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hina周刊 | 叙利亚“毒气屠杀”:难拆的全球定时炸弹

“如果确定叙利亚使用了化学武器,美国政府会改变现在的策略,介入叙利亚内战。这也是为何这次的“毒气事件”如此受到瞩目的原因,如果属实,这就是一场化学武器引发的大规模人道主义灾难,也可能是外部社会介入叙利亚内战的开始。那么,叙利亚内战的转折点很可能就此而来。”

导语:

叙利亚反对派指责政府军使用化学武器,造成包括平民在内的大量人员伤亡。消息引发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和担心。叙利亚的化学武器问题对国际社会到底有何影响呢?

一、“毒气大屠杀”尚是罗生门,但是叙有化学武器被国际社会公认

1、遇害人员看着有“中毒”表征,不过细节未认定,叙利亚政府军和反对派互相指责

一具具尸体横趴在地上,看不到明显的伤口;猫也死了;幸存的孩子呕吐不止……这是由英国独立记者拍摄的一段视频。不管是录像还是目击者的讲述,都直指在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东部郊区发生过袭击事件,遇袭者的症状也的确像是中了“毒气”。叙利亚反对派声称有1300人遇难。然而,总部在英国的“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统计的死亡人数暂时为130人。该组织以精确统计平民死亡人数而著称。同样统计了死亡人数的还有叙利亚暴行档案中心,该机构的官网上列出了遇害人员的姓名、是否成年、遇害地点、遇害原因,根据记录,起码当天有500人在大马士革郊区遇害,而该机构直接把遇害原因归结为“化学武器”。

另一边厢,叙利亚政府军则暗示反对派对其使用毒气。叙利亚国家电视台也在周六发布了一段视频:政府军士兵在大马士革和反对派交火,突然发生严重呼吸困难。这样一段视频被看作是在暗示反对派武装使用了化学武器攻打政府军。

尽管死亡人数和具体死亡原因未定,但是基本可以确定的是在大马士革的郊区的确发生了规模不小的死亡事件,从症状看,和化学武器有相似性。不过是不是化学武器有待核查,因为视频中救助伤者的人员没有穿戴任何的防护设备和器具,不合常理。另外,联合国派出的调查组正在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他们的任务就是核查叙利亚内战中是否使用过化学武器。这个时机被认为太过蹊跷,叙利亚总统阿萨德方面不太可能选择这时候“引火烧身”。而反对派则被认为有可能造假来吸引国际社会的介入,不过,一般又都认为化学武器都在阿萨德政权的控制之下,反对派不太可能获得。

2、但是叙利亚政府持有化学武器基本为国际社会公认,且可能已经在内战中使用过

去年7月,叙利亚政府发言人曾经说,叙政府永远不会用化学武器或非常规武器对付叙利亚人民,只会用来抵抗外国侵略。这被普遍解读为叙利亚政府首次承认拥有化学武器。虽然随后叙利亚官方又否认了这一说法,表示这是假设性语言。但是,今年6月,联合国的一份报告也证实了叙利亚拥有化学武器。该报告称,叙利亚政府拥有化学武器,并且可能已经使用过。不过该报告并没有确认该化学武器究竟是哪种毒气。同时,也没有排除叙利亚反对派也有获得化学武器的可能性。

而美国的情报机构也确认了叙利亚内战中曾经使用过毒气。据透露,他们从一死一伤两名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分子头发等样本上提取到了沙林毒气残留。而美国副国家安全顾问的声明是,“鉴于我们获得了多方面的独立信息,我们的情报机构对这个评估结果非常有信心。”

事实上,叙利亚政府持有化学武器一直就被认为是“国际社会公开的秘密”。有情报称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叙利亚政府就拥有芥子气、沙林毒气等各类化学武器共计数百吨。叙利亚也是少有的几个未签署《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的国家之一。

二、叙利亚的化学武器被认为是国际社会“定时炸弹”

1、倘若叙利亚的化学武器落入恐怖分子之手,对全球都是灾难性的

叙利亚的化学武器目前应该还处于阿萨德政权的有效控制之下,有多处储存地。而反对派要获得这些化学武器比较困难,并且反对派可能也缺乏运输设备。

以色列等国家担心阿萨德政权会用化学武器攻击自己。不过,国际社会最大的担心其实是,倘若这些化学武器流入黑市或者不慎落入恐怖分子之手,对全球来说都是灾难性的。化学武器的工作原理是,利用具有毒性的化学物质致使敌人大规模地死亡或者受伤。而许多毒气都被称之为“无形杀手”,无色无味,很难被发觉。恐怖分子利用化学武器攻击平民早有先例,1995年,奥姆真理教在东京地铁使用沙林毒气,造成13人死亡,5000多人受伤。不幸中的万幸是该邪教组织还没拥有提纯沙林毒气的设备、技术,否则后果难以估计。

2、叙利亚的乱局下,这种恶果发生的可能性激增

目前的叙利亚,大局上看是反对派和阿萨德政权的对峙,可倘若细分了看,教派林立、各种势力复杂得令人咋舌。许多极端主义分子也来到叙利亚聚集。有反恐情报称,已经有6000多名好战的极端主义武装分子涌入了叙利亚。而英国媒体《每日电讯报》早前报道,4月,叙利亚政权的一座主要化学武器工厂附近爆发了一场争夺战,发起争夺行动的是宣誓效忠“基地”组织的叙利亚反对派“胜利阵线”。该工厂生产致命的沙林毒气。该报道称,沙林毒气比氰化物要毒500倍,要不了多少,恐怖分子就可以在伦敦或者纽约的地铁中引发灾难性后果。

当然,也有专家说大量的化学武器难以掩人耳目地进行运送,并且还需要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员将不同的原料混合起来才能成致命的制剂。因此,认为国际社会是杞人忧天。但无论如何,不可否认,恐怖分子拥有大量的化学武器对国际社会都是坏消息,可能引起的恐慌是巨大的。

三、可要拆除这个“定时炸弹”不容易,国际社会左右两难

1、一方面,国际社会都强烈反对叙使用化学武器,奥巴马曾把这设为美国是否介入的红线

倘若阿萨德政权使用化学武器,无疑会引发大规模的人道主义灾难。有分析称,阿萨德政权在两小时内就可以完成化学武器的空投,届时,包括美军在内的外部力量根本来不及反应。

因此,奥巴马将化学武器设为“红线”。 去年8月20日,美国总统奥巴马曾警告说,叙利亚政府只要使用化学武器,甚至只是“移动”它们,就将触及美国的“红线”。后来,奥巴马又说,“我已经明确说过,一旦使用化学武器的事实得到确认,这件事就会成为一个变盘因素(Game Changer)。”这可以理解为,如果确定叙利亚使用了化学武器,美国政府会改变现在的策略,介入叙利亚内战。

这也是为何这次的“毒气事件”如此受到瞩目的原因,如果属实,这就是一场化学武器引发的大规模人道主义灾难,也可能是外部社会介入叙利亚内战的开始。那么,叙利亚内战的转折点很可能就此而来。

2、另一方面,局势太复杂,国际社会的介入成本非常高,因此犹豫不决

严格算起来,奥巴马的“红线论”已经失信过一次。美国的情报机构实际上已经确认了叙利亚政府军小规模使用过化学武器。也就是说,不管国际社会有没有定论,美国自己是有结论的。但是,美国的应对是准备给反对派提供武器。但据报道,到目前还没有任何武器运达。因为,美国实际上支持的是反对派中的温和派,而不是那些极端主义分子,恐怕也有武器落入后者之手的担心。而就算支持叙利亚阿萨德政权的俄罗斯,在反对极端主义者的立场上也和美国等国家一致。

另一方面,叙利亚的未来是什么?再理想主义的人恐怕也很难乐观起来。叙利亚不可能走埃及模式——阿萨德不是穆巴拉克,政府军队处于阿萨德政权的控制下;也不可能走也门模式——“和平”地流放总统,因为阿萨德手上的血债太多,和解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且他也不可能放弃,而支持该政权的俄罗斯也不可能放弃自己在中东的传统势力范围;最后,还是不可能走利比亚之路,阿萨德政权自身的实力要比卡扎菲强很多,虽然现在分析都认为阿萨德无力统一,但事实上其已经差不多演变为叙利亚力量最大的一个“割据军阀”。如果国际社会要介入,绝不是设置禁飞区,出动空军这么简单。而一旦介入,就可能被拖入到泥潭之中,中止内战就得花费巨大的代价,更不用说后期的教派和解、重建国家工作,这不会比重建一个伊拉克容易一丝一毫。

据美国媒体报道,此次的“毒气屠杀”传闻发生后,美国政府很快就召开了会议讨论对策,可介入派和不介入派依然分歧巨大,难以达成共识。一般都认为,要么就彻底不管,要么就一管到底。可国际社会彻底不管,那么发展下去,叙利亚可能变成一个军阀、极端主义者等分裂主宰的动荡之国。成为中东地区最不安定的因素、恐怖主义的温床。而叙利亚被认为处于中东的“心脏”,动乱的叙利亚对于全球的能源安全等问题都没有好处,甚至对中国都是不利的。同时,在战火不断之下,难保阿萨德政权没有能力妥善地保管这些化学武器,那么化学武器落入恐怖分子之手也是极有可能的。如果介入的话,要让各方达成和解,建设一个统一、和谐的叙利亚实在有点天方夜谭。因为历史、宗教等因素就决定各方面很难超越自己的立场,有一个统一的价值观、追求。

说到底,叙利亚的裂痕正在越来越深,随之而来,死伤的平民越来也多,被迫流离失所的难民也越来越多。联合国今年6月的报告就显示,不管是政府军还是反对派,都犯下了人道主义罪行。

结语

“毒气大屠杀”传言让许多人也展望叙利亚内战会不会引来转折点。可目前看来,还是困局无解。这样的胶着状态对叙利亚平民的伤害只会越来越深,而不仅是“毒气”问题威胁全球,一个新的中东“火药桶”也是国际社会的一颗定时炸弹。

(腾讯评论出品)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9月5日 上午 7:45
分类: 网事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