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位于上海市郊区的房子卖掉之后,刘女士在今年3月签下合同,买了上海莲花河畔景苑7号楼的一套房子。她在附近租了一个房子,看着新房一点点建起来,“就像养孩子一样天天盼着他长大”。这种欣喜却在6月27日嘎然而止,当天早上6点,这栋住宅楼轰然倒塌。

一个多月过去了,刘女士还没有从那种震撼中缓过劲儿来,“怎么会碰上‘’?我的家,就这么没了。”上周,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北京益派市场咨询有限公司,进行一项调查显示(2870人参加),40.1%的认为自己城市也可能出现“楼脆脆”,42.4%的人表示“无法确定”,只有17.6%的人相信自己不会碰上“楼脆脆”。

楼倒了,人怎么办?

陈女士至今一想起6月27日就感觉堵得慌。今年“五一”她花了130多万元买下莲花河畔景苑18号楼,跟倒掉的7号楼仅隔两栋楼。房子是给儿子买的。儿子快30了,前段时间刚处了个对象。陈女士很高兴,就天天在外面找房子。选中这里,是看中了它交通方便、价位适合。

现在,7号楼这个事故把陈女士的生活彻底打乱了。她整晚地睡不着觉,每到周末就得交涉房子的事,心力交瘁还不得不每天上班,“我把我的老本、儿子和父母的钱都挖出来了,还借了好几十万。不工作怎么还钱?”

人们对住房质量的担心,随着一栋楼的意外倒塌集中爆发了。在本次调查中,70.0%的人表示遇到过房屋墙面出现裂缝、地板渗水等问题;62.9%的人发现小区消防等公共设施不完备;50.5%的人遇到楼盘开发商乱改规划;45.4%的人表示曾发现房屋主体工程质量存在问题。

林鸣在北京市清河莱镇香格里小区买了套房,7月25日装修完搬进新家,没想到入住第一夜就听到断断续续像是砸玻璃的声音。第二天一出门,眼前的景象把林鸣吓了一跳:一楼门厅的墙断了,瓷砖掉了下来,露出一个巴掌大的洞,可以直接看到外面。

想起上海的倒楼事件,林鸣对自家这栋楼很担心,但现在只能这么忍了,“我们都是工薪阶层,没有选择啊,买房子又不像买件衣服可以随便退换。”

一遇到质量问题,就意味着要和开发商展开一场持久战。北京市朝阳区慧忠路华辰公寓的业主洪尼娜,早在一年半前就收了房,到现在还没能住上,原因就是地板漏水发霉找不着人修。“买房前,他求爷爷告奶奶让你买;买了后你求爷爷告奶奶请他修!”从交房开始,开发商就一直没露面,之后办公地点搬了,电话也成了空号。物业只负责把情况转告给开发商,但拒绝告知电话。怀有身孕的洪尼娜一边苦苦等待,一边辗转打听,直到今年3月才联系上了开发商一个负责维修的经理,但要获得赔偿,仍然遥遥无期。

调查显示,66.2%的人希望开发商加强行业自律;70.4%的人认为应提高住宅施工和设计水平。

北京厚土机构主席林少洲,在万科时曾以“救火队长”著称。1996年,在北京万科城市花园质量纠纷最严重时,他被“临危受命”为北京万科总经理。此前北京万科已走马灯式地换过5位老总。

“现在很多开发商不愿意住在自己的项目里头,怕麻烦,我不怕。”为了随时解决现场问题,林少洲带着妻子孩子直接住进了北京万科城市花园。刚开始,时常有业主半夜来敲门,就得随时解决。“有的客户反映房子暖气不够,我就问我老婆暖气暖不暖。因为我们住的是全小区最北面、最冷的一栋房子。”

上任伊始,单是跟客户谈判,林少洲就花了3个月,谈完瘦了十几斤。“每次谈判就是‘受刑’,最多一次面对200多名业主的‘围攻’,一点退路都没有,只能耐心应对,一点一点先把问题搞清楚,根据判断给出时间表,想尽办法解决问题。”

林少洲说,解决质量纠纷,其实就是一个责任心的问题。认真对待,有解决问题的诚意,其实并不需要什么特别的做法。

大家为什么对倒楼这事特别关注?

在林少洲看来,上海倒楼这事确实是个意外,开发商不太可能主观上把安全质量降低,因为靠操控这块儿降低成本的空间很小,风险却极大。

“现在的问题,主要是公众的心理安全感不够。大家为什么对倒楼这事特别关注?是消费者普遍缺乏安全感,都是惊弓之鸟。”林少洲说,一个社会如果底线失守,大家平时就处在易受刺激或提防陷阱的临界心态。不幸的是,这些年开发商名声又差,所以一出事大家就觉得问题很大。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易宪容认为,倒楼并不仅是建筑安全问题,而是房地产市场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问题,这种利益关系终究会导致一系列问题,只是表现方式不同。

易宪容说,技术上的问题容易解决,毕竟现在建筑技术、建筑标准已经跟国际趋同。房地产市场最重要的问题仍然是没有完全市场化,基本上还是权力跟金钱的交易,面临的利益关系异常复杂。“你买了一个高价房,一辈子都是沉重负担,这个安全感能有多大?最大问题就在于这里。”

“安全感的缺失也和泡沫经济有关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表示,现在分析地产商的利润构成,绝大部分不是来自它提供给消费者优质产品带来的增值,而是从购买土地到开发销售的环节中碰巧涨价,这是一个非常急功近利的氛围。现在的房子就像当年的彩电冰箱,是有没有的问题,而不是好不好。所以,要弥补消费者信心的缺失,第一,加大信息披露,提供更多信息给消费者来决策;第二,要防止供求关系的大起大落,供求关系是最根本的问题。只有在供求基本平衡或者供大于求的情况下,消费者才能有所选择,才能追求质量。

巴曙松认为,房地产行业是个很不成熟的行业,基本上从1999年住房制度改革以来,到现在还没有经历过一次像样的房地产周期的洗礼。这回次贷危机刚刚受到点压力,马上国家强力的积极财政政策和宽松的货币政策,又把它刺激起来了。现在房地产的亢奋程度已经比2007年最亢奋的时候还要亢奋。北京、上海、深圳等几个主要城市的交易量、价格都创新高了。“我相信通过这一轮房地产泡沫之后,一些房地产公司会破产得很惨。”

对上述专家的看法,民调显示出较大的共识:70.8%的人希望完善信息公开、舆论监督等相关机制,73.1%的人甚至建议完善相关法律。

“我们倒了一次霉,假如能够让全国的老百姓别倒霉了,那也算我们的一个贡献。希望通过这件事的解决,能给所有的开发商敲一个警钟,给我们老百姓一个公道。”莲花河畔景苑业主陈女士说。

虽然为房子问题操碎了心,但陈女士还是想要这个房子。“还能怎么办?儿子总得结婚,房子总得买吧?就是退了钱,我还得买房子。”

在莲花河畔景苑业主的群博上,这些准邻居仍在就种种处理结果和最新动向不知疲倦地讨论着,背景歌曲在一遍遍地播放,是潘美辰的一首老歌——《我想有个家》。

来源:中国青年报

本文章数据均由益派咨询(www.epanel.cn)调查分析所得,转载请注明出处。

“要翻墙,用赛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