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李翘楚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李翘楚: 他们害怕记忆、害怕喜乐和微笑、害怕诚实和正直、害怕爱和语言,他们紧张了,那么我们究竟爲什么要害怕他们?

李翘楚,女权主义者,劳工问题研究者,本科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研究生毕业于英国约克大学并获公共政策硕士学位,其后于清华大学从事研究助理的工作。李翘楚长期参与、关注和研究中国大陆的劳工、女权和民间维权议题。她的研究领域涉及劳工视角的养老保险等政策问题。

2017年秋冬,在北京郊区“清理低端人口”的强拆和驱赶外来农民工事件中,翘楚和其他志愿者一起持续搜集汇集信息,分享资料,并到受影响严重的社区广为传播,让失去工作和居所的打工者得到用工、获取免费和平价住宿的线索。

2018年后,她积极介入反996MeToo等民间自发运动,整合档案和撰写报告,于推特等平台声援各类良心犯及其家属。

翘楚2019年6月确诊抑郁症,必须定时按医嘱服药,但患病并未影响她继续为社会正义奔走。今年武汉疫情爆发后,她参与多个线上线下志愿协作小组,向北京当地环卫工人发放口罩。她同时协助疫区孕妇的自助互助,对接医生志愿者。看到疫情中包括方舱医院出现的一些问题,缺乏对性别议题特别是性别暴力问题的预防的关注,她立即组织志愿者搜集和整理紧急状态下防止性暴力的建议。

因为长期深度参与公民社会活动,她多次被国保和公安骚扰,2019年12月初开始,她的住所外每日都有国保值班,并跟踪监视其上下班,严重侵犯其日常隐私与公民权利。

12•26公民案发生后,当局大规模搜捕参与厦门聚会的公民,包括翘楚的男友许志永。2019年12月31日,翘楚在许志永流亡期间被北京警方传唤24小时,在北京海淀区公安分局度过了新年。她之后在网络发表《戴手铐跨新年:12∙31被传唤经过》,公布传唤过程,呼吁更多人打破恐惧,关注并声援“12•26公民案”。许志永于2020年2月15日晚在广州被警方带走。

来源:中国人权


我在每一次当下的经历都会心惊肉跳、害怕不已,但每一次的书写和公开也让我慢慢剋服著恐惧感,恐惧感不会消失,但我们的心脏会在不沉默之后跳动的更加有力,我们永远有能力在腿软时扶起自己继续往前走。

此时已经来到了2021年,原来2020年也是会过去的,那些痛苦不堪的、惊心动魄的、孤独无助的、咬著牙的、流著泪的、步履蹒跚的……原来还是会过去的,但我仍然庆幸自己还在场,还有勇气説话,还有能力记住所有的经历。

在这样的环境中,我做过哪些尝试,结果如何——

2020年7月14日,我对于许志永被化名关押、不允许家属直接存钱的行爲,向临沂市公安局递送信息公开申请;8月8日进行了行政复议;10月12日进行了行政起诉;至今没有立案。如果要问有什么改变,7月份时还衹能通过汇款存钱,如今已经能直接存入现金了; 2020年8月27日,我向海淀区公安局申请了信息公开,要回我的法律文书,并要求公开在指定监视居住期间爲我会诊、检查身体、开药的医生信息及用药、治疗记录;2020年10月20日针对海淀区公安局的逾期未答复进行了行政复议;2020年12月9日进行了行政起诉,至今没有立案。 2020年12月16日,我向北京检察院控告北京市公安局一系列的违法行爲,并向海淀区公安局申请信息公开要回我在11月26日、12月8日、12月9日被传讯和物品扣押时的相关法律文书。目前控告已经转到了北京市海淀区检察院。我就是想要知道,在这个国家,如果公安机关在办案过程中违法,侵犯公民权利,会不会承担法律后果,如果不会,也请法律来告诉我。 2020年12月30日,我父亲向海淀区公安局局长寄信宣佈他们被要求写下的监管申请书作废。

最重要的任务,我完成了自己关于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具体经历的书写。

前段时间家里来了两个新成员陪伴我——奶酪和叮噹。看著它们,我经常在想,为什么人可以那么柔软和温热,爱怜的拥抱著小猫咪,但同时却要被那么冰冷暴力的对待,好像有些人的心被整个冬季的寒冷也冻住了,在这个国度,渴求善意和温情,希翼正义与人性,真的不是一件错事啊。我终究无法选择自己会遭遇些什么,但我必须调整自己以怎样的心态和精神去面对,他们害怕记忆、害怕喜乐和微笑、害怕诚实和正直、害怕爱和语言,他们紧张了,那么我们究竟爲什么要害怕他们?新的一年,愿我在爱和阳光下继续大声说话![1]


中国数字时代相关文章

中国数字空间相关词条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