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双江之子再度激起民怨

(2011-09-10
15:36:22)

 


   
9月6日晚,北京海淀区西山华府小区门口,一对驾车夫妻因为驶入时减速,而遭到后面一辆无牌宝马司机和一辆牌照为“晋O00888”的奥迪司机殴打。夫妻都被打得头破血流,打人者肇事后欲逃离未得逞。经核实,宝马司机15岁,无驾照,系著名军旅歌唱家李双江之子,其父军衔少将。

 

歌唱家的儿子压过“我爸是李刚”

   
偌大一个中国,各大城市早已是车水马龙,车祸以及车主之间的纠纷每天都在发生。两年前的浙江杭州胡斌飙车案,去年的河北保定青年李启铭撞人案,前者是富二代,在撞死一人后竟然笑言“可以用钱摆平”;后者是官二代,在撞死两人后竟然口出“我爸是李刚”之狂言。两次事件都在事发后迅速通过互联网成为公共事件,胡斌、李启铭均受到舆论的强烈谴责。

   
“我爸是李刚!”早已经是中国社会的流行语。胡斌、李启铭虽然表现出了对生命的漠视,但还没有狂到不允许路人报警的程度。李双江之子李天一的行为又将公共舆论推向新高。不仅和同伴一起挥拳暴打前行减速车辆的司机及妻子,而且还打人后威胁众人:“谁敢打‘110’?”,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狂。

 

网络是社会的放大器

   
倘若在以往,上述事件在中国爆发成公共事件的可能性极小,而且处理结果很难让受害方满意。互联网已经成为了社会事件的放大器,一件看似不起眼的小事情,如果具备新闻传播的热点元素,那么,瞬间就可能成为公共事件,从风靡互联网到风靡报刊、杂志、电视,甚至还会成为民众街谈巷议的话题。

李天一打人事件之所以能迅速爆红,最大的原因显然是因为他是李双江之子的这一特殊身份。当然,即使他身上没有李双江的光环,也照样可以让公众瞩目,因为他尚未成年,而且所开的车辆为无牌宝马。在以前,我们只能看到富二代、官二代骄横跋扈,如今,李天一的表现让我们看到名二代在这方面也毫不逊色。

   
其实,名二代只是李天一的主要身份,在他的身上,还兼具富二代和官二代这两种身份。李双江作为中国的著名歌唱家,早就赚得盆满钵满,所以可以给儿子买宝马车。李双江的军衔与彭丽媛、宋祖英同级,属于军队高级文艺长官,所以,李天一是名二代、富二代、官二代的三位一体。

   
三十多年跛足的改革虽然让中国的经济发展突飞猛进,但是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重新成为中国社会的写照。连活人进火葬场、智障人进黑砖窑,这样的事情都能发生的国家,还有什么离奇的悲剧不能生产?中国社会有太多的歧视、不公、血腥,与和谐口号可谓十万八千里之遥。

   
中国独特的制度孕育了不计其数的中国特色,仇富、仇官亦位列其中。在每一次有关富二代、官二代的负面新闻出现的时候,公众的仇富、仇官情绪便汹涌澎湃。每当此时,一些官方媒体便对仇富、仇官者挥起道德的大棒。其实,在富人普遍为富不仁、官员普遍为官不仁的当下,公众对其仇视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这正说明中国民众在不断觉醒。只要这种仇恨不是太过分,就会成为推动中国社会进步的动力。

李双江之子李天一的狂暴可以说再一次点燃了中国人的仇富、仇官怒火。在舆情汹涌之初,北京警方竟然将李天一以“未成年不构成犯罪”为由释放,在看到舆论压力太大之后才重新将其拘留。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不是因为此事成为公共事件,李天一必定逍遥法外。

 

社会制度孕育狂徒

   
极具讽刺意味的是,此前,李双江曾骄傲无比地对采访他的媒体记者称:“我儿子是国家未来的栋梁”。此事的发生可以说扇了李双江一记耳光。在整个中国,将娇生惯养的儿子视为栋梁的富人、官员、名人不知道有多少。李双江在事后向被打者道歉称自己没有教育好儿子,其实,这背后岂止是家庭教育出了问题,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同样都难辞其咎。

   
不可否认的是,在任何一个历史时期和国家,都不缺少李天一这样的纨绔子弟,只是,在今天的中国,这样的孩子却特别多。除了家庭、学校、社会出了问题,更应追究制度性根源,在一个民主、法治社会,绝不可能频繁地出现这类狂人。

   
经过媒体的深挖发现,李天一所驾驶的宝马车迄今为止共有32次交通违章记录,一再违章,交管部门却视而不见,这无疑是法制的纵容。中国的警察在抓捕各类敏感人士的时候都是高效率,但在惩罚权贵阶层的车辆违章,却表现得如此低能,实在是令人愤怒。

 

 

  

 

沉重的思考:为什么李双江儿子的事会引起社会爆炸式愤怒?
 

   
李双江儿子打人一事曝光后,社会炸开了锅,当下的,过去的事翻了个底朝天,我也转了,不过,小百姓对李双江夫妇不是知根知底,觉得过去事真假难辨,但对李双江之子引起社会爆炸式众怒不得不产生了沉重的思考:为什么李双江儿子的事会引起社会爆炸式愤怒?

   
一个十五岁小孩驾车,打人,在中国不会是什么大事,但事情出在李双江的儿子身上,就引发了一连串的问题,引起了爆炸式众怒。
   
其实,愤怒也是一个对社会不满情绪积累过程,只是到了一定程度而爆发。这里,试将李双江儿子之事,引发社会爆炸性愤怒作一分析。
 
第一。
   
中国的官,越来越多,官多了,老百姓养活的人就多了。原本国家文艺团体改革,老百姓不养活他们了,演员们自谋生路。可是,军队网开一面,一大批人,包括最近入伍的韩红,也穿上军装,当上军官。他们一边坐在百姓贡献的军队钱袋上保吃保喝,一边在别的舞台上赚钱发财。

   
我记得八十年代,军队的文职官员没有什么校级将级之分的。而后来中国的特色,唱歌跳舞可以当将军。我所认识的校级将级军官,个个是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过来的。那叫脑袋别在裤腰上从战场上活过来的。唱歌跳舞可以当将军,有相当多的人不满意的。而李双江就是其中经常高调亮相将军之一,特别引人注目。

 
第二。
   
毛泽东时代,等级森严,什么级别享受什么工资待遇,如司局厅级以上才可乘软卧,可以享受乘公家轿车上下班……。而近三十年来,毛泽东式的制度一点没变,而财富的分配,发财移民己与权力等级挂上了千丝万缕的关系。

   
权力无所不在,贪污受贿亦随影而在,权力无所不在,权力庇荫下的合法赚钱也就滚滚流向他们的腰包。
   
中国舞台上一些面孔,老百姓看了几十年,黑头发看到白头发,还是这些面孔!是中国没人才?是后生无才华?那是戏霸、歌霸、小品霸……垄断了舞台,因为垄断了舞台就是压制了别人出名发财的机会。公共权力下获得的就是巨额财富。他们只须出一次场,就是普通百姓多少年的口粮啊!……

 
第三。
   
中国特色之一,权势无所不在,梦鸽的人民大会堂的车证是临时性的,她留着让儿子放在车头上干吗?
   
车辆改装,化了二十多万,梦鸽李双江不知道?车辆改装过度,违规了就过不了车检关。为什么李双江梦鸽夫妇我行我素?
   
李双江教子从小开车,己是不把他人的生命放在眼里。儿子不满18岁,没有驾驶执照,就开家长的车好久了,李双江梦鸽是不是无视社会公共安全?如果万一撞死了人,李双江梦鸽是不是应负刑事责任??

 
第四。
   
李双江的家教不是有问题,而是极差!
   
网上见李双江邻居投诉报刊,李双江儿子驾车常常半夜回来,发动机声音很响,还乱呜喇叭,邻居半夜惊醒,但,敢怒不敢言。
   
市区单车道,无证开快车,还下狠手打人,无视他人性命,比水浒里的高衙内有过之而无不及!
   
打了人欲逃跑,竟然开车冲向被害人!万一没刹住车,直接撞死了呢?这与药家鑫没有本质区别了!!!
 
第五.
   
“谁敢打110”
这不是李双江儿子一个人的问题,……“官二代”“红二代”“富二代”在国外,己是臭不可闻,在国为亦是胡作非为,疯狂嚣张,无视社会公众利益,无视社会公共安全,无视普通百姓的人格尊严,“官二代”“红二代”“富二代”己是践踏法律无法无天的中国特权阶层的又一代名词。早已引起人们心中怒火,李双江儿子的事只是必然中的偶然而已。

 
第六.
   
对孩子教育的最直接的教师是家长。从网上知李天一这孩子在海淀转学多次,而本人的学习情况不咋地,也常常违纪,家长转学这么顺利,有没有过“意思意思”?

一个才15岁的孩子,学校不可能教导行贿,但他竟然懂得并实施行贿,这又是谁言传身教的呢?
   
损害百姓利益与人身伤害,有权、有势、有钱,就可“趟平”,李双江儿子先前被派出所以15岁之由放走,不正是又一让人们对有权、有势、有钱,就可“趟平”愤怒的实例吗?

 
第七.
   
李双江唱红歌手,在中国红歌歌坛上,堪称一代红歌之王。《红星照我去战斗》、《北京颂歌》 、《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 、《再见吧,妈妈》
、…..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在中国家喻户晓,广泛流传。
   
李双江与殷秀梅,蒋大为……一样,把屁股坐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回国大唱“党妈妈”发财。李双江唱歌教育全中国人民,热爱党热爱社会主义,却把儿子送到他们口口声声批判的帝国主义国家去接受“西方普世价值”教育!

这种讲一套做一套的把戏早已引起人们的鄙视痛恨,李双江只是其中一例而已。
 
第八.
   
李双江儿子出事,李双江梦鸽是出面是理所当然的事,这是李双江私人的事,与军艺领导扯不上边,,军艺领导穿上军装去看伤者,是什么个意思?如果军艺大院里扫地的工人的儿子打伤了人,军艺领导出不出面去看伤者?

   
受伤者住大众病房,记者访问,的确影响其他病人休息。可是转到单间病房后,为什么派军人看住,不让记者接近,拍照……这涉及到国家机密还是用公共权力为私人服务?

 
……..
李双江儿子己刑拘,自有法律惩处。但值得人们的沉重的思考是:
为什么李双江儿子的事会引起社会爆炸式愤怒?
今天李双江儿子打人了,明天会不会是王双江、张双江儿子杀人了?
中国社会怎么啦?如果不以法制管好权力,谁又是最后一根稻草呢?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