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小涛

法广 | 潘小涛:香港占中学生成熟克制素质高

法广:昨天北京公布的中共四中全会公报中有关香港的内容,是否受到港人的注意?有什么评论?潘小涛:“好像有点老生常谈嘛 ,大家都不觉得有什么新意。过去中共文件中也有同样的意思。其实大家都明白:这次运动的对手,一方面是香港的市民学生,一方面是北京,香港特区政府在中间,我觉得他连传话人都不一定是, 但他是出面处理的,肯定是这样子。为什么香港市民和学生不把这层窗户纸捅破呢?我想要直接面对中共的话,就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了。我们现在还可以用(香港 的)法律制度来处理,而跟北京,香港市民没有一个直接交手的渠道或制度。而且和北京直接交手的话,我想是对“一国两制”的很大破坏。当然大家都知道:给不 给香港民主,往后香港政治民主的发展怎么样,还是要看北京的,只是(使他们)不把各种谎话说的那么白,还有回旋空间给香港政府和北京。空间不是很大,但至少不要破局吧。”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气功师王林逃港称遭政治迫害 官媒大张挞伐动机可疑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中国各大媒体近日纷纷揭露批判已经逃往香港的“气功大师”王林,指控他装神弄鬼、行骗、逃税,与犯罪团伙成员和腐败官员勾结等,其中包括与刚被判死缓的贪官刘志军交往。但王林在香港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他只是中国官场政界仇怨的无辜受害者。有香港媒体曝光了多幅王林与比刘志军更高级别的中国官员及其家属的 合影。香港舆论质疑,中国官媒对王林大张挞伐的背景。 王林在 1995年左右就拥有了香港永久居留权,目前在港避难。据王林近日拍摄的照片推断,他的藏身之所是坐落在香港岛金钟的酒店“奕居”,本台记者周五试图寻找 他,但前台以住客隐私為由婉拒透露有关信息。而根据王林收为“关门弟子”,现在反目成仇的邹勇透露,王的香港居所位于香港岛北角城市花园酒店附近,本台记 者试图通过电话联系他本人,但也无果。 《纽约时报》周三刊登专访王林的文章,他表示这原本是他中国南部江西省老家发生的一起商业纠纷,现 在却向外扩散成了一场政治恩怨,而他成了牺牲品。并引述其称“他是腐败政治交易的迫害对象,而不是始作俑者”。他又自比斯诺登,称“若返回中国内地则一定 会被捕。” 并称他一直在躲避记者,同时也是为了躲避中国官员。他还否认拿过官员的钱及寻求帮助的病人的钱,并解释自己隔空取蛇的表演只是娱乐朋友的“杂耍”。 曾与最近写文章围剿王林的司马南在电视上举行过辩论的《杭州生活周刊》执行主编黄金秋周五对记者说: “这些媒体都在开足火力打压一个‘大师’,我觉得是不正常的,只能是宣传口的人得到高层的授意。我曾经和司马南交过手,他们对这些气功大师的揭露和打压,实际上他们内心很害怕,他们怕任何能形成组织的个人或势力。” 而 《人民日报》周三发表评论,点名批评与王林交往并有合照为证的前铁道部长刘志军,并呼吁官员恢復他们对马列主义的信仰。而王林则称,他与官员们的交往是清 白的,自己与刘志军见面是為了探讨朋友的生意。关于刘志军為求官位稳定,向王林求了一块“靠山石”一事,王林则予以否认。 对此,身在湖北的独立作家阮云华表示: “即使他认为自己的政治牺牲品也是必然的,他唯一的利用价值就是背黑锅。当局把刘志军拉出来,揭露腐败分子,说是他们才做这样的事情,实际上是此地无银,是在告诉社会上的人,到此为止,赶快灭口。” 《人民日报》只点到刘志军为止的这一做法受到网民质疑,认为与王交往甚密的中共高官政要,又何止是刘志军一人,怀疑事件确实与政治迫害有关。对此,有网友称:“王林忽悠某些权贵,而《人民日报》忽悠全国老百姓。” 据 香港《苹果日报》周三图文并茂地报道,除了刘志军外,与王林交往并合影的政要及家属还包括:前两任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贾庆林,中纪委前书记吴官正、前国 安部部长贾春旺、衞生部前部长陈敏章、香港前特首曾荫权、赌王何鸿燊、江泽民胞妹江泽玲、胡锦涛妻姐刘永华及姪女刘雪梅等。 对于为何与官场众多人物交往多年的王林突然被官媒的炮口对准,其原因引起多方质疑。对此,香港时事评论员潘小涛周五对记者说: “(王林)与弟子的纠纷,只是很表面的,用这个做一个突破口,有政治的考量。他越来越高调,在上层的影响力已经超越了一般的所谓‘大师’。中共是这样,如果用不了你,就毁了你。”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忻霖的采访报道。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中宣部下令撤稿 香港记协谴责港人悼念(图、视频)

中宣部下令大陆媒体禁止报导温州动车相撞事故引起许多媒体人士不满,香港记者协会发表声明谴责。不少港人士在周六发起及参与烛光悼念活动。 Photo: RFA 图片:香港旺角东站悼念723遇难者现场(心语) 视频转载:人民力量纪念温州动车追尾死难者(YouTube/心语) 本台曾报导29日是温州动车追尾事故第七天,遇难者“头七”,许多大陆媒体大篇幅悼念死难者。然而,当天晚上许多媒体收到有关部门转达中宣部指令,称鉴于事件引发「境内外舆情趋于复杂」,要求各媒体,包括子报子刊及新闻网站禁止报导温州动车事故,只能正面报导及转发官方消息。 据网友上传消息,禁令让「二十一世纪经济报导」、「新京报」、「钱江晚报」、「华商报」等报纸被迫连夜撤下数个版面。《21世纪经济报导》的编辑抱怨,原本有八个版的温州动车追尾事故的相关报导,晚间禁令到达后,不得不临时撤版换稿;财经周报《中国经营报》则有8个相关版面被迫临时换搞。《新京报》撤下了A15版《逝者》、A16版《目击:我们都是幸存者》等多个版面;浙江的《钱江晚报》撤下了两个版的《停下1分钟》;西安《华商报》撤下了3个版的评论周刊。 新京报的一位编辑在撤版后在微博表示《:“坚持又坚持、妥协又妥协之后,仅存的4个版也被和谐。长歌当哭。没办法,我们要为2000多新京报员工的饭碗考虑。” 作为只报道体育赛事的《东方体育日报》在七月29日周末班版中头版以“封口封博,封不住哀思”作为标题,九个大字占去了版面三分之一的位置,导文中则披露了国足教练向队员下达“封口令”和“封博令”不允许接受采访、不允许发微博。 《中国经营报》冲破中宣部的禁令,原本在8月1日发行的报纸,提早到今天发售。头版以“危险动车”作为标题,十个版面对事故进行报道十个版面中分别有《铁道部在掩饰什么》《请敬畏生命》《铁道部错位》《铁道部是铁心部》,文中并且原了追尾前后16分钟发生的事情。电影人程青松在微博上评价到“我听到的是号角声” 《经济观察报》也冲破中宣部的禁令,在头版以“分拆铁道部”作为标题,在第10版至16版以“温州没有奇迹”对追尾事故进行报道。最后一版下方出现了一张带血的动车票。 广州一位媒体人黄先生向本台表示:“有些媒体人还是坚持去做,《新京报》十个版用非常直接的方式来表达,没有用很隐约的方式来表达,《21世纪经济报导》12个版面统统被撤掉,在新媒体的年代还用这样的方式,这不仅是掩耳盗铃的问题了,是完全跟时代作对,这些作恶的人只能用「反言论自由」来形容他们。” 有多家报社的编辑在微博上贴出了因禁令被撤下的版面,也有记者转发无法上版的新闻。广州《南方都市报》以全黑首页,带出16版专题报道,总题为“真相是最好的纪念”,质问责任人,呼吁“我们拒绝用死亡叠加的高速发展,我们相信真相的力量”;《南方日报》的社论中提到:“应把经济发展步伐放慢点,让人民的尊严也能坐上高速列车,与社会同步”。 香港记者协会30日发表声明,表示温州火车追撞事故涉及逾200人死伤和铁路安全,各界应吸取教训,总理温家宝也表示,事故调查处理全过程要公开透明,接受社会监督。记协呼吁温家宝亲自跟进事件,要求中宣部撤回指令,让真相公诸于世。记协主席麦燕庭告诉本台记者:“我们在30号看到中宣部下了禁令,之后的第二天国内传媒报道都相同,都是遇难者增加到40人赔偿额度提高到91.5万元人民币,新闻版面标题大小规格都一样,他们就是要统一所有媒体,让报道只有一个声音。” 身兼全国人大代表的前九铁主席田北辰表示打算致信温家宝,要求加入国务院就事故成立的调查委员会,出一分力,协助调查。他说,十分关注中国铁路的发展,除了关注事故发生的原因,也关注如何营救。 香港时事评论员潘小涛日前在facebook上发起维港两岸烛光悼念活动,数十名市民周六晚上自发到尖沙嘴文化中心,为死者默哀一分钟。潘小涛告诉本台记者:“身为香港人在这个时候还是很感动的,有的坐轮椅还专门来,有的是从屯门,本来可以在家里进行的,也不一定到现场,在心里面点燃蜡烛也是可以的,这件事是非常大的惨剧,香港往后也会有高铁,也要面对这样可能的意外,我们应该有点表示才对。”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阅读更多

动车追尾事件逝者“头七”媒体追责 民众悼念(图,视频)

温州动车相撞事故第七天,各地要求当局追究责任呼声不止。有人士向温州市人民检察院举报温州市律师协会擅自发布通知,影响律师作业,各地民众也发起相关的悼念活动。 中国总理温家宝到温州动车相撞事故现场勘查,并宣布“7.23” 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调查已全面展开后,各界要求当局追究及严惩相关责任人呼声仍不绝于耳。网友们提出许多相关问题质问当局,例如,信号设计缺陷导致了7.23重大事故,设计院是否有同类产品?用在哪里?有类似缺陷吗?这个缺陷是恢复通车前还是后知道的?通车前改造完了吗?是否有专业第三方机构确认缺陷被弥补? 网友许先生向本台表示:“这么大的一件事他们处理得这么草率, 一二把手表现的让人不满意,里面肯定有很多猫腻。” 被指设计了出事的信号设备的北京全路通信信号研究设计院有限公司,28日在其公司网站上发《致“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死伤者及家属的道歉信》。信中说,我们一定会根据国务院事故调查组和铁道部的统一安排和部署,配合国家有关部门和铁道部的事故调查工作。 然而, 网友菊花表示, 这样的企业是垄断型企业,傲慢又自私并且缺乏监管, 只要继续垄断,其所生产或提供的产品会继续草菅人命。网友海洋宝藏也表示,一纸道歉信能挽回伤者的心、死者的命吗?官商勾结的惨痛教训何止这一桩?该公司、负责人、直接责任人……等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责任这二字是国人在工作时,最缺乏的观念与态度。 温州动车追尾事故发生后, 一份以温州市司法局和温州市律师协会的名义发布的通知,引起了社会各界的争议。这份通知里要求“接到死伤者家属求助的律所和律师,在第一时间向律管处和市律协报告,不得擅自解答与处置”。温州市司法局和温州市律师协会星期四分别发布声明致歉,称此前通知中措词不够严谨,并无干涉律师正常办案之意,并声明,通知为温州市律师协会擅自加上温州市司法局之名发布。 就此, 一封署名举报人向温州市人民检察院的举报信星期五在网上流传,信中表示,温州市律师协会作为行业自治组织,在未经司法局同意的情况下,擅自以和温州市司法局联合署名的方式对律师发布“通知”,涉嫌触犯《刑法》第二百八十条第一款“伪造国家机关公文罪”,侵犯了国家机关的正常管理活动和信誉,损害其名誉,从而破坏社会管理秩序。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法制研究计划研究员兼中国政法大学客座教授王友金向本台表示:“律师协会和司法局联合发布的通告是属于国家的文件,因为司法局是政府机构的,他要跟律师协会发布的话,是一定要承认他的国家地位,一定要有国家文件的效应,所以公民提出这是国家文件是正确的,通告的内容是不适合的,不应该由一个国家机关来发布的,这样就会被理解成干涉律师业务的正常活动,律师是随时可以接见被告人和其他公民的咨询,是可以随时回答的。” 本台记者留意到此次的温州动车追尾事故引起许多大陆媒体的大篇幅报导,除了广州《南都周刊》以“死亡快车”为封面标题,作详尽的专题报道外,《北京青年报》星期五在头版刊登了七日祭的标题,下面附上温家宝向遇难者深深鞠躬的照片。在同日出版的上海《东方早报》头版罕见的用黑字白底,变换字体大小的方式,没有导读没有图片,大标题和副标题均是引用温家宝前一天的讲话,版面力图呈现作为媒体的责任。凤凰网一档谈话节目《雪夜漫谈》在对“7.23”事故进行话题探讨录制中,节目主持人与特约评论员五岳散人对某些部门的做法竖起了中指以表达不满及鄙视。媒体人阿丁对此表示:“我觉得这才是媒体人应该做的事,说真话对避免下次事故的发生有莫大的好处。” 温州动车事故第七天,不少大陆网友呼吁本周六晚上七点到所在地的邻近火车站大门前,展开公开悼念死难者活动,每个人手持或佩带黑、白两色的花朵加丝带。 香港时事评论员潘小涛也发起万人齐集维港两岸点起烛光活动, 呼吁市民本周六晚齐集维港两岸,举起烛光或打开手机,照亮维港。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阅读更多

许宗衡被判死缓 被指凸显中国司法体制腐败(图)

前深圳市长许宗衡贪污案,星期一一审宣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有评论认为,许宗衡被重判是因为他买官卖官动摇了中共的执政能力。而还有分析认为,许宗衡买官的对象没有公布,卖官的对象也没有受到处罚,他被重判是高层权力斗争的结果,不会起到警示作用。 图片: 前深圳市长许宗衡。 (河源新闻网图片/记者孙建) 中国官方新华社引述判决书称,许宗衡在2001年至2009年,利用担任深圳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市委副书记、副市长、市长的职务便利,为深圳9个单位或个人变更土地规划、承揽工程、职务升迁等获利,受贿共折合3318万余元人民币。   河南郑州中级法院裁定许宗衡受贿罪成,而他受贿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但鉴于他在案发后,主动交代了有关部门尚未掌握的部分受贿事实,具有坦白情节,认罪态度较好,而且赃款赃物已全部追缴,所以缓期两年执行死刑。   消息网上公布后,网易广东省深圳市网友发帖问:为什么许市长的评论要关了呢,这是为什么呢?   熟悉中国法律制度的中国政法大学客座教授王友金本周一对本台表示,这次判刑虽然可以缓死,但仍属重判,而当局这次高调处理案件,主要是因为许宗衡在位时贪污严重,更涉及买卖官位,影响了民众对中共执政权威性的看法。   他说:“根据现在的情况来说是判重了一点,为什么判重了?因为现在贪几千万是广东人所说的“湿湿碎”是数量不大的,现在贪污一、两亿,两、三亿手段恶劣的才判处死刑,那么许宗衡才贪污三几千万就判处死缓,大概是因为他的买官卖官的手段,动摇了中共党跟国家的执政能力。”   任内在深圳动工五条地铁线路,故有「地铁市长」之称的许宗衡,零五年起出任深圳市长,至零九年六月因严重违纪被免职,任内几乎牵涉到深圳所有的大型工程。根据中国刑法,个人受贿数额在十万元人民币以上的, 可被判处十年以上的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会被判处死刑。   近年广东有多名高官因为贪污被判刑,如去年广东前政协主席陈绍基及公安部前部长助理郑少东,因为涉及国美电器前主席黄光裕案,合计共收贿近四千万元人民币,两人同样被判死缓。   香港时事评论员潘小涛认为,这些反腐案件在中国庞大的政治体系中只属沧海一粟,许宗衡这次被判刑,相信牵涉到高官权力斗争。   他指出:“觉得最重要的还是整个制度上的问题,如果我后台硬,如果不是因为所谓有一个政治斗争,权力斗争的话,不可能有人被控贪污的。特别是一些有一定级别的官员,所以我是这么想的 ,这不会有任何的警示作用,你看许宗衡,很多人都说他是买官,然后已经准备多少钱又准备继续地买做部长等等。他买官的对象是谁公布了没有?它(政府)卖了多少官?所卖的官那些人为什么没有受到惩处?”   他又批评,这宗案件拖了近两年才判决,一直以来都没有公开审讯,欠缺透明度,公众无法掌握具体案情,凸显出内地司法制度的腐败。   他表示:“他已经拖了两年多了,差不多两年了,你把一个人关了两年了还没有判刑,还没有走完司法程序,我觉得这个也太过分了吧。所以在很多各种评论里面,已经对它 (中共当局)有很多批评。”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孙建的采访报道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阅读更多
  • 1
  • 2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2020 年终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