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亚洲 | 中国高速公路公司暴利惹争议

中国多家上市高速公路公司公布的年报显示,高速公路收费的毛利率最高者,超过奢侈品如茅台酒利润率。引起舆论关注,也受到不少专家的批评。

中国大陆有13家在深圳和上海股市上市的高速公路公司近日公布了2011年年度报告,报告显示,其利润率让其他行业羡慕不已。北京的《新京报》报道说,十三家公司的平均毛利率高达百分之五十六,最高的重庆路桥公司,毛利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一,比利润丰厚的茅台酒公司的利润率还高,远远超过高利润的房地产公司。有资料显示,中国是收费高速公路最多的国家。目前全世界的十四万公里收费公路中,中国就占了十万公里。中国高昂的公路收费,一直是不少经济专家批评的焦点。

美国南卡州立大学管理学教授谢田表示,百分之五六十的毛利率,对于收费公路项目来说并不太高,重要的是赚到的钱如何处置。

“毛利高是和产业有关系。像高速公路,路已经建成了,销货成本(cost of goods sold)主要是维护收费站,百分之五六十、七八十都不是特别离谱,它实际上是靠收费在未来的30年之内把贷款还清,偿本付息这一部分实际上是占了毛利的大部分。但中国高速公路收费确实是太高了,记得10年前,我有一次从杭州到上海,收费上百块钱,相比来说同样的距离在美国可能只有几块钱。”

在美国的中国事务网站主编伍凡表示,中国高速公路的高收费,已经造成中国物流成本高昂,并反映在物价中,成为每个消费者的负担。

“为什么中国内需市场建立不起来?有几个因素,(包括)交通运输费这个因素。中国现在都是地方性的,都是各个地方官员拿政府的钱抢了老百姓的土地盖了公路,这都成了他们私下的财产了,一段一段地收钱。你要走100公里,可能收两三家,费用谁来摊?所有的费用都摊在物价上面,那价格就上涨了,老百姓去买任何东西物价都高涨了。”

由于社会反响巨大,中国政府去年展开了收费公路清理专项行动,希望能够降低公路收费,减低物流业成本。中国媒体报道说,根据中国上市高速公路公司的年报,不少高速公路公司为了应付可能出现的公路收费降低,采取了分散投资的方式,把盈利资金投入房地产,甚至金融项目。

谢教授认为,这种做法完全有悖于收费公路的设计理念。

“高速公路收费的目的就是要把原来投资建设的成本收回来,收回来以后这个钱就维持运作,维持维修就够了。一般正常国家会用法律的形式把它确定下来,让这个公司不能成为一个真正赚钱的公司,就是为了还本付息就行了。如果多出这么多钱来可以用来投资其他不相关的产业的话,那就说明它的收入太多,首先就不应该收这么多。第二,这个钱应该用来尽快还本,把贷款主体还掉,剩下的就用来减低未来的收费,能够基本上打平,还掉利(息)、贷款,它的使命就结束了。”

谢教授介绍说,公路收费是以此分担道路建设成本,一般由地方政府出资或融资承建,由于公路的公用性质,公路收费公司本身并不应该是独立的盈利机构。伍凡则分析说,近年来中国机动车辆高速增长,使得许多高速公路进入高盈利阶段。在有些地方,高速公路贷款已经还清,却仍在收费,因为地方政府不愿放弃这种无本万利的收入来源。

“建公路的时候,一定是要么是地方的官员,要么就是太子党,要么是跟地方官员和太子党勾结在一起的黑道,有权有势的谁可都以宰。中国的大部分公路都是地方管的,地方管的各个区,个人一片,还不是一个省统管,你这个市就管一个范围内的公路。慢慢运输量增加,收费就来了,那就是黄金道了,(收)的钱不得了,地方简直是变成恶霸了。”

过去十多年来,中国受到调查和惩处的贪官中有不少与交通建设有关,很多高速公路项目都发生过官员贪污受贿的案件。根据中国官方的数据,中国除了西藏之外,其他三十个省市收费公路债务余额为2.3万亿元人民币,2010年公路收费总额为2859亿。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4月12日 上午 8:42
编辑:
分类: 国际华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