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le

实体「六四纪念馆」现仍关闭,但支联会今日(4 日)宣布,众筹设立的网上「六四记忆·人权博物馆」( 网站共分6个展馆,以时间、空间、人物、香港、媒体和文艺,叙述1989年六四事件及此后种种。

在线博物馆地址

支联会指,由于香港政治打压剧烈,「六四记忆·人权博物馆」自开馆日起,脱离支联会,由策展团队独立运作。 此网上博物馆由曾亲历八九的中国记者、作家长平担任总策展人,在全球建立策展、档案及技术团队。

支联会于去年6月4日起,曾为「六四记忆·人权博物馆」发起众筹,至8月,共获1,186人捐助,募得款项共1,675,032元,全数投入博物馆筹建运作。

今年6月,六四纪念馆管理委员会主席麦海华曾表示,虽有「六四记忆·人权博物馆」,但「有实体馆始终重要,有件实物,上网睇似乎唔系好真实」,实体纪念馆不会被完全取代。 支联会表示,「六四纪念馆」现仍关闭,但待日后找到适当方式或地点,会考虑重新开放。

分6 展馆展示六四相关文物、档案、影像、口述历史等

支联会指,「六四记忆·人权博物馆」旨在保存于香港传承了30年的文物、档案、影像、口述历史等,并连结世界各地学术机构关于「六四」研究的档案库。

该馆共六个展馆,分别为时间馆、空间馆、人物馆、香港馆、媒体馆和文艺馆。 支联会指,此后博物馆亦会持续更新,补充内容,翻译多语言版本,并将因应时事与纪念日主题,开设主题特展。

支联会介绍,第一批上线的六个展馆简介如下:

【时间馆——抗争之史,未尽之路】
  这是一座流动的纪念碑,碑身交错刻下四条时间线:一、主线详细讲述1989年4月至6月发生在中国的一场规模浩大的民主抗争运动;二、副线清晰呈现中共1949年建政以来,对社会生机一系列的镇压与控制,以及这种模式在八九之后如何蔓延全球;三、八九运动推进改变国际政治格局的苏东剧变,因此背景线是当代全球民主自由抗争史;四、被大历史裹挟的个体命运的挣扎,从未随著时光而散尽,姑且称之为生命线。

【空间馆——世界上每个角落的广场】
  这是用地图形式呈现的“六四”档案馆。以规模庞大的数据、名单和文件构筑起沉重的历史空间。八九民主运动几乎席卷中国每一个大中城市、全国所有高等院校、将近一半中等专科学校,以及无数学术机构、工矿企业和机关事业单位,直接参与抗争者横跨不同年龄、阶级、专业岗位,数以千万计。此馆所列仅为获取并整理出档案的部分。但是,参观者已经可以看出,这是人类抗争史上的骄傲。同样可以看出,镇压者大规模调动军队,俨然战争行动。

【人物馆——一个人的“六四”史】
  无论是亡殁者还是幸存者,无论是抗争者还是镇压者,无论是名满天下还是默默无闻,本馆确认与“六四”相关连的,都将收录。每一个人,既是时代的英雄,亦是时代的一粒沙。那些青春的热血和勇气,不应该成为没有人念的悼词。那些追杀学生的军人,也不会因为他们在执行任务而不是刽子手。八九六四,不仅镶嵌在中国与世界的历史中,这一场席卷千万人的运动,他们就是我们,就是我们身边每一个人。

【香港馆——但有一个梦不会死记著吧】
  “六四”抗争中来自香港的声援和捐赠,镇压之后的“黄雀行动”逃生通道,以及持续30年风雨不改的维园烛光集会,让香港恍若黑暗天空中一道闪电,给抗争者带来力量和希望。同时,香港的参与、救助和持续纪念,本身也可称为独立的抗争运动,经历了从发起、传承到打压的过程,并与香港本地的民主运动,逐渐同呼吸、共命运。本馆两条叙事线:援救“六四”与自我抗争。援救即是抗争,抗争才能援救。

【文艺馆——这个歌声将来是你的挽歌】
  对自由、公义与爱的呼唤,是人类心中唱出的最美好的歌声。30年的维园烛光集会,就是30场大型音乐会。成千上万参与八九民主运动的个体,都在用生命书写抗争的艺术,用时间构建历史、人性与尊严的舞台。这里所收藏的各类艺术作品,不仅是对八九民主运动的记忆与沉思,也是林林总总的抗争行动。相对于同类历史事件,本馆收藏并不丰盛,这也是专制政权对创作自由和人类想像力无情压制的见证。

【媒体馆——以过去书写未来】
  70年来,中国媒体最大的骄傲,是在八九民主运动期间数日之内几近自由的报导。坦克和机枪对这短暂的自由还以报复性的窒息。因此,长达30多年对这场震撼全球的民主运动保持沉默,也成为中国媒体最大的耻辱。幸好还有自由世界的媒体坚持报导,尤其是在逢五遇十的周年,一再穿梭于当下情景与历史现场,勾勒出人类长期抗争的整体图像,丈量着昨日与明日之间的距离。

file

「六四记忆·人权博物馆」网站截图

file

「六四记忆·人权博物馆」网站截图

file

「六四记忆·人权博物馆」网站截图

file

「六四记忆·人权博物馆」网站截图

file

「六四记忆·人权博物馆」网站截图

file

「六四记忆·人权博物馆」网站截图

六四纪念馆两度觅址仍难开放

六四纪念馆由支联会成立。 2012年起,曾先后办两次临时馆,经众筹终在尖沙咀觅得第一个永久会址,却遭业主立案法团指违反合约用途而驱赶,打官司最终无疾而终。 闭馆三年后,再觅得旺角新址,2019年重开。 此后仍多次经建制团体骚扰、泼盐水阻挡永久馆开幕。 2021年6月,食环署指场地未有公众娱乐场所牌照,支联会决定暂时关闭「六四纪念馆」,直至另行通知。 支联会秘书蔡耀昌相信「可能有政治原因」。

「六四记忆·人权博物馆」便是在此背景下诞生。 为免网络攻击,博物馆的伺服器设在香港及外国,支联会特别希望借此机会,收集中国各个地区、鲜受注目的八九民运纪录,申请联合国科教文组织(UNESCO)世界记忆项目。

2020年,港区国安法生效后,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田飞龙曾撰文指,支联会是「西方颜色革命和民主全球化议程的一部份」,筹办「六四记忆·人权博物馆」是想抢夺历史话语权,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或触及颠覆国家政权罪和恐怖活动罪。

注:展馆介绍内容报道原文系摘录介绍,中国数字时代编辑根据香港支联会新闻稿补充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