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阮耀钟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Ruǎn yào zhōng

外国人批评你,你说“干涉中国内政”;党员评论,你说“妄议中央大政”;群众批评你,你说“寻衅滋事”。[1]

阮耀钟,男,浙江诸暨人,著名超导物理学家,中国科技大学凝聚态物理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原中国科技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系主任。[2]

阮耀钟:由妄议中央大政方针想到的

看到这个新闻,我啼笑皆非。都什么年代了?还有“妄议中央大政方针”这种说法?以前是“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可以关心”,现在是“中央大政方针不得议论”。以前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天下事天下人议之,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非一家人之天下,凭什么中央的大政方针,国人就不能议论!凭什么国人只能俯首帖耳、谨遵御旨而不能提出批评!凭什么中央的大政方针,都是神圣不可侵犯?都是永远伟大光荣正确?

钳制言论的程度,已经无以复加了!外国人批评你,你说“干涉中国内政”;党员评论,你说“妄议中央大政”;群众批评你,你说“寻衅滋事”。千方百计不让人说话,想把所有人的嘴都堵上吗?不让所有人批评,目的就是可以为所欲为、肆无忌惮!

不管你是多大的官,都是纳税人养活的,纳税人才是主人,你是公仆,如果你做得不对,纳税人当然有权提出批评,无论党员还是群众,无论中央大政方针还是地方政策法规。怎么可以出台如此荒唐的法规、将批评意见视之为洪水猛兽、一律拒之门外呢?[3]

2017年12月12日美国之音文章:

海外中文网站《消息树》,转载了一篇来自中国微博的文章标题是:中国著名超导物理学家痛斥“妄议中央”恶政 恐招整肃。文章引述中国微博作者西秦拜月的文章说:著名超导物理学家、中国科技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系主任,凝聚态物理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阮耀钟日前在其个人博客上发表题为“由妄议中央大政方针想到的”一文,痛斥“妄议中央”的谬论,“代表知识分子对现行体制发出了最强烈的呐喊。”[4]

阮耀钟:我对教育的几点思考

过去我们常说,教育是要培养共产主义接班人。但是,历史和现实情况却与它南辕北辙:新中国成立伊始,那些由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培养出来的钱学森们,毅然冲破重重阻力,纷纷回归,报效祖国;而如今,我们共产党自己培养的“共产主义接班人”,包括许多高官的子女,却纷纷跑到美欧日澳等发达国家,去接资本主义的班;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邓小平,这些无产阶级革命家都不是无产阶级培养的,而是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培养的。如此看来,说什么培养这样那样接班人,这种提法本身就不科学。我认为,教育像科学研究一样,本身并没有什么阶级性,没必要给教育强加什么政治使命。

最近,听说有的大学在学生中招“信息员”,据说还有报酬,连续当三年信息员,可以免试保研。“信息员”的主要职责是收集老师的“错话”,向上汇报。清华大学许章润教授的下岗就部分缘于“信息员”的举报。宪法第三十五条明文规定公民有言论自由,当然包括说错话的自由。谁能保证不说错话?我奉劝同学们千万别去当“信息员”,别做这种缺德事。

近日,笔者看到在小学生中也举办了“小小情报员”活动(见照片二),令人难以置信,难怪有网民惊呼:培养“犹大”从娃娃抓起?!这成什么教育?![5]

2019年7月,阮耀钟的文章被微信封杀:

2015年11月20日我在博客上发表了《由妄议中央大政方针想到的》(以下简称《妄议》),于2017年12月1日被封杀,我隐忍了。

2019年7月6日我在微信群发表了《我对教育的几点思考》(以下简称《思考》),受到科大校友、群友和读者的广泛赞扬和关注。但是, 才过10天,7月17日又被封杀了,甚至有的科大校友群因此被查封了。这是为什么?!我实在忍无可忍。

7月17日,《思考》被封杀的当天,我主动找领导请我“喝茶”──当事人主动找领导要求“喝茶”的,恐怕不多见。以前,领导曾九次请我“喝茶”,算上这次应是第十次了。“喝茶”上十次的,恐怕也不多见。2016年4月5日 我还主动请领导到我家喝茶,当事人主动请领导“喝茶”,这在国内恐怕是首创。这些事例和首创,一方面说明中国科技大学领导的宽容,另一方面也说明笔者一生坦坦荡荡。“不做亏心亊,不怕半夜鬼敲门”。

最近山东大学“学伴”制度引发舆论狂潮,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三件事实,铁证如山:一是三个中国学生陪学一个留学生,即所谓“三陪一”之事实;二是,山大青島校区政管学院招募25个学生陪护一个骨折留学生卡特之事实;三是,免费配电额度分配中,国内本科生每人6度,留学生每人30度,彼此之间有5倍悬殊之事实。三件事实表明,留学生待遇对国内学生构成了“反歧视”。外国留学生超国民待遇的现象屡见不鲜。在我们自己的土地上,我们自己的孩子却要在外国留学生面前低人一等,这让我们的孩子如何能有民族自豪感?又让全体国人情何以堪?!

凡是有一点法律常识,就应该知晓平等乃正义之黄金标尺。三陪一,25人轮流照护一人,国内本科生与留学生电费配额之差有5倍之多,这些难道不是对中国学子的逆向歧视?!难道某些人想靠这些对中国学子的逆向歧视,使中国成为世界上人们最向往的留学目的国吗?

梅贻琦校长曾说,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能否办好大学,关键是教授,要有优秀的教授,才能吸引和招来优秀的学生,培养出优秀的人才,这是众所周知的简单道理。难道我们靠招揽大批洋留学生,就能办好我们的大学?就能把我们的大学办成世界一流大学吗?就能解决“钱学森之问”吗?[6]


参考资料

中国数字时代相关文章

中国数字时代上更多和【阮耀钟】相关的文章

中国数字空间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