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奖

刘晓波: 哈佛大学出版刘晓波英文版文集

刘晓波英文版文集『没有敌人,没有仇恨』在美国哈佛大学出版。据指出,为贴近刘晓波思想全貌,哈佛大学出版的『没有敌人,没有仇恨』,收录了零八宪章和刘晓波多年论著与诗文。书中的内容显示,被视为勇敢民主斗士的诺贝尔奖得主刘晓波,也曾深刻反省、怀疑西方模式。 资料照:诺奖颁奖之日,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Jagland看着留给刘晓波的空椅子。 刘晓波

阅读更多

苏联解密档案显示帕斯捷尔纳克因获诺奖而受到审讯

苏联解体,东欧巨变之后,中共深感压力山大,于是组织学者进行研究分析,苏东学因此成为一门显学。在这种大背景下,中国社科院出资出人翻译了部分苏联的解密档案,命名为《苏联历史档案选编》。这套书的来头可不小,学术顾问委员会名誉主任是李铁映,委员有阎明复(再加一个袁木的话就齐活了),真正的执行主编是沈志华。 这套书从1998年组织翻译,2001年12月出版,历时近4年。全书共34卷,收录了1917-1990s期间,苏联的档案文献1万多件,字数超过2000万字。 《苏联历史档案选编》不是任何人都有资格阅读的,在这套书的扉页上都注明以下字句: 本档案选编仅供下列读者单位阅读和收藏: 省部军级党政领导干部,宣传外事部门局级以上干部。 从事苏东研究有正高职称的人员。 省级以上图书馆、档案馆、省级社科院及党校图书馆。 赖网络时代和新浪爱问之助,现在我们可以自由下载到这套丛书的PDF版。 《苏联历史档案选编》第1-30卷,在此下载 。 《苏联历史档案选编》第31卷,在此下载。 《苏联历史档案选编》第32卷,在此下载。 《苏联历史档案选编》第33卷,在此下载。 《苏联历史档案选编》第34卷,在此下载。 我个人比较感兴趣的是第28卷,内有帕斯捷尔纳克《日瓦戈医生》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密档。第29卷,古巴导弹危机密档。第31卷,索尔仁尼琴的密档。 帕斯捷尔纳克及其《日瓦戈医生》专题 (《苏联历史档案选编》第28卷,第328-352页) 帕斯捷尔纳克的《日瓦戈医生》自1948年开始动笔,历时8年完成,他投稿给苏联的《新世界》杂志,但杂志拒绝发表。1956年,他把手稿寄给意大利出版商,当年11月份用意大利语出版,后来有出版了法文版和英文版。1958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苏共中央震怒,把这一获奖行为看成是“诽谤性地描写十月社会主义革命”、“授予帕斯捷尔纳克诺贝尔奖是煽动冷战的企图”,并且决定组织对帕氏的批判,而且“劝阻”帕氏不要领奖。 当时有一项动议是褫夺帕斯捷尔纳克的苏联公民资格,将他驱逐出境。 帕斯捷尔纳克给赫鲁晓夫写了一封信,此信读来不禁令人悲从心起。他请求道:“离开我的祖国对我而言无异于死亡,因此我请求不要对我采用这种极刑”,“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我通知了瑞典科学院自愿放弃诺贝尔奖。” 后来,帕氏又致信苏联《真理报》,承认自己的错误。违心地说: “一周以来,我看到围绕着我的长篇小说的政治运动达到了何等规模,从而深信这种授奖的做法是一种政治行为,并且已经造成骇人听闻的后果,于是我自己作出决定,并无任何人强迫我,寄出了表示自愿放弃(领奖)的通知。” 当局要的就是知识分子痛心疾首忏悔、感激涕零谢恩的效果,但是要是认为他们真的从此原谅这个“迷途羔羊”,那纯粹是幻想。从此国家安全部门加强了对帕氏的监控,国家安全委员会谢列平做过一个专门报告。 《谢列平关于帕斯捷尔纳克的调查材料致苏共中央的报告》中称,“实际上,据对帕的信件实行监控得知,他曾试图向国外寄出若干信件,其中重申他对授予他诺贝尔奖的欣喜。”“从对帕实施监控查明,接近帕的人中有不少也不赞同苏联社会公众的观点,并以自己的同情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帕的恼怒情绪。” 后来苏联检察机关决定用法律手段震慑这个可怜的作家。 苏联总检察长鲁坚科给中央的报告里说:“在讯问时,帕斯捷尔纳克表现胆小畏缩。我觉得,他会从关于刑事责任的警告中得到必要的结论。”讯问记录显示,审讯进行了2个小时。苏联还算厚道,没有查帕氏的偷税漏税,也没有抓住他的情妇不放,针对私徳对其污名化。 帕斯捷尔纳克获奖之后,一直在严密的监控下,在莫斯科郊外的一个小村庄里孤独地活了两年,1960年5月30日,因病与世长辞。

阅读更多

清华大学教授李希光揭诺委会惊天内幕?

诺委会早臭大街了 写道 “清华大学教授李希光最近在微博上揭露瑞典诺奖评委马悦然接受中国作家张一一60万美元翻译定金,并推荐其作品参选诺奖。对此马悦然发表公开信称“我非常惊讶一位原来很有声誉的清华大学的教授竟然可以伪造谣言,我唯一的解释是×教授兼副院长完全缺乏道德感”。李希光回应说消息转自中国广播网,但他未对马悦然公开信作出任何回应。 李希光教授曾因撰写《妖魔化中国的背后》一书而闻名。”

阅读更多

王军涛:刘晓波获奖发生在中国大变前夕

作者 安德烈 深陷监牢的2010年 诺 贝 尔 和平奖得主刘 晓 波 ,在妻子 刘 霞 前来探监时说了一句刻骨铭心的话:这个奖首先是给 六 四 亡灵的。这句普通的话语凸显了刘 晓 波 和八九 六 四 一代人共同的命运感。八九 民 主 运动,改变了整整一代人的命运,民运失败后,有些人被抓进监牢,有些人逃亡,有些人从监狱出来后流亡。有些人继续以各种各样的方式从事民运,有些人走上了另外的道路。他们在得到刘 晓 波 获奖的消息后,都非常激动和兴奋。目前生活在美国的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王军涛,也是八九 六 四 时期的民运领袖之一。作为一个长期以来一直从事民运的人物,他如何看待刘 晓 波 获奖这件事的意义?刘 晓 波 获奖会对 中 国 的政治改革起到推动、会对 中 国 社会产生新的冲击吗?王军涛的一个基本看法是,刘 晓 波 获奖的时刻对 中 国 来讲是一个关键的时刻, 中 国 目前正处在大变的前夕。 “ 中 国 有望! 民 主 有望! 回国有望!” 法广:听到刘 晓 波 获 诺 贝 尔 和平奖以后有什么感想? 王军涛:我的感想其实跟许许多多的异议人士一样,都感到非常的兴奋和激动。当时我听到这个消息时在西岸,在深夜。在东岸的高文谦先生给我打电话,我拿起电话就听他说:“军涛, 晓 波 获奖了!”,接着他就哽咽了。他又说:“ 中 国 有望!, 民 主 有望!,回国有望!”。然后就泣不成声。放下电话后,我接着就上网,发现多数的异议人士听到这个消息后都很激动,有的说自己流泪了,有的还在大哭。我觉得如果不是为 中 国 民 主 运动奋斗那么长时间,经历很多的风雨,很难体会到作为 民 主 运动的这样一些老兵们他们听到这个消息后的那样一种心情。其实当大家面对共产党迫害时,很多人都是很坚强的。但是,因为后来共产党用了很多其它的方式诋毁这些人,特别是在民间有很多误解的时候,把民运人士的问题夸大,有的无中生有,使得他们感到很孤独,很难受。 很多人在流亡到海外时,他们以为会在 自 由 民 主 世界中得到更多的理解和支持,但他们发现也不是这样。他们生活在一种很边缘的境地,但是国内人民还对他们有很高的期望,希望他们奋斗。所以,由于他们跟 晓 波 一起度过了1989年的辉煌以及之后的这样一种艰难困顿,而且 晓 波 获得这个奖又是在 中 国 大变前夕,整个 中 国 国内各种力量又比较活跃,开始重提整改的时候,这确确实实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鼓舞,从内心感受到喜悦和兴奋。 中 国 处在大变前夕 法广:您觉得刘 晓 波 获奖的这个时刻,是一个很关键的时刻吗? 王军涛:我觉得是一个关键的时刻。从 中 国 国内的情况来看, 中 国 实际上是在大变前夕。从最近 温 家 宝 的讲话,一直到 中 国 民间持续数年急剧发展的这一种抗争—在底层的抗争,还有 晓 波 零 八 年参与组织的『 零 八 宪 章 』及其相伴随的运动的发展,这些都表明 中 国 已经在一场大变前夕。各种力量都已经无法忍受邓小平制定的那个片面发展路线造成的恶果。 在国际社会,一般而言对 中 国 国内的这一发展并没有太多的观察。我在美国,我知道很多的 中 国 观察家其实都不理解 中 国 处在大变的前夕。但是,整个国际社会更担心的是一个崛起的 中 国 ,他们会不会成为目前的人类和平秩序的一个新的威胁来源。所以,当 诺 贝 尔 和平奖颁给刘 晓 波 先生的时候,国际社会是希望这既是一个对 中 国 的祝福,希望 中 国 能够和平的开放、转型,解决现有的问题,尤其是避免发生剧烈的暴力动荡;另一方面,国际社会希望 中 国 的 民 主 力量能够崛起,能够结束 中 国 的一党专政,消除人类和平事业目前面临的最大的隐患堡垒。 刘 晓 波 获奖是对 中 国 民 主 运动长期艰苦奋斗的认可 法广:许多海外流亡人士说看到了一种希望。他们普遍这样认为。他们的希望指的是什么呢?是您所提到的“和平转型的希望”就要出现了?或者是为期不远了? 王军涛:我想有两个方面。第一个就是在1989年之后,国际社会终于又开始把目光投向了 中 国 的 民 主 运动,开始认可它的价值。因为,其实没有几个人把这个奖看作是刘 晓 波 个人的。大家都还是认为这是给予整个 中 国 民 主 运动长期艰苦奋斗的一个认可。即:国际社会在这中间看到了这样一场运动在未来人类和平进程中的意义和价值;第二个希望就是,作为长期从事 中 国 政治活动的人他们都知道,当 诺 贝 尔 和平奖授予 中 国 的 民 主 运动人士时, 中 国 的年轻一代很快就会把目光转到他们的身上。现在由于封锁暂时可能不清楚,但是他们很快就会把目光投向这样一个运动,投向刘 晓 波 本人,并且去理解这个运动。那么,他们就会把 中 国 面临的问题与 中 国 民 主 运动给 中 国 提供的出路挂钩, 民 主 运动就会在新的社会阶层有发展。这其实是我们谈论比较多的问题。 包括民运人士对转型期可能面临的危险和陷阱估计不足 法广:最近 中 国 总理 温 家 宝 发表一系列有关整改的讲话,那么,您对对目前 中 国 的走向, 中 国 未来的发展有什么期待,您感到乐观吗? 王军涛:我一直是一个乐观主义者。我认为现在在一个大变前夕,宪政 民 主 几乎是朝野的共识。只不过在朝的人,他们有的人还想继续捞自己的利益,无视这种价值的选择。还有的为了稳定局势,就是按照邓小平的“暴力维稳”去做,他们觉得对作出那样的选择无能为力。但是,基本上都认为, 中 国 未来的出路应该是宪政 民 主 。从这个角度看,我觉得 中 国 势必就如刘亚洲将军所说的“十年之内 中 国 会走上宪政 民 主 道路”。但是另一方面,我觉得由于共产党长期对有关政治和宪政研究的封杀,使得我们这个民族,其实包括反对运动和长期从事 民 主 运动的一些人本身,对于这样一种转型的动力机制、现实过程、世界各国的经验教训、还有可能面临的各种各样的危险和陷阱,其实估计不足。 刘 晓 波 先生获奖之后,很多朋友在祝贺时我也跟他们讲,我们还要想一想,下一步我们会面临什么。1989年之后的那样一场冲击波对世界的震撼其实远远超过今天,而共产党的政权也要比现在虚弱许多。因为当时党内的绝大多数都不赞成开枪,是反对邓小平的。但在经历了那样一场冲击波之后,我们还经历了那么多的困难,现在的话更不要低估可能面临的问题。比如说在民间运动内部我们还有很多的问题没有解决,光这些问题的爆发本身就足以让我们又要困难两三年,错过机会。你想想,八九年 民 主 运动,大波兴起的时候,实际上海外民运当时正好经历了一场分裂。我们现在还没有条件和机会去追究背后的一些真实的原因。但是,我想我们的路不会很平坦。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觉得我们的光明现在是很明显的,。但另一方面,也要对可能面临的困难和各种各样的曲折要有足够的思想准备。 封锁本身会造成广告效应 法广:现在 中 国 国内对舆论对网络控制非常严厉,尽管刘 晓 波 获奖的消息曾经在 中 国 网站上,甚至在『人民日报』的强国论坛上热议过一时,但很快又遭到封杀。在这样严密的封锁下, 中 国 国内的人,尤其青年一代,他们怎样才能得知这个消息?他们会怎样去感受去把握这件事? 王军涛:我个人认为,实际上 中 国 年轻人只要有机会接触 民 主 运动,他们都会接受。因为我本人在零七年以前一直在大学里,跟来自大陆的学生打交道。我就发现,这些学生都不大相信宣传,他们比较相信这种个人的接触,如果他信任这个人,他就会相信你说的话。他们有时有误解,但这些误解来自于对于真实发生的状况不了解。八零后、九零后的这些学生开始有了更多的机会知道 中 国 的问题,他们的很多不满已经表现出来。但凡他们有机会,他们还是很容易接受新的东西。他们跟九十年代那些所谓爱国愤青不一样。我个人有个断定,就是这种封锁也封锁不住,因为经历过七 六 年 天 安 门 事件的人都知道,那个时候 中 国 的封锁比现在严厉得多,那时也没有互联网,那时对政治谣言的追查可能要比现在更严厉。即使这样,关于 四 人帮和毛泽东的一些负面的“谣言” 到处飞。事实上,这种封锁本身有的时候它有一种广告效应,反而会造成使人们更相信 民 主 运动的说法,而不相信政府的说法。 转载自: http://www.chinese.rfi.fr/ 中 国 /20101016-王军涛:刘 晓 波 获奖发生在 中 国 大变前夕

阅读更多

【真理部】每一项改革都背离了改革初衷

【泉州网】省宣通知: 1、关于《国税总局反驳中国税负痛苦指数全球第二论》的相关报道,请各网站一律关闭新闻跟帖,已有跟帖一律删除。 2、请网站立即清理删除《90年代以来,几乎每一项改革都背离了改革初衷》及《视频:我有杀人刀》等相关链接。有关“诺贝尔奖”事各网站不要制作新闻专题,已有的专题一律撤除。   【数字时代真理部系列:“在这里,了解祖国”...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