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朝陽醫院圍觀錄

據說陳光誠在G樓,我在F樓,使勁推了推那扇門,果然鎖了。

文/田雨聲

我在5月2日下午近18時的時候趕到朝陽醫院。據說,山東盲人陳光誠在美國大使等官員的陪同下在這裏就醫。

此時,朝陽醫院北門已經聚集了五六十名記者,應該都是外媒。他們被趕到了大門的馬路對面,並且被警戒線圈了起來。長槍短炮對準醫院大門。而大門內外,有保安,也有明顯是警察的便衣。

我繞到醫院東門。也有幾位背著雙肩包拿著相機的記者在此守候,另有不明身份的人來回遊弋。但我跟著幾位送飯的病人家屬,還是很順利地進入了醫院。

在醫院內逛了一圈,來到戒備森嚴的北門。有警察,有便衣、還有醫院的保安,也有醫院的清潔工和穿著病號服的病人。一輛汽車駛出醫院,引起馬路對面一陣閃光燈亮起。

先到的兩位網友說,陳光誠應該被送到位於G樓9樓的VIP病房了。那裏設置了多層崗哨,難以進入。他們的話得到了一位病人大媽的證實。病人大媽說,她在F樓的三樓住院,下午聽說旁邊的G樓貴賓病房來了位重要人物,聽醫生說,也是結腸的毛病。

不過,病人大媽並不知道「重要人物」是誰。她說,這麼多外國記者、這麼高的保衛標準,據說是一位美國人。當聽到是一位中國山東的盲人,被美國人送來醫院後,她很疑惑:「這個盲人很著名嗎?我怎麼沒聽說過?」然後,她提高聲調說:中國的事,關美國人什麼事兒?他們什麼都想干涉?!

其他的病人也大多說不知道怎麼回事。但說這場面太大了,「胡錦濤來也沒這陣勢吧?」

很快,有幾位便衣過來清查兩位網友的身份。他們自稱是就醫患者,但仍被便衣趕走。一名白人女記者大搖大擺從門口進入。便衣和保安倒愣了,直到她即將拐入院內,才趕緊攔住。出示證件、拿本子登記後,還是把她趕了出去。

我從醫院裏繞到G樓樓下,門前幾輛車都沒熄火並開著車門,有人在駕駛座待命,門樓內外另有幾位便衣模樣的在和戴著紅袖箍的大爺聊天。他們堵住了G樓的入口,看到有人接近,就警覺的注視。

我又從F樓走上三樓東側病房。據說這裏有一個門能通到G樓,但我推了推門,已經被對面鎖住了。

於是我又回到F樓門前。這裏正對醫院北門,能看到對面的記者群,而且如果陳光誠乘車離開的話,這裏是最佳的觀察地點。

大約19點,便衣和保安開始驅趕F樓前的人,無論是病人還是其他工作人員:「你們要不進樓裏去,要不出去,不能站這兒!」我以為陳光誠要出來了,趕緊到樓裏找了個適於拍照的位置。然而,等了半天,外面又沒有動靜了。倒是聽到身後一位女士在大聲打電話彙報:「外面還有五六十名記者,都被趕到了馬路對面。比最多時少了點吧。」她請示:「我們能做什麼?」不一會,便衣又進入樓裏,勸病人離開大門附近:「別看了,沒什麼熱鬧可看。那些外國記者?他們什麼也等不到。」

20點左右,保安鎖上了F樓的樓門,並樹立了一個「此門關閉,請走西門」的牌子。然而,一名提著攝像機和三腳架的洋帥哥大模大樣地走過來,令便衣和保安非常鬱悶,只好重新開鎖,把他恭送出醫院。

剛才,有消息傳來,陳光誠要在醫院留幾天檢查。然而,外媒記者仍然守候在醫院門前,不少網友源源不斷趕來圍觀。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Loading…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5月2日, 8:08 下午
编辑:
分类: 网事纷呈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