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矿

中国两地同一天分别发生重大煤矿事故

每年数千矿工为中国经济增长付出性命 中国山西临汾和黑龙江鸡西的煤矿周六(7月31日)一天分别发生严重爆炸和透水事故。 据新华社报道,山西临汾刘沟煤矿周六凌晨发生爆炸,导致17人死亡,104人受伤。 爆炸地点是煤矿的炸药库,但它距离矿工宿舍只有30多米。 爆炸点被炸出直径20米、深5、6米的大坑,而离爆炸点最近的6排宿舍全部被爆炸气浪推倒。 报道说,目前正值暑期,很多矿工的家属都带着孩子前来探亲,目前抢险指挥部尚未公布有多少孩子、妇女伤亡。 矿难频发 另外,黑龙江鸡西市恒山区恒鑫源煤矿周六下午5时左右发生透水事故,导致井下有24人被困。 有关方面没有公布事故具体原因和其他情况,只说救援目前仍在进行之中。 目前中国又进入矿难频发期,7月份以来,中国多个地方发生矿难,造成近百人死亡。 虽然中国当局承诺加强煤矿安全生产,但每年数千中国矿工死于矿难。

阅读更多

黑龙江鸡西发生煤矿透水事故 24人被困井下

东北网7月31日报道 31日17时,鸡西市恒山区恒鑫源煤矿发生一起透水事故,该矿井为回撤矿井,事故发生时,井下有24人被困。 事故发生后,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王兆力刚刚结束在外地的学习返回哈尔滨,于18时37分接到事故报告;正在哈尔滨出差的市委副书记、市长朱德义接到了事故报告。王兆力、朱德义指示要不惜一切代价组织抢险,千方百计营救被困人员,并正在从哈尔滨赶赴事故现场。市政府接到报告后,立即启动应急预案。市委常委、副市长李玉刚,市政府副市长邵国强,恒山区委、区政府主要领导及市煤炭局等相关部门负责人接到事故报告后立即赶到现场,正在积极组织指挥抢险工作。 目前,事故正在紧急抢险中。 (本文来源:东北网 作者:孙晓锐)

阅读更多

矿工维权:请再用力一些

请再用力一些 文/谢霸天(中国政法大学) 我的朋友邓江湖告诉我,他父亲,四川达州渠县的尘肺工人肖化忠最终拿到了136000元的赔偿,是现金。拿到钱后,他没敢耽误,马上存到了银行里。 其实在昨天晚上,法院已经调解成功。由于当时是晚上,现金就由法院的郑法官代为保管,今天才取回来。这历时3年多的维权漫长之旅,总算画上句点。 事态转变之快让人有些意外。6月28日的庭审,尽管有开胸验肺的工人张海超前来助阵,很多媒体记者参与庭审,老板廖兴安态度强硬,拒绝调解。之后法官倒是很积极,庭审之后的那天,邓江湖被法官叫去了法院两趟谈话。上午一趟,傍晚下班后又是一趟。但法院组织的调解并无太大进展。 而老板一方终于松动了,虽然较肖化忠主张的19万赔偿差了近三分之一,但无需再经历诉讼持久战了。 肖化忠已经拖不起了。在仲裁时,由于未将肖化忠曾上过班的工农煤矿列为被申请人,法院以未经仲裁前置为由,不同意将该煤矿列入被告。肖化忠给儿子邓江湖打电话,如果在法院打输了官司,也不许再重新去和工农煤矿仲裁了,时间太久了。 不要奇怪,为什么有的人放着诉讼的路却不走,只是因为受不了希望坠落的折磨,和时间的零刀碎割。 新闻中说,一审开庭前夕,肖化忠还在医院输液。政府省总工会的干部为其送救济款,当对方握着他的手说话时,他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只会不停地重复着“感谢”二字。 肖化忠,我只想问,当你拿到赔偿钱的时候,面对过去三年的拖延与拒绝,有没有哪怕一个人站出来,说一声对不起? 邓江湖是他的养子,本来在福建工作。后来回到成都,维权的事宜操作起来,也方便一些。 去年9月底,我打给邓江湖,问他国庆怎么安排。他说,“没有没有,我现在哪有心思去哪里,为这个案子,我头都已经大掉了。整天都在想这个问题啊。”终于结束了。但是,邓江湖却被解雇了。 他是货车司机,6月里请了10天假,为他父亲诉讼的奔走。老板说他没有写请假条,违反纪律被开除了。他说老板已经感觉到他权利意识强,是个风险,早就想把他清理掉了。 去年7月,他在前往宜宾拉货的路上发生交通事故,被认定为10级伤残。但公司不承认他是工伤,原因是他进入公司时,交了5万余元融资,他便被认为是“合伙人”而非员工。他去劳动仲裁, 又找媒体报道此事 ,并向其他货运员提议一起跟公司签劳动合同。最后,老板没法,只有跟他私了,赔了一笔款。但合同还是一直没签。 去年的事件,即是埋下的引线。 现在的他,面临新一轮的维权。 你不知道的生活的幽暗,是因为那些人在默默地背负着自己的重担。 我翻看过这一路记下的四五篇个案笔记,过去的一年多时光在这些文字中摇曳。我也在成长着。刚开始的时候,对工伤赔偿领域颇为陌生,文中也存在不少法律观点的破绽。现在,甚至很多偏僻的法条也熟稔于心了。 我不是苦难的具体承担者,也不是维权的一线援助者。很大程度上,我只是在记录。 有些文字,现在看来,写的用力过猛,显得有些矫情。 但也许用力一些,麻木的速度就会慢一些吧。 一定程度上,肖化忠是幸运的。每年新发一万多尘肺病例,有多少人又能得到赔付呢? 而肖化忠如今的结果,又靠着多少人推动过呢。 邓江湖给无数的记者打过电话,曾在政府部门间跑来跑去,北京上访时还被抓到遣返并行政拘留过。他开博客,去各个论坛发帖子。北京的大学生机构安全帽曾经专门写信给达州市委书记请求介入。数位律师以保本的收费甚至是无偿代理过一部分诉讼,或者提供法律意见。 这些推动在其他的案件里是无法想象的。共同的作用力,才得到了这样一个的结果。虽然这个结果很难说合理,很难说公平。 但寄希望于媒体,寄希望于领导的介入,永远只能解决个案。而有些苦难是连声音都发不出来的。贵州、陕西、宁夏那边就没有尘肺病吗?为什么成为新闻事件的机会,远远少于沿海的广东呢? 我曾经和一个发生了严重工伤的湖北民工联系,他受伤后,回村住在窝棚里。手机信号不好,他完全不懂普通话,说着我不懂的方言,我需要逐句确认他说的每句话才能把对话继续下去。他几乎没有书面材料,每一个事实我要敲击键盘才能记录。如果要帮助他,投入的时间是不可想象的,成本太大。我后来,只有放弃了。总有些苦难,是求告无门的。你的问题是敏感那类的吗?你会写博客吗?你会写打字吗?你会上网吗?你会说普通话吗?每一个问题就要刷掉一批苦主。能最终呈现出来等待救援的,只是很小很小一部分。 我感到无力,也越发感觉到,只有制度推进,才能有普遍适用的效力,才能抵达那些我们目力未及的死角。 请再用力一些。 关于肖化忠案的一些背景资料: 尘肺病矿工索赔起诉成现实难题 无人为其认账买单 “开胸验肺”张海超来劳保 助渠县矿工维权 煤老板当庭否认肖化中曾在煤矿干活 标签: 尘肺病 , 煤矿 , 矿工 , 维权 , 肖化忠 您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上访村札记:15位上访者的采访 (6) 深圳下厂经历 (23)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三亚疫情

【文章总汇】持不同医见者——丁香医生

【文章总汇】佩洛西访台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本周推荐媒体:香港人日程表、LIHKG 讨论区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