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目前中国的这场“保钓反日”浪潮很危险,对中国国家与民族将是长久的伤害,国人应对之反省,并保持警惕。

这场闹剧不仅让国际社会厌恶,而且也加剧了各国对中国戒备和疏远。邻国不用说了,就是隔洋隔洲的各国也更加看清了中国:混、暴力、危险,需警戒,必要时各国需联手对付。于国际社会,中国是自我羞辱、自我孤立。从大局来看,中国未战而孤,在战略上已经输了。

国与国之间难免有领土领海的纠纷,这是常态。就中国的战略、发展趋势、未来命运,钓鱼岛无论如何都是小问题,“国有化”三字不值得让中国如此大动肝火,以至不惜以战争相威胁。中国真的要为这座小岛和美日打一仗吗?日本从来以为该岛主权在日,并且控制着,所谓“国家购买”,也是日本政府为了阻止石原进一步刺激中国的手段。就算事端是日方挑起的,否定“搁置争议”的关键点是在前日本国会通过决议:尖阁诸岛是日本固有的领土,不存在要解决的主权问题;而非购买钓鱼岛。

野田说“中国的强烈反应超乎了想象”,中国解读为野田承认误判,其实野田的这句话是对中国的批评,无论就外交常识、国际规范,乃至中国实际利益,中国的反应都是非理性非正常的,简直不可思议,以至石原都惊呼“中国是不是疯了?”

                             2

爱国、维护主权是好的,但是忽悠百姓,别有企图,则是大害。慈禧忽悠义和团打洋人,闹出事端,收拾不了,就回首杀义和团,此等政府天理难容。

购岛的事件本不值得大动干戈,中国何以如此大闹?乃至要发动百万的人上街反日,并夹有打、砸、抢、烧。中国政府说:民众上街示威游行是出于义愤,是自发行为。显然,这是谎言。

众所周知,自1949年以来,中国人从未有集会、游行、示威的权利,小民胆敢上街游行示威,轻者是“扰乱治安”,重者以“颠覆国家”治罪。2008年,中国举办奥运,为装门面,在北京划出几个公园作为民众抗议示威地块,两位年近80的老太太当了真,去公安局申请,于是被判处劳教一年。中东茉莉花革命发生后,中国政府草木皆兵,凡言敢“散步”者,即逮捕治罪,至今尚有诸多无辜者关在牢中。此次,上百座城市,百万民众上街游行抗议,并伴有“打、砸、抢、烧”,如果不是当局背后策划、操纵,如何可能?要真是自发,当局也早就镇压了。谁都明白,这场遍及中国“保钓反日”闹剧,是中国当局导演的。

我们要问,中国当局为何要指使百万民众上街“反日”,而且打的都是中国人,砸的抢的烧的多是中国人的财产,就是砸了日方的财产也要赔偿。百万民众上街就能抢回钓鱼岛吗?这不是赔本赚吆喝吗?况且中国也并不真准备与日本开战。中国一再指责日本当局是出于内政而搞了这场收购钓鱼岛的闹剧。其实,这种指责更适合中国当局,他们是处于内政危机,而导演出这场“保钓反日”的闹剧。

谁都知道,中国内政危机重重,民心丧尽,如果不进行政治变革,社会就会崩溃。但是,即使中国面临崩溃的威胁,中共也始终拒绝进行政治变革,因为如果启动变革,最终的结果就是“党”要将政权家还给国家,而这是他们不能接受的。他们的利益太大了,交出政权意味着交出一切;再深的一层是,太子党们不允许,江山是他们老子打下来的,不能在他们手中丢失,中国有深远的血缘权力传统。

不交出“党”的政权,而又要避免崩溃,挽救“红色江山”,那么现统治集团就只有选择走国家法西斯化的道路,以收拾民心,巩固中共统治。

薄熙来唱红打黑,固然有投机“入常”之目的,但是他也确有救“党”、救“红色江山”之意图。薄所谓的唱红打黑,实质就是国家法西斯化。试想,如果薄熙来执掌中国,唱红打黑在全国推行,那就是再一场“红八月”——红色法西斯化。国家法西斯化之要点,是要鼓动起民众,借用他们的盲目与暴力,实行极权统治。而鼓动民众最有效的就是民粹主义与民族主义,薄唱红打黑利用的是民粹主义。

薄的唱红打黑犯了一个大忌,那就是民粹主义一旦鼓动起来,民众的怒火就会烧向权贵集团,因为肆意压迫掠夺民众的正是他们。中共权力集团已经历了一次毛的文革,因此不会允许薄再来一次——让民众造反,收拾自己;因此他们最终将薄拿下,就算没有王、谷事件,薄也要被拿下,因为他威胁到整个权贵集团。这是薄、王事件的核心。

如果国家法西斯化是挽救“党”和“红色江山”的唯一路数,如果统治集团亦不允许在中国鼓动民粹,那么新一代领袖——太子党们——自然会选择鼓动民族主义。在国家至上的旗号下:一、可以凝聚民心,中共可以重新获得执政的合法性;二、可将民众对中共的不满愤怒,转嫁给它国它民族;三、可以借此进行严厉的政治镇压,强化极权统治。可谓一石多鸟。

目前,中国的这场“保钓反日”闹剧和薄熙来的唱红打黑是异曲同工,都是鼓动民众,实现国家法西斯化。它很可能是中国新一代领袖“治国”的开场戏:国家主义、军事扩张、法西斯化。

                              3

这场遍及中国的百万民众上街“保钓反日”运动,规模之大、之粗俗、之暴力很有文革的味道,有言将之称为新文革。

有消息说,这场闹剧是习近平策划主使的,有这种可能。就胡温的谨慎性格,他们大概不敢策划这么大这么危险的民众运动,况且他们马上就要交班,犯不着冒这个险。敢这么闹的只有老红卫兵一代:不计后果、无法无天、老子就这样。如果是这样,那么这场“保钓反日”闹剧就是习近平接管国家最高权力的第一战,目的是立威:一声号令,举国上下、千军万马。当然,我们无法知道内幕,仅是推测。

总之,习上台标志老红卫兵一代全面接管国家权力。极权制度是危险的,由老红卫兵一代执掌该政权,中国就更加危险。毛已经显示了一次,当极权制度与虚佞、混不吝、无法无天的领袖结合在一起是多么地可怕。

胡是家奴出身,是指定来看摊的,当然不敢有所作为,但他的奴性和谨小慎微也让他不敢肆意妄为,可以看住邓的遗产让其自然顺延。中国这十年,没有崩溃,没有血腥之灾,这得归功于他恪守看摊的本分——绝不作为。中国的这个“平安的好时代”已结束——将来人们会怀念这个它;“保钓反日”闹剧标志下一时代开场。

各国政治家,都应该注意到:中国的未来十年是老红卫兵执政,要注意他们特殊的背景:时代、家庭、教育、经历、权势。他们是毛泽东的儿子,虚佞、残暴、肆意妄行。并不是说他们有多么重要,而就中国的极权体制,他们掌管国家最高权力,可以很轻易很偶然地就给中国乃至世界带来巨大灾难。、谷开来让我们看到老红卫兵一代的危险,如果我们仅仅将薄、谷看作个案,那么我们就没能看懂中国的政治。薄、谷代表了中国新一代最高执政集团——红色家族的后代,并不是薄下台了,中国就不会再出现薄式人物,毛按照自己的样子,塑造了他们;“保钓反日”就是另一场文革式的“唱红打黑”,而且更危险。

特别要指出老红卫兵一代将全面掌控军队。朱成虎将军曾说,“如果美国人用他们的导弹或制导武器袭击中国领土内的目标区,我认为我们将必须以核武反击。……我们已经做好牺牲西安以东所有城市的准备。当然,美国人将必须做好牺牲数以百计的城市的准备。”路透社报道,朱将军最近在维也纳核裁军会议上说,中国需要实现核武库现代化,以保持核威慑的可信性。别以为这些是个人之言,这一批红卫兵是敢动用核武的。如果说,薄熙来的唱红打黑一旦得势,将是中国的灾难;而如果中国沿着“保钓法日”的路数迈向国家法西斯化,那就不仅是中国的灾难,也将是亚洲的灾难,乃至殃及世界。此次事件,将军们纷纷出来发言,威胁教训日本,这个现象值得重视,其预示军人们的权力在上升,开始干政。未来,军人将在核心权力中,占多大的分量?这是一个问题。

当然,高层红后代并不是铁板一块,也有像杨小凯、戴晴这样的良知,犹如中共中从来就有像胡耀邦、赵紫阳、胡继伟、鲍彤这样的理想者。但是在黑暗残酷的极权体制及权谋斗争中,他们从来不能掌握住权力,只有更专横更残酷者才能赢,这是极权政治的特点,也是中共的政治传统。

胡、温是看摊的家奴,而十八大后,中共最高权力将正式归还给红后代;而在红后代中,能掌控权力的只能是一批更阴暗更凶残者,这是极权体制所决定的。

                             4

我们希望事情没有我们说得这么糟糕,希望中国的下一代领袖们具有良知,将国家、民族、人民放在“党”与红色家族之上,有序开启政治改革,最终将政权交还给国家,实行民主宪政。但是,我们也必须要看到,中国是有可能(但愿仅仅是可能)走向国家法西斯化的,新一代政治领袖们——老红卫兵一代,远比邓、江、胡们危险,我们需要对之警惕。(邓、江、胡们毕竟还要秩序、要建设;而老红卫兵一代,他们的记忆底盘是“文革”,在心理上即是破坏性的,这与毛一致。)我们希望,但不可不清醒。

如果中国新一代领袖仍然拒绝政治改革,而强行将国家带向法西斯化,我们要说:他们不会成功,而只会将中国推进灾难。国家法西斯化,需要有民众的拥护和追随,需要给他们带来利益,需要有一套让民众接受信服思想、道德说辞。但是中共已经挥霍尽所有的道义资源,其信誉已经丧尽,民众不会再听信它的忽悠。何况有了网络,两句真话就可戳破天大的谎言。

民族主义中共忽悠人民的最后一根稻草,而中国民众早已被训练成“刁民”,他们也会借“忽悠”而利用之。百万人上街“保钓抗日”,其中很大的成分是借机发挥;他们有怨有怒,却没有上街抗议的权利,此次得到游行的特许,当然要借此释放发泄一番。那些打砸抢烧是抗议日本吗?发泄积蓄的社会仇恨而已。可以推定,如果这场抗议再延续几个星期,民众就会将怒火烧向当局,“反日”就会演变为反政府的“暴乱”。因此,当局在9.18后就“果断”制止了民众游行。

就钓鱼岛事件,大多数人认为战争打不起来。按常识,这个判断是对的。就当今的世界格局、中日关系、中国切身的利益、实力及未来的命运,中国都不该开战。但是,我要提醒人们,不战是常态判断;但是老红卫兵们是“毛式”心态,可以混到疯狂——毁掉中国,死几亿人无所谓;况且当国内矛盾难以解决时,对外战争是转移内政危机的有效手段。因此,战争的危险是存在的,而一旦开战,中国起码会被打回到八十年代之前。

很多人对“十八大”报有希望,希望新一代领袖开启政治改革。我也这样盼望,但是经验告诉我:其后中国的内政危机将会更加严重,一方面中国内部的各种矛盾已经积蓄到了爆发的临界点,再一方面老红兵一代掌管中国更没谱,他们不可能不混来。中国重临灾难的因素是在增加,而不是减少。

中共靠暴力起家,夺得政权,也靠暴力进行统治,加之近三十年来,权贵们肆意抢夺国家与人民的财富,维系一个国家的基本规则、伦理、信约、共生关系被破坏殆尽,没有一个阶层、集团愿意对这个国家负责,而新生长出的社会力量又被当作异己或消灭或压制,中共是中国唯一政治集团,而其本身却是一个私利掠夺团伙。这样一个国家,我们看不到其可以持续维持的可能,中国正在走向崩溃;这个趋势,无论是改革、是战争或是拖延现状,都难以挽回。

乐观地说,中共统治将在老红兵一代手中结束,中国的希望是在中共完结之后。悲观地说,老红卫兵是毛的嫡传,他们还会再造一次乱,这与中国的大崩溃将同时发生,而只一过程将非常惨烈、血腥。依暴力建立及统治的国家也将终将以暴力而结束,大一统的中国也将由此而分裂。而中国文明的希望由此才开始。

   2012年9月20-24日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