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传媒集团创办人黎智英今早继续在twitter开live直播,他响应为表达不满警方篡改7.21历史的呼吁,穿上黑衫亮相。他指当政府利用法律来扭曲真相,「我们如何适应一个没有法治、没有黑白、没有对错的未来?」黎智英亦与在美港人组织「We The Hongkongers」召集人许颖婷即场互动,谈论报道真相的压力、传媒的将来。黎智英直言虽然记者坚持去报道,但已比以往「谨慎」,反映并没有真正的新闻自由,但在危机之时,新闻工作是更重要、更有意义,可让人分辨对错。

警方昨日指在7.21事件中受伤的立法会议员林卓廷涉案,引来外界强烈质疑,黎智英形容16人被捕事件「可怕」,不止因为被捕人士相信并非违法者,更严重的是历史、真相将会被篡改。他又指这反映国安法破坏法治、真相和对错的观念,此法令香港警察跟随与中国大陆的风气,曾经良好的形象已变样,变成漠视、甚至篡改事实,转变之快令人震惊。

今次直播的嘉宾之一、美国圣母大学政治学家许田波(Victoria Tin-bor Hui) 提出,法治和政府管治方面受破坏在2014年雨伞运动后已出现,整个原本应中立的公务员系统亦受影响,当在位的人可以有控制权,能决定委任、罢免和晋升的安排,大家面对的是跟随规则就有奖赏,否则便会被辞退。她指这令香港的公务员体制、法治和警察制度迅速受侵蚀,甚至当去年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公开道歉后,初级警员亦会批评指他不代表团队。

嘉宾主持、《南华早报》前总编辑Mark Clifford回应香港现状时,提到他和很多香港人也不希望离开,「这是个美好的城巿,值得我们尽力尝试去维持她的美好」。许田波补充指,政府任意拘捕社会运动领袖,却不知道巿民对政府失去信心,才是管治失效的原因,但现时的香港人与以往一代不同,即使选择离开,亦会坚持在海外为香港发声,「打压的力量很强,但香港人亦有顽强的意志抵抗」。黎智英认为,无论大家选择离开与否,亦不应受批评,而留下的人犹如社会「骨干」,向国际展示风骨气节,相信大家也站在历史正确的一面。

(左)与许田波(右上)和Mark Clifford(右下)讨论香港局势。

 

直播后段,网民即场与黎智英对话,首先亮相的是许颖婷,她日前在美国发起借人口普查争取港人身份认同的活动。正在美国主修新闻学的她提到,去年于波士顿爱默生学院(Emerson College)校报发表「我来自香港,不是中国」的文章,加上参与过社会运动后,便成为「社运人士」,但同时自己是一名记者,报道时需要保持中立,她问黎智英是否曾有类似的挣扎。黎智英表示,相信作为记者不可能完全避开个人意见不谈,无论记者写什么、说什么,都源自于其价值观、立场,鼓励她「做自己」。

谈到传媒的未来,黎智英表示「继续做需要做的事」,但当记者要「谨慎」、「担心言论、报道会带来后果」,要承受风险便非真正有自由。他说:「现时做记者是很高风险的工作,但亦因此令新闻有价值,显得新闻是重要的专业,在危机时更有价值。现在从事传媒工作很有意义,因为可报道真相,让人分辨对错。」他又指当大家享受前人努力争取自由的成果时,「现在亦是我们去做这工作的时候」。

另外一位来自加拿大的网民Robert,就提出有关金融风暴和武汉肺炎的讨论,黎智英指中国处理疫情的方式,反映是不尊重人权,不能与自由社会看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