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昌海:习近平访美前夕,白宫的礼遇和“摊牌”

据海外媒体报道,白宫高级官员2月10日星期五下午,举了特别简报会,专门谈了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下个星期到美国访问事宜。
出席白宫方面以电话会议方式举行的这次特别简报会的,有四位高级官员,分别是: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兼战略沟通及总统撰稿事务主管本·罗兹、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兼副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安东尼·布林康、总统助理兼国际经贸事务副主管麦克尔·弗罗曼、总统特别助理兼亚太事务高级主管丹尼尔·罗瑟。
这次邀请媒体参加的特别简报会就是本·罗兹负责主持的。
简报会一开始,罗兹就指出:“很重要的一点,是要把(习近平的)这次访问放在一个总体的、大的框架下来看;要看到,(奥巴马)总统自从上任以来,就一直将亚太地区作为我国的外交以及经贸政策的重点。”罗兹表示,我方之所以将战略重点转移到亚太地区,是因为考虑到我们希望在全球经济增长最快的这一地区,加大我方的投入;这对这届政府想要达到的、将美国的出口翻一番、并增加美国国内就业机会的目标,至关重要。与此同时,我方将战略重点转移到亚太地区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因为考虑到美国在这一地区有着颇为广泛的战略关注点。罗兹说:“我们觉得,美国之前在亚太地区的投入是不够的,因此需要采取具体的步骤,加大在这一地区的投入。”
罗兹表示,为了达到这一目标,美方加强了和区域间一些重要盟国之间的关系,并通过在东亚首脑会议、东盟首脑会议、亚太经和组织等区域间组织的投入,积极参与区域间的事务。罗兹说:“我方亚太地区外交政策中非常关键的一个环节,就是我们和中方之间非常深入的关系和合作。”罗兹表示,美方在美中关系上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在一些问题上,我们能够和中方合作,但是有些时候,在一些双方有分歧的问题上,我们和中方是处于竞争的关系。罗兹表示,习近平这次访美,是美方得以对外界广泛认为将成为中国下一届领导人的他,进一步了解的机会。
白宫亚太事务高级主管丹尼尔·罗瑟接着说,处理好美中关系、加强和中方、尤其是中方领导层的对话、提高双方之间沟通的质量,有利于进一步的合作;这些,他说,对于奥巴马任上在亚太地区的总体政策来说,非常重要。与此同时,他说,亚太地区其他国家也非常看重美中关系的走向。罗瑟表示:“正如奥巴马总统一再强调的,美方认为中国的崛起是件好事,但是与此同时,我们也坚持希望看到中国方面无论是在经济领域,还是在国际安全局势方面,都遵循区域间和国际间的准则办事。”罗瑟说,习近平副主席访美期间,我方期待着与他就政治、国际安全局势、经贸、人权等所有对双边来说重要的议题,进行讨论。
罗瑟还说,在亚洲地区,人们普遍看重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因此说,和习近平这位中国未来的领导人之间,构筑一种关系,显然,也是非常重要的。
罗瑟说,习近平这次访美,不光是使得美方有机会对他进一步了解;对习近平本人来说,这次访问也是一个以新的目光来看待、了解美国的机会。罗瑟表示,公平地来看,习近平目前还不是中国排行第一的领导人,到那一步,还有比较长的一段路途;因此也不指望他这次访问期间会有多大的突破。
副总统拜登的首席外交顾问安东尼·布林康说,习近平这次访美,对双方来说,都是对美中关系的未来的一个投资。布林康说,去年八月拜登访华期间,总共和习近平之间相处了大约十个小时;他说,对于这个级别的相处来说,这么多时间在一起,可以说是颇为不寻常的。他还介绍说,拜登和习近平之间相处的那十个小时,既包含官方正式场合的会谈,也包含不那么官方的场合。布林康还表示,拜登去年在中国和习近平会晤期间,双方交谈的内容也非常广泛。他说,习近平此次访美期间,也会得到同样的礼遇。
布林康介绍了习近平访美的具体行程。
习近平将于2月13日抵达美国,对美国全天的访问将从2月14日开始。早晨,先是白宫方面正式欢迎习近平抵达,并展开一系列正式会谈;先是由拜登副总统主持的会谈,然后是白宫一些高级官员和习近平之间的会谈,整个过程将持续两小时左右。随后,习近平将在拜登的陪同下,到总统的椭圆形办公室,和奥巴马总统举行会谈。在和奥巴马总统的会谈之后,习近平和整个中方代表团将出席由拜登副总统和希拉里 0 1克林顿国务卿共同主持的午餐会,地点在美国国务院;届时,拜登、克林顿和习近平都将发表简要讲话。美国政治、经济、学术、艺术等各个领域的一些著名人士,将出席这一午餐会。
午餐会之后,习近平下一站将去到五角大楼、也就是美国国防部所在地;在那里,接待他的将是美国国防部部长里昂 0 1帕内塔以及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普西。布林康说:“大家都知道,习近平现在的一个头衔是中国中央军委副主席;他这次访问期间,和美方军界的领导人物会晤,讨论美中军方之间的交流,这是此次行程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从五角大楼出来,习近平将和拜登一道,到美国商务部同经贸人士会面。
2月14日晚间,拜登副总统和夫人将在副总统官邸对习近平一行以晚宴款待。
2月15日上午,习近平一行还将在华盛顿,届时将拜访美国国会,会见参众两院人士。在国会方面,负责接待习近平的是参众两院的领导人。之后,习近平将在下榻的宾馆公开发表演讲。演讲之后,习近平一行将启程赴爱奥华州。美国农业部部长维尔萨克和美国派驻中国的大使骆家辉届时将陪同习近平到爱奥华州进行访问。
习近平将于星期五到美国西部的洛杉矶进行访问,并将再次会晤拜登副总统。拜登首席外交顾问布林康说,去年八月的时候,我们访问中国期间,习近平不仅在北京接待了我们,而且还陪同我们到了成都。这次,我方要以同样的方式给予礼遇。
而艾奥瓦州州长特里·布兰斯塔德早就通过媒体说,他与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是老朋友,他也一直以有这样的私交而自豪。布兰斯塔德2月8日在州长办公室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说:“1985年习近平第一次来到美国,访问了艾奥瓦州。我很荣幸去年9月在人民大会堂与他见面,他对我说的第一件事就是1985年4月26日在州长办公室里我们两人的会面。他很高兴地谈起他在艾奥瓦受到的热情款待。”
“这次我们尽量想让他和第一次一样的快乐。我们打算把1985年在马斯卡廷他见到的老朋友聚在一起,还准备和他一起在议会大厦吃顿州宴。我们还打算邀请他参观农场,与许多艾奥瓦人进行互动。”谈到习副主席再次来访双方可能的合作领域,除了双方在农业领域的合作外,布兰斯塔德希望加强双方在保险领域的合作,为艾奥瓦的公司在中国市场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布兰斯塔德说:“美国信安金融集团是世界上最大的退休服务商,公司希望与中国的企业合作,能够为中国日益增长的中产阶级和老龄人口提供服务。”
但正如白宫方面的特别简报会所述一样,白宫的礼遇和“摊牌”同时进行。沃尔夫等美国议员致函奥巴马,要求他对习近平提出中国人权活动人士问题。
兰托斯人权委员会的共同主席、众议员沃尔夫起草了这封信,一些美国议员签了名。这封信还强调西藏的局势恶化,强调美中关系需要突出人权、宗教自由和基本自由,说这是不容谈判的。
美五议员促奥巴马关注中国民权人士的信函摘录如下——

【尊敬的总统先生:
无论怎样衡量,中国的人权状况都在继续恶化:家庭教会领袖不时遭到逮捕和拘留;民主活动人士和作家被禁止会见高级西方来客并遭到软禁;西藏的和平抗议活动受到残忍的镇压;因特网被切断,中国保安部队大量增加。这个列表每个星期都在增长。
多年来,国际社会得到的承诺是:随着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和主办奥运会,我们将会看到切实的改革,人们发表不同意见的空间会越来越大,因为这才符合一个在世界舞台上越来越重要的国家的角色。这些承诺本来就是空洞无物的,现在就更显得像全无诚意。
显而易见的是,我们现在对待中国的方式毫无作用。静悄悄的外交,在私下会谈时才谈到严重践踏人权和宗教自由的行为;很少或是从来都不公开提出这种问题,这样做根本就是徒劳无功的。可见这只能使压迫者胆大妄为。我们认为,在前苏联的黑暗时代,里根总统在这一问题上改采取的方式经过时间的验证是最有效的方式,他直接代表具体的异议人士振臂高呼,将人权问题和美苏关系中所有其它方面联系在一起,而不是在宽泛的双边关系框架下将人权问题撇在一边。我们强烈呼吁您在即将于2月14日和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会晤中也采取同样的方式。……
……这些良心犯代表了中国成千上万的男女,甘冒对自己及其家庭造成的庞大代价和危险,勇于挑战现状。我们敦促你在星期二的会议中提出案子,除了要求无条件立即释放他们,还要让中国当局明白,除非以及直到美国看到中国政府采取具体步骤,否则美国将继续在私下和公开这么作。
……你还有更广泛的议题可以提,包括这一波自焚悲剧浪潮所突显的西藏人民受到的迫害升级,或者对因特网、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的持续限制。……人权、宗教自由和追求基本自由将是所有对话的核心,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些是不容谈判的。
马丁路德金曾经讲过一句名言:“最后,我们可以不记得敌人的大放厥词,却忘记不了自己人的沉默不语”。美国是被关人权律师的朋友。美国是年轻西藏尼姑的朋友。美国是被拷打的活动人士的朋友。让我们在面对他们的苦难时不要缄默。
我们期待您的回应;如同许多在中国的人渴望美国为他们的困境而战一样。
国会议员弗兰克·沃尔夫
国会议员约翰·卡特
国会议员罗伯特·阿德尔霍尔特
国会议员约瑟夫·皮茨
国会议员克里斯托弗·史密斯】

这份“摊牌”,似乎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去年底通过决议谴责叙利亚国内暴力,呼吁联合国介入调查同工异曲。叙利亚问题国际独立调查委员会提交的报告称,叙利亚政府军曾接到命令,要不惜击毙抗议者以镇压民众示威活动,一些部队于是“对手无寸铁的抗议者随意开枪”。2011年3月中旬至11月初,至少有256名儿童被叙利亚政府军杀害,其中一些儿童更是被虐待至死。调查委员会主席保罗 6 1塞尔希奥 6 1皮涅罗当天在日内瓦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叙利亚军队涉嫌“谋杀、虐待、强奸和实施其他形式的性暴力”。“我们有非常可靠的证据……受害者既有成人也有儿童。无数证据证明,数名男童在拘留所内遭到了性侵犯。”
对这份决议,俄罗斯支持叙政府,反对外部介入;中方称反对将人权问题政治化,对安理会及国际刑院动向深表关切。
中国政府外交关系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中,“互不干涉内政”一直是作为一个重要原则在西方国家对独裁国家因人权恶化进行干预时持反对的声音。但对于人权恶化的解决办法,中国没并有一个能够让全世界信服的方案。按照和平共处的五项原则,任何一个国家的独裁者对人民的屠杀,都只能由这些独裁者在自己国内解决。
可以预想,独裁者是不会公开承认对人权的践踏,在他们的眼中,有利于他们稳定的便是合法,应该动用国家资源予以讴歌,动摇他们统治的便是非法,应该动用国家暴权力机器予以残酷镇压。在没有外部势力干涉的情况下,独裁者是不可能停止武力镇压,而镇压的对象也不会仅限于某些特定的人群,而是制造更大的人权危机,进而恫吓那些敢于站出来持不同意见的公民,甚至要残暴地赶尽杀绝,直到社会恐惧而再不敢有人发出反对的声音。这种内部镇压是一种赤裸裸的反人类的行为,其已经超越了一个国家用法律文字所做出的辩解。
反过来说,对于“和平共处”,它不应该仅仅是国家之间的和平共处,而同时也是每一个个体之间的和平共处。在叙利亚,阿萨德也只能算一个个体,其掌握军权的亲属每一个人也只能算一个个体,作为国家里的一个个体,他们与所有的公民是平等的,他们必须与所有的公民和平共处。而阿萨德为了统治需要却不想与他人和平共处,甚至动用武力镇压,其已经失去和平共处的基本资格。
如果说,看着别人被毒打、杀害,我们假装不知而匆匆离去,那么,我们是个冷漠无情的人;如果说,我们不但不相助,而是站在旁边看热门,那么我们则是冷血的看客;如果说,我们不但看热闹,还要阻止别人相助,那么我们则是帮凶。
所以,不少中国的公民,不认可政府反对人权问题政治化的原则,因为这将助长世界上的恶势力,恶人多了,世界和平的环境遭受破坏,总有一天,我们国家公民的安全也将受到威胁。而如果反对人权问题政治化,而又没有一个尊重和保护人权可行的办法,那就是认可将人权问题丢进粪坑迫使其腐烂化,最后,这个世界就成了强权和独裁者烧杀抢掠的天堂。
当然,中国是“负责任”的大国,所以“有能力”让叙利亚这些独裁者在自己国内解决,使其政府与人民“和平共处”,而我们“互不干涉内政”。
不过,美帝国主义总是“亡我之心不死”,趁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访问之际,除了极尽礼遇外,居然还提前公开地、明目张胆的开出“摊牌”清单。对于这种明显破坏“互不干涉内政”原则的行为,中国政府和官媒如何应对,恐怕就成了礼遇之外最引人注目的事情。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