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同步

WOMEN我们|“COVID-19世代”大学生的漫长季节

我们采访了几位在疫情中度过大学生活的大学生。他们在当时并没有屈服于“非常态”,而是竭尽所能,在自己周边小小的角落里,维持和营造“正常”与“意义”:有的为劳动者协调物资,有的做过事实核查与深度报道。封控放开后,他们走出校园,不得不面对日渐逼仄的现实环境,各自作出人生选择。

【CDT报告汇】中国当局如何监控和骚扰海外留学生?(外二篇)

一位化名叫“罗文”的学生分享了自己的经历。“在参加完天安门事件纪念活动的几小时后,她在中国的父亲联系了她,并告诉她公安机构已经与他取得了联系。公安指示他要‘教育正在海外学习的女儿,避免她参与任何可能对中国国际形象造成不利影响的活动’。”

WOMEN我们|女生回忆:十四岁那年的八九六四

在远离北京的南方县城中学,无师自通的反叛从何而来?那一年报章点燃的激情与青春萌动隐隐呼应,政治与性的解放问题交缠无解。那年发生的一切,并未一夕之间带来幻灭,而是潜入生命底层,指引此后的路途。

六神磊磊读金庸|当狂飙遇上连云港江南七怪

事实上,“打假博主”的存在,是要非常高的条件的,那就是:一、起码有效的新闻监督,二、起码及格的法治环境…..如果是舆论监督形同虚设,法治为零的地方,你想想会有打假博主吗?那不是打假,那是送命啊。

qf4palestine|在荷华语酷儿学生的挺巴街头记

被「政治敏感」的中国人无论在世界上哪个角落都要小心镜头,都要挣扎在「不/可见(in/visibility)」的身份困境之中。当欧洲酷儿的抗争身影可以被影像存档,少数现身的中国酷儿却永远在小心翼翼地确认自己没有「抛头露脸」。

玖奌杂货铺|要有多狠,才会从蝼蚁嘴里抢食?

坐办公室里吹空调的,大都是有编制的;而在大街上打扫卫生的,往往是招聘来的临时清洁工。他们往往干着最脏最累的活,拿着最低的报酬。可就是这样,在加格达奇区,本该属于环卫工人的冬季作业补助资金,被违规使用,发放给有编制的人员。

【重温】维舟|谣言研究回顾

每当有谣言引发的恐慌性事件,总会有随之而来的一些反思和讨论。许多人将中国人轻信谣言看作是一种令人痛心的国民素质,并寄望于启蒙的理性之光驱散这些迷雾。

【CDT周报】第170期:一档音综节目咋就成了“五旬老太守国门”?

在某些人眼中,这场歌唱比赛已经与列强入侵无异,是一场关乎民族尊严的“华语乐坛保卫战”。57岁的满族人那英被PS成了《走向共和》中的晚清慈禧太后,并附上剧中的知名台词“我要洋人死”。随即,“五旬老太守国门”、“对抗洋人是叶赫那拉氏的命”等网络梗迅速传播。

【网络民议】中国“最网盘的导演”,唤醒恍如隔世的疫情记忆

5月16日,中国独立导演娄烨的最新作品《一部未完成的电影》在第77届戛纳电影节特别展映单元首映,随后在中文互联网上引发广泛讨论。许多看过影片的网民给出了高度评价,表示影片唤醒了自己对三年疫情时期的记忆,赞扬导演娄烨在创作过程中的勇气和才华,评价他“完全没有审查包袱”。

三联生活周刊|被迫停滞的春耕:“禁令”下贷款种地的农民们

(科左中旗的花生禁令)的范围不仅包含我国历来对用途有严格管制的耕地,还包括林地——这是柴达木嘎查村民们用几十年时间花费劳力改造而成的。在改造过程中,村民们形成的对林地的理解和使用方式,被“花生禁令”几乎完全否认。这让村民们感到愤怒,也感觉不安。

兽楼处|睡在实验室门口的科学家

实验室门口,张永振躺了3天2夜。期间,公卫中心的领导来过一次,让张永振回去,别躺了,其他什么也没说。舆论发酵后,4月30日晚,张永振拿回了门禁卡。5月1日早上,学生们也回到了实验室。我问这位2020年《Nature》杂志年度自然科学领域十大人物,躺实验室门口时想了些什么?……

【404文库】宾曰语云|网红书记朱是西被查,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朱是西)虽然一直忙忙碌碌,南阳的城市面貌也变化很大,实际上是竭泽而渔,负债经营。截至2023年底,南阳全市政府债务余额高达1235.34亿元,而2023年全市财政收入仅完成289.4亿元。比起不作为,更可怕的是乱作为。比起尸位素餐的“庸吏”,更应该警惕的是弄权妄为的“能吏”。

亮见|连云港,你是真狂飙啊

都说狂飙兄弟这次见识到了真正的“狂飙”,可《狂飙》只是恶人高启强一个人的狂飙。一座城的狂飙,高启强只有羡慕的份儿。

经济观察报|黑镜律师:“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悲剧何时休

和那些饱受争议的悲剧故事一样,邢燕军案并不孤立。实务中,嫌疑人的诸多悲剧往往发生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相较于其他强制措施执行期间,嫌疑人发生意外死亡的概率似乎高得异常,而死亡原因也往往让嫌疑人家属难以信服。

维舟|人们为何热爱阴谋论

近些年来,有太多这样的第三方机构,要么无法独立发出自己的声音,要么丧失了公信力,这使得很多人更转向自行判断,而此时如果独立思考的能力尚未形成,反而还被反智浪潮所席卷,那么阴谋论就成了最具诱惑力的解释。

维舟|“中国文化几千年来从未没落过”

那位地铁上的年轻人所流露出来的意思也正是如此:中国文化一直优越,我们自家的东西就足够好,没什么必要去吸纳国外的。这乍看起来是自信的,但在本质上却是自我封闭的。真正的自信,没有必要非得如何论证自身的文化优越性。

南风窗|50岁,工地发不了工资

十多年来,张兰干过各种活,餐厅服务员、宾馆保洁、棉花采摘员……直到三年前找到这份工地上厨师工作,她拿到了远超当地水平的工资,觉得可以好好攒点钱,没想到今年被突然通知已经超龄。尽管她暂时靠变通保住了工作,但“上面”跟她说了,最多干到今年底,她就得走。

衣者褚|一个县委书记被攻陷之始末

冯某对李万忠的“围猎”是典型的“长线投资”“放长线钓大鱼”,从日常交往等细微之处打感情牌……另一个“围猎”者章某采用的方式是从李万忠的爱好入手。李万忠业余爱好不多,但钓鱼绝对可以算作其一。章某在偶然得知后,便常常故意在李万忠钓鱼的地点制造“偶遇”。

青年志Youthology|当招聘方称“我们想招一位男同志”

这不是左芒第一次遇到性别歧视,难得的是,这次有实质性证据。最终法院判决左芒胜诉,公司赔偿 3000 元精神抚慰金。沉默无法改变现状。左芒始终相信,人可以维护自己的权利,可以得到应有的公正。这是发声的意义。

历史研习社|林则徐在新疆的另一面

林则徐禁烟,因为引发鸦片战争被道光皇帝革职,发遣伊犁……随着林则徐历史形象的经典化,他在新疆的一些事迹也被夸大,甚至张冠李戴,这些在清末多已出现。林则徐是个卓越甚至“超前”的政治人物,这一点毋庸置疑,所以也不必用本不属于他的言行来“锦上添花”。

风慢慢|官方《情况通报》,正成为知法违法的遮羞布

我担心,海西中院和个旧政府的“情况通报”,已经成为权力机关应对执法人员知法违法时的一种“模式”。这种模式包括以下要件。1.指出受害者一方“情况恶劣”;2.执法人员违法是迫不得已;3.执法人员的违法行为被定义为“不规范”、“不当”;4.必须加一句“不信谣、不传谣”。

关胖本胖|放任民粹回潮,中国大厂难有未来!

如果公众不能了解经济运作的真相,企业的舆论环境就不会得到改善。这才是大型企业最重要的公关任务,是企业与公众关系的基础工程。在营销思维主导下,这是无法完成的任务。甚至有些大企业的公关操作,还主动迎合民粹,大打所谓的“民族主义牌”,段位拉低到了“香飘飘”之流。

一席|读书能够改变命运吗?我不知道,但我只有这一条路了|谢爱磊 一席第1059位讲者

在我看来,“小镇做题家”是农村和小镇学生所建构的一种独特社会形象,它和客观能力无关,更多地是关于个人的生存心态和人生探索。我更想强调的是,它更是一种特别的反身性思考。当我们在考虑自己的处境并想着到底该怎么办的时候,其实我们就已经在跟命运协商并进行反击了。

i看见|这个伤口会一直流血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这是最基本,也是最朴素的愿望。但南通呢,除了一纸通报外,没看到其他措施。不要有事就推给老百姓,要先看看自己做得如何。 “重大事件中,信息公开,并及时动态公布,是阻止一切谣言的最有力武器。” 很遗憾,这个武器很多人至今都不愿意用。

辚辚|别把综艺上升到爱国

当一档音乐综艺节目被提升至国别对立的层面时,一切都变了味道。没有人在乎华语乐坛怎么发展,大家都去关注中国歌手到底能不能赢了外国。观众不会在意双方的真实差距,只会想尽办法让中国赢。音乐失去了原有的魅力,更多人陷入了狭隘的民族主义。

金宏伟|一带而过的故障信号灯

如果留心,会发现近年来已经多次发生一种现象——官方通报往往刺激出二次舆情,甚至因官方通稿所引发的质疑远远超越事件本身……我简单搜集了一下南通事件的微博信息,近乎一边倒地在关注信号灯问题。可惜,情理之外,又是意料之中,信号灯问题在通稿里果然“惜字如金”。‍‍‍‍‍‍‍‍‍‍‍

六神磊磊读金庸|5·12那天,这人怪我“从来不赞美”

昨天收到一条这样的留言,批评我从来不“赞美”:“你们的问题,就是只有嘲讽和否定,绝无赞美,还美其名曰‘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同样逻辑,‘若赞美不自由则批评同样无意义’,做的不好的批评了,做的好的不赞美,是不是太过双标?”‍

亮见|《我是歌手》,咋变成对抗列强了?

就像网友说的:那个《我是歌手》现在的感觉已经往《霍元甲》发展了,外国大力士摆下擂台,已经全国直播打翻了几个知名武术家,全国人民怒了,正在呼唤高手找回场子。形象无比。

建设性意见|现在是唱歌也必须中国天下第一对吗?

不只是音乐领域,也不只是现在,从一百年前起,这片土地上就充斥着一种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儿的集体情绪:中国人必须在任何领域取得天下第一。往好的方向说,这当然是一个勤劳勇敢拼搏向上的民族性格,是进步的力量。但往另一个方向说,任何领域都输不起,又何尝不是深入骨髓的自卑呢?

历史押韵|开眼了,个旧运政“碰瓷式执法”真是细思极恐,颠覆三观

根据行车记录仪的视频显示,车辆被这群人拦停,随后其中一名执法人员,奋力一跃,鱼跃冲顶哦,扑在引擎盖上,随后翻滚哀嚎,旁边的其他工作人员也没有笑场,很熟练的开始录视频取证。动作行云流水,驾轻就熟,没有丝毫多余动作,甚至在翻滚中还扔了手里的一个小东西,像是瓜子壳或者烟头。细节拉满。

加载中

CDT/CDS今日重点

【CDS词条】梅大高速塌方事故

【文章总汇】哥大学生抗议风波

四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我是中国歌手,我请战!”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