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邹幸彤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邹幸彤.png

Zōu xìng tóng / 英文名:Tonyee Chow Hang-tung

邹幸彤(1985年1月24日-)为香港大律師,2016年起担任香港支联会副主席。2021年因涉嫌宣传六四活动被香港警方逮捕。


生平和大事

生平

邹幸彤1985年1月24日出生于香港,先后就读苏浙小学、英华女学校和英国剑桥大学物理学系。00年代初,邹幸彤在剑桥大学攻读地球物理学博士。

人在异国的她观看香港烛光晚会直播,自行办艾晓明纪录片放映会,搞活动邀请王丹等流亡人士演讲,并创办组织 UKCUTS,连结海外维吾尔族及西藏流亡人士。2009年适逢香港支联会“我要回家”计划走访英国八九民运流亡人士,她负责接待,因此与支联会结缘[1]

在她读博士期间发生汶川大地震,同学知道后都很兴奋,因为可以提供大量可研究材料,唯独邹一人放筹款箱支持灾民。此事令邹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要“沿着此路继续走下去”。加上大学时期也有参与义工工作,她发觉人权事务才是自己的兴趣所在,所以最后她毅然放弃博士学位,返回香港。有人替她不值,认为她前功尽废;但她表示:“不是自己想做的,就无谓再花时间。”[2]

回港后她入读香港大学专业进修学院法律系,毕业后成为一名大律师,投身中国人权工作。曾处理郭永健港铁示威案件、冯敬恩围堵港大校委会案件等等诉讼案件。

2010年加入支联会做义工,六年后担任副主席。

2021年6月4日清晨邹幸彤因涉嫌宣传或公布未经批准集会被香港警方拘捕。翌日获准以一万元现金保释,原订7月5日再报到。

2021年6月30日邹幸彤因被指涉呼吁7.1上街再遭拘捕。

2021年9月9日,香港律政司正式起诉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副主席何俊仁和邹幸彤以及支联会,控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控罪指三人及支联会在去年7月1日至今年9月8日期间,在香港煽动他人组织、策划、实施或参与实施,以非法手段,旨在颠覆国家政权的行为。

大事

2021年05月29日

邹幸彤在脸书发表题为《烛光无罪 坚守阵地》的文章说,她会在六四当天以个人名义去守这个已有32年的约定,在大家都能看到的地方,点起烛光。后该文被香港警方用作主要指控。[3]

2021年06月04日

2021年6月3日,香港警方以疫情为由,二度反对支联会于维园举行六四悼念晚会;而邹表示会以个人名义到场。翌日,她被警方以「涉嫌宣传未经批准集结」为由拘捕。她被拘捕后向亲友表示,要是未能参加集会,便会绝食一天。 [4]据香港电台报道,邹幸彤于6月4日清晨被香港警方拘捕,涉嫌宣传或公布未经批准集会。[5]

2021年06月30日

2021年06月30日,被保释的邹幸彤因涉呼吁7.1上街再度被捕。警方晚上指,正式起诉邹幸彤“煽惑他人明知而非法参与未经批准集结”,她将于周五(7月2日)在沙田裁判法院应讯。 晚上八时许,律师已会见邹幸彤,消息指,她留给大家的话是:“此刻穿着苹果创刊号的 T-Shirt,十分应景。我已无法自由地去任何地方,希望大家 7.1 可以坚持发声”。[6]


政治观点

六四事件

身为支联会副主席,她每年都会参加六四烛光晚会。 她表示,自幼妈妈就带她参与烛光晚会。 对于警方于2020年反对支联会在维园举行烛光晚会,她表示非常可惜:“香港1997年回归时,世界各地都曾经希望香港能够带领中国步向自由及开放的境地。烛光一旦熄灭,反映这个期望完全落空。” 她坦言,现在香港人只顾“香港独立”,完全不理会邻近地方中国的人权问题。[7]

12港人案

在12港人案当中,邹一直参与协助12港人的家属。 对于家属无法旁听,她直指:“深圳盐田法院能够安排港区人大前往深圳听审,却无法安排家属去听审?明显是故意的啦”,质疑内地故意阻止家属探望12港人。 对于案件消息不流通,邹批评:“连资料都不清楚,分明是在黑箱作业,是一个完全不寻常的处理。”[8]

香港法治迷思与司法抗争诤议

香港社会的法治想象和法律本质之间存在矛盾。以《国安法》为例,该法利用了香港普通法的程序和仍有点公正形象的法庭,赋予执法者、检控者近乎无上的权力和正当性。既然法律的本质不能离开政治权力,那么模糊笼统地谈“坚守法治”、“法律与政治区隔”,尤其是强调处理政治检控的“法律专业性”,无疑是装睡之举,更是消极地附和、助长了“依法暴政”。 中国大陆以法治人的政法环境以及政治问题法律化的策略,已复制到香港。政权透过法律来对付异见人士的“抗争七步杀”,其目的不外乎消耗其资源、噼声、制造、污名化、消灭生存空间,同时建立自己的行为、合理化自己的行为。


言论

今年6月4日前夕,支联会2014年成立的六四纪念馆被香港当局指无娱乐场所牌照。9日,国安处又搜查六四纪念馆,带走八九民运展板、图片等大批证物。

国安处上月还向支联会七名常委发信,称有理由相信支联会为“外国代理人”,并引用《港区国安法》要求支联会在两周内交出资料。据报道,国安处要求获得的资料,包括支联会成立至今的董事、常委、职员资料,2014年起的收入来源、开支、资产,董事及常委会议纪录,以至支联会与境外组织、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助手 Mark Simon 等的联系详情。

9月10日庭审期间,邹幸彤 Facebook 账户发布了以下消息:

或许对方终将压碎我们,但换点时空也是值了

被捕的那个早上,想来还是不够冷静,否则应该趁著国安还未能够闯进来的时候,和大家更好地道别。看来心理建设还是要加强啊。

虽然是有预期他们肯定要报复,但没想到他们真的那么气急败坏,限期一过的清晨就立即动手。

明明已经有人用司法复核挑战国安发出的信件的合法性,明明法院还未来得及厘清附表5的适用条件,明明还有那么多的法律争议且已进入司法程序,国安却仍要急不及待的拉人封艇。一个有自信的执法部门不是这样行事的。这么不顾一切地宣示立场,连法院也不放在眼里,是因为方寸大乱、虚怯异常,必须做些什么来维护权威,还是想向北京展示自己的才干?

但这样也好,似乎我们的反抗打乱了他们的部署——用“外国代理人”向支记开刀,从支记的背景来看,本身就是最荒谬的一招。如果以此来检控,他们就要在未威逼到所有人交信息前,把他们的叙事固定下来,并把这个争论摊开到全世界面前,让世人看看他们的理据。

他们给我们写好了剧本,希望瓮中捉鳖。那么是选择乖乖地顺著对方的剧本,走向他们安排好的处境;还是设法破局,站稳话语权,把剧本改写?这是我们在新时代必须想的课题。

面对力量悬殊的局面,反抗者或者不能全身而退,但难道顺服就能护佑身边人的平安?若是对方早已写好了消灭自由的剧本,顺服只是让他们更快更轻松地达成目标。而且,要是这小小的反抗,能多少保护到我们的同伴们,或至少给他们多一些时间,那我觉得,值了。

或许对方终将压碎我们这块“拦路石”,但反抗本身就是凝聚力量,换取空间,让更多的“拦路石”有机会成长。

只要我们仍有斗志,就未为输。

香港人,别认命。[9]


著述

“只谈法治,不谈政治”的抗争七步杀——香港法治迷思与司法抗争诤议

本文首先提出香港社会的法治想象和法律本质之间的矛盾,然后以《国安法》为例,认为该法利用了香港普通法的程序和仍有点公正形象的法庭,赋予执法者、检控者近乎无上的权力和正当性。既然法律的本质不能离开政治权力,那么模糊笼统地谈“坚守法治”、“法律与政治区隔”,尤其是强调处理政治检控的“法律专业性”,无疑是装睡之举,更是消极地附和、助长了“依法暴政”。

接着分析中国大陆以法治人的政法环境,作为比较案例,指出国内的“颠覆国家政权罪”、“寻衅滋事罪”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等可任意挪用的“口袋罪”,经济犯罪,甚至消防法规,皆用作滋扰、拘捕、监禁异见人士和抗争者的法律武器;至于规管日常社会运作,如社会信用系统和监控公民社会组织的手段,也是透过法规文件实现。

邹幸彤断言,上述一套政治问题法律化的策略,已复制到香港。她概括了国安法后的香港,无论是政治异见人士、民间众筹、传媒工作、时事评论、教育专业、电影工业、政治选举,甚至与外国领事交流,统统可成为涉嫌犯法的理由。邹幸彤点出当权者的目的,不外乎消耗其资源、噤声、分化、污名化、消灭生存空间,同时建立自身论述、合理化自己的行为,继而条分缕析,列出政权透过法律来对付异见人士的“抗争七步杀”。


敏感测试

邹幸彤、Tonyee Chow、支联会、“纪念馆+关闭”等相关词均为中国网络敏感词

测试时间:2021年5月30日——6月4日

测试平台:新浪微博、百度搜索、微信公众平台、知乎、抖音、豆瓣、Bilibili、小红书、美团、高德

敏感度:极高。

微博“邹幸彤”仅有3个结果,且全部来自香港官媒。

知乎“邹幸彤”结果全部为针对2020年大抓捕的宣传内容。 其他平台“邹幸彤”均为禁发或禁搜。 “支联会”为全平台违禁词。

“纪念馆+关闭”全平台无相关结果。[10]


审查记录

2021年05月29日

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以个人名义守 32 年约定[11]

2021年06月04日

据香港电台报道,邹幸彤于6月4日清晨被香港警方拘捕,涉嫌宣传或公布未经批准集会。[12]


相关敏感词


中国数字时代相关文章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