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叶子:我的年会初体验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写于11月7日 叶子

我们的生活

昨天在小区楼下的小店买釉子,小店老板跟我们聊起最近发生在杭州的件件怪事,从警察打公交车司机,下岗工人暴动要求枪毙某高官,再到系列贪污案,他的结论是:苦的都是我们这样的老百姓。我不禁感叹一句,我们年轻一代也好不到哪里去,想做一点事情也处处受阻。老板问,你们想做什么?我说前几天要搞一个国际学术研讨会,也很不顺利。他大笑:你还想开国际研讨会,给你开才怪呢。

买完釉子和一堆零食,我们一伙人回家开始吃喝玩乐,再没人提起年会的事,就好象从没人经历过一样。聊天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什么,问蚂蚁:你说我等下就去BLOG上发个帖子,说11月11日想要到武林广场上静坐,你说网监会不会发现,会来提前阻止吗?蚂蚁说:晕,当然会啦!我问:有那么神速,我一个小小的BLOG上的假新闻他也会关注?其我只想多认识几个网监,看有没有帅哥。大家开始笑,继续看头文字D。我们什么都不想做,我们是良民,绝对是。

这就是我们在杭州的生活,习惯了自娱自乐,习惯了开玩笑,习惯了每一件事情都在事与愿违中进行……


场地的风波

终于,我们的年会还是顺利地举行了,从5月份的风和日丽,6月的斜风细雨,到9月份的紧锣密鼓,直到开会前一天的暴风骤雨,两字:刺激。

作为年会的杭州负责人,我非常了解浙江志愿者和其他地区的不同,大家普遍都不喜欢在论坛里混,前期很多讨论,除非相关,我们都只看不回,也不喜欢上SKYPE,除了玩杀人。对我们来说,很多没有结果的讨论就是浪费时间,尤其是一个公益活动,作为线下执行者,我们首要任务是保证现场。然而,谁也没想到,就这样一个看似非常简单的场地等事宜,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5月,组委会在杭州的MASHUP上把任务光荣地交给了杭州志愿者;

6月,5D多媒体的胡海老师,因为本身是美院老师,通过他向中国美术学院南山路校区提交了场地申请报告。一想到南山路校区绝佳的地理位置,和极具特色的艺术院校风情,一定是年会一道亮丽的风景,我们为这个选择洋洋得意。一周后,审批下来了,结果却是:10月到11月,美院要举办06年的一个意大利双年展,但具体时间没确定,所以基本下半年不考虑对外举办会议。第一个计划泡汤了。

7月,通过YUPOO网的橘子介绍,我和一群杭州志愿者协会翻译队的朋友联系上了。他们推荐了浙大玉泉的永谦剧场,价格上经由浙大研究生会可以以内部价很便宜地租赁到。8月,我带上相机去了剧场,学校已经放假了,还好保安在,在偌大的剧场里拍了几张照片,心里感觉,这地方不大合适,似乎太大了,也太老旧了点。第二个选择也搁浅了。

这期间,我们同时寻找了很多商业酒店会所,发现与学校相比,价格要上翻好多倍,而同时要容纳400多人的场地也确实很少有。因为组委会规定的经费有限,看来我们首选的还是学校。不过这时ISAAC指出,学校有太多不确定因素,未必是好的选择。事实证明,他的说法是对的,至少在我们杭州的过程中,的确是这样。

9月,啊哇播客的剑剑想到了一个价格便宜,又具备全套会议规格的场地——浙大紫金港校区的国际会议中心。这是浙大最新的校区,新造的国际会议中心的确比之前看过的所有场地都标准,符合规范。价格也很公道,只是如果要加空调,宽带,饮用水等,都是另外加费的,这让我们觉得学校也不是吃素的。精的很呀。同时,剑剑也介绍了离学校最近的连锁酒店——新宇之星北站店,因为他自己就是新宇集团的,这样预订起来就灵活多了。

很快,上海组委会代表也驱车前来考察了这个新场地,大家都比较满意。学校方也很支持,也没有与其他会议冲突,我们就打算尽快交付定金了。同时开始了LOOKCHINA的朋友,也带着设备开始了直播的测试。似乎一切都很顺利~其他各项工作都以此为场地开展了。

被国务院撞了个腰

10月,刚过好一个十一国庆节,我和剑剑带着定金再次来到国际会议中心。这时,离会议正式开始时间只有一个多礼拜了。我们打算再做两次全面的测试,就迎接年会的召开了。谁能想到,事情进展到这个地步,负责老师却一脸茫然地告诉我们:你们28、29日的会开不了了。国务院那两天要来这里开会,国际会议中心和临水报告厅全部不对外开放。

“不会吧!!!怎么会有这种事情,一点预兆也没有!!!”

“你们就当是天灾人祸吧,这次来的40几个高官都最起码省长以上级别,原来是定在北大开的,估计北京开腻了,就临时决定换换口味,到杭州来了。我也没办法,也是刚接到的通知,我们临水报告厅,还专门为了这个会在装修呢。要么你们会议只能延期了。”负责老师如是说。

怎么办?好不容易定下的会场居然会因为这个原因泡汤了。我幻想,他们才40几个人一个会议室就够了,不至于用整整两栋大楼吧。这个想法当场给老师枪毙了,你当国务院是开玩笑的,到时候连校门口都不让外人进,更不要提开什么乱七八糟会了。

打电话给袁子,她明确申明,会议绝对不能延期了,很多人连机票都买好了。看来只能继续换场地了。

开始疯狂打电话,把我们每个人能想到场所都一个个联系一遍,想在这个到处都是大小会议和展览的黄金杭州周临时找到个合适的场地,真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是没有退路了,大家每次聚在一起都很不容易,我们必须利用这个下午的时间,找好新的场地,确定下来,并公布给大家。

满了,满了,满了……市区的会议室似乎已经全部爆满了……难道我们只能放弃市区,寻找远一点的下沙或者滨江一带吗?那交通就很不方便了。

就在我们一愁莫展的时候,还是在一旁的老师发了慈悲,也不知道是不是刚送他的两包中华起作用了。他说:我帮你们打个电话,问下杭大最大的会议室有没有人用,他们那个会议室也可以容纳500人的。

剑剑与我两两相望,他无辜地问我:叶子,不知道是你运气不好,还是我运气不好。最近做什么事情都这样倒霉,怎么回事?我说:是我不好,我做什么倒霉什么,50人杂志也封了,会场搞成这样。是我的坏运气影响了大家。

今年是我的本命年,我的坏运气一直跟随到现在,我真的打算干完这一票洗手不干了。好好在家生孩子了。本命年承受不起的打击。

负责老师电话声落,兴冲冲来告诉我们:可以安排,杭大那边可以把原来的两场学校会议换到别的地方,把场地给你们让出来。不过你们现在就得过去跟那边确定!

太好了,看来坏运气也不是太差。感谢好老师,我们立即打车赶往杭大。

终于赶在老师下班前,进到会场了,真不愧是个老校区,这个所谓杭州大学当年最NB的报告厅,居然如此破烂陈旧。价格倒是更便宜了,交通也更方便了,算了,看在我们暂时找不到更好的场地的份上,要了,要了!我发现人的要求和目标是会随着时间的迫近和打击慢慢降低的。现在的我们,仿佛回到了十年前,准备召开一次党代表大会。红色的幕布,刻满了字的桌椅,这就是杭大会场给我们的印象。杭大是我们的老叫法,四校合并后,已经改成了浙江大学西溪校区。

“下周一来把申请报告写好,交定金吧,会场我会给你们留着的。”杭大的金老师急着要下班回家了。

“请老师一定帮我们留着,再不要出现紫金港事件了。”我们不免担心了一下。

“那我可不敢保证,国务院要换来这里开会,我也没办法。不过估计也不可能了~”我们也觉得不可能,这样破烂的会场要不是我们走投无路,也不会要的,更何况人家政府高官了。

周一,剑剑带上申请报告,交了1000元定金。交了钱,这下应该尘埃落定了吧。还有许多其他工作都要改动,现场的网络要由我们自己布线安装,要借6个AP,连电插座也不够。网络直播要重新测试,投影仪等也全都不可用,需要我们自己准备,还有茶歇,现场布置,用餐,周边旅游和协议茶馆,与上海方面敲定各类名单细节等等,这些都要重新来过。再打一通电话,与各方面一一再约时间测过。我们的工作一下子似乎从零开始了。

住宿的问题,是个大问题,因为杭大附近早就没有那么多房间可以预订了,我们原来已经退掉的北站新宇之星,又只得重新换个马甲,继续和他们预订一次。这种种意料外的状况,都成了我们心中积累的歉意,真希望大家可以谅解这样的安排。

封锁、封锁!

就在我们忙的不可开交的时候,离开会的日子过一天少一天了,一个下午,我突然接到了杭州知名晚报朋友的电话,问我年会的组织者是谁,是怎么个情况。我很惊讶她怎么问的详细,最后她告诉我:“我们今天刚刚接到宣传部通知,杭州所有媒体不能参加,不能报道你们的年会,说是有六四民运人士参加。而且这个人去年也参加了。叶子你要有个准备了。”

我倒!!!!

我倒他一百遍,我爬起来,我继续倒!!!

挂了电话,我体温似乎降到了0度以下,第一反应是上SKYPE,找到CBC工作组,告诉大家这个消息,询问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来参加年会。群上的朋友大多很震惊,跟我一样,没有一个人印象中会跟六四有染,究竟是谁,究竟为什么要因为这样一个原因来利用媒体封锁我们呢?

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似乎什么都有可能,但在接到明确的不许开会通知之前,我们只能一切照常。不能停,不能停,再过两天,那400多号人就从天涯海角赶到杭州了,却没有会议了,那怎么行,难道真来西湖两日游吗。这是想都不用想的事,一定要继续。

作为少数知道消息的人,我们说好不能让大家担心,我们可以自己解决的事情都要尽量解决,但作为执行者,我们不得不做好最坏的打算。

同个晚上,我正在必胜客用餐,又接到了杭州另一家知名日报朋友的电话,劈头就问:叶子,你怎么回事啊,50人的事情刚刚平息,怎么又出现了个六四的,我们接到通知了,说年会有问题啊。你们肯定被盯上了。

我?我这么一个善良的没有追求的女人,就快做妈妈了,我还能干什么坏事情啊?为什么会跟政府有染,这公平吗?我们只是想简单愉快的做公益,做有意思的事情,而已呀!

不过我这时已经很平静了:通知上没说让停止会议,我们就继续开,一切需要我们配合的工作,我们都会做的。

接完电话,周围的服务员都提早换上了万圣节的怪异服装,我忽然想到了牛鬼蛇神,继续大口吃我的PIZZA。

很快,剑剑那边也受到了多方的压力,学校突然要求提供所有参会人的名单,他们新宇集团的总裁也打来电话,询问这个事情,问网站地址,演讲内容,参会嘉宾,同时要求剑剑24小时开机,等候安排。就在会议召开前一天的前一天下午,突然又收到什么党代会的通知,要求出示所有演讲嘉宾和组织者的真实姓名、联系电话、工作单位、职务、背景等等。当我在SKYPE上向大家征集的时候,所有人都一头雾水,但都非常配合地完成了一个又一个要求。

我们是如此被动地接受各方面的调查,却掌握不了一点主动权,要不是媒体朋友跟我们透露过消息,可能更不知道究竟为什么要这样调查我们。没有任何单位说因为怀疑有民运人士,不准我们召开会议,也没有指明是哪个人有问题。就这样让我们在极度不理解和困惑中度过一个又一个小时。

停电、停电了!

明天,明天就是年会召开的日子了。我们将去杭大做最后一次测试,所有准备工作也都完成了。很多外地的朋友也陆续来到了杭州,我们决定下午一点在会场碰头,分配下第二天现场的工作。

就在上午10点多,我接到了剑剑的电话:叶子啊,怎么说呢,我们是不是运气真的很不好呢?

这个时候还说什么运气问题了,剑剑的开场,让我预感非常不好。果然,学校临时通知,要停电了,而且就在28、29两天,全校停电线路维修。我们的会议自然没办法举行了。

我连忙打电话给电力局的朋友,咨询此事,朋友说,一般这样大的事情起码会提早两个礼拜通知的,不可能临时通知,而且大学里都是双向供电。

我有点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能放弃,一切从零开始!

SKYPE上人还不多,因为很多已经在来杭州的路上了。安猪在,时昭在,安猪连忙联系他认识的几个朋友,询问有没有空的场地,我也开始狂打电话,得知时昭已经入住预订的酒店了,拜托他赶紧询问下销售部,酒店有没有大的会议室,因为上次联系时,我和销售部经理聊过很多,记得他们还有个大的会议室,还有公交租赁服务。

得知给大家预订的酒店还有个会议室可以容纳200多人300左右,但原先有一场会议预定在那,还不确定能不能用。这个时候只能靠大家帮忙了,我迅速和销售部的头胡小姐通了电话,把我们所遭遇的临时停电事件告诉她,希望她能帮我们安排出一个开会的地方。胡小姐一直都是个很热情的姑娘,半小时内,我拜托的场地问题、公交租赁问题等一一搞定了。所谓不幸中的万幸,可能就是指这样的境遇。马上去酒店看场地,虽然没有足够大,但勉强可以容纳,可以坐地方,环境也比较好,至少有投影仪幕布和空调可以免费提供,价格也不算太贵。敲定!下午1点的工作不能停,袁子负责在杭大把志愿者带到酒店,我带领一部分人去搬运各种材料设备,开始布置会场!

安猪那边还联系到一家学校可以备选,不过考虑到学校受控制因素太强了,只能先放着。不过考虑到再有什么万一,我让SAM联系了一家户外的烧烤钓鱼之地,空旷的九溪渔园,以公司搞活动的名义,做了预订,很好,人均消费才10元,我们计划实在不行,就把所有人拉去野外烧烤去,这个方案只有我们几个人知道,考虑会议的种种突发性打击,组委会决定不对外公布任何消息,不公布改址信息,直接派三辆大巴28号上午去杭大接人到新会场便是,第二个备选方案更不会让人知道,我们真的是给吓怕了。

一个下午过去了,在短短几个小时时间内,我们又一次从零开始完成了所有的工作,网络重新做过,直播重新测试,已经制作好的现场布置,居然刚好也能用,陆续到酒店的朋友也开始上来帮忙。袁子则非常专业地和酒店谈判,让我们拥有了免费的开水供应和纸笔等。似乎一切并没有因为停电而受到影响。

不能说很漂亮,至少很干净利落。这是我特别想感谢大家感谢所有志愿者,甚至是感谢运气!再遇到任何问题,我们也同样可以克服的。因为年会只有一个目标:不能停。我知道很多参会的朋友觉得这个场地太挤,话筒什么都不够好,可能会有诸多不满和抱怨。但我依然要跟所有工作者说一句:大家干的漂亮,大家辛苦了!我们完成了一个伟大的事件!

正如KESO下飞机后给我电话询问怎么走,我是这样告诉他:告诉你两个消息,一个坏消息,一个好消息。坏消息是:我们原来杭大的会场取消了,临时停电开不了了;好消息是:你直接到酒店来吧,明天你一觉醒来,到三楼就可以发言了。

完成了!明年北京见!

让我的年会回顾到这里结束吧。28、29日的忙碌让我错过了现场的所有演讲,但我很开心,因为这个年会终于顺利召开了,我们完成了,我们可以自由地去草地撒野,去无忧虑地泡吧,游戏,一个又一个有趣的聚会,吃好吃的釉子,说着自己的玩笑,听小店老板唠叨了。

干好这一票,我休息了,我要生一个宝宝,带他去参加明年的年会,北京的胖子哥哥加油,明年别指望我会帮忙做义工,我要完整地听好两天的演讲,我要跑去和大家沟通,我要认识新朋友,拥抱老朋友,我要晚上和大家去HAPPY……结束这担惊受怕的享受,期待北京的精彩!!!


yezi 发表于 2006-11-07 原文链接


数字空间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