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哥表叔

All

Latest

京华时报 | 中央已责成有关部门调研给公务员涨工资

近日,全国政协委员何香久关于“上调公务员工资”的建议引来一片热议。一边是公务员为收入低“吐苦水”,一边是公众对其“优厚福利”大“吐槽”。昨天,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公务员局党组书记兼副局长杨士秋接受采访时表示,公务员工资应该上涨,目前中央已责成有关部门调研。他同时表示,公务员的灰色收入也应通过一系列措施解决。 热点回应 工资上涨有着迫切需求...

主场新闻 | 衣櫃有幾多黑衣至夠?

兩天來,浮躁不安,心緒不寧。 這群黑衣人是誰?他們是中大的學生,有些,是劉進圖的學生。 大學生,本應開開心心上堂去;有位老師,書生模樣,謙謙君子,逢星期六見面一次,上上吓堂,學期中間,要換人,因為老師在堅持一些不為外人道的東西,被斬了六刀,躺在ICU,為自己生命奮戰。 大學二年級的學生,那麼快就要認識現實世界的荒謬與殘酷,是不是太殘忍。 聽說,聽很多人說,劉進圖的課,有點難哽,他很認真,教「傳媒法規」,要學生研讀案例。可能因為如此,有同學在課上問劉進圖:在今天溫水煮蛙的新聞界,我們不去做些什麼,光在這裡學法律有用嗎? 劉進圖答:正是因為新聞界是這樣,才更要學習法律,學懂保護自己。(見主場新聞) 有同學回想劉進圖在堂上說過的話,他說過,有幾種職業,保險公司不會受保。 其中一種,叫「傳媒高層」。 學校裡,同學們趕製標語橫額,句句沉重:「今日滅聲,明日滅口」、「今日沉默,明日死寂」。你們坐言起行,動員迅速;不禁要問,大學生,不是應該好好讀書、旅行、拍拖、exchange、四處闖蕩,去尋夢、去看星、去發瘋、去dem beat嗎? 仲要有幾多默站燭光?仲要有幾多遊行示威?衣櫃裡有幾多黑衣至夠? 我們社會,欠了這群年輕人很多。 新聞人,就是硬骨頭,尤其這一代的新記者,明知山有虎,明知人工低,明知「傳媒」二字,人人得以誅之,仍偏向虎山行。stand up, speak out,要付出代價;堅守原則,要付出血淚,這是我們時代的悲涼。 They can’t kill us all, 但我們每個人總會死,到那一天,我們的墓碑上,能寫下的東西不多,大概只有我們的名字、生卒之年、生活之地。我們的命運,被框限於這年代這土地,我們不能逃避,我們別無選擇,我們無路可退。   相關文章: 月黑高飛逃獄夜 相關影片: 27/2 中文大學集會剪輯 呂秉權@TedxKowloon:「一句真話的力量比整個世界仲要重!」   原刊於作者博客

自由亚洲 | 亚洲协会点评习近平上台后的中国现状和前景

在中共召开18届三中全会、也是习近平带领政治局新成员集体亮相一周年之际,纽约的亚洲协会11月7号邀请美国前驻华大使芮效俭(Stapleton Roy)、 中国问题专家谢淑丽(Susan Shirk )和《纽约客》杂志专栏作家欧逸文(Evan Osnos),一起点评习上台一周年中国的现状和前景。 在中国待了8年的《纽约客》记者欧逸文,回顾一年前习近平带常委出来见媒体时的情景。名为面见媒体,果然只是给媒体看一眼,不能提问题的。相比胡锦涛著名的“木脸”,习近平平静自在,用人们听的懂的语言开始说人话,让人们有所期待。记者会后欧逸文还上台在习近平站的地上贴了1号位的位置以习的角度往下看。 欧逸文:“他内心肯定非常害怕。因为他知道面对的问题有多严重。” 欧逸文的解读是,习近平是有想法的,但是却要在这样一个僵化的格局中操作。他是中共建政以来第一个会受到实时检测的领导人,能知道人们对他是怎么想的,而且必须做出反应。 职业外交家芮效俭指出,习近平接过来的是合法性被深深动摇的共产党。薄熙来一案凸显中共高层腐败,贫富加剧,中共官员以权力致富。而习近平反腐败打大老虎的举措是为了整党。西方社会讲究权力制衡,习近平并不认同。 芮效俭:“习近平不认同权力制衡。他认为党必须在军队之上,党必须在司法之上。” 克林顿时期的副助理国务卿、谢淑丽(Susan Shirk),是圣迭戈分校国际关系与太平洋研究学院21世纪中国项目主任,也是《中国:脆弱的超级大国》一书的作者。 谢淑丽分析,习近平想做强势的领导,但他的方法让人想起毛的做法,令一些人不舒服。她引用薛蛮子被迫上电视做自我批评的事,看来共产党只会这种模式。 谢淑丽:“这些做法让私人企业家十分害怕。资本外逃增加,人们争先恐后在美国好地方买房。” 谢淑丽认为习近平其实有多种选择来治理国家、反腐、推动改革。反腐会赢得民心,但是他完全由党说了算的反腐不会有成效。他原本可以与加强法制结合,这样还能促进经济改革。现在人们要求知情权的呼声越来越强烈。 谢淑丽:“现在对媒体的打压很厉害。整体情况非常紧张。” 主持人、中国问题专家夏伟问:各位觉得中共领导人与人民的关系好不好? 谢淑丽:“不好。” 芮效俭:“不好。” 欧逸文:“他们还需要做很多工作。习近平认识到,他最大的威胁来自国内。他想重建共产党的合法性,而共产主义已经不存在了。党的行为损害了自己的声誉。他这个任务太沉重了。” 芮效俭指出,网络监控并不能阻止几亿人迅速沟通信息。一个中央党校的年轻研究人员说,台湾的民主我们可以学。他也听到中国的教授把毛说成封建统治者,随心所欲,没有任何意识形态规范。 芮效俭:“习近平及其前任们,维持了他们要的稳定,但是令中国不稳定的因素现在更强了。从中国现在的开放程度来看,已无法完全压制那些因素了。” 欧逸文的观点是:中共的统治经验很多,正因为他们投入太多打造了现存的体制,反而现在即使是机关算尽,为了自己的生存去改革也很难推动了。中共领导人并没有完全认识到周围新形势。而且习近平也没有多少时间了。邓小平说的"发展是硬道理"。这种不惜一切代价发展经济的概念已经是过时的老爷车了。中国社会现在要求法制和透明。这就触碰到问题的核心,就是制度。一党专制下能实现这些吗?薄熙来可以公审,天安门汽车爆炸事件为什么不可以公审?   谈到美中关系,谢淑丽认为,美国对中国现有的制度很宽容了,努力寻找合作的可能性,期待着某一天中国会向正确的方向发展。现在中国在美国看来没有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因此美国也觉得与中国合作很难很难。中宣部所说的“心怀恶意的外国势力想推翻中国体制”,把美国的合作努力说成伪装。所以很难建立大国间的建设性的关系。 欧逸文说,中共过去可以教育人们,把中国的状况怪罪到列强欺压。经过这三十年,很难再这样说了。他刚刚在网上看了《较量无声》,这种影片的出台是出于中国国内政治的需要。他提醒,用这种所谓“爱国主义”的宣传很危险,任何示威都可能转变为针对政府。 一位北大教授就和他解释过,你们以为政府拿车接送学生抗议是鼓励他们的爱国示威?不管着说不定他们在路上就抗议其他的了。 有人通过twitter发给现场问题,请嘉宾谈谈对习近平的正面印象。谢淑丽沉吟不语。夏伟问她,你要不要多些时间想想,观众发出嗤笑。 嘉宾一致认为,中国要改革要现代化,但是统治的手法非常不现代化,这是矛盾的根源。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紫荆发自纽约的报道。

【网络民议】师傅!大师兄被妖怪抓走了!

9月17日,以“鉴表”闻名的网民“花总丢了金箍棒”被北京警方带走接受讯问。消息一经传出即引起热议,大量网民对警方的行为提出质疑,更有不少人认为这是官方近期一系列打击网络名人行动的最新一步。包括新浪网总编陈彤在内的诸多媒体及知名网络活跃人士均对花总表示了声援。 新浪微博曾一度在其搜索功能内屏蔽了“花总”一词(经复测,该敏感词现已解禁): 根据南都深度在新浪微博上的报道,花总已于9月18日办理了取保候审并暂时获得自由:...

南都|鉴表专家“花总”被警方传唤

昨日有消息称,以鉴表和“装腔指南”闻名的网友“花总丢了金箍棒”(下称“花总”)被北京警方带走。对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警官向南都记者证实,网名为“花总丢了金箍棒”的犯罪嫌疑人确被警方传唤,正在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刑侦支队接受讯问,但未透露“花总”所涉罪名。 与此同时,曾被“花总”质疑的世界奢侈品协会中国首席代表毛欧阳坤称,其作为网络造谣、敲诈行为的受害人已到朝阳刑侦支队说明情况。 毛欧阳坤:我是受害者之一 昨日上午,陆续有网友发现与“花总”失去联系。在随后引发的猜测中,首先确认“花总”被抓的是其对手毛欧阳坤。毛欧阳坤是世界奢侈品协会中国首席代表,去年因“花总”公开质疑协会及其本人,毛欧阳坤曾向朝阳经侦支队报案。在朝阳刑侦支队门外,毛欧阳坤接受了南都记者的采访。他表示,上午接到警方电话,“说我之前报过案,现在犯罪嫌疑人被抓了,让我到刑警队来讲下情况,补充材料。” 毛欧阳坤称,他下午在刑侦支队二楼与“花总”擦肩而过,“我估计他没看见我。”警方让毛欧阳坤辨认了“花总”的照片,并告知其真名为吴某。“办案警察说‘花总’涉嫌多起网络造谣、敲诈事件,我只是受害人之一。”

【网络热点】济南中院微博直播审理薄熙来案

以下大部分内容摘自济南中院新浪微博内容,济南中院于今日庭审开始前连续发布微博直播薄案有关进程。 @济南中院:【法律格言】法不阿贵,绳不挠曲。法之所加,智者弗能辞,勇者弗敢争。刑过不避大臣,赏善不遗匹夫。——《韩非子•有度》(21日16:02) @济南中院:济南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被告人薄熙来受贿、贪污、滥用职权犯罪一案,将于今日上午8点30分在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五审判庭公开开庭审理。(图为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大楼)(22日08:09)...

【麻辣总局】机智的县委书记:芦山脱表哥

陪李克强视察灾区的雅安芦山县县委书记范继跃这两天突然走红网络,被不少网民戏称为“机智的县委书记”、“脱表哥”等。这一切源于有细心的网民发现视察照片里的范继跃手腕处有明显的长期佩戴手表的印记,范很可能是为了避免重蹈“表哥表叔”们的覆辙而特意在陪同李克强出镜前摘下了手表。...

【河蟹档案】网友提供的新浪博客删帖记录 2013-03-08

zznsb《[转] 台湾在那头,大陆在这头。微博拒交流!言论禁自由?》2013-03-05 谈笑有鸿儒《张朝阳:让我们重新认识毛泽东》2013-03-04 月之故香《[转] 文化大革命中冤死的15个青年》2013-03-07 地狱天使《俞正声是中国“表帝” 腕上百达翡丽288万》2013-03-08 地狱天使《[转] 政令不出中南海?》2013-03-05 地狱天使《[转] 温家宝一生中最大的内疚后悔没管好儿子》2013-03-05 渭北春树《[转]...

苗蛮子 | 处分泄露房叔住房信息者是纵容腐败

作者: 苗蛮子   广州“房叔事件”背后的舆情,可谓一波三折:广州番禺区城管局有22套房的“房叔”蔡彬被网络举报后因涉嫌腐败被查,“房叔”的处理结果尚未出来,官方却宣称泄露“房叔”房产信息者被撤离岗位并记过;同时,广州市房地产档案局采取一系列堵漏措施,其中包括关闭了阳光家缘网站提供的“验证个人名下房地产登记情况证明真伪”和“查验房地产登记基本内容”的功能。 这种处理方式,想不引起公愤都难。不过,在说这事之前,不妨先来看看同期报道的另一则饶有意思的新闻:有媒体报道称,江苏、广东多个城市出现官员暗地抛售多套“灰色房产”的现象。尽管灰色房产的确切数量一时还难以考究,但可以肯定的是,多地官员放盘出售现象,无疑只是灰色房产的冰山一角。由此而反证的是,被曝光的“房叔”显然并非个案,而不过是庞大的灰色房产群体中的九牛一毛。从“房叔”到官员抛售房产,足以说明房产已成为官员腐败的重要载体。 如果说中国官员的腐败程度,到了如坊间所说的“隔墙随便扔一块砖都能砸到官员”的地步,那么官员与灰色房产的关系,似乎也可以适用于“隔墙扔砖”论——虽然这种说法只是人们的感官认识,而且未免有些夸张,但也不可否认问题的严重性。当然,对于官员拥有多套乃至几十套的灰色房产,我们不能一概而论说是官员腐败的产物,但这也恐怕是一个连小孩都能回答的问题。 “隔墙扔砖”论所指向的问题,显然并不仅仅是腐败官员数量的多寡,更多的恐怕是一个“愿不愿意扔砖头”的问题;而对于灰色房产而言,则是一个关于权力部门“想不想查”的问题。不可否认,一些官员将部分灰色房产过户给亲友,由此而增加了查处的难度。但说到底,在技术上核查官员的房产信息并非难事,关键就看纪检部门的意愿和决心。事实上,广州“房叔”“房婶”案,即为人们提供了这样一个有力的佐证。 官员之所以抛售灰色房产,原因据说有二:一是市场不景气,资金偏紧;二是出于对被查的担忧,而提前为转移资产到海外做准备。不难理解官员的这种忧虑心理,毕竟通过非法途径获得的房产,是一个随时会引爆的炸弹,要是哪天倒霉起来,也难保自己不被“砖头”砸中。不过,官员们也大可不必如此人心惶惶,做出一副狗急跳墙的模样。毕竟无论是“表叔”还是“房叔”,还是其他的什么叔,被网民揪住的还只是个别倒霉蛋。何况,从广州对“房叔事件”的处理方式中,官员们似乎也可以提振点“精神”来的。 不是么,“房叔”以网曝形式而大白于天下,本来就反映出相关部门工作的滞后乃至不作为;而今,“房叔”尚未处理,便先行处理了举报者,这难免让人产生“权力护短”的遐想,有部分专家甚至认为这是“一种明显的打击报复”。而相关部门所采取的一系列堵漏措施,更使公民原本有限的知情权雪上加霜,由此而引发人们对网络反腐前景的担忧。 对于“房叔事件”,我们显然不能将其简单地等同于普通的隐私侵权案件,而忽视了“房叔”的官员身份;也正因这种特殊身份,也就不能机械地将工作人员受处分与“房叔”因贪污被处理割裂开来。表面上,这看起来是两件事,但实质上却是一枚硬币的两面。 以现代政治伦理规范而论,官员首先作为公民,无疑也享有隐私权并受法律保护。但官员享有的隐私权是有限的,官员财产状况这类可能影响到公共利益的个人信息,理应为公众所知悉。尤其是重要岗位干部的财产信息,更不应该成为隐私,而必须接受民众的监督。在隐私权的保护上,官员的个人生活一旦涉及公共利益,法律毫无疑义地应优先保护公众的知情权。 就此来说,工作人员泄露“房叔”住房信息,恰恰是公民行使知情权、监督权的体现,这种行为虽然在程序上有瑕疵,但结果却是正义的。因此,在处理“房叔事件”时,固然捍卫程序正义很有必要,但在如何处罚这一问题上,还有很大的考量空间,比如可以因这种行为符合公共利益而减轻处罚;甚或者,也可以由相关部门来承担——毕竟,公开官员个人财产信息,原本就是政府部门的应尽之责,然而现实却是公民了解官员财产的渠道极为有限,而只能被迫以“内部泄密”这种有违程序的方式来实现,这本身就是政府部门失职的表现。 说到底,当前公众的反腐冲动与个人隐私保护的合理性并无冲突,民间反腐之所以出现结果正义但程序不正义,乃至伤及无辜而沦为“以恶制恶”的尴尬局面,原因就在于官员个人财产信息公开乏力。显而易见,化解这种尴尬局面别无他途,只能寄希望于官员个人财产信息公开制度化。惟其如此,官员的个人隐私权才能实至名归,民间网络反腐也才可持续化。

法广 | 中国/社会: 陕西《宝鸡日报》因转载兰州市长袁占亭名表门报道被处罚

该报知情人士称,12月5日,东方早报发表《兰州表哥袁占亭》报道。次日,袁家乡所在地《宝鸡日报》国内新闻版转载该报道。为此《宝鸡日报》当班副总编冯某被罚款300元,编辑部副主任刁某和责任编辑李某各被罚款500元并“待岗”,该报当日的电子版至今开天窗。 此事被该报内部人士披露于网络和微博后,引起许多网友的批评,宝鸡市官方不仅不收回乱命,反而将其归咎于对外“泄密”的《宝鸡日报》编辑记者。 该报知情者说,“因稿获罪”外泄上网后,报社领导被四位宝鸡市委常委约谈,报社内部开会学“政治”,停止负面报道。宝鸡日报社领导颇为恼火,在该报晨会上说,“开八次会不够,要开八十次,要“触及灵魂”。还说,记者要去印刷厂搬报纸,周末上街卖报,写心得体会。” 兰州是甘肃省会,宝鸡是陕西一地级市,虽然同属西北,中共的新闻管制体制一般以省为界,甘肃省委宣传部很难插手宝鸡。此外,《东方早报》报道此事后,据称被中宣部批评,但《宝鸡日报》转载尚未被中宣部禁止的国内正规媒体报道,即便以严厉的“新闻纪律”衡量,也很难称得上是违规。 宝鸡方面如此大动干戈处罚,一般认为,是为了讨好已是副省级官员、前途看好的的宝鸡籍乡党袁占亭。因此,有西安媒体人笑言,“宝鸡应该将所有宝鸡籍贯的名人印个册子,让大家以后绕着走!” 兰州市长袁占亭被网友发现在多个场合佩戴名表一事,是十八大后网络反腐短暂热潮中的一段有趣故事。 之前不久,兰州农民赵梅福去北京看儿子却被兰州警方千里跨省抓回劳教,此事引起网友普遍愤慨。12月3日,网友“周禄宝”微博中发布,兰州市长袁占亭佩戴多块名表,并贴出数张不同场合袁占亭的公开照片为证。 周禄宝也坦承,所以在网络上搜索袁占亭的照片发现名表,看不过去与赵福梅被劳教,陈平福被煽动颠覆起诉有关。 根据周禄宝的统计,袁占亭至少佩戴过5块名表,“他的一块表是欧米茄,镶钻的,价格至少15万元;一块是20万元左右的江诗丹顿,一块是劳力士金表,另外一块是雷达表,还有一块看不出来是什么牌子。” 周禄宝自述,他公布上述质后有许多人与其接触,希望他不再插手此事,并提出让他“随便提条件”。 当时,兰州市长袁占亭在电话中对记者表示,“现在我们省里、组织在处理这个事情”。随后12月8日,甘肃省纪委就 “兰州市长袁占亭名表门”作出回应,称“调查核实”后认定,网络所传“缺乏有效证据”。 中共甘肃省纪委称,袁占亭所戴的3块表中,价格最高的只有25100元。“袁佩戴过的黑色雷达机械陶瓷表、欧米茄仿表、西铁城光动能表,均为本人购买。其中价格最高的是黑色雷达机械陶瓷表,目前市场价25100元。” 对周禄宝转交甘肃省纪委,由兰州网友提供的袁占亭在当地BRT工程建设中涉嫌腐败、其妻参与获利等问题的举报,甘肃省纪委未做任何回应。 因此,对甘肃纪委的调查,周禄宝表示“非常不满意”。 目前,周禄宝的微博已经成为袁占亭违法违纪线索的集散地,今天下午,他自称,已受到兰州公务员联手匿名举报兰州市长袁占亭的快递函,是从北京发来的,十几页执,涉袁几十项敛财事项。 周禄宝称,“个人觉得,件件有据可查”,并说,他将把材料整理后,网络公布并寄送中纪委。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