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部分地区也传出治安开始变坏的消息。据亚洲週刊报道,重庆的出租车司机说,王立军下台后,交巡警平台的警察少了很多,抢钱、劫车的人又出现了,似乎重庆离开王立军,换了任何一任公安局长都好不了。有司机说薄熙来主政重庆,城市面貌几年焕然一新。儘管薄熙来及手下官员的贪腐案件已开始清查,曾对薄熙来抱有幻想的人也在慢慢清醒;但重庆民间对薄熙来曾经有过拥护是无可否认的。一位大连市民也表示:并不是说薄熙来把大连管得有多麼好,而是大连前后几任市委书记都不怎麼样,大家想来想去,觉得薄熙来也就不错了。

对比四人帮垮台当年,民间根本听不到这种「同情」。八十年代初期,上海某刊物曾发表一篇短篇小说,讲一个文革中受到折磨,但文革前也曾以高压手段欺负过群眾的老干部,后来重新上台,对自己过去的极左行為毫无反省之意,反而以一贯「正确」自居。该小说受到了批判,因為小说主人公產生联想并感慨:将来有一天,四人帮会不会受到「歷史的同情」?其实,该小说并非「政治不正确」,而是思想深刻,有前瞻性,告诫改革派和广大群眾:批判极左政治绝不能因人而异或推行双重标準。既然批判极左政治,就要批判它的整体及一贯错误。中国的极左错误绵延至今,生生不息,究其根本原因就是极左派以「红色」自居。而今这一点也正好可以解释,﹑王立军垮台后,重庆社会出现「同情」他们舆论的原因。

学者荣剑在《回望重庆》系列文章中指出,对薄熙来与重庆来说,「红色成為其最安全的保护色,足以维持其党内正统地位,不会遭致根本反对。」但薄熙来的教训告诉中国,红色未必能保护所有人,一味纵容「深红」、「极左」,以「核心价值」、「独特性」拒绝普世价值,很有可能引火烧身。

红色的极左政治任意践踏人权及法律尊严,一直激起全社会的牴触和抗议。拒绝普世价值的举动违背民意,也重创民心。所以,极左领袖即使精通「聪明作秀」,向部分群眾输送经济利益,最仍难赢得歷史的同情。张春桥当年从食品﹑日用品供应方面「善待」上海巿民,甚至不惜引起外地群眾的抗议,但人民并不原谅他。歷史的同情是稀贵之物,绝非廉价品。毕竟,民主和人权才是价值的试金石。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