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言 | 上海自贸区:下一个深圳?

几个星期来,企业家们一直在广泛思索着上海自贸区。这次试点政策意味着更广泛改革议程的开启,这是十一月份的一次大型党派会议上提交后的结果。尽管它名为上海自贸区,但其实它更是中国商业首都郊区的特殊经济开发区。李克强总理个人是拥护这次试点的。

该自贸区最终于 9月29日启动。领导人认为这是标志性的一刻,这和三十多年前靠近香港的深圳特区的建立及当时的改革所带来的经济腾飞一样。在新闻发布会上,官员们引用了“创新”这个词多达43次。

尽管对于自贸区的建立呼声颇高,但其发布会却令人扫兴。几乎没有一个政府要员现身。这次计划将不会包括以下几项预期的改革:未经审批的互联网入口,企业税的减免,国外拍卖人古玩贸易的获批。更麻烦的是,细节几乎没披露半点。“让我看看牛肉 ! ” 前欧盟商会北京办事处的负责人 伍德克 大声疾呼。他曾经激动过,但是现在他害怕官员们变得胆小了。

随着当局发布一个关于外国人不能再该区域的部分地方进行投资的“否决单”,这种担忧更不得缓解。理论上,一张禁止枪支,毒品,色情相关产物交易的清单应该是投资者友好型的。事实上,上海自贸区的否决单上包含上千个被禁区。虽然当代官员坚持宣称将会削减这些区域,但是一个外国律师抱怨道,“中国官员就是“醉心于控制。”由于这些不确定性的存在,大肆宣扬的上海自贸区会不会成为下一个深圳特区还是值得推敲的。而令人吃惊的是,很多专家的答案是几个谨慎的可能。

小心了,蝗虫

“不要被早期的谨慎蒙蔽了,”上海财经大学的陈波说道,”我们仍然雄心壮志。“他在上海自贸区的创建中给政府提过建议。陈先生相信内部和外部的因素促使中国经济模式的改变。

在国内,飞涨的工资和劳动力的老龄化将中国推入一个“中等收入陷阱”。在国外,竞争者泛太平洋合作伙伴竞相涌入地区性的自由贸易交易,这也要求经济的开放。“中国在正在在提升其竞争力的这个游戏里倍感压力。”美国商会的负责人季瑞达说道。

很多分析师说,为了不落后,中国必须自由化。随着制造业已经有了竞争力,这意味着低效的,被宠坏了的服务行业尤其是金融行业的开放。这就是上海自贸区出现的原因。今年服务业已从 2003年的占上海GDP的一半上升到62%(在香港,这个数据是90%)。

通过让有经验的地方官员在一个非常的封闭的区域做进一步改革试验,为应对像人民币自由兑换所带来的风险等所采取的应对措施必须包含在内。苏格兰皇家银行经济学家高路易,一家投资银行认为,谈到控制热钱,只有在自贸区与中国其他地方有严格的边界时,试点才会起作用。从这种观点来看,只有这些在自贸区获得成功的改革能在其他地方被小心且缓慢的铺展开来。

那些希望泄露的人说这完全是无稽之谈。他们认为自贸区完全就是为启动止步不前的扩大自由化。巴克莱投资银行的颜湄之说,如果自贸区内的自由化不能影响其他地区的经济的话,“上海自贸区将只能像前海(靠近香港的一个特区)一样,不会有什么改变。这些评论家希望改革迅速从上海自贸区扩展到中国其他地方。

很多观察者,似乎愿意给这个试点区时间等待其腾飞。这可能是因为这不可避免地与全国经济自由化相关联。毕竟,虽然被广泛叫做上海自贸区,但是该区域的合法名称是中国(上海)自贸区试点。李克强总理对上海自贸区的支持和他的前任在 2001 对中国入世的推动类似,是一个被政治镀金的经济改革现代化的标志。

虽然没有披露细节,但是上海自贸区大纲承诺放开一些重要的区域。官员们已经大致划分了接下来三年会有行业进入的区域。

这是对的,方向性的说

大概有 30多家的公司被批准进入。这是初期显示的自信(虽然一些人质疑他们是如何申请的,因为细则都没公开)。大多数是国内的企业,但是花旗银行,美国银行巨头,也是其中只一。安德鲁,中国分行的老板,承认他的公司对于自贸区将如何调控银行一无所知。但是他说,他们仍将进入,因为“在方向上,这是这个国家去的对的地方”。他提到,深圳改革初期,也没有披露太多细节。

花旗银行准备在自贸区开设分支来为客户处理贸易融资和现金管理(“我们的电话都要被打爆了,”安德鲁说道)。但是,他认为更多的机会是在人民币自由兑换化和利率市场化,这两项预期最大的改革,到来之后。

中国商业分析师西蒙 .皮尔森认为另一个机遇存在于简化和加速进口业务进程中。现在,货物清关需要将近一个月,所以,零售商有大量的“安全库存”。由于再出口成本很高,这些货物随之被滞留。他认为如果上海自贸区免去这些繁文缛节,那么不仅这些公司能通过减少库存来节省资金,而且上海也有可能与香港和新加坡竞争成为亚洲零售市场的区域实现枢纽。

贾勒特先生说,上海自贸区所带来的最大好处就是,“可预测的调控”,他观察到,中国政策的执行随时间和地理因素的变化而变化,这造成了极度的不确定性。和其他观察者一样,他希望上海自贸区管理委员会设置成一个,以便所有监管机构的步调一致,这样新试点能在一个透明和可预测的机制下管理。这样做,意味着与中国的官僚和监管机构争权,让他们不再执迷于控制。中国下一步的发展可能就有赖于此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0月5日 上午 4:03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