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沈逸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沈逸断粮.png
沈逸在上海封城期间称自己“断粮”。


沈逸(1976年11月6日-),男,汉族,上海人,中国共产党党员,1995年-2005年就读于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2005年博士毕业,留校任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教授至今。(维基百科沈逸)

“建立非法信道进行国际联网”

2015年在观察者网的一篇访谈中,沈逸谈论自己使用VPN翻墙

观察者网:你作为普通网民,又是研究网络监管并认同网络监管的学者,你如何使用翻墙软件?

沈逸:我一般用付费的VPN(笑),一个原因是美国有评估报告说部分翻墙软件属于不开源的软件,没人确保里面没被封装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代理服务器好点。当然最近也很纠结,原因你懂的。

必须要说的是,我个人做的国际网络安全战略研究等,如果完全不翻墙,那基本上就做不出太多好的研究了,除非不断出国去搜集资料,但在严格控制高校三公经费的情况下也比较纠结。才说了两段就第二个纠结了,但确实如此。[1]

带领民粹网暴胡锡进

陈纯在2021年5月28日的文章《中国国家主义的分裂》中分析了以沈逸代表的民粹派国家主义者和以胡锡进为代表建制派国家主义者之间的互相攻击:

5月1号,作为中央政法委新闻网站的官方微博,“中国长安网”发了一张对比图,“中国点火VS印度点火”,点燃了微博的一场战火。在这张图下,叫好的留言和批评的留言互相对峙,旗鼓相当。事情的转折点,发生在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教授沈逸对此进行转发评论和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对沈逸进行转发回应之后。沈逸认为“中国长安网”的表态没有什么问题,并将那些同情印度、批评“点火”的网友称作“圣母婊”。胡锡进对沈逸的言论不以为然,他认为,“普通中国人”在网上对印度冷嘲热讽没有问题,但官方机构的账号发表这种类型的言论则十分不妥。

在对中国政府持批评态度的人里,胡锡进有着“胡叼盘”的“美誉”,即不管中国官方出了什么样的政策和表态,他都能在网上将其圆回来,并博得“爱国阵营”的一致喝彩,有时角度之刁钻,让人啧啧称奇。可这一次,胡锡进遭遇了史上最严重的翻车,掀翻他的不是所谓的“恨国党”,而是作为他长期基本盘的“爱国者”,这些人宣称,胡锡进的“公知尾巴”终于露出来了。胡锡进没有删除掉这个微博,但抨击的浪潮可能让他不堪其扰,他最终关掉了它的留言。[2]

孵化为爱国网红

端传媒在2021年5月10的文章中对观察者网对沈逸的爱国网红人设打造进行了分析:

因此,很多观察者网的观众并不是泛泛地关注观察者网这个平台,而是专注于某一位主播、某一个栏目。因此,2020年底,王骁将要离开观察者网的消息就曾在观察者网观众群体中引发不小的轰动,有些人因此而看衰观察者网。一位人气主播的离开,必然会给平台带来重大损失;而相应地,人气主播在节目中的出现,也会急剧拉动平台的流量,带动全平台的收益。可以说,观察者网的运营模式,其核心内容就在于“造星”,或者说“孵化网红”。

而观察者网内部,沈逸是流量大咖之一。在观察者网的bilibili频道,他关于美国政治史的付费课程(价值108元)“白宫里的主角们”,在本文写作时,已获得愈1100万累计播放量,完全付费部分的单集播放量超过35万;而他个人帐号的微博粉丝则达到119万。 沈逸的明星效应,固然是因为他具有其他观察者网主播所不具有的学者身份。在观众群体中,沈逸的视频以“干货多”、“知识点集中”而著名,沈逸也因此被观众称为“压缩饼干”。

但实际上,这样一位并非以研究美国为主业的学者,在他关于美国政治的论述中,更多是从外部观察美国作为一个整体的大战略,而这一观察又依赖高度意识形态化的臆测,与其他主流民族主义者一样,围绕着“美国霸权衰落”、 “西方民主衰落”、“美国遏制中国”这三个主要论点展开。

至于美国国内的政治结构、权力机构、选举等方面,沈逸很少涉及,分析也浅尝辄止,无非是“旋转门”等入门理论,加上“政客短期利益vs国家长期战略”之类的陈词滥调,最后还都要回到“遏制中国”、“颜色革命”的落脚点上。可以说,沈逸在美国政治领域的专业素养,并不显著强于他在观察者网的非学者同行。

观察者网自2016年开始重点推出沈逸,开始炒作他对美国政治的时评分析,显然是为了他的眼球效应,而非因为他的学术能力。这种眼球效应不仅是以他对特朗普当选的成功预测作为跳板,并且也是基于他素来在社交网络上出言不逊,善于调动情绪。这样的风格意味着,即使他作为专家学者不具有高超的水平,但作为流量明星,他却可以迅速吸引大量看客,并由此为平台赚取流量和营收。[3]

碰瓷Cloudflare

沈逸:“简单查了下IP,后面的公司挺有意思的。”

2021年8月8日,沈逸发微博称其通过简单ping IP的方式发现了全世界最大最知名的云服务商之一CloudFlare是“港独”势力,一时间引起舆论哗然。

知乎用户对沈逸捕风捉影式的言论以及等野生国师的戏仿:

假设路边有个老人摔倒了,路人走过却没有扶请问您对这个现象有什么看法?

督工:老人摔倒说明我们的工业水平还有很大提升的空间,针对老人防摔倒的设备普及率不足,国家应该加大对这方面的投入,确保老人都能用得起相应的防滑设备

陈ping:要我说,老人摔倒了要比直接摔死了好的多,我在复旦和德克萨斯的实验室里都摔倒过,但是人都没事。

维维豆奶:我始终坚信一切都是比较而言,根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在美国绝大多数老人摔倒都无法承担医疗费用留学生日报:我们先把老人摔倒的事情放下,来看看美国,美国新冠病毒感染死亡人数再创新高,拖累了全球抗疫进程

沈yi老师不慌不忙拿出手机拍了一张老头的耐克球鞋,然后发个微博“耐克,有点意思啊”[4]

支持屠杀平民言论被“大翻译”

沈逸:“乌克兰不是发枪了么?这波操作之后,乌克兰全员都可以看成美国抓进关塔那摩的平民战斗员:第一,不是平民,是战斗员;第二,不是军人,不享受日内瓦公约权利体系保护。~美国已经有示范了,乌克兰怎么跳,也跳不出这个框”[5]

404档案馆第91期《“大翻译运动”如何激怒了中国官媒?》中提到沈逸的极端言论被大翻译运动 在“大翻译运动”的twitter账号下,每天都会更新数条翻译,翻译语言包括英语、日语、乌克兰语等各种语言。在素材选择上,“大翻译运动”多选择几类材料:一种是中国官方的亲俄言论或官方媒体的假新闻。例如,观察者网发布的俄方否认对于乌克兰布查的大屠杀指控,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对于“只要中俄两个大国肩并肩站在一起,国际秩序就乱不了”的采访。

第二种是中文互联网上的民族主义意见领袖的评论。例如,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讲师沈逸称布查死亡的平民应该被视为战斗员,不是平民,不受日内瓦公约权利保护的言论;再比如,胡锡进称如果佩洛西访问台湾,应该加强中国和俄罗斯合作的言论等。[6]

中国数字时代相关文章

中国数字空间相关词条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