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

海边的西塞罗|我让孩子拥有当个“废柴”的权利

如果你觉得那孩子在誓师大会上喊口号的样子很丑,那丑的其实是我们自己——我们这些成年人,是我们给他们展现了这样一个弱肉强食、弱者没有是什么尊严的社会,让他们如此恐惧失败、如此恐惧于成为“草芥”、“弱者”

阅读更多

新周刊|每个人的家乡,都有一座“衡水二中”

“我依靠幻想自己睡在桥洞里入眠。如果不按照既定的模式学习就考不上好大学,从而成为社会游民,我能想到最坏的结果就是睡桥洞。这个结果都能接受的话,其他困难于我而言就都不存在了。”何山用睡桥洞论来消解对未来的迷茫和焦虑。

阅读更多

知识分子|衡水中学,一个屠龙少年终成恶龙的故事

超级中学的神话不止建立在严格管理,更建立在通过非常规手段,对优秀生源跨区域“掐尖”之上。而在被超级中学抽空的县级中学,更多出身普通的农村子弟在高考的竞技场上从一开始就输了。我们投入了大量的资源,牺牲了孩子们的青春,得到的结果却与初衷愈行愈远……

阅读更多

每日人物|胡鑫宇背后的铅山县城

当事件在网上引起震动的同时,在铅山县,与沸腾的舆论相反,当地的很多家长和学生,反而处于一种有些压抑的平静中,生活、学习、考试……一切都跟之前一样。一个陪读奶奶说,自己的孙女跟胡鑫宇不同班、不同年级,“不认识,不影响学习就好”。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