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黎智英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人民日报:黎智英,壹传媒创始人,“祸港四人帮”之一,也是这四人中,最为活跃的分子。

黎智英(英語:Jimmy Lai Chee-ying;1948年12月8日-),香港企業家及社會運動人士,佐丹奴、香港蘋果日報、壹傳媒創辦人。生於中國廣州市,祖籍廣東省佛山市顺德,現為香港永久性居民,拥有中英双重国籍。 2020年12月,《無國界記者》授予黎智英年度新聞自由獎,「以此向在北京壓力下日益新聞自由空間日益收窄的香港獨立媒體表達支持」。然而,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將其列為“禍港四人幫”之首。(维基百科黎智英)

黎智英父亲是广州的大户,他是偏房所生,他父亲在土改初期就跑香港了,带走了一些家产,和当时许多地主富商的遭遇一样:他们家的大宅被共产党征用,他和妈妈住在以前长工住的偏房,隔壁住着一个女子。当时有个海关工作的人在追这个女孩儿,他对黎智英说,你帮我看着点儿这个女的,每天告诉我都谁来找过她,说了什么。黎智英帮了他,后来黎智英动用这层关系搞到了去澳门的通行证(这个人能力有限,搞不到香港的)。

那年他大概九岁,已经自力,很早就出去码头帮人拎皮箱赚点儿小钱帮补家用,有一次一个香港人除了给他钱之外还给了他一小块儿巧克力,首先他觉得香港人太好了,没有呼呼喝喝拿他当苦力,然后,巧克力太好吃了。他想,香港一定是离他最近的天堂了。决定去香港,搞到去澳门的通行证后才告诉妈妈。 他妈妈给了他一块儿私藏的黄金,缝在贴身衣物里,让他去香港找父亲。他在排队过关去澳门时发现官员会搜查每个人,如果带金条被查出来就不能去了,当时他做了决定,把衣服弄烂,把那块儿金子掉在地上,踩进泥里,顺利过关,但身无分文了。那是他做的第一个重大人生决定。钱没了可以再赚,机会没了就找不回来了。

到澳门后和大部分当时偷渡的人一样塞在普通渔船的舱底,偷渡到香港,登岸后他立刻去工厂做了童工,吃住都在厂里,还预支了一块钱工钱让他们买点儿简单的席子被子茶缸安家。他用这钱一气儿吃了三碗馄炖,花完了,觉得很幸福。也没去找他父亲。工作后他父亲来找过他几次,带他出去吃饭。他一直也没有主动联系他。

做童工时他很机灵,工作也卖力,当时工厂里一个管帐的以前是个老师,觉得孺子可教,就对他说,你这样打工出不了头,在香港,必须识得“鸡肠”(英文),于是他开始跟着他学英文,从单词学起,黎智英在中国没上过学。很快他长大了,英文也学的不错,做到了经理,积累了一点钱。之后香港进入股疯时期,他也跟风和朋友一起凑钱大手买入几只股票,运气不错,赚了不少。[1]


”我两手空空来到这里,我所得到的一切都归功于此地的自由。或许,现在是到了我回报这一自由的时候了。”在不久前接受法新社采访时,香港传媒大亨黎智英这样说。昨天(8月10日),他因为政治异议被捕。这句话在社交媒体广为流传,令人落泪。

当日被捕的还有另外九人,其中包括黎智英的两个儿子,以及年轻的社运领袖周庭。曾经与周庭比肩抗争、如今流亡英伦的罗冠聪在脸书上回忆说:”他们都有着与普通少年一样的追求,听KPop、买高达、食甜品时露出满足而稚气的笑容。”同样令人唏嘘。

更加令人感动的是香港人的抗争意志。黎智英旗下壹传媒股价当日短暂急跌之后迅速回升,一路狂涨,最高涨幅竟曾达344.44%,全日升183%。第二日,继续飙涨,截止下午1时半涨531.37%,是港股最大升幅股票。

警方搜查壹传媒大楼之后,《苹果日报》编采工作继续,以黎智英被捕做头条,标题为”苹果一定撑落去”。印量由两星期前的7万多份涨到35万份,随后再次加印至55万份。市民们排长队购买,甚至整叠买下供人免费取阅。[2]


中国数字时代相关文章

  1. |黎智英被捕后壹传媒股价两日涨超10倍 香港市民抢购《苹果日报》示支持
  2. 苹果日报|黎智英黑衫直播抗警谎 与美国撑港组织召集人交流互相鼓励
  3. 【CDT发布】周庭、黎智英父子三人以及壹传媒高层多人被捕
  4. I看见 | 黎智英消失的50天


中国数字空间相关词条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