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琦 | 政府放权就是最重要的改革

每次都是“改革到了最关键的时期” 每次都让人失望

十八届三中全会将至。一、二中全会主要内容是安排新一届政府党内、政府领导人,到三中全会才开始真正的政府工作布局,同时也为下一个五年的政府施政方略进行定调。因此三中全会最受关注。由于中央政府高级领导人俞正声承诺,将会在三中全会中研究“全面深化改革问题”,涉及“空前”的经济和社会改革,就使得这一届三中全会尤其地备受瞩目。

坊间议论纷纷,舆论传媒翘首以盼,在三中之前就有各路吹风、探路的猜测。这些猜测与其说是理性的预测不如说是各种寄望的发泄。以一份名为“383”改革方案为例,由于改方案的组织牵头人身份特殊(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刘鹤),该方案迅速爆红,引来无数遐想,各家媒体头版头条纷纷深度解读这一方案,似乎这份改革方案代表代表中央了中央的声音。

可是民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邱晓华却在微博上对此不以为然。认为这种猜测说明了市场舆情的渴望、对改革的热烈期待,同时也说明坊间的舆论看不懂中国的政情。“固然,文中有些建议反映了人们某些期待,但了解中国政情的人,都很清楚,它只不过是研究报告,没有多少实际意义,更不可能是中央精神。”

其实这也是最近十几年来中国舆情的特点: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去过度解读政策,实际上不过是在徒劳地表达自己的热望而已。十六大之前、十七大之前、十八大之前……无一例外,你每次都会听到,“这次会议是最关键的,改革已到深水区,形势非常严峻,不改不行”这样的鬼话。但每次开完会结果出来之后,你都有“我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的感觉。

你还敢信这些宏大叙事的“口头改革”吗?!

政府放权就是最重要的改革

最近新华网发展论坛一份关于“引领中国黄金十年,你认为哪项改革最为关键”的投票民调中,各个选项里“收入分配改革”一马当先获得了民调中的52%的选票。然而,要我说,这类民调一点都不反应老百姓心中对改革的期望。因为只要仔细看看其他的选项就知道了:“行政体制改革”、“推进经济转型”、“户籍制度改革”、“土地制度改革”、“法制制度改革”。每一项都这么“高大上”,都这么宏大叙事、让人“不明觉厉”。难怪网友们只选自己看得懂,最接近自己生活、工资的“收入分配改革”。

你要去问教师什么改革最重要,他肯定说教育领域是重灾区,不改不行;你要问农民,那肯定事关土地;而工人则只关心劳动关系和劳动工资水平的改进……每一个人在说起改革时想到的都是自己的利益。那些投票给“收入分配改革”的人,心里想的不是拿自己的钱去分配给比自己穷的人,而想的是通过某种政策把比自己富裕者的钱分配给自己。

这类民调永远只反映了一部分人的利益诉求,对一个长远政策的制定而言没有任何助益。

实际上,哪一项改革才能引领下一个中国黄金十年,这根本是一种伪问题。没有任何一种方法可以去比较户籍制度还是土地制度哪一个更重要,归根究底它不过是个人武断的价值判断而已。

事实上,每一次改革都是自发地从民间发起的。老百姓根本不需要政府来规划,自然就会走出小岗村、包产到户、私有化……之路。政府在改革方面顶多只是起到承认民间自发演化出来的既成事实的作用。把政策法规上属于非法的行为事后正名为“合法”。比如集资问题,在民间实际上已经遍地开花,随着商业的发达自发地发展处配套的金融服务行业,但政府却迟迟不肯放开民间集资这些领域,还要继续把它视作非法。那么,对这些人而言,最重要的改革就是承认民间集资的合法性。

其他领域的改革,其理亦同。对政府、对老百姓而言,最重要的改革在于政府不断退出、不断放权、不断地“不管”。而不是每一年都声嘶力竭地以改革为名,行政府扩权之实。

2013年11月6日 上午 12:30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