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揭露,国内外转基因“专家”与方舟子吹捧“有助于消灭在亚洲地区广泛存在的维生素A缺乏症”的转基因“金稻米”,被戳破也是货真价实骗局可悲下场!越来越多事实证明,转基因“专家”吹捧的转基因作物中,没有任何一项,特别是主粮类转基因作物,不存在危害环境、生态、生物多样性、动物与人类健康中数种危害以至全部这些危害!不仅如此,越来越多事实还证明,转基因作物鼓吹者们当初声称的转基因作物所有的“优势”,一个个都被戳破是货真价实骗局! 破了破了,转基因“金稻米”骗局也被戳破!– 附:“一位4岁孩子的母亲”协助翻译的《金稻米“每年将挽救100万儿童?”》陈一文评论([email protected])《新浪网》“陈一文顾问博客”首发:http://blog.sina.com.cn/cheniwan《陈一文顾问网站》:http://sea3000.net/cheniwan转基因“伪科普作家”与转基因利益集团制造的转基因“金稻米”骗局方舟子:我为什么选择转基因食品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068790100i04p.html2010.3.15 (《中国青年报》2009.3.17) (XYS20100317)用转基因技术让水稻制造胡萝卜素(在人体内变成维生素A),有助于消灭在亚洲地区广泛存在的维生素A缺乏症。转基因技术可提高稻米中铁元素的含量,以减少以大米为主食的人群当中常见的贫血症……这一切离我们并不遥远,有的已经在实验室里研发出来,有的本来已可以大规模种植,只不过受妖魔化转基因食品的舆论影响,一时无法推广。但是不管怎样,未来的农业必定是转基因作物的天下。不管是故意的阻挠,还是无知的恐慌,都改变不了这一趋势,只不过是妨碍了它早日造福人类而已。转基因利益集团《金稻米》网站特别发布中文《金稻米的科学依据》称:http://www.goldenrice.org/Content2-How-CN/how1_sci.html“金稻米技术的产生基于一个简单的原理,水稻只能在绿叶组织中合成 β-胡萝卜素,而在被食用的胚乳中却没有,可是这个两步的生物合成途径确实存在于粮食中。仅仅通过转入两种酶的基因:八氢番茄红素合成酶(PSY)和八氢番茄红素脱氢酶(crt I),粮食中可以合成β-胡萝卜素的途径就能被重新激活,β-胡萝卜素就能因此在被食用的胚乳中制造 并积累。”这篇文章还煞有介事引用了20多篇“学术论文”作为支撑文章的参考文献,并且特别强调了《科学》2000年发表的一篇论文。必须认清:转基因作物安全营养评估结果受经济利益影响凡认为引用了这样20多篇“学术论文”作为参考文献这样的文章具有“科学可信性”的读者,请务必访问《陈一文译:转基因作物安全营养评估结果受经济利益影响》: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b17e9d01017kav.html一家领先的西方科学刊物《食品政策》发表了一项研究报告获得结论:商业利益帮助形成同行评审期刊发表的转基因作物安全风险论文的研究结果。对通过客观标准选择的94篇文章的研究结果发现:研究结果与作者与转基因行业的关系密切相关;作者有这种经济利益关系的论文,100%的研究做出了有利于转基因安全的结论。积极吹捧转基因“伪科普作家”方舟子鼓吹转基因技术的《新京报》 2011年3月30日《2013,“黄金稻米”登场》进一步宣扬:http://www.ebiotrade.com/newsf/2011-3/2011329114507306.htm2002年,孟山都公司开发的转基因玉米MON810在菲律宾获准广泛种植,让菲律宾成为亚洲第一个种植转基因主粮的国家。到2013年,另一种广受瞩目的转基因主粮“黄金稻米”也会在菲律宾全面推广。这将是世界上第一种全面种植的转基因稻米,也是世界上第一种直接惠及消费者的转基因粮食作物。上世纪90年代,科学家们开始了研发“黄金稻米”的艰苦历程。2000年,黄金稻米的第一个品种“台北309”研制成功,每克含有β胡萝卜素1.2到1.8微克,每天需要吃30多碗饭才能补充适量的维生素A;2003年,第二个品种“Cocodrie”研制成功,β胡萝卜素的含量达到了8微克/克;而2005年,“GR2”研制成功,β胡萝卜素达到了36.7微克/克,吃一碗就够了。如果不出意外,2013年,黄金稻米将通过菲律宾的全部试验。……到2013年,“黄金稻米”将是世界上第一种被广泛种植的转基因稻米。《农业知识网》发布《综述:转基因稻米的是是非非》揭露:“黄金稻米”不能抑制饥饿问题”http://www.qbwt.com/qbwt/23542.html黄金稻米(goldenrice)是把beta胡萝卜素(beta—carotene)转入稻米,使稻米能够富含维生素A。依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每年有超过100万儿童死于维生素A缺少症,另外有超过50万儿童由于长期维生素A的缺少而致盲。生物技术公司及转基因科学家称类似黄金稻米等转基因农作物能够增长食品的营养成分,种植出富含维生素的植物,从而解决全球饥饿和营养不良的问题。  但是最近BBC的一则消息却告诉我们黄金稻米可能只是一个神话。消息报导说事实上beta胡萝卜素在传统的稻米中已经存在,只是在表达上没有转基因稻米显然,一位来自先正达公司的科学家说:“其实所有的基因均存在在现有的稻米品种中。我们完全能够经过非转基因的方法获得维他命A含量的稻米。”  营养贫瘠的人群难以吸收转基因稻米中的beta胡萝卜素,要吸收beta胡萝卜素还需要进食多种蔬菜,改良其饮食结构。而且,我们能够预见即使黄金稻米被生产出来,生物公司也不可能免费的送给贫苦的农民。  世界最为著名的医学杂志柳叶刀的编辑RichardHorton评论说:“追求一样技巧食品解决世界的饥饿问题可能是这个新世纪商业炒作中最为可笑的恶作剧。”甚至连来自生物工业公司的科学家SteveSmith都说:如果有人告诉你转基因食品能够喂饱这个地球,那你应该跟他说这完全不是一回事,解决饥饿的问题与生产无关,而是需要全球的政治和金融改革的决心。”感谢“一位4岁孩子的母亲”为大家提供志愿者翻译服务为帮助读者全面深入认清孟山都为首的跨国生物技术利益集团以及他们御用的“学者”、转基因“伪科普”教主方舟子等造假、欺骗、误导、作伪证的转基因“金稻米”骗局的真相,本顾问非常感谢并向大家特别推荐“一位4岁孩子的母亲” “引领诸位做出自己正确的判断”应邀协助翻译英文《转基因观察》(GM Watch)网站发布的《金稻米“每年将挽救100万儿童?”》中文版。全球人类团结协作全面深入揭露转基因生物技术危害的正义事业需要更多有英文/中文翻译能力的像这位“4岁孩子的母亲”有识之士的帮助。希望更多有英文/中文翻译能力的有志者与我们联系。Golden Rice could save a million kids a yearhttp://www.gmwatch.org/gm-myths/11130-golden-rice-qcould-save-a-million-kids-a-yearq金稻米“每年将挽救100万儿童?”译者:“一位4岁孩子的母亲”陈一文顾问校对([email protected])译者的话:作为一个4岁孩子的母亲,我非常关注孩子的健康。我想这是天下父母都关心的事。但就是这份关注,引发了我对身边食品安全、环境因素的思考,也在偶然的机会中接触到陈一文老师的搏客,乐于为陈老师的公益活动呐喊。作为妈妈,我并不想过多地关注孩子,另他生活在成人的影响下或被成人“操纵”,而是希望孩子能本着自身的规律在自然中慢慢长大。然而,这社会中,总是有不尽仁义之事。而且,有些就是打着儿童的旗号。我想,人们都有自己的判断,一时的不辩真伪是缺乏相应的知识和材料。翻译此文的目的在于介绍来自不同方面的声音,供大家自己来判断。 以上并非针对本文翻译内容,因为我只是就文章翻译文章,对其中的原委并不真的透彻了解,更不足以发表个人观点。但是,推荐大家阅读,科学严谨的精神会引领诸位做出自己正确的判断。当金稻米以“这种稻米可以每年挽救100万儿童“为标题出现在时代杂志的封面时,金稻米这个名字2000年首次成为在头版头条。[1] 当时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也推波助澜说,“如果我们能把富含维生素A这种转基因品种金稻米输出到发展中国家,那每天可挽救4万名因为营养不良和饥饿濒临死亡的孩子。[2]捷利康(Zeneca)公司目前是先正达(Syngenta)子公司。先正达公司在一个阶段希望把金稻米想教为富裕的国家推广并商业化。正如捷利康一名执行官Adrian Dubock所说,推广金稻米已经刻不容缓,因为“每耽搁一个月, 就会新增加5万名失明儿童”。[3]美国有线新闻网(CNN)的一篇文章曾强调,金稻米已经具备被有效利用的条件,“转基因公司的食物科学家们已经研发出一种黄色的稻米,叫做‘金稻米’。由于富含维生素A和铁,可以预防贫血和失明,特别是对儿童。”[4] 一份来自美国国会向“特别国会论坛”发出的邀请说, “生物技术能否解决世界饥饿问题?”已经进了一步, 宣称:“这种改良并富含一定维生素的‘金稻米’……已经开始保护亚洲贫穷地区数以千计儿童的视力。[5]但是,宣称的这些说法没有一种是真实的。“金稻米”不仅还“没有开始挽救数以千计儿童的视力”, 也没有证据支持“金稻米”有这样的功效。关键的问题是β胡萝卜素的含量水平。从可以获得的数据(The available figures)看, “金稻米”只可产生少量这种维生素A的前体,即维生素A原体(provitamin A)。而且,更糟的是,米被煮熟后,其中50%的维生素A原体(provitamin A)损失掉了,仅保留50%的含量。[6]这与捷利康(Zeneca)公司Adrian Dubock先生2000年先前的说法显然完全不同:“发明人预想的并已经达到的维生素A原体(provitamin A)含量,完全可以达到避免目前每年50万不可逆失明儿童的水平,还有效降低26个国家1.24亿儿童的维生素A缺乏症的程度。[7]但是,作为共同的发明人Ingo Potrykus先生, 在面对绿色和平组织关注了对金稻米实际维生素A的含量不足的舆论时,在2001年不得不做出解释,“我高兴看到绿色和平组织在论证其合理性,……我也同时承认,绿色和平组织已经发现了使用金稻米减少维生素A缺乏症战略中的一个弱点,当然,我们可以肯定,当所有生物安全的评价标准都已经执行,我们需要更多的数据,比我们目前掌握的数据要多很多。”依照Potrykus所说(According to Potrykus),“我们当然正在致力于增加维生素A的含量,正在实验几种可能的方法。”他同时说:“我们有理由相信,我们的方法还有很大可能会成功。但我们必须要有耐心,等上几年,直到得到证实或否定。” [8]Potrykus并非是唯一一个承认仍需要做相当多工作的人。同一年,资助“金稻米”研发项目的洛克菲勒基金负责人Gordon Conway先生(Gordon Conway, the head of the Rockefeller Foundation,),曾写道“从公共关系角度,‘金稻米’被过度使用。总的来说,行业广告和媒体忘了一个事实,‘金稻米’还是一个研究领域的产品,还需要大量深入的研究,才能推广到农民和消费者中。” [9]随着“公共关系上使用金稻米”愈加明显,这引发了部分媒体的批评回应。例如,知名食物作家Michael Pollan在《纽约时代》发表的文章“伟大的黄色”(The Great Yellow Hype)。[10] Naomi Klein加拿大《全球邮报》上的一篇文章(an article in Canadas Globe and Mail)也同样尖刻。[11]尽管“金稻米”到目前为止进入农民种植的阶段,Ingo Potrykus指出,那只是因为对于转基因农作物冗长的规定限制的结果。据Potrykus所说,“金稻米”早在2002年就能够投入种植。2009年向宗座科学院做的讲演的摘要(abstract of a presentation made to the Pontifical Academy of Sciences in 2009)中,Potrykus说,尽管“‘金稻米’2012前不会进入到农民种植……,但是,如果‘金稻米’不是转基因产品,那么研发和注册早在2002年就能够完成。传统方式作物培育过程与基于转基因的培育过程在时间上相差10年,主要因为例行公事和制度性规定。这种差异,如果用可以计量的影响来看,意味着40万以上生命的损失。” [12]其他推广转基因的人受到Potrykus主张的启发。例如,Andrew Apel宣称,斯大林对1930年乌克兰大饥荒中百万人死去负有责任,“金稻米”今天的批评家们应该对更多人的死亡负责任[13] –寓意着对“金稻米”的反对者将背负更多罪名。这样激烈情绪化指责基于两项前提。其中一项已经提到,即宣称“金稻米”已经于2002成熟可以实施,只是由于繁多的规定而受到阻碍。 另外一项前提没有还没有公开讲,即没有能够取代“金稻米”的用来战胜维生素A缺乏症的其他替代办法。让我们首先就围绕“金稻米”的获得性问题展开讨论。问题1:没有足够多的维生素A 原体首批金稻米品种维生素A原体含量太少(Golden Rice contained too little provitamin A),不足以有效解决维生素A缺乏症。[14] 直到2005年,正在协助金稻米项目的先正达(Syngenta)公司推出了一个新品种叫做GR2,并注册为专利。在这个新品种中,先正达(Syngenta)公司把Potrykus原先使用的水仙花基因(daffodil gene)取消,代替以一种显著提高维生素A原体的含量的玉米基因。[15] 必须注意,这发生在Potrykus宣布“金稻米”已经具备供农民种植条件三年之后。改进“金稻米”的努力一直继续,包括通过增加维生素A原体(pro-vitamin A)与其他营养成分的水平或者生物可获得性,(bioavailability)。而且,还有很多没有回答的问题,使得其可靠性并非确定。Problem no. 2: Unanswered questions第二:没有回答的问题尽管“金稻米”项目近几年连最简单的基础数据也没有公布,但是他们将其商业化进程的拖延的原因再三怪罪为欧洲消费者对…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