龅牙赵 | 别人曾经犯过的错,你为什么还要再犯一遍?

screen-shot-2016-11-08-at-%e4%b8%8b%e5%8d%885-35-45

假如,我说假如啊,某个村子的村头有一个大粪坑,又臭又危险,除了来挑粪淋菜的农人之外,没有任何人去那里。

但是有一天,张家的小孩子因为顽皮,绕山绕水地跑到那里去,掉进粪坑淹死了。

张家很悲伤,所以立了一个家规,不让自己家的其他孩子到那附近去玩儿。村子里所有的人家都知道了这件事儿,然后大家都达成了一个共识:这里不能去,去了是要付出代价的。

但是李家不信邪,偏让自己的孩子去那儿玩儿,结果有一天,孩子掉进粪坑淹死了。

村子里其他人都跟李家说:“说了那里不能去,你不听,现在出事儿了吧。”

李家的家长昂着脑袋说:“孩子掉进粪坑是无法避免的啊,这很正常啊,张家的孩子以前就掉进去过啊!”

刚才这段话,你是不是觉得很荒谬?但是事实上,这是我们很多人的价值观。

就好比现在已经变成了段子的雾霾,我们在批评雾霾太大影响健康、建议科研人员真正找出雾霾的原因,然后请神秘的相关部门从源头治理雾霾的时候,总有人跟李家的家长一样,昂着头告诉我们:“要发展工业经济,雾霾是无法避免的啊。不信你去翻历史,1952年英国就有大雾霾,1953年美国就有大雾霾,1960年日本也有雾霾,所以我们有雾霾很正常啊!”

于是,不少人都觉得雾霾很正常了,这是我们发展的必经之路,这是我们完全可以克服的小困难,这只是别人恐吓我们的阴谋而已,目的是不让我们发展工业。

而且还有一个更好玩儿的理由:“你看,英国美国日本花了五十年以上才治理成今天的样子,你也要允许我们花这么多时间来治理呀。”

看上去毫无问题。

我是学历史的,很多人经常带着蒙娜丽莎的神秘微笑问我:“学历史有什么用?”

我说,学历史没什么好处,只是可以让我们避免走很多的弯路。因为历史是最好的编剧,它会创造各种各样的辉煌,也会制造各种各样的悲剧,我们学历史的最大作用,就是要避免这些悲剧再次发生,如果可能,绝不能犯前人曾经犯过的错误。

比如说,朱元璋说宦官不能干政,但是朱由校偏不听,把魏忠贤都整成了九千岁,给朱由检留一个巨大的烂摊子,捡都捡不起来。

比如说,赵佶说不要联合一个少数民族政权去打另一个少数民族政权,容易暴露自己的弱智,但是赵昀不听,结果让蒙古人长驱直入。

我觉得,道理就是这个道理,不需要我再举例子了吧。

我毫不否认,英国、美国、日本曾经爆发过大范围的雾霾,但是你也无法否认,现在他们的治理非常有成效。

从历史的角度来说,我觉得英美日完全就是在给我们中国送福利。

他们用自己的亲身经历真真切切地告诉了我们:雾霾是怎么产生的,应该用什么办法来治理,最后应该用什么样的措施来防止雾霾的再度出现。

这些办法,是他们自己探索出来的,因为他们毫无经验可言,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过两年看看效果,所以他们要花几十年。

但是我们用不着来自己探索啊,人家的各种数据报告、各种法律法规、各种操作规范、各种量化指标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在哪儿摆着。

照着做就行了啊!

如果说我们是一个封闭的国家,没办法外出考察,我们也认了。

但是我们明明是一个开放的国家,朋友遍天下,在五大洲四大洋都有合作伙伴,连计生委都能出国考察,环保部就不能出去正儿八经地学个习取个经什么的?

再说了,即便是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不把这些过筋过脉的东西传授给我们,海外那么多留学生,即便是让他们去偷学经验,我想,凭着一腔爱国主义的热血,以及把祖国建设得更加美好的决心,一定有很多爱国学子会抢着做的。

但是问题是,我们还是只能忍受着铺天盖地的雾霾,继续喊着“别人也这样,我们没办法”。

作为一个学历史的球迷,我想起了带领中国足球队唯一一次杀进世界杯的教练米卢的一句话——态度决定一切。

我开了个新浪微博“赵龅牙”,万一失联了我就在那里给大家打招呼

2016年11月8日 下午 5:37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