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颜格格:大明英烈传外传(二十四) 方立子的曲折出逃

2011-10-8
80年代最早的贡生风波是起于1986年12月下旬,闹得最欢的是校址在合肥的中国科技大。此次风波是帮君为了他的政治需要而默许的。当时方立子就是科技大的副校长,对于这次风波方立子“功不可没”。

这次风波之后,也就是在1986年12月30日上午,矮凳儿约见帮君、阳君、万千里、胡启立点名三个人,方王刘。矮凳儿说,他们的很多言论,没有得到批判、狂妄得很,这些人早就不够共产党员的资格了,早就应该把这三人开除出党。这些人之所以这么猖狂,是因为党中央里面有个保护层。三天后,帮君辞职。半个月后,1987年1月17日,方立子以其煽动贡生闹事,否定社会主义制度,公开提出要改变CCP,鼓吹资产阶级民主与自由等罪名被安徽省委开除党籍。此后虽说方立子消停了一段时间,但他并无任何认错悔过。

转眼89年大风波到来,方立子认为时机到来,又一次站了出来。可未曾想,矮凳儿甘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在6月初清场,因而方立子认为这一次自己可没那么幸运,于是决定跑路。而当时跑路的唯一地点就是美国大使馆。因为早在1986年的贡生风波中,方立子就得到了美国的注意,方被誉为“中国的萨卡洛夫”,美国中情局和美国大使馆分别设立两个“方立子小组”,时刻跟进方立子的“人QUAN”状况,此间也有美国“记者”与方立子金像了三次“卓有成效”的沟通。

4号一大早,方立子与妻子李淑贤、儿子方哲,请求政治避难。可未曾想,当时美国大使馆刚刚换了大使,美国大使李洁明刚来中国没几天,原来“方立子小组”的一些成员已经卸任回国,所以当时美国大使馆的两位负责人员薄瑞光和罗素在李洁明不在的情况下,为了不惹麻烦,劝离了方家三口。两位美国官员告诉方立子,或许我们可以给你们由中国进入美国的签证,但是不接受你们进入馆内。这两位官员的做法是有依据的,因为是遵循华盛顿的指示。早在89年5月中旬,国务院与驻北京美国大使馆已秘密商讨,一旦大明朝廷采取行动,有中国人寻求大使馆庇护时,应该如何对应。其中李洁明认为不能提供庇护,这样会落中国口实(实际上美国早已参与大年的大风波,大明朝廷也心知肚明,但除了截获一个美国记者往大使馆偷运的先进通讯器材外,找不到任何证据,李洁明此举就是不想给中国借口,以免耽误其他更大的行动)。

而后,大使馆两位官员马上把这一情况通报大使李洁明以及美国国务院。当时的国务院主管官员贝德闻讯后大发雷霆,他认为当初的协定只是针对普通中国人,而对于方立子这样大明头号“自由分子”怎么能一视同仁?大骂大使馆愚蠢。但是又一想,如果大使馆收留方立子,假如他被大明朝廷抓获怎么办?不当大明朝会谴责美国,而且一旦方立子将来被处决,美国国内的百姓也会说政府无能。两难之下,贝德最后还是决定秘密收留方立子,以待局势发展。贝德立刻给国家安全会议打电话,请求他们批准自己的计划。在得到批准后,贝德又打了电话给美国大使馆政治处的莫尔,要他马上上街寻找方立子,告诉他华盛顿欢迎他的政治避难。

方立子明白美国签证根本没用,大明朝廷一定会在机场给他拿下。于是悄悄离开,正在寻思往那里躲藏的时候,街上一队军警通过,吓得方立子赶紧躲进了路边的建国饭店。而就在这里,方立子遇到了他的美国朋友——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东亚史教授林佩里。林佩里是个中国通,曾为1972年美国乒乓球队访华担任翻译,后来成为反华的急先锋。他得知方立子的情况后,马上说服当时住在建国饭店的“华盛顿邮报”特派员马修斯,让方立子躲进马修斯的房间。马修斯的另一个身份是美国国家安全人员,这次来华是执行别的任务,他怕节外生枝,开始是拒绝的。但经过林佩里的再三说服,马修斯收留了方立子一家。

当美国大使馆找到方立子的时候,已经是6月5日下午两点。大使馆的薄瑞光马上通过马修斯和方立子通了电话,告诉他他们收回昨天劝离方立子的话,明确表示方立子全家可以到美国大使馆来,他将是布什总统的贵宾。并约好晚上见。当天晚上11点,薄瑞光和罗素开着一辆老旧的面包车,停在见过饭店的后门,而后上楼接出方家人,一行人悄悄的回到了美国大使馆。为了保密起见,一家三口被安排在一个地下储藏室里面,而储藏室的外面则堆满了一人多高整整齐齐的行李箱。这些行李箱都是李洁明大使夫妇的,由于他们刚来一个月,不在大使馆居住,而是在外面的饭店住,因而行李都没有整理。

方立子躲进使馆,起初是个最高机密,只有少数人知情。因为这是一个极其敏感的问题。可是令李洁明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秘密却是美国人自己捅出去的。就在几天前,美国CBS的两个记者在广场因为言辞行为诡异,被大明国安局秘密扣下。美国人马上找到当时的驻美大使韩旭求情,最后在韩旭的斡旋下,两名记者被放了出来。于是美方就这一问题美国时间6月6日军行了记者招待会,白宫发言人痱子水(Marlin Fitzwater)不知道哪根神经错乱了,竟然说漏了嘴,说出了方立子夫妇躲进大使馆的事情。于是马上大明外交部紧急召见李洁明,指责方立子是大风波幕后黑手之一,谴责美国干涉中国内政,要他们马上交出方立子。李洁明当时表示不知道此事,但内心的惶恐可想而知,他马上向白宫作了汇报。

面对中国的指责,美国人也没了底气,但是他们是不能就这样放方立子的。于是6月9日晚,美国总统布什亲自打电话给大明,可是在请示矮凳儿之后,北京拒接了布什的电话。当时矮凳儿正在北京接见那些戡乱的丘八。而另一方面,大明国安局已经把美国大使馆围得水泄不通,连只鸟也飞不过去。

被拒绝接听电话的布什很生气,在当天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高调辩护接纳方立子一事,他说“当一个人现身,是个YI见人士,生命受到威胁,美国非常难以拒绝他。那样做不合乎美国的立国原则。因此,我们与中方领导人对此有不同看法。我希望能够得到解决。”与此同时,美国国务卿贝壳会见中国大使韩旭,想尽快通过谈判解决方立子的问题。韩旭在请示朝廷后,传达了矮凳儿的指示,那就是这个问题没什么好谈的,马上交人。6月21日,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斯考克罗夫特拿了布什亲自写给韩旭的信,亲自到中国大使馆拜会韩旭,首先表达了美国立场,那就是要把方立子弄到美国,而后说只要这个条件满足,其他的都好谈。而得到的答复却是没什么好谈的,并且给美国人约定了15天的期限。于是中美关系降到了冰点。

再说方立子住在美国大使馆,虽然人人都知道,但大使馆很大,方家人究竟在哪个房间根本没几个人知道。而对于那个储藏室,李洁明夫妇也不好总去,这样会引起怀疑。而能够自由出入方立子居住地而不引起怀疑的只有大使馆医务室的护士朱迪,因为医务室就在储藏室旁边。而朱迪一个护士又不能和李洁明直接来往,于是方立子和李洁明的沟通渠道变经过几个人的中转,朱迪去储藏室,带出方立子的要求,而后告诉李洁明的老婆莎莉,莎莉转告李洁明,而李洁明的话也是同样渠道转回去。六月底,方立子的儿子再也忍受不住这种老鼠般的生活,坚决要回家,方立子无奈答应,于是李洁明又经过了三天的计划,折腾了很久,总算在30日的下半夜把方立子的儿子送了出去。出去之后,马上被大明国安管控。

方立子的储藏室很小,处在地下,没有光线。通过一尺厚的外墙就是大明哨兵站岗的地方,也就是说方立子与大明哨兵近在咫尺。因而方立子的作息十分隐密,夜里连厕所都不敢上,因为利用白天上厕所,冲水声才不会那么响。方励之夫妇的居处是使馆医务室的诊疗室,而化验室则改为厨房。李洁明还为他们提供电脑,安装有线电视,同时安装保安系统,在他们睡觉、工作的身侧装置警铃触动器。为了让他们有所运动保持健康,还给方励之安装运动用脚踏车。在这里方家人第一次见到了微波炉,他们想吃什么,就写个菜单交给朱迪,而后朱迪到市场购买。也有的时候,朱迪会在家中做好,而后带现成的给方氏夫妇。据李洁明回忆录中说,方立子和前苏联“投奔自由”的人士不同,滴酒不沾,也没有情绪低沉沮丧,心理十分平衡。他每天都在写文章,或者研究自己的专业。

大明朝廷是在6月11日下达了对方立子的逮捕令,这个时候大明朝廷极有可能冲进使馆,架走方立子。如果这样便无法收拾,于是李洁明电告白宫,要赶紧采取措施,尽可能的拖延时间,因为李洁明需要时间准备,他想把方氏夫妇直接偷运出去。因为在这里毕竟夜长梦多。他的办法就是用外交邮包把方氏夫妇邮寄出去。

而此时的大明朝廷,几乎绝大多数人都同意马上冲进使馆抓人,而且提前做好了准备,掐断了美国大使馆与白宫的通讯联系。这一方案报到矮凳儿处,矮凳儿却把它扣下了,要暂缓行动。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驻美大使韩旭带来了“美国的直接威胁”。白宫找到韩旭,直言不讳的说出了美国的想法,一但大明冲进去抓人,那么中美再也没啥可谈,美国会为此全面封锁中国,各国的前些年的贷款计划全部作废,包括日本的,不仅全面武器禁运,而且还会进行全面的技术封锁。在这种情况下,矮凳儿当然需要考虑。

虽然大明不会马上抓人,但是赶紧偷运出去是上策,在全面权衡之下,第一个外交邮包计划不行,一旦失败,大明会有足够的理由。第二个让方立子化装成女人的计划也不行,很多细节落实不了。于是决定采用第三个计划,那就是利用10月31日的万圣节大使馆举行的假面舞会把方立子夫妇弄出去,而后准备好专机。这一计划不巧被一个大使馆“女佣”发觉,于是外交部刘华秋把李洁明召去警告:千万别想试图利用万圣节,偷偷运走方立子。而到了万圣节晚会当前几天,大明忽然加强人手,本来已经团团围住大使馆,这回又再加派安全警卫把守。当晚,大明国安人员强迫宾客接受检查。当日美国人虽然把一副棺木抬进大使馆(用来装运在海外死亡的美国人归乡的棺木,这是万圣节的传统项目),但在森严的警卫下,什么也没带出来。

也就在当日,矮凳儿在人民大会堂会见美国前总统尼克松,首先表示美国联合别的国家要对中国进行全面制裁表示不满。而后请尼克松捎话给布什:中美之间不管怎么争吵,还是朋友,希望中美两国早日“结束过去,开辟未来”,通过双方努力来改善关系。还表示方立子问题的圆满解决中方也可以考虑。这就是告诉美国人,弄走方立子可以考虑。矮凳儿在制裁的大棒下,妥协了。接着11月10日,矮凳儿会见基辛格也谈到了这个问题。12月10日会见布什特使、国家安全顾问斯考克罗夫特将军时表示方立子问题涉及到中国的主权与国际准则,解决这一问题需要双方努力。

同时为了缓和矛盾,大明在斯考克罗夫特访华后采取了若干步骤:解除对美国就北京大使馆的特别警戒。接受美国和平队派20人到中国,但只限于在四川省教英语。允许美国之音记者Niler常驻北京。大明做出这一姿态后,中美的秘密谈判又开始了。大明表示可以放了方立子,但是美国不能制裁中国,特别是不能终止中国的贸易最惠国待遇以及各个国家原来在美国帮助下给中国的贷款不能终止。布什答应了,但布什的意见受到了美国国会的坚决反对。于是布什又开始谋划私下通过民间团体负责人,试图让这些在中国有投资人士从中斡旋,让方离境,但无疾而终。没办法布什不得不劝说国会,满足大明的要求。最后布什胜利了,在五月布什总统宣布他将无条件延续中国享有的贸易最惠国待遇。

这一下谈判基本达成,剩下的就是细节。大明要求:第一,让方立子签署悔过书,承认错误。第二要美方保证方立子到了美国后马上消音,不能有反华言论。第三不能马上去美国。但是方立子拒绝签署,第一条大明让步。第二条李洁明拿出美国宪法条文第一条修正案辩护:“如果他到了美国,李洁明夫妇不能控制他的言行。”但大明坚决不认可,于是美方让步,在声明中采用不反对“中国”这个一般字眼,使得方励之离境之后的言行自由不受限制。第三条美方同意,先把方氏夫妇弄到英国。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方立子的儿子,走还是不走?美方说要坚决带走,免得成为人质。而大明则说美方得寸进尺,坚决不行,但最后还是让步,同意方立子的儿子也去美国。可这时候方立子的儿子表示要先结婚,还要带对象一起走(还是小)。最后协议是,结婚可以,但老婆绝不能带走。

就这样方立子出境协议敲定以后,大明还需要一个借口保持颜面,哪能就这么放人?于是美方炮制了一个“方立子有严重心脏病,需要马上出国就医”的诊断,这样大明放人也就赈灾了人道主义立场。最后的安排是,美国空军从日本基地调来一架C135运输机,把方氏夫妇送到英国。六月十五日上午十点半左右,方励之夫妇籍一辆卡车为即将举办的酒会送椅子来的机会,离开大使官邸。中国公安护送他们到北京郊区的南苑军用机场,李洁明奉指示,全程陪伴方励之夫妇。可到了机场,大明告诉李洁明夫妇,方氏夫妇必须独自办理出境手续,要藉此展示在中国领土的主权。李洁明很为难,他怕中方变卦,忽然逮捕方立子,但又不能拒绝。还好这只是一道官僚手续。检查人员问了几个问题,在方励之护照上盖了章,让他顺利通关。

抵达伦敦之后,方立子这回可松了一口气,于是开始口无遮拦。在接受美国NBC电视台新闻采访,竟然抨击布什政府在人权议题上有双重标准,对苏联严格要求,对中国却轻轻放下。弄得李洁明大发雷霆。后来方立子在国会听证会上再次指责布什总统搞“双重标准”,惹得在场作证的美国付国务卿伊格伯格站起来打断方励之的话,一脸怒容地拍桌说,方先生,如果没有布什总统帮忙,你根本不可能现在坐在这里发言!方立子到了英国以后,接受了剑桥大学天文学研究所客座教授的聘书。在英国约住了半年,受到美国特工的严格保护,半年后去了美国。

方立子的出逃,让大明颜面尽失,这对大明的司法与主权是个极大的耻辱。但在经济上却换来了世界银行的贷款,换来了西方放下制裁大棒,换来了90年代的经济腾飞。个中优劣,见仁见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