻人——他们中许多人失业,找不到工作——走上了街头抗议,朝印度士兵扔石头,并要求独立于印度和巴基斯坦。2008年,印度官方表示,在过去20年的喀什米尔动荡中差不多47,000人死亡。 目前为止,美国在克什米尔争议中想方设法置身事外。华盛顿几乎什么都没做,一些分析人士相信,即便是最诚挚的帮助企图也会是徒劳的。这一争议地区甚至回避理查德?霍尔布鲁克(Richard Holbrooke 译注:美国刚去世的著名外交官。)的调解,他是派往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特别大使。不过,华盛顿对克什米尔危机和平、长期的解决是有兴趣的;也肯定会关注下周印度和巴基斯坦最终坐下来对这一问题的讨论。 图片说明:1月15日,选站工作者在点选票,南苏丹在这次投票中同意与北苏丹分裂。摄影:ROBERTO SCHMIDT/AFP/Getty Images 苏丹: 1月9日,难以置信的事在苏丹发生了。美国斡旋签订结束十年内战的和平协议六年后,南方政府就是否从北部退出进行投票——根据初步统计,压倒性的99%的民众同意这一选择。最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如同一个新的、独立的苏丹南方政府的现实一样让人惊讶,公投真的发生了——更别说时间之快和没有暴力。这和奥巴马政府最近几个月在喀土穆对苏丹政府进行全面的外交施压有很大关系。 所有这些,奥巴马可能会提起。但他可能不会提到,不是所有的消息都是好的。在南方政府宣告独立之前,所有复杂的细节——从边界的划定到公民的精确定义——都必须要在北部和南部政府之间理顺。苏丹总统巴希尔(Omar Hassan al-Bashir )是擅长走钢丝的专家,他可能会把谈判推到最后的机会时刻以赢得让步——比如说分享更多的石油财富。也很难保证一个新的独立的南部政府比过去的北方霸王更有能力进行自治。但是最坏的消息是,巴希尔现在可能试图加紧对达尔富尔的控制,在以往多年,国际上的眼光都关注南部时,这一想要分离的西部区域已遭受了太多的痛苦。 图片说明:2010年9月27日,也门军队在山包上占位,监视着南部城市胡塔。摄影:AFP/Getty Images 也门: 美国“科尔”号爆炸案十年后,也门仍然是周边危险邻居中的一个热点。这些年来,这个从索马里开始跨越亚丁湾的小国家已上升到了反恐官员的头号关注名单。软弱的统治、国内的分裂、经济上的破产以及地理上的诅咒,也门最近已变为不受欢迎的阿拉伯半岛基地组织的庇主,其中包括美国出生的安瓦尔?奥拉基(Anwar al-Awlaki)这样的有领袖魅力的人物,例如胡德堡枪击手和其他人就视他为偶像。 圣诞节爆炸案后一年,也门回到了报纸的头版头条,在也门训练后,阿卜杜勒·穆塔拉布(Umar Farouk Abdulmutallab)试图炸毁一架前往美国的客机。去年较晚时候维基泄密电文揭露,美国已承担在其领土上进行针对嫌疑的恐怖分子的空袭。解密文件称,如今其他美国军事力量的协助计划并没有明确目的——比如说在海湾对峙反对的叛军——美国在这里的精力被分散了。这是一个反恐战斗中同不完美的同盟合作存在诸多困难经典案例,这事奥巴马厌恶提及也是可以理解的。 这些日子,也门进入这一列表还有一个理由:关塔那摩湾。奥巴马有着来自他的左倾支持者的压力,因在他自己给出的2010年2月最后期限没有能够关闭监狱,还重新启动军事任务。有多少被拘押者需要质疑呢?他们是也门人。 图片说明:2006年5月15日,北京一家银行的美元和人民币。摄影: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美元: 美元不如以往流行了。过去两年里,从世界银行到联合国都警告说,美元不能永远保持储备货币的地位。更近的是,一月份在华盛顿,法国总统萨科奇同巴拉·克奥巴马也谈到了此事。上周,中国主席胡锦涛访问白宫,他认为美元主导体系是“过去的产物”。 如果世界真的最终走出了美元体系,开始多样化,对美国来说这意味着巨大的改变。现在,美国在向国际市场借贷时享受着巨大优惠。其他国家的出口需要支付溢价交换美元进行交易,而美国不存在这些货币障碍。当然,美元地位发生切实改变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现在一方面在投资者看来没有合适的其他足够诱人的选择,重点银行在技术上已很擅长用美元交易,这都将花费数年来完成转变;但是另一方面,美国将美元外交视为理所当然也一去不复返了。 对奥巴马来说(还有其他美国政治家,无论他们的政治派别),新的世界货币秩序的提法透露出美国的衰落的意思。周二演讲的信息可能恰恰要反过来说。正如《政客》杂志所写,“以政造势”。 图片说明:2010年10月9日,在阿富汗的俾路支省,北约的燃料卡车被武装分子袭击。摄影:STR/AFP/Getty Images 北方运输网络: 整个2010的上半年,北约军队开进阿富汗——带着从燃料到食物的一切物品——当他们经过从卡拉奇、巴基斯坦向北接壤阿富汗的道路时,受到越来越多攻击。随后在9月晚些时候,巴基斯坦为防止美国无人机空袭造成的平民死亡关闭了道路,后又于10月份重新开放。在武装分子和各类政治较量之中,美国的军方及其盟友已找到其他的方式进入阿富汗。 这被称为北方运输网络,他们已开始依靠其来补给巴基斯坦。这一网络运输的货物经过俄罗斯和中亚运往阿富汗。好消息是莫斯科以及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政府都允许美国货物的转运。坏消息是这条补给线路同样充满了陷阱,包括艰难运输造成的延误以及贿赂、勒索等。 供给线路的麻烦也是危险关系的另一种信号,但美国及其盟友必须保持在阿富汗的持续战斗。打击塔利班合作中,巴基斯坦的不让步已很令人遗憾。现在美国政府也不得不别扭地和中亚国家合作,比如说由强人伊斯兰·卡里莫夫(Islam Karimov )领导的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去年在血腥动乱中把前苏联强人库尔曼·巴基耶夫(Kurmanbek Bakiyev)赶下台。 华盛顿没有选择只得微笑着承受令人讨厌的盟友;这里没有更多的其他选择。到2010年10月份,阿富汗战场50%的供给通过巴基斯坦,另外30%通过中亚,还有20%通过空运。 图片说明:1月17日,维基泄密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在伦敦离开一场前线俱乐部的新闻发布会。摄影:CARL DE SOUZA/AFP/Getty Images 维基泄密: 关于维基泄密对奥巴马政府全球外交事务意味着什么已经有汗牛充栋的论述。这些电文中很多是令人尴尬的;另外一些泄露了同一些难缠盟友的幕后交易,比如说也门和巴基斯坦,美国外交官当然希望这些盟友们能保持沉默。美国政府确实有理由去提醒盟友提防未来维基泄密的发布,预先防止损害。 此外,奥巴马政府表示——至少表面上——维基泄密对其开展外交事务的能力没有造成严重的伤害。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这样总结:“这让人尴尬吗?是的。这让人头疼吗?是的。对美国外交政策造成的影响?我认为影响不大。” 这并没有使美国政府停止对维基泄密创立者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提出指控,如同布拉德利·曼宁(Bradley Manning)一样,曼宁是一名下级军官,被指控下载并泄露外交电报,伊拉克、阿富汗文件。(曼宁正在美国拘留,阿桑奇被软禁在英国,等待引渡前往瑞典对他的性骚扰指控进行听证。)尽管现在对阿桑奇和曼宁的指控案件未决,可以肯定的是维基泄密的思想——将政府的秘密公诸于网络——将在相当一段时间与我们相伴。已经出现了一群模仿者。所以可能奥巴马应该谈到的不是过去已揭露的外交电文,而是在一个维基泄密的世界里美国关系的未来。 图片说明:1月14日,一名巴勒斯坦青年向Nilin的西岸村庄的以色列部队扔石头。摄影:ABBAS MOMANI/AFP/Getty Images 巴勒斯坦: 过去十年中中东和平谈判经常是冷冻多于缓和,但这些日子他们陷入了深度冻结。去年秋天美国斡旋进行直接谈判的意图彻底失败,华盛顿不能将双方重新拉回到谈判桌来。现在,有线索显示白宫放弃了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 Benjamin Netanyahu)作为谈判一方,而他其实是希望和平的。让事情更糟的是,巴勒斯坦官员对周一半岛电视台泄露的文件非常愤怒,因巴勒斯坦谈判者愿意对以色列做出重大的、可能重大退让。以色列一方不愿意也无力进行妥协。而政治的分裂和弱势的谈判能力看起来是巴基斯坦一方不可逾越的障碍。 巴勒斯坦在联合国推动单方宣布建国,最近已表现出某种势头,这值得注意,至少这是中东地区的一个意外激励。这个月早些时候,圭亚那加入了其他七个拉丁美洲国家,承认了巴基斯坦。俄罗斯在1月18日宣布,也将承认一个巴基斯坦国家。虽然巴基斯坦总统马哈茂德?阿巴斯(Mahmoud Abbas)表示,巴勒斯坦不会单方面宣称独立,联合国决议的争论将会继续。白宫将很难回头支持这样一个决议,巴勒斯坦曾经进行过投票吗?。虽然奥巴马坦诚其政府对中东和平进程的目标,这不太可能成为总统首要的议程。因总统紧密关注的连任很大程度上是由国内问题决定的。 图片说明:2010年11月16日,智利总统皮纳耶(Sebastián Pi?era)和中国的胡锦涛主席在北京的人民大会堂参加一个签字仪式。摄影:PETAR KUJUNDZIC/AFP/Getty Images 南美: 最后一次听到美国总统在国情咨文演说嘴里冒出“南美”这个词是什么时候?如果你记不起来,是因为那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准确地说是1998年。 自从冷战结束后——那时华盛顿感受到了苏联在其后院的影响,美国的南美政策的重要性暴跌。莫塞斯·奈姆(Moisés Naím),《外交政策》前任主编解释,早在2006年,“拉丁美洲在世界上的分量已经缩减。它不是经济引擎,不是安全威胁,也不是人口炸弹。甚至比起非洲来它的悲剧也显得逊色。” 公平点说,某些国家多少具有更高的优先性,比如说哥伦比亚,在过去10年里美国投资了8亿美元来打击毒品贩运暴动,奥巴马2008年演说中就呼吁其成为美国的顶级盟友。不过,作为一个整体,拉丁美洲已经远离了美国的关注,这世界中,阿富汗、伊拉克、巴基斯坦、中国、伊朗、欧洲以及一系列其他国家或挑战是首先关注的。即便这些日子委内瑞亚总统查韦斯充满火药味的言辞,也没有得到美国更多关注。 那又如何?有人也许会表示,当美国离开了南美,它的后院,很大程度取决于它自己的原因,中国却没有离开。并不是南美这些日子需要更多的特别帮助度过难关,这一地区的经济在后金融危机环境中,也已经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功,因此一些人称这是拉丁美洲的时代。 点击 这里 订阅及墙内看译者; 看不到相关阅读?点击 这里 获取翻墙梯子 相关阅读 外交政策 讽刺就是好! 外交政策 马利德:关于中共的五大迷思 外交政策 胡锦涛想知道什么? 洛杉矶时报 和谐尚未成功,中国仍需努力 外交政策 审查无国界 外交政策 雾长城 外交政策杂志采访万延海:我为什么去奥斯陆? 外交政策 诺奖镇压启示录 政客 中国必须在北韩问题上有所行动 外交政策 通过中国遏制北韩?歇菜吧! RSS订阅 GFW博客 ,获得翻墙梯子大全 翻墙看《译者》 https://yyii.org 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订阅《译者》 使用Google Reader猛击 这里 订阅《译者》; 译者精华杂志版下载大全 参与《译者》的多种方式。 版权声明: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 CC协议2.5 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阅读更多

哈维尔:人权高于国家主权

人权不可分割,对一些人不公正也就是对所有人的不公正。……过去我曾经多次思索,为何人拥有的某种权利高於其他任何权利。我得到的结论是,人权、人的自由和人的尊严深深地置根於地球世界之外。它之所以得到这种地位是因为在某些环境下,人类自觉地而不是被迫地把它看成是一种重於自己生命的价值。因而,这些观念只有以无限空间和永恒时间为背景才有意义。我坚信,我们的所有行动,无论它们是否与我们的良心相和谐,其真实价值最终将在某个超出我们视线的地方接受检验。如果我们感觉不到这一点,或者下意识地怀疑这一点,我们将一事无成。

对於国家及其在未来可能扮演的角色,我的结论是:国家是人的产物,而人是上帝的产物。

阅读更多

公民影像博物馆

本文档建立的目的是为了给当今中国的青年一个异于官方媒体的平台。在这个平台里,您可以看到一些你在主流媒体看不到的记录影像。我希望中国青年可以在这些资料里能够进一步认识历史的真相,逐渐培养和建立公民意识。本doc地址为http://aa.cx/pmq;有任何问题可以联系我 @raycitizen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CDT周报】第46期:疫情将何时结束,没有答案,从何时开始,也没有

【CDT连载】Oozgur|新疆漫画:公交车里的阵营

【CDT敏感词周报】第40期:金马奖、国际女子网球协会、奥密克戎、加密货币交易平台

【网络话语馆】红色键盘侠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youtube频道: guanguan

微信公众号:它基金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