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志永 | 卡扎菲生不逢时

卡扎菲终于倒了,利比亚人民终于自由了。为这几十年一次的政权更迭,利比亚人民付出了数千人生命和数个城市被损毁的代价。但是设想,如果卡扎菲生活在一百年前甚至仅仅几十年前,没有国际社会武力介入,他不会倒台,利比亚人民几乎不可能凭借他们自己的力量获得自由。   卡扎菲生不逢时。如果他生活在五百年前,可能成为利比亚最伟大的统治者。他以27岁上校身份,武力推翻利比亚伊德里斯王朝,其后带着帐篷周游列国,好不威风。利比亚有很多石油,在非洲显得强大而富有,他还梦想着统一非洲以对抗“中国和欧洲的经济和文化侵略”。至于他多次下令在城市公开绞死示威学生和反对派成员,三小时内屠杀阿布萨利姆监狱中的1200名囚犯,在国家电视台上反复播放处决反对派成员的画面,比起中国皇帝们对叛乱者诛灭九族,也还不算暴政。即使大家对他家族贪污有不满,但江山是他们打下来的,天下都是他们家的,只要老百姓能有活路,600亿美元的海外存款也算不上什么大事。当2011年新一波民主革命兴起,卡扎菲想到的是当然是镇压,坦克飞机大炮所有战争武器都用上了,在他看来,为镇压叛乱维护自家的江山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然而世界真的不一样了。五百年前甚至仅仅几十年前,镇压叛乱绝对是卡扎菲家的私事,所谓不干涉内政,一群强盗一旦霸占了某个地区建立了所谓国家,他们如何杀人都是内政,独裁者们有个约定叫互不干涉。现在,2011年,卡扎菲杀人不再是内政,而是人类大家庭的公共事务,不只是口头谴责,还作出决议,国际法院下令逮捕他,欧盟等很多国家出兵轰炸他们的战争机器。   他可能同样难以理解的是,他并没有得罪美国等国,反而在反恐问题上和他们合作,也答应给石油,怎么突然就翻脸了?反对派上了台,有了民主,就像美国推翻了萨达姆,最大的石油开采权被中国拿去了一样,今天出兵的国家不一定捞到好处,可是他们还是出兵了。这个世界确实不一样了,不光为物质利益,还有道义。   这是一场典型的反独裁战斗,当利比亚人民靠自身的力量无法获得自由,全世界自由民主的力量加入了,不仅在道义上支持,而且以实际行动从物资、资金和武器等各方面支持,而支持独裁者的寥寥无几,人类反对独裁争取民主达到空前广泛的共识。   卡扎菲生不逢时,五百年前他绝对是英雄好汉,有超凡魅力的统治者,然而今天,他注定了失败。这个时代已经变了,国家属于全体人民,而不属于少数独裁者,执政者的权力来自人民赋予,而不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人民对执政者不满意,就通过和平的法治的程序选举新的执政者,政权更迭不是伴随着刀光剑影血雨腥风,而是一场全民的狂欢。卡扎菲为什么拒不接受这样的美好社会呢?自私,贪婪,目光短浅,最后害了自己也害了自己的子孙后代。   这个时代要走向合一,但绝不是一个人的意志压倒众人的意志,而是自由公义的基石上共享文明。这是一个进步的年代,人类文明在加速前进,民主、法治、自由等普世价值正为全人类共享,没有人能阻挡历史的潮流,那些执迷于丛林法则信奉“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野心家们,很遗憾,你们生不逢时。   许志永 2011年8月22日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A ‘Malign Intellectual Subculture’ – George Monbiot Smears Chomsky, Herman, Peterson, Pilger And Media Lens .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