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馆

邹幸彤:六四卅二煽惑案 邹幸彤陈情文

天安门母亲在今年六四,在我被关押在警局时,在当局严密的监视下,到万安公墓拜祭时所读:“三十二年来,我们心中的悲痛和思念丝毫未减。我们活着的人,一定会担起更重的担子,抗争到底,至死不渝!”八段证词,八个破碎的家庭,然而在六四之中,在一党专政之下,破碎的家庭又何止八个?其实这些难属才是这单案中真正的受害者,因此他们的声音才是最有必要出现在这场庭审的记录之中。听下这些正在被消灭的声音,或者法庭会更明白,自己正在扮演一个什么角色。

邹幸彤:六四卅二煽惑案 邹幸彤自辩供词

起码在香港,一讲起八九六四,大家会知道军队入城的时候的乱枪扫射,会知道被坦克车碾断双腿的方正,知道睡在板车上流血的 9 岁小学生,知道当年在天安门广场上和平绝食的大学生们,知道当年这场运动多么得到全国上下甚至党政机关的人的支持,也会知道王丹、吾尔开希、刘晓波这些名字,知道那位只身走上长安大街挡住坦克的“坦克人”,知道只是想悼念她们的孩子都要面对重重困难的天安门母亲。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