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病贵

刘罡:中国病人在“美国”和“非洲”间挣扎

虽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仍未摆脱贫困,美、英报纸评五角大楼担忧中国军力。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院长王杉说,中国主要大城市的许多医院,其技术和设备的先进水平足以令外国人羡慕。他1995年去美国医院考察时,从医院的药品表上发现,胺片青霉素还是美国医院的一线药,而那时这种药在中国许多医院里已基本不使用了。中国药学会研究中心主任宋瑞霖则说,中国人不要沾沾自喜,我们现在吃的药远低于非洲那些撒哈拉以南贫困国家的黑人,他们从国际上得到的援助药品,是按国际标准生产的,而我们的质量标准迟迟不肯提高,因为提高药品质量是要成本的,而在中国目前的医疗采购过程中,我们执行的是唯价是取,谁的价格低就选谁。 把这两位嘉宾的话结合在一起,恰好可以生动反映出中国医疗行业的现状。经过多年过度市场化的发展,中国医疗行业呈现出明显的两极分化现象,一方面是按市场价格收费、主要面向高端人群的医疗机构和医疗设施获得了长足发展,只要你肯出钱,在中国目前基本上不存在看病难的问题。而另一方面,中国总体医疗服务质量低下的状况却迟迟得不到改观,以至于出现了 中国人用药质量赶不上非洲灾民 的情况。宋瑞霖主任上文讲的恐怕还主要是中国城市地区,农村地区缺医少药的情况更加严重。还是宋主任的话:我们现在有103万乡村医生,实际上他们没有接受过正规教育,但恰恰是他们让农民在得病的时候能够有人去求助。 本次论坛的另一位主讲嘉宾、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说,中国农村的很多卫生院,它们本应按照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的原则向农民提供医疗服务,但不少卫生院却设立了“高干病房”,把人分成三六九等。贾康把中国医疗行业当前的问题归纳为两点,一是过度市场化,二是过度官场化,出现了比照正部级医疗待遇以及正局级、正处级、正科级医疗待遇等现象。过度市场化是政府推卸自己提供均等化公共医疗服务的责任导致的,而过度官场化又使政府本已严重不足的公共医疗投入过度向官员、公务员和某些特定人群倾斜,使中、下层百姓获得的公共医疗服务更加捉襟见肘。 那么,中国有没有可能解决贾康提出的这“两化”问题呢?论坛的另一位主讲嘉宾、清华大学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杨燕绥给大家举了陕西神木县的例子。她说,神木县的“免费医疗”实际上主要是对穷人免费,像公务员、企业职工还是要交费的,但穷人真的是免费,而且得到的待遇和县委书记是一样的。神木县委书记对她说,神木要做到“医病医贫医天下”。 当然,以神木一个县的财力是医不了“天下”的,那么以中国目前的财力能否让全国农民都得到神木老百姓那样的公共医疗服务呢?杨燕绥说,神木每年的医疗费用支出是1.5亿到1.8亿。如果就按1.8亿算,中国目前有2,010个县级市和县,一年的医疗费用就是3,608亿元,大约相当于中国政府半个月的财政收入。 中国2009年的军费开支是1,500亿美元 ,约合1万亿元人民币。只需拿出相当于军费开支三分之一的钱就能彻底解决中国7亿多农民的医疗问题,政府真的没有这个财力吗? (本文作者刘罡是《华尔街日报》中文网编辑兼专栏撰稿人。文中所述仅代表他的个人观点。) 本文内容归道琼斯公司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阅读更多

李英锋:摸清药价的“老底”到底有多难?

药企狮子大开口猛涨价,这是一种木已成舟后的无赖之举。 去年售价还是93.5元的药品,如今价格提高至170元;去年售价1082元,如今售价1580元……就在各地纷纷开始新一轮的药品招标采购期间,记者发现,一些新进入国家医保目录的药品开始悄然涨价,涨价最高的药品涨幅达到近90%,一些仿制药的价格甚至超过进口药。(6月17日《中国青年报》) 药企看到自己的产品进入了医保目录,有了更稳定的市场,就狮子大开口猛涨价,这是一种木已成舟后的无赖之举。 让我们简单梳理一下药企的大幅涨价行为是如何得逞的。 按照我国目前的药价形成机制,进入国家医保目录的药品由国家发改委制定价格,而国家发改委往往不能在第一时间全部调查清楚每一种药的价格,只能参考各地招标价格。而在各地药品招标价格的形成过程中,企业则起着主导作用。有的企业在最终的医保目录公开前,就已经获知自己的产品是否进入目录,从而有机会进行价格操作。 当企业获知自己的产品进入国家医保目录后,会马上填写一个表格,列明涨价的原因,向当地物价部门进行价格调整备案。涨后价格获得当地物价部门认可后,企业以此为据到各地参与药品招标。一位业内人士说,“用这样的方法操作半年或一年后,发改委看到的价格,就变成了企业上涨之后的高价,所确定的政府定价,自然也水涨船高。” 显而易见,发改委和物价部门都被企业牵了“牛鼻子”。为何具有审批许可职能的权力部门无奈地盲从了企业的意愿?摸清药价的“老底”到底是多难的事?为何两个职能部门都毫无办法?发改委的理由是“工作量大”,物价部门的理由则是“工作压力很大”。 两部门对药价的无解令人大失所望,其实,药价的构成并没有多么玄奥高深,估计一名合格的成本核算会计就可以搞定,两个专业的职能部门,人才济济,却视药价底数为莫测难题,真搞不明白,到底是两部门能力确实有限,还是因为某种千丝万缕的利益关系而装糊涂? 不管是进入国家药品目录的药品,还是没有进入国家药品目录的药品,都大面积地存在着药价虚高的现象,而不容置疑的是,药价的虚高与政府指导定价的虚高有着很大关系,本应限定药价保护患者权益的指导价却演变成了药价虚高增加患者负担的借口,颇具讽刺戏谑意味的政府指导价注定引来了怨声载道。 药价虚高已成一大痼疾,要根治这一顽症,首先就要治好“政府指导价虚高症”,让政府指导价对药价形成真正的制约,要实现这一目标的关键并不是有关部门的能力问题,而是态度问题,态度坚定了,连宇宙飞船都能上天,摸清几许药价,又有多难?药价能不能控制住,就看有关部门下不下决心了。 注:《大家谈中国》的文章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 欢迎大家投稿,请把文章发送到 按键: 按键 tougao@bbc.co.uk 请各位读者使用下表就本文表意见 联络/荐言 * 须填写项目 你的意见反馈: 你的联络资料: 姓名: 国家、城鎮: 电邮地址: * 电话: 你的信息: 你的信息 * 总字数不超过300字: 0 免责声明 我愿意让网络制作人员与我联络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黄雪琴 王建兵

六月之声(2024)

【翻车现场】穿越者习近平于1978年到安徽调研包产到户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