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琦

美国之音 | 黄琦获释回家 维权信念不变

维权人士黄琦刑满获释 记者: 美国之音 | 华盛顿  2011年 6月 10日 图片来源: 美国之音 黄琦(档案照片) 分享 推推王 聯合 網絡書簽 脸谱 雅虎 谷歌 推特 相关文章 黄琦即将出狱 家人不获准去监狱接他 中国释放了被判犯有“非法持有国家机密罪”的四川维权人士黄琦。 黄琦是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创办人,曾积极参与跟汶川大地震倒塌学校“豆腐渣”工程有关的维权活动。他2008年六月被逮捕, 2009年11月被判处三年徒刑。黄琦星期五释后回到家中表示:“我们永远不能逃脱对受难民众的责任。”   电邮此文   打印此页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0) 提交评论 * 必须填写 名字 (任意) 国家 (任意) 发送人留言 字数限制在500 * 提交 提交对本文发表的评论表示您同意以下条款: 如果评论中出现与所评论文章无关的内容,或者评论中出现中伤、诽谤或粗俗词语,美国之音保留不发表您的评论的权利。由于篇幅或时间等限制,不是所有提交的评论都会被发表。 提交本评论表示您授权美国之音可以在任何美国之音媒体上使用您的评论 免责声明 RSSリーダーで見るために変換しています まるごとRSS

阅读更多

德国之声 | 维权人士黄琦刑满获释

北京 因四川地震后揭露”豆腐渣工程”而被判刑的中国异议人士黄琦刑满获释。虽然重获自由,但他表示不确定自己是否会像其他刑满释放的异议人士那样继续被软禁。 48岁的黄琦今天从四川省达州市大竹县川东监狱获释,据悉已经回到家中。2008年四川地震发生之后,他因揭露”豆腐渣工程”被以”非法持有国家机密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在服刑期间,黄琦获得国际人权组织授予的多个奖项,包括”第二届互联网自由奖”、”第六届中国人权青年奖”、”第六届魏京生中国民主斗士奖”和赫尔曼·哈米特奖。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黄琦病情加重出狱回到家中 坚持与无权势弱者同行

四川天网创办人黄琦被当局以“非法持有国家机密”罪名判刑三年。黄琦星期五刑满出狱回到家中,他的身体由于长期得不到治疗而变差。但是他为弱势群体维权的信念依然没变。 因调查汶川地震豆腐渣工程蒙冤入狱的四川天网创办人黄琦周五刑满出狱回到他母亲的家中。全国各地很多朋友前往看望。 黄琦的妻子曾丽下午对本台表示:家里现在很多人,有朋友从外地过来看他,早上监狱的人送到派出所,可能给他一些交接,然后派出所的人把他送回家里的。   黄琦到他母亲家里已经是中午了。黄琦对本台表示,今天大概12点到的家。 记者:你的身体壮况感觉很差吗? 黄琦:比以前差多了,上一次坐牢留下的脑积水,脑萎缩和心脏病现在有加剧的趋势。 记者:在监狱里他们没有给你治疗吗? 黄琦:监狱没有给我治疗。在家里吃药,看病都很方便,在那里吃药,看病都很不方便,而且当局也不给治疗。 记者:说曾丽给你送药他们都不收,是吗? 黄琦:是的。三年时间还没有受到什么虐待。前面一个月时间做了一些切管子,那个腐蚀很大,就是切水管这个工作,跟监狱方说了以后,最后给我改变了,让我扫一下地。   黄琦表示,最不能容忍的是,在临出狱前,狱方把他的所有私人东西全部没收,包括六本记事本,上诉材料以及贴身衣物。   他说:最后临走的那一个月时间吧,当局把我的上诉书给收掉了,私人物品全部给收走了,一样都没给我留,包括六本笔记本,还有一些书籍和个人的衣物。当局还事先跟我商量说,把所有物件算成钱,钱算高一点都行,我坚持要带走,最后他们钱也没给我。他们主要担心这些东西以后作为历史的见证吧,害怕我在互联网上公开。   据悉,黄琦在六本记事本中写了自己对一些事件的看法,包括对中国社会民间维权的一些看法和关注等。   黄琦表示,三年的时间没有磨掉他继续帮助弱势群体维权的决心和信念,他要重整旗鼓继续他的事业。   他说:我刚才也跟朋友们商量了一下,了解了一下以前的情况,实际上在(我)黄琦入狱的三年时间里我们有二十多个义工被抓入监狱,但是我从跟大家的谈话中感觉到大家的信心并没有垮,而且我相信我们很快会开展工作的,我们的宗旨还是“与无权,无势,无名的弱者同行,我们永远不会逃脱自己对受难民众的责任”,我们争取在半个月左右把它(网站)恢复起来。   记者:你出来的时候当局有没有给你一些警告? 黄琦:当局给了我一些警告,并约我明天三点钟商谈,具体有些什么限制还不得而知,但是按照法律来说我不属于被剥夺政治权利的人,我现在是一个自由人,我有权利在法律范围内行使自己的权利。   到黄琦家里看望他的天网的义工蒲飞表示,三年时间里有大约二、三十名义工被迫害,有被判刑的,还有被拘留,劳教的。但是他们仍然不会放弃为弱势群体维权。   他说:受过短期迫害的有很多,长期迫害的有六个,很多了,没法统计,工作还会继续展开,我们都不会放弃。   黄琦在99年成立天网网站,为六四死难者以及弱势群体维权。 2000年6月3日,当局以“为六四鸣冤、为民运呐喊、为法轮功叫屈;拟把天网建成人权网站”为由,抓捕了黄琦。并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罪名,判处五年监禁。 2008年6月,他因揭露四川地震豆腐渣工程再次被捕,判刑3年。黄琦获得国际人权组织授予的多个奖项,包括“第二届网际网络自由奖”、“第六届中国人权青年奖”等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阅读更多

中国: 艾未未和黄琦的妈妈在悲伤中渡过母亲节

艾未未和黄琦的妈妈在悲伤中渡过母亲节 路透社 作者 香港特约记者 郑汉良 今天是母亲节,但艾未未的母亲高瑛却是一点都没有过母亲节的喜悦。她说,尽管有女儿陪伴,但她一闭起眼睛,就想到艾未未,「没人能替代艾未未」。香港传媒引述高瑛说,她每天郁郁不欢已影响到健康。而另一名维权人士黄琦的母亲蒲文清更是在孤独中过节,病了也没有人照顾,只是等候儿子下月能够出狱。 78岁的高瑛几乎是边抽泣边接受香港传媒的电话访问,表达一个母亲对失踪儿子的思念,对北京有关当局无法无天、执法犯法的强烈不满。 高瑛接受采访时说: 「母亲节,我都忘掉了!」。自从艾未未在4月3日被带走之后,一个多月来高瑛都在郁闷中度过,「我很想门铃一响,就是艾未未回来了,但是这不太可能」。 高瑛说,她的母亲节,「只有悲伤,因为惦记我的儿子」。艾妈妈说,儿子失踪30多天,当局至今还没告诉他任何消息。这一个多月来,她天天在家里坐等儿子,看窗外日出日落,看儿子的相片泪流不止,「他们如果有一点仁慈心,有一点人道,至少应该告诉我,我儿子到底犯了什么天条,让我这个做母亲的,天天提心吊胆」。 高瑛说,现时只能「傻等」,「我是佛教徒,但修得不好,烦恼都不能放下。」有朋友送给她一套佛教剧集《百年虚云》影碟,「我打算看这个打发时间,转移一下大脑的注意力,不要老在想儿子的事。」 高瑛说,她痛苦的情绪已经影响到健康,「我今天早上觉得不想起床,浑身没劲,」又说自己没有食欲,啥都不想吃,所有朋友都劝她保重身体,但她仍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 与此同时,四川维权人士黄琦的母亲蒲文清则在孤苦中过节,黄琦在2009年11月因「非法持有国家机密」罪被判入狱3年,至下月9日应该刑满获释。78岁的蒲文清自己一人居于四川内江,除黄琦系狱之外,长子在广州打工,「孩子们都要上班,很少联系,我不能叫他们回来,一是太远,二是路费太贵」。 现年48岁的黄琦创办「六四天网」,在2008年四川地震后曾撰文批评豆腐渣工程,当年6月被带走。 黄琦被捕后不久,蒲文清验出患有冠心病,肾脏亦有问题,「就是走路一会儿就累,站不稳,有时胸闷、眩晕。」即使这样,她也只能自己照顾自己,每日捱覑步子到附近的医院吊针,之后回家煮饭,除此之外的时间大部分卧床度过。 她春节时曾与长子前往重庆的监狱探望黄琦,只能隔覑玻璃以电话通话,时间短暂,也只能寒暄几句,「他精神状态不太好,长期头痛、失眠」。 从内江到关押黄琦的大竹监狱要坐6小时车,蒲文清无奈地说,「我没有能力去看他。太远了」。   关键词 人权

阅读更多

四川维权人士黄琦将于40天后释放

星期天是5.1国际劳动节,如果有关当局按期释放四川维权人士黄琦,他将在40天后的6月10号出狱。 因为在“512汶川大地震”后揭露灾区校舍豆腐渣工程的黑幕, 黄琦于2009年6月10日被捕,同年11月,成都武侯区法院以”非法持有国家机密罪”判处黄琦3年有期徒刑,这是该罪名的最高刑期。 黄琦的妻子曾丽在5月1日当晚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按照中国法律规定,作为妻子她每个月都有权去监狱探视黄琦,但是从去年5月到现在,她已经有一年时间没有见到丈夫,每次的探视申请都被监狱方以各种理由拒绝。曾丽告诉记者,她现在非常担心黄琦的身体状况,因为最后一次见面时,黄琦的身体非常虚弱。 “口部的问题,胸部又长硬块,因为到监狱以后要强制劳动,整个手(部)皮肤溃烂,整个手部都是出血,是烂糊糊的感觉。他说要在车间里接触到一些很有腐蚀性的化学物品。” 曾丽说,她一直希望丈夫能够提前出狱,但是事实证明这只是她一厢情愿的梦想。她表示,这次丈夫能够按期顺利出狱,她就非常心满意足了。 “6月10号那天按照正常的话就应该回来,但现在我们都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能正常地回来。”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系教授夏明先生一直非常关注四川汶川地震,他参与制作的川震纪录片《劫后天府泪纵横》曾获得美国奥斯卡电影最佳纪录短片奖的提名。夏明表示,有关当局以“非法持有国家机密罪”将黄琦判刑没有任何法律依据。 “他并没有去窃取国家什么机密,而完全是他自己搜集各种信息作出的发布,最后(被判刑)就是很奇怪的一个事情。包括谭作人的事情也是一样的,我觉得从黄琦到谭作人到艾未未,一个最根本的问题在于,因为他们在揭露中国在(报道)地震灾区过程中当中打着的大的宣传形象和话语体系而遭到了报复。” 夏明说,黄琦理应在6月10号释放,但是5月12号是“汶川大地震”三周年的纪念日,有关当局正发动宣传机器紧锣密鼓地进行纪念活动,歌颂四川灾区的救灾工作如何成效巨大,这个时候释放黄琦,无疑是对中国政府的一种讽刺。夏明说,再加上中国最近有包括北京艺术家艾未未在内的一大批维权人士被拘捕、被失踪、被监视拘留,整个时局可谓风声鹤唳,因此,夏明认为中国当局即使按期释放黄琦,恐怕也不会让黄琦真正成为一个自由人. “两百多人被监视或被失踪等等,(政府)的目的就是让这些人没有办法聚集起来,没办法参与面前的尤其象‘茉莉花’的运动等等。(政府)表面上的说法是为了保护你,所以你们被旅游、被监视居住或被隔离,但是其实是担心这些有感召力的人聚集在一起会掀起一场更大的社会运动。因为中国现在的爆发点很多,我觉得中国政府恐怕不会很轻易地让这些敏感人物,包括黄琦在内,成为真正的自由人。” 今年48岁的四川维权人士黄琦网名难博,1999年和妻子曾丽共同创办了“六四天网”网站。2008年四川“512大地震”之后,黄琦在“天网人权事务中心”的网页上更新发布揭露灾区大量校舍倒塌黑幕的第一手信息,直至2009年6月被捕。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报道。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佩洛西访台

【文章总汇】二舅

【CDT月度视频】七月之声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本周推荐媒体:香港人日程表、LIHKG 讨论区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