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先声】我们并不害怕民主的美国影响,我们欢迎它

——1944 年毛泽东与谢伟思等人的谈话

即使对国民党来说,事实也很清楚,中国的政治潮流是倾向于我们的。我们坚持了国民党的第
一次代表大会宣言,这是一个真正伟大而又民主的文献。孙中山不是共产党人,宣言仍然是有效的,
它不会很快过时。即使国民党崩溃,我们也会坚持这个宣言,因为它的总政策是好的和适用于中国
的。我们所做的每一件事情,我们纲领的每一项条款,都可以从这个文献中找到。

当然,我们并不假装自己是完美无缺的。我们也面临着官僚主义和腐败的问题。但是,我们正
视它们,我们正在克服它们。我们欢迎美国人、国民党或者任何其他人的监督和批评。我们经常自
我批评和修订政策,朝着更有效的方向发展。

我们的经验证明,中国人民是了解民主和需要民主的,并不需要什么长期体验、教育或“训政”。
中国农民不是傻瓜,他们是聪明的,象别人一样关心自己的权力和利益。你们可以在我们的地区里
看到这种不同之处——人民是生气勃勃、富有兴趣和十分友好的。他们具有人类抒发情感和精力的
机会,他们已经从沉重的压迫底下解放出来了。

[我对他强调美国的重要性而忽视苏联,提出了疑问。]

苏联参加远东战争或中国战后的建设,这将完全取决于苏联的情况。苏联人在战争中已经遭受
巨大的牺牲,将忙于他们自己的重建工作。我们并不期望苏联的帮助……。

(我开玩笑地说,“共产主义者”的名称可能使某些美国实业家不放心。毛泽东笑起来,他说他
们考虑过换一换名称,但是如果人们了解他们,就不会感到害怕。]中国共产党的政策全然是没有偏
见的。我们的减租是从过去的百分之八十、七十、六十降到法定的(根据未付实施的一项国民党法律)
百分之三十七点五。即使这样,我们也不过想要逐步地加以完成,因为我们不需要赶走地主。我们
对利息的限定是年利百分之十,考虑到这比流行的利息低得多,所以它并不是绝对的。即使是最保
守的美国实业家也不能从我们的纲领中找到可反对的东西。中国必须工业化。在中国,工业化只能
通过自由企业和外国资本帮助之下才能做到。中国和美国的利益是相同的和互相关联的。他们可以
在经济上和政治上互相配合。我们可以而且必须合作。

美国会发现我们比国民党更加容易合作。我们并不害怕民主的美国影响,我们欢迎它。我们既
没有只吸收西方机械技术的天真想法,也不对垄断的官僚资本主义感兴趣。这种垄断的官僚资本主
义窒息了国家的经济发展,仅仅使官僚们发财致富。我们所关心的是在建设的和生产的方针上,使
国家有可能获得最迅速的发展。首先是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请看我们这儿以有限的资源已经做了些
什么)。其次,我们才能谈到“国防工业”,象蒋介石在他《中国之命运》中所谈论的。我们将关心
中国人民的福利事业。

美国不必担心我们不合作。我们应该合作。我们必须得到美国的帮助。所以我们共产党人认为
十分重要的是需要了解你们美国人的想法和打算。我们不能贸然反对你们——不能贸然和你们发生
任何冲突。

—— 《党史通讯》1983 年第 20-21 期

1983年1月1日, 12:00 上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