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代表?被代表?

作者:路英杰

来源:作者赐稿

本站发布时间:2011-6-15 14:59:27

阅读量:118次

    前两天凤凰网上一则不起眼的新闻,引起了我浓厚的兴趣。新闻说据民意调查,在当下中国民众的心目中,军人形象最佳,其次科学家,房地产商、官员的形象最差,名次敬陪末座。调查由哪个机构做的,我记不清楚了。我对这则新闻感兴趣的原因有两个:仅看标题,感觉至少在形象认可度上,调查没有特别地不靠谱。在中国当下社会道德沦丧、人心浇漓的氛围下,由于相对封闭和远离我们生活的原因,更因为在几次大灾难中,军人慷慨赴死以纾民难的精神,感动了中国普通百姓,认为这支军队还是人民的军队。其次,这则新闻的点击率还不低,而且评论也有几百条。面对网上海量的信息和诸多名家的文章,更多的时候,我关注网民的评论更胜于新闻和文章自身,这未免有买椟遗珠之嫌。不过,研究和思索如我一样的“沉默的大多数”,在有限的“自由”空间里,是如何的思考热点问题的,或许比新闻和文章更有意义。基于以上两个原因,我打开这个链接,扫了一眼新闻内容,就径直看评论。但一看之下,立刻大跌眼镜。大多数评论均是:不要代表我。我实在记不清是哪家机构做的这项调查,他的权威性也不得而知。但感觉还没有特别不靠谱,随着“灵魂工程师”不再“灵魂”,“白衣天使”的衣服不再洁白,“人民公仆”翻身做起了“主人”,在公众形象上,军人和科学家确实算个中翘楚。个人感觉这个调查应该不属于“被”字系列。其次,抽样调查保证样本的充足性、广泛性是常识,况且形象调查不属于敏感内容,调查机构没必要在数据上造假,以营造繁荣和谐气氛。不过网民的“被代表感”还是引起了我的强烈兴趣。理论上,要得到事物的真相,就应该穷尽每一个个体,即让每一个个体均充分“发言”,最后得出的结论一定正确无比。比如研究星体,最好研究完每个星星后,再总结出普遍规律。但实际上,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所以人类有统计抽样,思维里有演绎、归纳。研究狗熊,不用把地球上所有狗熊都看个遍,再得出狗熊冬眠的真理;研究人的平均寿命,不必把地球上所有兄弟姐妹生卒年月全部记录,再得出目前人类大约的寿命。从某种程度上,人类目前的所有学问,都建立在抽样统计的基础上,只能是近似“真理”,可以解释当前的世界,但未知世界更加广阔,即使以科学著称的物理学、天文学也如此,麦克斯韦说“我们这个世界的真正逻辑寓于概率计算之中。”因此我们无法穷尽一切个体,让每一个“个体”充分发言。回到这个形象满意度调查,调查机构也无法记录所有人的想法和观点,只能根据地域、阶层、年龄,抽去一部分人做样本,以样本的统计结果,推测出结论。那为什么这么多人会有“被代表”之感呢?是在现实政治生活处处“被代表”后,无奈和愤懑的宣泄?还是因为调查没有调查到自己,自己没有充分“发言”,所以质疑调查结果?如果是后者,我认为折射出的思想意识很值得深思。

  抽样调查不可能穷尽所有个体,只能通过一定的程序来保证他的数据真实、客观,比如毛泽东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说,他每到一个乡,就尽可能地多找一些人来调查,要包含各阶层、各行业的人。如果毛泽东只找农运积极分子,这份报告的科学性和可信程度一定会大打折扣;同样如果他调查了湖南所有的居民,他也无法写出这篇报告。所以,调查结果出来后,由于调查机构的权威性各不相同,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读方式。即使信誉卓著的调查机构报告出来后,也是一部分人赞同,另一部分人否认。否认调查的人会质疑调查的公正性,怀疑自己“被代表”。同样,在民主制下,也会有一个统计抽样的过程,然后再有一个“代表”和“被代表”的问题。选举和投票好比调查中的统计抽样,结果的权威性由握有选票的公民决定,合法选民以自己的选票充分“发言”,多数者当选,代表选民执政或议政。如果大家对“统计抽样”的结果没有异议,失败的一方承认结果,自然皆大欢喜。随着后续各项制度的确立和发展,民主最终可以站稳脚跟。但如果在选票“发言”中失败的那一方,不承认失败,认为自己“被代表”了,要求自己的“发言”权,那么现代民主制的基础将荡然无存。这不是天方夜谭,近两年颜色革命都因此产生。泰国的政局动荡是其极致。我认为可以这样描述当代民主制:1)建立在大家认可的程序至上,程序确立的原则是多数通过;2)尊重多数,保护少数;3)选民通过选票发一次言后,“发言”越少越好,发言多说明两个问题:要么“统计抽样”过程不“科学”,结果遭人非议;要么失败一方认为“被代表”了,不放心他人“代表”,还是自己来代表,于是起来革命。无论哪一种,都对民主产生实质伤害。

  其实当代民主本质上是“代表”的民主,建立在“统计抽样”之上,只要过程科学、透明,符合约定的“统计抽样”程序,无论结果让你满意与否,都应该无条件承认,否则,就不存在民主。就如做为1946年宪法起草人之一的张君劢先生,在解释宪法时说“如果你心中有宪法,宪法就存在。”但遗憾的是,由于意识形态的灌输,人们对民主理解最多的还是“人民民主”。在教科书里充斥这样的描述:政权回到了人民的手中,人民第一次真正当家做了主人,由人民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这样的灌输,一方面产生了一些集团以人民的名义来统治人民,迫使人民屈从专制;另一方面,又对普通民众的民主意识造成实质的损害。在这种意识形态灌输下的“人民”,想当然地认为既然是民主,“人民做主”,民主应该直接诉诸于全体人民,由全体人民参与,我是人民中的一员,我参与了才叫民主;“我”没参与,就不是民主,“我”就“被代表”了。这其实是民粹思想作祟。我认为调查评论所折射的网民思想,可能就反映了这种民主意识。因为没有调查到我,所以你就不应该代表我得出军人和科学家形象最佳,你得出这个结论,我也不承认。在小小的民意调查如是思维,在民主选举的过程中,或许也会如此喧嚣,选举结果不是我属意的候选人,结果不代表我,所以我不承认这个结果。我要推翻这个结果。就像这两年泰国的选举,选他信,黄衫军不高兴;选阿披实,红衫军要造反。

  就像研究电子运动,物理学家不可能追踪到每一个电子运动的细节,分析每一次碰撞,所谓的“电子云”模型实际是“概率云”,较高的亮度只是说明电子出现在那的概率较高。在现代民主政治中,经过“统计抽样”后,总有些“数字”会被遮蔽,不可能人人都做总统或选出每个人都满意的领袖,在以后的政治活动中,也不是每个人的“发言”都有所体现。奢望“全民民主”,反而更可能造成新的以人民为名义的专政。费恩曼认为“现代物理学曾发现,有些事情永远不可能确切地‘知道’。我们的许多知识必然总是不确定的,而用概率来表述时,我们所获得的知识则最多。”同样,如果我们放弃所谓的“人民当家作主”的民主观念,这就好比放弃在物理学中研究每一个电子轨迹的冲动,承认人民有“统计抽样”的权力,承认概率统计并不是所有的样本都有机会出现,或许将来我们获得民主反而更多更稳定。

  其实军人、科学家的形象满意度是否最好?房地产商、官员是否已经成百姓眼里的臭狗屎?这个调查机构是否在做秀?都无关宏旨。但网民评论后面折射出的思想还是挺让人不安的。当然如果网民仅是因为长期“被代表”后的愤懑,那这篇文章就权当扯淡。诸位看客看后,自可一笑置之。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