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之声 | 缺乏民主的外交和内政

香港和菲律宾的人质纠纷为什么久拖未决?评论认为香港沦为没有民主的中国的一个城市之后,在国际社会得不到应有的尊重。无论是埃及时局还是薄熙来案二审,都能观察到没有民主与法治程序的后果。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总理李克强先后关注香港与菲律宾的人质事件,促菲方严肃对待,尽快“合情合理解决”,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表示支持香港特区政府与菲律宾政府就此事保持密切沟通和协商。时事评论人在李怡香港《苹果日报》连续发表文章予以讨论。

李怡比较菲律宾在类似事件中对待香港和台湾的不同处理之后认为,“中共表面很有强国体面,实际上在香港人质事件中对付不了一个菲律宾。因为香港人处于无权状态,对特府没有压力;特府对中央只有顺从也全无压力。死几个香港人,在北京、在特府高官眼中只是个数字”,“中共自建政以来,从来没有重视过中国人的生命与尊严”。

2010年8月23日,一辆香港游客乘坐的旅游车在菲律宾遭劫持。菲警方实施突击解救行动中,8名香港游客死亡,6人受伤。

李怡说,回归后香港的自主逐步沦落,香港变得越来越像中国大陆的一个城市。尽管中共不断封杀台湾的国际空间,但台湾相比之下受到国际社会更多的尊重,也从菲律宾政府得到了更妥善的回应。

李怡认为,外交是内政的延伸。没有民主的政权,对内就有压迫人民的权利。延伸至外交,就是面子最重要。不惜牺牲土地求和,以及要百姓勒紧裤带去援外。香港没有民主,市民缺归属感,只是自顾自,很少人愿牺牲些小利去维护香港人的尊严。只有立足于本土去争取民主,香港才有将来。

埃及和台湾政局启示香港

不少人在埃及的大规模冲突及民主逆转后,提出对民主的质疑。香港《明报》发表文章《从埃及到香港——民主的实质和程序价值》,作者马岳认为,从西方民主化理论的角度看,埃及的经验是民主价值和民主制度如何巩固的问题,反映了埃及人仍未内化民主的程序价值,但难以就此否定民主政制的价值。

埃及局势动荡

马岳认为,埃及民众不满穆巴拉克的管治,要求其下台并推行民主选举,可以是同时相信民主的程序价值和实质价值。问题是当民主选举产生的穆尔西政府表现不似他们预期,他们是否选择用符合民主程序的方法来更换政府。相比之下,台湾对前总统陈水扁弊案的处理,证明台湾已进入民主巩固的阶段,因为台湾人民已经确认民主选举是唯一更换公权力的手段。

马岳说,埃及给香港的重要启示之一,是建立民主政制是需要一段颇长的时间各方适应,学习用民主程序去解决社会各项矛盾的。从这个角度看,民主政制落实愈早愈好,因为要各类社会政治力量学习如何创制及在民主政制下解决各项问题和社会矛盾,是要不断尝试的。拖延制度改革,付出的代价便会愈大愈多,对香港的发展的影响亦会愈大。

薄案第二季精彩不再

薄熙来大势已去,但薄案并未尘埃落定。随着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透过官网宣布受理薄熙来的上诉,备受瞩目的薄案正式进入第二季。台湾《旺报》刊发对中国大陆舆论的观察,作者胡勇指出,除了新华社发布的一条不足百字的新闻稿之外,近期涉及薄熙来的公开报导,都是一些关于薄家在京城的住宅或者薄家父子失和的“花边新闻”。

文章引述作家吴若愚的意见说,虽然一审被判无期,但薄熙来的政治影响力并未因此完全消亡。上诉即使是做白工,也必须做做样子,对“薄粉”们有所交代。并观察到人民网借专家之口,对二审是否开庭作出了回答,“如果不影响判决结果,那么可以开也可以不开”。而专家认为,薄熙来没有翻盘的可能,而且薄熙来也深知这一点。即便开庭,山东高院微博直播的可能性不大。

文章说,考虑到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即将于下月召开,舆论的焦点将转向攸关国计民生的改革议题,曾经轰轰烈烈的薄熙来案很有可能在冷冷清清中演完第二集。“‘薄粉’们也只能在逐渐淡去的记忆中,偶尔回忆起那段‘唱红打黑’的岁月吧”。

摘编:张平

责编:洪沙

[摘编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0月13日 上午 6:45
编辑:
分类: 国际华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