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树

宁县米桥乡“毁麦种果”,涉嫌毁坏基本农田,不符合土地政策。

据焦点访谈报道,11月中旬,甘肃庆阳市宁县米桥乡部分农民在基本农田内种植的小麦被推倒,政府要求种苹果树。部分农民称,他们不同意种果树,乡里也没按规定给予补偿。宁县果业局称,“果业”与“基本农田”没区别;宁县国土局承认,占用基本农田种果树不妥。(京华时报11月28日)

想民强,为民富,找项目,发补贴,这样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好事,到了米桥乡却成了令人非议、出力不讨好的“臭政策”,不能不说是一个莫大的笑话。原因何在?

从大的方面讲,宁县米桥乡“毁麦种果”,涉嫌毁坏基本农田,不符合土地政策,影响粮食安全,得不到国家的支持。

就事论事讲,宁县米桥乡的“毁麦种果”,选项不科学,没有雄厚的科技支撑,种下的果树难成活,需反复栽种,而且三年就应挂果的果树,“从2005年种到现在仍未进入挂果期”。显然,这里还存在着一个引种的果树是否适应当地气候的问题。

村民们不愿意种苹果树还因为“这些地里种植的小麦是他们一年的口粮保障”,而当地政府给予每亩200元的补贴,按现行物价水平,可以说是杯水车薪,而且还涉嫌不能及时兑现到位,长远来说更是远水不解近渴。更为要命的是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种出的苹果能否卖出一个好价钱?这就也就是政府不仅要看项目,更要看市场,不但看现在的市场,更要看未来的市场,但这里似乎缺的正是这些。此问题不解决,农民种苹果树“没有积极性”自在情理中。

而事实上,不看市场看政府,正是农民辛辛苦苦劳作生产出来的农副产品,市场滞销价格畸低,赔了本钱和力气的根源。就在不久前,山东、安徽、辽宁、新疆等地又出现了白菜滞销的情况,价格从去年的一元跌到现在的一毛甚至几分钱。而今年生姜价格也从最高的9.6元/公斤暴跌至0.7元/公斤,姜农平均每亩损失1500元以上等等,像这样让农民“赔光了腚”的事件,在近年的媒体新闻里可谓“铺天盖地”。

分析其中原因,与政府不科学的“强力”引导有很大关系。说政府不科学引导,除了项目不合实际、违背民意,依靠行政手段强硬推行外,更重要的是指政府没有充分考虑市场因素和千变万化的市场特点,有的项目可能推行时还可以,但到产出时就会“产能过剩”,货多价贱;有的项目可能产出时还是不错的项目,但由于地方政府只重“产”而不重“销”,造成产销脱节,农产品销不出去或价格偏低;而有的项目从一开始推行就缺乏充分研究,就是“过时项目”、“低产项目”、“无效益项目”等。这些问题的出现,都是政府应该解决而没有解决好的关于我国“大农业、弱产业”、“大市场、小产业”、“农业与市场信息不对称”等问题的具体表现。

既然这些基础工作没有做充分,那为什么一些地方政府热衷于强力推行“毁麦种果”这样的政策呢?一句话,都是急于创造政绩惹的祸!本来,创造政绩没有错。相反,政绩正是为民父母者的题中应有之意,但关键是,这种政绩的创造、政策的推行,要在符合民意、充分研究市场、能为民切实带来收益为前提。但现在,一些地方政府和官员,为了一味追求所谓的“政绩”,不考虑实际、市场、农民意愿和具体后果,强行实施一些“好政策”,结果是诚心办坏事,好项目成了坑农的馊主意!

有多少麦田可以毁了重来?提出这一问题,是希望地方政府不仅要考虑群众的吃饭等现实问题,更是希望地方官员在推行一些农业政策时,能从根本上考虑农民的利益,帮农致富。谁人不想多富裕,只因政策不为民。政策若能惠民富,岂有不领政府情?真正富民的政策才受欢迎!

注:《大家谈中国》的文章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

欢迎大家投稿,请把文章发送到:按键 [email protected]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