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俊卿

【麻辣总局】 狄青子:离开雷锋的日子

@狄青子:晒晒我以前设计的一套邮票——《离开雷锋的日子》,近期准备印一批,送给喜欢写信的朋友们。 吴梁庄三世:铁道部刘志军同志,工作中仍然不忘深刻“挖掘”红楼梦;重庆雷政富同志义务加班“耍朋友”,修理破鞋的技术应该是来自“表哥”杨达才同志;红会郭美美同志人小鬼大,不仅无私占有,还要当众展示;我党优秀战士衣俊卿同志 高喊着马列主义,完成了一次又一次投弹…2013,美好中国。你设计得真绝了! 王岩—37地产: 都是雷疯...

阅读更多

云之 | 小三反腐也涉公权介入私域(ZT)

    在一个舆论和传媒被管制之处,网络反腐无疑是无奈之举,也有一定的正面意义,但看着小三反腐前浪推后浪之层出不穷,有时总觉得恶心,感觉很不对头。日本早有少女援交在先(也发生于普通人之间,不像中国几乎成为官员专办),双方也算有情有义,而中国这撕破脸皮的架势,分明充斥着报复仇恨再成为多数狂欢……     1510部落虽然是小众网络,可能因为不允许不登录评论,部分文章之后的讨论经常挺有料。一篇关于涉外婚姻的文章 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99199 ,引起关于近来发生的妙龄电视主播纪英男自曝被官员包养事件(继博士后常艳公开与高官衣俊卿情事又一轰动事件)的讨论,部分评论令我发生很大共鸣,收藏于此:   baifute:纪英男那个事,观者一不小心就会跌入极权主义迷思,无所着落,因为,极权与父权几乎就是孪生兄弟。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在心理学角度,权力究竟什么特质?借用一个经济学术语,就是“共有信念”。翻遍所有鸿篇巨制也许找不到我这种定义,但与之相似的有尼采与福柯的“权力意志”一说可以成为这种定义的注脚。无独有偶,这两个对权力持相似感受的哲学大师后来都几近精神崩溃,个中滋味令人哀婉(此是后话,按下不表)。     以我看来,权力既来自于共有信念,又是共有信念本身。权力可以获得金钱,金钱可以兑换权力,这本身就构成了活生生的共有权力信念。18妙龄女的纪英男(看名字,可能是独生女,潜意识里的恋父情结多少是一点的)去跟一个几近60的染发翁洽配,在道德上无可争议,在私域里的动机更是不可测度。什么是动机不可测度?私域里一切想象、情感、性爱、交流动机既无法证实,又无法证伪。     因此,试图通过表面化的是非与伦理蠡测研判动机若何的想法都显得不可思议。这种两性里面的思想动机盘根错节以致复杂得令人无法想象。正因真相难寻,它们常常弥散在小说与诗文之中,令人愁肠百结,这也许正是小说与诗情得以张杨的真实原因,同时也是海德格尔一边纵谈理性哲学一边沉迷飘渺诗思的困局所在,更是弗洛伊徳一边构筑理性精神分析学说一边不失时机与其女性患者保持暧昧关系的不伦由来。总而言之很难说清。     既然这么不易说清,人们容易将谈论建立在“口述”、“联想”、“泄密”以及“自以为是”的理由之上。其实不定靠谱。这是因为有一样东西无法绕道而行,那就是“共有信念”。共有信念是人们藉以生存的一个基础。这种共有信念性的权力存在于我们每一分子的思维类型之中,表现为人情、世俗、道德、伦理、制度、舆论、文化以及国家、军队、警察、枪炮与脚镣手铐所焕发出来的力量,且为权力忠贞不二的理性工具,制约着人们的思考与行为。     纪英男与染发翁一旦结成关系,便不若而同地接受人情、世俗、道德、伦理、制度、舆论、文化的检验,除此而外,还要受到国家、军队、警察、枪炮与脚镣手铐的潜在威慑。说到底,他们是在接受一种共有信念的提倡、说服与制约。这种共有信念却是通往极权道路的决定性因素,并干预着人们的私域活动。私域的不可侵犯性并不以私域活动的检举与告发而得以消弭。纪英男正是对私域活动一不满意就进行检举揭发的告密者。     她的告发看似依托公域,实际直指公权,是向公权告发她与染发男的私域活动。虽然我们无法证实私域真相,但并不表示私域没有缔约存在,私域的隐蔽性在于私域活动对象的相互认同与许可。我们不要着眼于弄清楚私域活动的真实情况若何,并判定是否有违共有信念,而要真切认识这种“着眼”的“共有信念”正是伤害我们私域的极权思想,企图将不可窥探的私域呈现在不可抗拒的理性工具之下,接受权力审查。     白宫实习生莱温斯基起初并不乐意将她与克林顿的隐私向公众检举,正是在另一对克林顿极为不满人士的竭力怂恿与利益启发的冲动之下才将她们的隐私向公众告发。那一条显示物证的裙子或许表明莱温斯基早有企图,但美国社会根深蒂固的私权不可侵犯性的训育,让她很长一段时间保持沉默,不肯出卖她与克林顿两情相愿的私域情状,最终在旁人怂恿与利益驱使下,她还是跨越一度挣扎与恪守的私域底线,成为了一个可耻的告密者。     言由及此,我想说的是,不要轻易对私域活动枉费心机,极尽道德臆想与是非公断之能事,这对我们告别极权思维与统治,其意义十分不可低估。也就是说,纪英男的检举与告发不仅不值得提倡,反而要切切警惕其背后“共有信念”的魔掌正伸向我们每一分子的私域,使人性之复杂性暴晒在公众猎奇与狂欢的视野之下,这对我们正常伦理的冲击与伤害将是毁灭性的。   吕嘉健:共有信念的心理学术语或许用荣格的精神分析学之“集体无意识”、“原型”来表述会更深刻一些。权力意识是所有中国人的集体无意识。有权力者以权力攫取利益和横行无忌,无权力者则依附权势,于是整个社会建立在权力意志结构之上,权力至上与势利成为集体无意识最根砥的决定性因素,这是从远古时候的民族精神发展而来的,是为原型。     纪英男之令人憎恶在于:她首鼠两端的作为都是借用权力来表达其个人的卑污利益与心理性格,当范悦给予她性与金钱甚至权力的荣耀享受时,她很悦纳enjoyed,一旦发现不能满足自己独享占有的时候,便不惜动用权力机制欲将对方置之死地。无论怎样,她都是非常善于利用权力的女杀手。她的贪得无厌和女人的狠辣,始终反映出极权主义集体无意识的原型精神结构。     我特别赞赏你所指出的中国人习惯于将私域的权利事情运用公权势力来解决的卑鄙方式,根子里还是极权主义原型心理的指引,从中国人的集体无意识结构来看,我们是习惯于最后由权力仲裁一切的,在中国人的心里,没有个人主义私域和自由、独立这一套,只有利益、私利、个人仇恨、自大和权势这些,所以鱼死网破,就为了争一口气,并无尊严和自我反省那样的正义与否之检讨,最后便无耻无赖,彻底赤裸裸暴露自己的最丑陋面,却丝毫不觉得自己带着极大的罪责去谴责自己的敌人,也不怕把自己的内裤向公众展示。     我从心底里憎恶将私域事情公开化以享公众偷窥心理之作为,又憎恶告密者。今天中国竟然盛行“小三反腐”这样公然被肯定的背叛情节,说明这个民族彻底堕落到何等地步。本来这些小三就是腐败的参与者,后来分赃不均或者感到被遗弃,便利用权力去报复,所以小三的首鼠两端本身就是污染民族性格精神的标本,可惜大家都津津乐道这样的故事。中国人之不能独立承担自己的得失罪错以及恩怨情仇,最后都要借助多数暴力和公权专制方式来达到泄私愤的目的,还是不惜将自己的内裤给下作的大众欣赏。于是国家主义便更有借口一而再再而三地把魔掌伸向我们的个人领域。     baifute君总是有深度思考和视野广泛的文化批判,敬佩不已! —     的确,像常和纪之向媒体和公众公布自己的私域故事,是她们的权利,对于“公布”这一行为而言,不值得用法律和道德去审查。但是常与纪的动机却是泄愤、借助舆论势力和公权力来达到报复的目的,并不是自己承担私域事件的后果,并且并没有反思自己当初依附权势的罪错、没有反思自己从中曾经获得的巨大的利益和权力优势,更没有反思自己和贪官们共谋对社会公共权益的伤害,也没有反思自己这样公布这些丑陋的故事,对全民心理的污染。——特别要注意:常艳和纪英男所依附的对象是公权力的代表人物,是权势,而非普通人。公权力人物属于公众人物。常与纪的故事不是一般的情欲恩怨故事。     baifute君特别指出的是:将私域事情公开借助公权势力来干预,即属于权力侵入个人范围的权力主义集体无意识作为,鼓励了权力干预私人的制度和文化习惯。中国人习惯于将私域的权利事情运用公权势力来解决的卑鄙方式,根子里还是极权主义原型心理的指引……我以为,个人应当自己承担自己故事的责任,当初纪英男、常艳与范悦、衣俊卿缠绵时,不是不知道自己献身的代价的,纪英男每天一万元表示什么?3000万的交付意味着什么?     我更尊重对自我负责的作为,不要借助公众的舆论形成的多数暴力和公权力的力量来达到报复的目的——虽然公布是她们的权利。中国人更需要学会独立和自由,自己对自己负责。重复说:何况你不是不知道自己曾经是巨大的获利者。没有尊严可言。     —     不是好女人(或好男人)并非她们所做的事情都是坏事,但是就事论事而言,如果这件事带有附加的卑鄙背景和负面的引导性,则这件事在文化学和道德意义上,是值得质疑的。     纪英男的公布和常艳的公布,是这个时代很典型的借助舆论制造多数暴力(社会舆论对政治的压力对个人的道德制裁)之惯用手段。你认为舆论的破坏力是很微弱的,大约需要三思这个结论。大约你知道雷政富63个小时倒台就在于12秒视频的公布,你知道当今人肉搜索对于个人私域权利的严重侵害和对个人精神压迫之巨大,你知道为什么政府非常在意严厉封锁各地事件信息公开化,甚至对发布某些信息的人士冠以破坏社会稳定罪。等等。     告密,不为社会所齿,是因为告密者的动机之卑鄙,他/她原来也是罪行的参与者,只是为了自保,才不惜出卖同伙,而豁免了自己的罪错。举报和告密是两回事,举报是旁观者的举报,告密是同案犯的出卖。——当然我们是在道德上说事,在法理上告密者无罪。她们不应该喊疼,因为她们是曾经的既得利益者。首鼠两端者向来被视为小人。     纪英男和常艳代表了中国人一向习惯于不能自己独立解决自己的问题,而借助公权力泄私愤打击他人的文化性格。自己不能对自己做过的事情独立负责,却要借刀杀人,反倒显得自己是正义的,是受害者。难道她们不承认自己是进行性贿赂吗?是否重婚,最好的办法是寻求法律手段解决,为什么这些女人要借助向舆论公布这样的方式呢?难道这种处理问题的方式不值得人们深思么?     反复申明:纪英男和常艳公布这些事情是正当权利,山西师大刁难常艳也是非常错误且违法的,但是在文化学和道德的角度上,她们需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从这类事件的负面引导作用来看,她们的确是有意引导公权力介入私域。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中国的公权力一定要向社会舆论交代。   云之:上升到国民性或许有点过火,美剧『傲骨贤妻』中和检察长上床的妓女也有同样作为,但看看我们这些当事人的身份﹣博士后、主播……这个国家的许多富贵人真是无品无格,人品在妓女之下,后者卖身还不一定会出卖灵魂。

阅读更多

信力建 | 那一场场女人的战争

作者: 信力建   佛曰:三世因果,六道轮回,一朝梦醒,如影随行,诸恶莫做,众善奉行。 原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说倒就倒,但竟然不是纪委的功劳,而是情妇的功劳(最近又说是老干部们的功劳,可人们宁愿相信是情妇的功劳)。故事是这样的:因与情妇有利益纠葛,情妇一怒之下举报刘铁男,并且人证物证俱在,随后刘铁男便因严重违纪被免,等待他的也只有铁窗重重,刘铁男怕是在铁窗内都要悔恨一句:红颜祸水。 如果刘铁男真因这次的红颜举报落马觉得冤屈,雷政富、衣俊卿等简直就该“是可忍孰不可忍”了。衣俊卿恐怕也要嘀咕一句:“你情我愿的事情,怎么说也有师生情谊啊,就这么用12万字详情举报我,还不如写12万字的马列研究,继续当我的博士生呢。”雷政富就更感到憋屈了:“原来赵红霞不仅睡了我,还睡了很多人。这哪叫我嫖她,分明是她嫖我。而且我们还是干爹干女儿的关系呢,血浓于水呀。”然后铁窗里多名贪官,听到这里都心有戚戚焉,想当年山盟海誓,如今反目成仇,不禁悲唱道:你怎么舍得让我的泪流向海?伤心的往事一幕幕,就像潮水,将我掩埋…… 自古红颜撂倒贪官,双双入狱者众,因果报应,刹那富贵,从善道到恶道,一念而已。最亲近之人,往往是最危险之人,贪官们领悟到的这个真理,比起党校学来的八荣八耻要更适合安身立命。 随着贪官的倒掉,贪官背后的女人们也并不好过。扳倒刘铁男的情妇,刘铁男派系会不会让她过得安稳,谁能保证?举报衣俊卿的常艳,现在已经举步维艰,虽然一拍两散,但至少衣俊卿仍然挂着“专家”的职称,得以继续衣冠禽兽。但常艳却家散工亡,活计都成问题。而赵红霞扳倒雷政富和众多官商,雷政富等未见审判,倒先审判她了,说她勒索雷政富几百万。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真是一语中的。 比起这些女人,丁书苗和郭美美倒是另外的典型。据接近调查的消息人士称,刘志军的情妇多达两位数,丁书苗是主要介绍人。正是这一点引起了最高决策层的不满,并最终导致刘的落马。刘的这一爱好或许也可部分解释丁书苗为何如此热衷投资演艺圈。作为拉皮条的丁书苗,并未率先倒在刘志军的温柔乡内,反而是充当刘志军的女色猎头,并通过安排项目获得的中介费高达数亿元,资金走向成谜。这种中介方式却更能得到刘志军的信任。一时之间,合作无往不利。若不是丁书苗的被查,打开了一个缺口,刘志军此刻也许还在红楼里当“宝哥哥”当得流连忘返。 而郭美美,她完全可以算得上是个真正的“大善人”。从“微博炫富女”到“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郭美美”已将网民们对她的情绪,从羡慕、嫉妒,成功地过渡到了恨。万民围观、万民声讨,并且把矛头直接指向了中国红十字会。继“天价帐篷”和“万元餐费”后,“郭美美”事件再度将“红十字会”放在聚光灯下“炙烤”。虽然“红十字会”现已一再声明:与“郭美美”此人毫无瓜葛,当事者郭美玲(其新浪微博昵称为“郭美美Baby”)其人在经历了一番舆论的狂轰滥炸之后,几经改口,也终于“承认”自己在新浪的身份认证“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是自己杜撰,与红十字会说法吻合。新浪微博方亦给出解释:承认在“郭美美Baby”的身份认证上存在疏忽,后又改口称:“郭美美Baby”的新浪加V是花钱买来的。但鉴于此事尚有诸多疑点,来自社会各方的种种猜测并未因此平息,且大有愈演愈烈之势。以郭美美为导火索,中国红十字会身陷一场史无前例的质疑之中。从本次的雅安地震捐款中,红十字会终于发觉到自己权威性和公信力已经严重受损,人们不再相信红十字会,而更相信壹基金等民间慈善机构。红十字会只好提出“重新调查郭美美”,但因郭美美一句“谁敢调查,就曝光内幕,曝光17.2G的视频”之类的回应,红十字会立刻缩回龟头,澄清并无说过调查郭美美。一来一去的戏剧性变化,让人们更为坚信:红十字会,水很深!背后的黑手,权很大!而正是这个原因,郭美美到现在都安然无恙。 “没有透明,慈善就会缺少公信力,因此一点点流言蜚语就可以引爆整个网络,一个美女的一条微博、一件小事情几乎抹煞中国几代人所做的所有善行。”福特基金会中国首席代表费约翰说。“‘透明的推手’这个牌子发错了,应该发给郭美美。”人大公共管理学院非营利组织研究所所长康晓光更加直截了当,“郭美美所带来的这场问责风暴中,不仅仅是红十字会一家的事情,实际上是对整个慈善领域的挑战和冲击。”就此而言,要是选感动中国人物或品牌女性,绝非赵白鸽之类的,而应该是——郭美美! 郭美美颠覆了红十字会,常艳颠覆了中央编译局,赵红霞颠覆了重庆官商场。近年来因同一张被子里引发的战争屡见不鲜、层出不穷,贪官们显然不能小看情妇们的本事,勾搭上贪官本来就是种本事,当然更有本事搞得贪官鸡犬不宁甚至家破人亡。但是,中国人却要感谢这些女人们的“奋发崛起”,正是她们的出现,拯救了许多不明真相的人。她们在这场与男人有关的战斗中,舍小我成大我,谱写了一曲壮丽篇章。她们的名字,将会载入史册。 风起于青萍之末,苍蝇也不叮无缝的蛋。在这场女人们的战争背后,其实是情感与利益的双重失衡导致。常艳动了真感情,换不回衣俊卿承诺给的一张薄薄的北京户口证明。有夫有儿的赵红霞与“其貌惊人”的雷政富等苟合,真是心中所愿吗?郭美美母女与红十字会千丝万缕,仅仅是个人道德败坏吗?这些事例,都直指整个社会制度的深层缺陷。对利益的盲目追逐、对权力的完全掌控,都使社会陷入混乱当中。即使交易原本就是你情我愿,但它所损害的再不是所谓官与情妇的个体利益,而是事关全民。 比如说,如果郭美美不炫富,不带出红十字会,红十字会现在还是收捐款收到手软,糟蹋和消费人们的善心。如果常艳不曝光衣俊卿,这位“三个自信”的创立者还在主席台上道貌岸然张牙舞爪,戴着马列面具指挥着宣传棒。如果赵红霞与雷政富的不雅视频没有公开,重庆烂透了的班子可能还会继续升迁继续玩弄权力,置黎民于水火。人们同情这些情妇,痛恨这些贪官,又何尝只是一日之寒?又何尝仅仅只是痛恨个人?这些人,不过是一个渺小的投射代表罢了,而他们,又是谁的牺牲品呢?

阅读更多

张蕾等:两位马列主义研究者的恩怨

    “学马列的女子真心不好惹”。常艳相信这句话。她的一篇长文,让中央编译局原局长、副部级干部衣俊卿,这个马克思的实践哲学、当代马克思主义、现代化进程中的日常生活批判理论专家,成了又一个倒在“生活作风”上的官员   常艳   衣俊卿   “学马列的女子真心不好惹。以前有人开玩笑说,干我们这一行的万一万一失业了怎么办呢?就有人回应:‘那就反过来研究。’我本人真心不会走向那一步的,也绝不会滑向反政府的泥沼。我的全家都是共产党员,只出了我一个民主党派。但我热爱党,也热爱生命!我的私生活可以导致我不能当(山西)师范大学看大门的了?”   4月底,山西师范大学副教授、中央编译局原博士后常艳在微博上,就其工作单位不承认其身份但又不明确接受其辞呈所造成的困顿局面,发表言论。   去年12月,常艳在自著的12万字文《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衣俊卿小n实录》中书写了自己与时任中央编译局局长、马克思主义理论专家衣俊卿的故事。作为编译局的博士后,常艳想把户籍和档案调到北京,占上这个顶级研究机构的编制,却一直未能如愿;她给“衣老师”送钱,与“衣老师”发生性关系;记录与“衣老师”的点滴相处,并把它发布了出去,一时舆论哗然。   “常艳博士现在已经断米断粮,需要人道主义援助”。作为开通微博后的第一条发言,常艳的言论再次引发网络关注。   发奋女子变毒蛇   “因为有些想去更高学术平台发展、争取更多学术资源的想法,加之在师大也有些工作上的不顺心与失落(甚至想上一门我专业对口的课都还颇费周折),我去找领导要申请调离。我拿着一份读博前与学校签订的《协议书》找校长,我说我会按章赔偿的,房子退掉,职称不评。校长根本不看一眼协议书,似乎那是废纸。”常艳在微博中诉说当初想要离开山西的理由。她听说如果进入中直机关,学校很可能放人,便努力进入中央编译局。   中央编译局,坐落在北京西单附近的胡同里,全名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直属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今年60岁,毛岸青曾供职于此。作为中共中央重要的思想传播机构,其原局长衣俊卿曾说,“在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方面的任务很重……”(《扎实开展经典著作编译工作, 倾力助推党的理论创新伟业——访中共中央编译局局长衣俊卿》,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11年第4期),这个带着历史严肃感的、以“编译、研究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与理论,翻译党和国家重要文献和领导人著作”为主要职能的、深藏巷子中的机构,因为常艳,一朝被人熟知。   在进站伊始,常艳就面临“一些制度上的悖论”:“编译局要求无论脱产、还是在职博士后,都需要标明‘脱产’,而事实上在职博士后根本是不需要总去培养单位的,即不用从原单位脱产。山西师范大学认为,只要我给你签了同意脱产的字,你就真的去脱产读了。我怎样解释,都与领导说不通。”   常艳的身份进退两难。她希图衣俊卿从中协调各方关系,但最终还是未能将档案关系调入编译局。   根据常艳在微博上透露的信息,她2012年6月给晋师的院长、人事处长、分管副校长分别递交辞职报告,“未有人理会与正式的回应”;2012年11月,遭停薪,她“给分管副校长打电话,问他停发工资是否意味着放人,他说学校不会因我的事情开会研究的;我再次低声下气问赔钱可以吗,副校长说学校也不缺那点儿钱。我无语,泪崩。”   而在与衣的“京梦醒”风波起后,她的关系又面临“回不去”的尴尬局面。   “眼下的困惑:我该落户哪里?正在从编译局办理退站手续,一切从简。临汾市政务大厅工作人员要我出示一个山西师范大学给开的‘公职证明’(这是其中一个材料),以便办理准迁证。可是,我拿不到这个证明。我不是要成为黑户吧?”   而今,“常艳”的名字依然出现在山西师范大学政法学院的师资目录中,但她自认已经没法再履行“传道授业解惑”之责,并且“可能我这辈子无法从事官方的马克思主义研究了”,她为此痛惜:“我深知自己现在是具有争议性的小女子,再去写那么富有争议的经典作家及其思想,研究中必然会与政治意味极强的理论话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基础’、‘民主社会主义’等绕在一起。这将会是何等的纠结!所以,我不得不放弃我所钟爱的学术追求与已有的研究积累。我很痛心。”“我活下去的路子很多,至少不会饿死。但今天,我就是要让人们看看,一个从小城一路读书走出来,曾经梦想通过学术来证明自己人生价值的女人,她在独自奋斗、与命运抗争后,她的下场会是什么?她在成为中国最著名的女博士(后)之后,她就是毒蛇一条,见人咬人吗?”   在这场身份缠斗中,她将自己比喻成“大学校长的一条狗”:“在众所周知的情况下(指科研项目申请与职称评定等——编者注),主人扔给狗一、两块骨头,狗感恩戴德。机缘巧合,狗叼着其中一块骨头去寻找新主人了,为了表明自己知道感恩、为了让校长的权威有个说法,狗想方设法、四处乱窜要让新主人出面来说自己要认领这条狗。狗碰了天大天大的壁,又要回扔骨头给它的校长那里。”   去年的长文在网上流传一晚便批量消失。常艳也很快道歉,称自己有严重的抑郁症,所写为虚构。网友问她:你所写与衣之事,几分真?12月13日,她在博客上做了回答:“对他的暗恋直至病态的崇拜,是真实的;与衣老师以及众多其他同学去开会,也是真实的。人一旦陷入一种境地,确实很可怕。”   对于常艳的“反水”,网友“守东言论”问:“常艳博士需要‘休假式治疗’,衣俊卿局长照常升官发财。剧终?”博主回复:“我写这个小说的其中一个含义,大家都没有注意,即在高校的人才流动中,应该建立一种什么样的机制。”   在微博这个属于自己的发声平台上,常艳认为,作为“狗”,自己不够谨守本分:“狗要想活在这个世界上,就要学会乖顺地对执掌权力的主人们摇尾、乞怜、撒欢,而不是现在这般四处狂吠,这不应该是狗的本分。可惜,我这条在权力的圈子中转来转去的狗,实在是晕头转向、执迷不悟,直至万劫不复。”    “小王子”下课   “36号院谁说了算,我现在已经看明白。我以往的遭遇,他全脱不了干系。最后,全是要算到他的头上。”常艳在“京梦醒”长文中这样怪罪衣。   今年1月18日晚,新华视点官方微博发布来源未明消息:“据有关部门证实,中央编译局主要负责人衣俊卿因为生活作风问题,不适合继续在现岗位工作,已免去其中央编译局局长职务,贾高建担任中央编译局局长。”   在中央编译局官网上,衣俊卿的名字依然出现在官网专家学者名录中,但头衔变为“原局长”、“正高”学者。在中央编译局博士后科研工作站的导师简介页面,原本第一顺位的衣俊卿照片已被拿下;个别页面边栏“导师队伍”中仍有衣名,但链接已经失效。   从官网能够读到的信息中可见衣俊卿曾经的受欢迎程度。在“专家文库点击排行”上,前20名全部是衣俊卿的文章或媒体采访,其中点击量最大的为《“十二五”——中国模式走向成熟的机遇期》,截至5月14日中午,点击数57059。而编译局的一位在学界颇具声望的《民主是个好东西》的作者俞可平副局长,点击量最大文章为《这才是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悼吴江同志》,28530次。   另外,在中国本土搜索引擎百度上,有“衣俊卿吧”,这是在中国网络环境下拥有年轻拥趸的一个标志。贴吧里的粉丝自称“洗衣粉”,时常张贴衣俊卿参加各种活动的照片,赞其风度翩翩“小王子”。   《小王子》是衣俊卿最喜爱的书。2011年7月25日,香港《文汇报》以《致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激发中共改革创新》等为题,刊登了对衣俊卿局长的专访。其中提到,其任职黑龙江大学期间,“曾不止一次向全体同学推荐”这本心爱读物:“在这本小说里,特别喜欢小王子做事的真诚、善良、纯真,永远有种责任感。就我个人性格来说,拒绝社会上那种圆滑的成熟和平庸,一直是我固守的做人原则。”   这位表达真诚与责任感的学者型官员历任黑龙江大学副校长、校长,受到师生喜爱。曾任黑龙江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2010年调入京城。《文汇报》评价他的著述《现代化与日常生活批判》“填补了中国文化哲学研究的一项空白”,称其为“中国日常生活批判领域的拓荒者”。   在这本书中,衣曾写道:“已婚男女或一方为已婚而另一方为未婚的男女间的婚外恋情、通奸、偷情,是日常语言交谈中最富有刺激性的话题。尤其在不大重视个人隐私权的民族或人群中,人们往往会投入令人意想不到的精力和时间,不厌其烦、喋喋不休地谈论这类桃色新闻……在相对传统的社会中,对于偷情通奸、婚外恋情的这种谈论,往往会导致男女当事人无法抬头做人,甚至身败名裂,再无前途可言。”“完满和谐的爱情会使人家庭美满,事业有成,而无法结合的恋情、被压抑的情感和破裂的爱情又往往会导致变态的、失衡的、绝望的人生。”   2011年3月,衣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谈及中国政治改革见微知著的进步:“应该看到我们国家的发展和进步,比如民意作用越来越大了。我们现在对干部的监督,在很大程度上靠民意,各级政府和部门更加关注网络舆情和民意,这都是进步。”   衣被免职的消息发布后,《环球时报》评论“衣俊卿免职是严格吏治的明确信号”,新华视点微评:“中央编译局局长衣俊卿被免职,应与前不久网上一篇举报长文有关。联想到近日中纪委有关凡实名举报优先办理、及时回复的承诺,看来惩腐纠风绝不像某些人所认为的那样是耍嘴皮、一阵风。……”;“因为生活作风问题,衣俊卿丢掉了局长高位。对有问题的干部坚决处理,体现了中央的反腐决心。生活作风绝非无关紧要的小事。领导干部如果抵御不了糖衣炮弹的袭击,迟早会犯更严重的错误。最近针对各级干部的实名举报不少,对群众举报有案必查,是保证干部队伍纯洁的必要手段。”   也有人对衣感到惋惜,肯定他的能力。   本刊记者2011年11月5日曾在复旦大学的“高峰论坛”上见过衣,他以“文化建设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建设”为题,具体谈了他对于中国文化建设应该如何落实的看法。当时他脱稿侃侃而谈,时而结合社会现实案例,时而学理考据,特别在中央文化体制革新的宣传层面很有研究。席间,有教授调侃:“衣老师现在‘涉嫌’中央领导,他也是中央宣传领导小组的成员。希望我们这里的讨论能被反映上去。”衣俊卿赶忙摆手赔笑。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公民馆】最后一代

【文章总汇】北京疫情

【文章总汇】上海疫情

【404档案馆】“连花清瘟19年,没有错过任何一次灾难”:一款“国民神药”的台前幕后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特别推荐:上海疫情逝者名单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