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乔木:一个共产主义者的狱中思考 —— 葛兰西的霸权理论

【编者注:葛兰西理论中的“霸权”在英语里翻译作“hegemony”,是一个包含多重意义、相当复杂的术语,与中国党媒中经常出现的“霸权主义”没有直接关联。】

Gramsci

(资料图:意大利思想家、西方马克思主义代表人物之一安东尼奥·葛兰西画像;图片来自网络)

安东尼奥·(Antonio Gramsci,1891-1937),欧洲共产主义思想家,意大利共产党创始人,受苏联的资助长期在欧洲组织革命,搞工人运动。墨索里尼法西斯上台以后,将其监禁。葛兰西在狱中和亲属、战友及遥控他的苏共领导有许多通信,通过阅读写作,思考革命为何会持续挫败。他留下32本笔记,后被编成《狱中札记》出版,流布于世。

葛兰西1937年因病逝世,观其一生,可算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属于高华教授所说的“老一无”(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他留给后世最重要的遗产就是霸权理论,影响至今,并不断引起讨论。

葛兰西早年信奉马克思的阶级斗争和列宁的暴力革命理论,在欧洲不断鼓动工人造反、革命,但却屡遭挫败,被人看做神经病。工人们觉得股票小额化,自己也可以持有股份,厂兴我兴。有了钱,工人也可以开工厂办公司,当资本家。即使是打工的劳动者,有了劳资纠纷,也可以有工会撑腰,谈判甚至罢工。诉诸媒体会报道,自己也可以办报,发出声音。

有政治兴趣的工人还可以组建政党,竞选公职。免费教育在扩大,孩子们只要努力学习,通过选拔,就有机会从事技术、管理或政府工作。温饱不是问题,各种社团、俱乐部很多,菲亚特、大众车越来越便宜。生活还不错,至少有奔头,干嘛要提着脑袋闹革命?通过考试和选举一样能当官,枪杆子出了政权还不是一样被斯大林这样的独裁者掌握,强迫劳动,饿殍遍野。

葛兰西在狱中痛苦地思考:马克思说资本主义越发展,就越在培养它的掘墓人无产阶级,革命就越会爆发。可是拥有众多工人阶级的西欧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人们对革命毫无兴趣;反而是资本主义最落后、工人最少的俄罗斯,利用战争进行政变,首先爆发了革命。可建立的政权只能靠武力和谎言来维持,统治者滥杀无辜,人民生活艰难。没有多少西欧人想过上苏联那样的生活。

这究竟是马克思列宁错了,还是西欧人民中了邪走上邪路?葛兰西像得了神经病一样,每天在狱中用头撞墙思考,终于有一天整个人精神了,因为他想明白了。

葛兰西在《狱中札记》里提出资本主义的“霸权”理论,它不是军事上的,实际上除了战时,资本主义的常备军很少,有些小国连军队也没有,只有治安警察。那么它们靠什么来维稳、统治呢?

prisonnotebooks

(资料图:1926年10月墨索里尼宣布取缔意共,又不顾葛兰西的国会议员身份,下令逮捕并判二十年徒刑。自1929年起,葛兰西获准在狱中写作。他写下32本《狱中札记》,这是意大利现代思想史上的重要著作;图片来自网络)

葛兰西认为这种霸权是制度、文化和意识形态上的霸权,说自信也可以,简称三个霸权或三个自信。因为资产阶级取得政权后,随着经济的发展和公民权利的落实,统治阶级有足够的自信开放报禁、党禁,你可以自由结社、组建工会,你可以拥有私产、选票、甚至枪支,只要你不拿枪杆子搞恐怖主义,爱怎么折腾随便。

揭发官员,欢迎,骂政府,陪着笑脸听着,都是选民惹不起,再说骂总比上机场扔炸弹强吧?骂说明还是对政府抱有希望,不像苏联你敢骂吗?骂也是监督官员,免得进了牢房说受资产阶级腐朽思想影响,放松了思想觉悟。再说现在你骂我,我下台再骂你,相互监督,共同进步。

而资本主义的人民,看看世界其他国家,不管几千年的历史,都是毫无政治进步地改朝换代。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不是世袭,就是指定,不是拼爹,就是拼坦克。兴,百姓苦;亡,百姓苦。何必被人用这个主义、那个梦想忽悠呢?反正我有选票,议员你得为我说话,否则谁还选你?政府你得管我的教育、医疗、住房,否则议员、媒体、舆论的唾沫星子淹死你。

子女好好上学,不用拼爹也可开衙建府,不用拼爹的爹也能登坛拜将;想当官就选举,罗斯福也坐轮椅但能当总统,奥巴马黑小子不靠民族政策照顾就能当领导,还是正的。只要干得好,克林顿“长期与多名女性保持与发生不正当关系”,可以留职察看,以观后效。

葛兰西提出的霸权理论,经不断完善,一般指的是意识形态、政治文化和大众媒体方面具有统治地位的社会共识。意识形态方面主张民主、宪政,公权要限制,私权受保护;政治文化方面应宽容、多元;大众媒体容许独立、监督。政府和公众形成共识,在宪法框架内的任何言行表达、权利主张,只要是和平的诉求,无需害怕影响稳定而加以限制。公民权利的诉求,反而在帮助引起对社会问题的重视,解决一个个小危机,从而避免爆发全面危机的破坏性革命。

葛兰西没白坐牢,他首创并由后人完善的霸权理论,还真管用。当年资助他们输出革命的俄罗斯,现在也“霸权”、自信了。不信你看俄罗斯媒体,天天都在骂政府。不骂哪来的免费医疗、免费教育、世界上增长最快的收入?当年都被克里姆林宫的领导、从彼得堡到海参崴的大小官员霸占着,哪有百姓的份?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0月9日 上午 4:40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