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Array and string offset access syntax with curly braces is deprecated in /var/www/wiki/includes/media/WebPHandler.php on line 191

Deprecated: Array and string offset access syntax with curly braces is deprecated in /var/www/wiki/includes/media/WebPHandler.php on line 193
这个世界不要俺了 - China Digital Space
个人工具
视图

这个世界不要俺了

来自China Digital Space

跳转至: 导航, 搜索

“这个世界不要俺了”是徐州丰县“铁链女”所说的一句话。

2022年1月27日晚,视频博主@徐州一修哥 在抖音平台发布视频,视频拍摄于江苏丰县董集村一位名为董志民的村民的住所。

这个世界不要俺了.webp
这个世界不要俺了-1.webp
大陆博主「徐州一修哥」在影音平台抖音发布了其前往董志民的住所拍摄的影片

董志民生育八个孩子的故事早在2021年底就在当地流传。“八孩之家”甚至成为了当地小有名气的网红打卡地点,许多主打“正能量”的博主慕名采访,拍摄视频宣传该父亲“父爱如山”、宣扬当地的扶贫政策。董志民也在抖音开设账号“八个孩子爸爸”,塑造所谓“英雄父亲”的人设,在一些网络主播的宣传下,不少民众向董志民一家捐赠吃穿用品,甚至有商家请他代言。

然而,在@徐州一修哥发布的视频中可见,董志民的“妻子”被铁链绑着脖子,锁在一个破屋中。她衣着破败、牙齿零落,所吃的食物也十分糟糕。视频被传播至网络后引起巨大的关注,众多网民对视频中女子的生活感到愤怒和震惊,还有不少民众留言担忧该名女子遭到了拐卖和家暴,并呼吁报警。此事件在中文互联网上形成爆点话题,网友们将视频中的女子称呼为“八孩母亲”、“铁链女”。

还有一些网民自发地对“铁链女”的真实身份进行调查。还有一些网民则爆料徐州一直是人口拐卖的重灾地。随着更多的真相被揭露,有早前采访“铁链女”的影像再度进入公众视角,其中一段由一名经微博认证的北京律师发布的影片显示,“铁链女”用方言说道:“不可能让我走的……这个世界不要俺了”,引发网友热议。

很快,1月28日下午,丰县县委宣传部发文称:杨某侠和董某民1998年领证结婚,是合法夫妻,不存在拐卖行为。不过,该条通报未能平息网民的诸多疑虑。关于“杨某侠”是谁的线索在不同社交平台出现,被大量转发,部分还遭遇删帖。

1月30日深夜,丰县再次以联合调查组的名义称,杨某侠1996年在乞讨时被董某民的父亲收留,此后就与董某民生活在一起。还称,她之所以被锁链拴住,是因为她自2021年6月以来病情加重,将其锁住是为了防止她犯病时伤人。

连续两次通报所展现的冷漠官腔引发了网民的愤怒声讨。微信公众号 “桃花潭李白”的作者在《徐州丰县案:背后的不公与荒诞》一文中质疑道:“路上的人,可以随便‘捡’回家养的吗? 一个大活人,在路边被捡到的机率有多大?你捡到过吗?为什么他们都‘捡到’了?”

在网民们的质疑声愈来愈烈时,2月7日,中共徐州市委、徐州市政府联合调查组发布通报指,“铁链女”杨某侠原名为小花梅,是云南省福贡县子里甲乡亚谷村人,于1994年嫁至云南省保山市,1996年离婚后回到亚谷村,同村的桑姓女子受“铁链女”母亲所托,将其带至江苏东海县治病,“铁链女”在抵达当地之后走失,当时桑女未有报警,也未告知她的家人。调查组还表示,“铁链女”早在云南亚谷村生活时已表现出言语行为异常,调查组已组织市、县两级医疗专家对“铁链女”的“精神分裂症”进行会诊治疗,其精神状况趋于稳定。通报亦提到,“铁链女”的牙齿脱落经诊断是重症牙周病所致,其他健康指标正常,而根据DNA鉴定,八个孩子和董志民、“铁链女”符合生物学亲子关系。

针对徐州市2月7日发布的调查通告称“铁链女”杨某侠是原名小花梅的云南人,《云南信息报》前调查记者“铁木”和“马萨”来到据称是“铁链女”的家乡、位于云南福贡县的“亚谷村”实地探访,并发布《查找小花梅》一文。他们从县政府及当地人了解到,“小花梅”确实是亚古村人,并有一个同母异父的光姓妹妹,但无论是该名光姓妹妹,还是邻居和村民,都没有人能辨认出“铁链女”就是官方通报提到的“小花梅”。该访谈还提到当地民众都否认曾有官员前往当地调查的说法。《查找小花梅》的原发文稿在两天后从微信公众号中删除。“铁木”和“马萨”也被当局传唤。

2月10日,中共徐州市委、市政府联合调查组公布事件调查通告。第四封来自官方的通告指,董志民涉嫌非法拘禁罪,桑姓女子及其丈夫涉嫌拐卖妇女罪,均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调查组还表示,经各级警方对“铁链女”进行DNA检验比对,认定“铁链女”即是“小花梅”。

在当局连续发布四封情况通报之后,仍有很多网友对当局的说法表示怀疑,与此同时,关于“铁链女”真实身份的种种说法仍在中文互联网上被传播,有网友发现,一个于1996年走失的四川女孩李莹,与“铁链女”的长相十分相似,走失年份与年龄也对得上。丰县导演王圣强发文称“就在我们临镇。都知道是李莹,但是有人不能让她是李莹”,随后他表示“老家政府领导来电话了,不让我说这事”并删除此番言论。

在“丰县铁链女”的真相愈发扑朔迷离时,包括乌衣在内的一些网友直接前往了丰县看望、声援“铁链女”,但他们都遭到当地警察殴打,而乌衣也因此被当局控制、监禁。随后,当地警方以防疫为由,禁止外来人员进入村庄。丰县董集村不但被铁皮包围,丰县人民武装部更派出穿着军大衣的疑似民兵驻守村口。

当局采取的一系列举措以及官方接连发出的四次通报都未能平息网民的质疑,2月17日,中共江苏省委、江苏省政府宣布成立“丰县生育八孩女子”事件调查组。

2月23日,调查组再次对外公布调查处理情况通报。通报指出,综合DNA检验比对、查阅小花梅云南户籍底册和调查走访江苏、云南、河南等地,确认铁链女“杨某侠”就是云南亚谷村的“小花梅”。通报还否认了网络上对于“董某民、杨某侠结婚证照片上的女子与小花梅不是同一人”的质疑,对于“杨某侠与四川籍失踪女子李莹的DNA对比”问题,通报再度强调“两人匹配结果不一致”。

然而,事发二十余天来当局发布的五份通报均未能真正让网民们信服,“铁链女”本人也在事发之后被当局以“精神病救治”为由严密监控起来。

2023年4月6日,事发一年多以后,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董志民虐待、非法拘禁案,4月7日作出判决,认定董志民犯虐待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九年。

这一判罚结果再次引起网民们的集体不满,有网友评论说:“九年连她生八胎的时间都不够”。

当局在“丰县铁链女”事件中所采取的严格管控、审查等措施导致“铁链女”到底是谁或许永远不会被大众所知,但她所折射出的中国妇女儿童拐卖问题再次引起人们的关注。

正如微信公众号“基本常识”作者所说:

在结束了二十年被当成生育工具的悲惨遭遇之后,小花梅又被当成了严密管控的维稳对象,可能永远失去了回归正常社会的机会。

更让我牵挂,让我义愤难平的,是铁链女的案子止步于个案,没能真正推动当地更多被拐卖妇女的解救。

小花梅案是那段历史和那个地区正义拼图的第一块,完整的正义还需要持续的追问。

其他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呢?被卖到哪里去了,如今生活状况如何?江苏省去年轰轰烈烈的集中打拐清查行动,到底有没有成果?

直至今日,仍有很多公民持续要求当局公布铁链女事件真相,并要求释放乌衣等因营救铁链女而遭监禁者。

2023年1月,律师李庄等一行人前往丰县探望铁链女,但在村口就遭到执法人员包围、并禁止进入村庄。据李庄描述,铁链女所生活的村庄有大量警力严密看守。

而在另一段视频中,一些中国女权活动者们拉起巨大的印有铁链女头像的海报,声援铁链女和乌衣。

同时,在白纸运动期间,更是有抗议者在脖子上挂着铁链,手举白纸抗议。

伦敦墙涂鸦事件中,当地的华人、留学生在二次创作时,也涂上“铁链女”、“铁链”的字样图像,以声援铁链女,并呼吁不要忘记铁链女的遭遇。

详见数字时代中文网站:丰县铁链女事件全记录

中国数字时代

中国数字空间

丰县生育八孩女子事件

丰县生育八孩女子事件(又称:铁链女事件、锁链女事件、丰县八孩母亲事件)是2022年1月曝光的妇女被虐待、多次拐卖案件及一系列后续风波,事发于中国江苏省丰县欢口镇。一名据称生育八个孩子的精神异常且被囚禁的女子的视频被传播至网络,并随着多路调查者对真相的揭露,该事件最终引发了巨大的舆论争议。事发后至2月上旬,丰县、徐州市两级行政机构发布了多次通告,但都因为自相矛盾而未能平息民愤。2月中旬,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组成调查组介入事件,并发布最终调查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