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精神鸦片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精神鸦片

2021年8月3日,经济参考报的一篇题为《"精神鸦片"竟长成数千亿产业——“任何一个产业、一项竞技都不能以毁掉一代人的方式来发展”》的新闻报道将网络游戏称为新型“电子毒品”、“精神鸦片”,并点名痛批《王者荣耀》游戏,该报道直接在资本市场掀起了轩然大波,A股、港股的游戏板块遭遇大跌,总市值合计蒸发接近4000亿元。

文章称,2020年中国超一半儿童青少年近视,因沉迷网络游戏而影响学业丶引发性格异化的现象呈增长趋势,“网络游戏危害越来越得到社会的共识,常常用“精神鸦片”、“电子毒品”指代。

很快,经济参考报把这篇报道撤稿,在进行了一些删改后再度发布,只是全文已经去掉了“鸦片”、“毒品”的说法,变成了《网络游戏长成数千亿产业》。

文章所使用的“电子毒品、精神鸦片”的表述引发游戏行业对于游戏监管政策出现变化的担忧,而不少网民认为这篇报道相当“老顽固”,例如“孩子游戏沉迷的责任不能完全推给游戏厂商”、“都21世纪了还提游戏鸦片说”。还有网民猜测这与打击课外培训机构等或为同一盘大棋

很多媒体针对文章中所提到的游戏监管和“精神鸦片”的说法进行了反驳,当然也有评论认为“股市大跌”是因舆论对“监管信号”过度解读:

  • @电子竞技:文章作者似乎也对游戏行业缺乏了解,移动端网络游戏只是游戏的一个分类,如果这个分类有问题,就一杆子打死所有游戏也有点不太合理。而一篇讨论游戏行业的文章,却对游戏行业的正面作用丝毫不谈,也未免有些偏颇。
  • @人间三角:用这个词批评一个千亿规模的游戏行业是不恰当的,有益的批评应该是就事论事的,应该是思辨的、动态的,不应该是挥棒子的、贴标签的、二元对立的。
  • @吴晓波频道:监管本身,也离不开家长和游戏公司的合作,单靠游戏公司自身也是不可能的,文章采访了游戏行业观察者、心理治疗师、媒体人。[1]
  • @匿名知乎网友:当社会整体风尚严肃,缺乏娱乐形式,导致学生缺乏放松和快乐时,独一的娱乐形式对人的吸引力就越大。所以真禁了游戏,我更相信他们会去搓麻将、打扑克、下象棋。至于学习?那是排在跟小学生弹弹珠后面的。[2]
  • @基本常识:这篇对网络游戏的报道看似是媒体引领了社会讨论,实质是媒体背后被想象出来的监管力量引领着社会讨论。如果没有互联网监管和教培监管的大议程在前,经济参考报的这篇文章根本砸不出几朵水花来。[3]

另附“精神鸦片”相关解释:

精神鸦片,或称宗教是人民的鸦片,出自马克思于1843年创作的《黑格尔法哲学批判》的导言一文,他认为宗教是人民“精神上的鸦片”,这跟共产主义的无神论有关。但马克思本人并没有详细解释“鸦片”一词的意涵,大部分学者皆把这解读成“人类对宗教信仰的依附”。 来自维基百科

中国数字时代相关文章

更多与精神鸦片相关的文章

中国数字空间相关词条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