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发起联署支援:就南方周末献词事件告天下书

末世未亡,现世再传劣迹。二零一三年初,《南方周末》刊发新年纪念特刊,全部付型版样已经审定,记者编辑休假。在编辑部不知情的情况下,广东省委宣传部部长庹震妄动私念,狠删既定版面,篡改新年献词,并指令私添错误百出之特刊按语,铸成南周献词事件。

南周苦审查久矣。然而特刊选题经庹震审核批准,成稿按指令或删减或抽掉,付印大样也历经内外查验。概言之,庹震篡改之前,南周特刊无一字不经审验,审查意志贯彻始终。究庹震所为,假借审查官之外衣做掩护,但僭越办报流程之实不能欺瞒。

南周新年献词本有传统,用词立意皆成新篇,每每为时人传诵与钦佩。而庹震侵犯审查与新闻边界,不惮涂抹献词,格式化中国梦想,染指南周珍宝而谄媚上意,令人憎恶。其大禹治水之按语,用典、历史皆错,更有错别字贻笑坊间,颟顸之态徒增笑料。

大陆办报,制度环境早已众所周知,而天网般之事前审查制,则为庹震独创。南周及至广东媒体,皆不能幸免。虽然新闻无法,唯望宣传官员与媒体恪守界限,互有敬畏,始成舆论机关之职责与气象。南周非为私产,庹震待之如私物玩偶,阴狠跋扈,媒体人郁积在此,痛恨尤甚,今日诉诸全国读者。

,如鲠在喉,传媒以委屈之态百般腾挪。庹氏入粤不足一年,奉行文阀大棒政治,视管理如绞杀,广东新闻界万马齐喑与薄王治下之当年重庆新闻界毫无二致。庹震之所以屡屡得逞,乃玩弄部长权柄,自相私授独裁独断于粤省。其褫夺新闻编辑权,视新闻界如无物,岂非欺岭南及中国无人哉?

南周蒙尘,亦非南周一家之损失。南方报业与中国改革风潮亦步亦趋。南方进,则中国进,南方败,则中国败。庹震毁版销报,腐蚀改革魂魄,非仅为吞并文字也。此一风向标亦可用于南方政系,想必也为改革世代所认可。此吾辈竭力告读者诸君又一也。

爆发南周献词风波之后,庹震四处周旋,勒令删除记者及南周编辑部微博,更呵斥南方新闻界噤声。借助公权收拾其私欲营造之残局,庹氏未能吓倒新闻界。各界民众齐声驱庹,早已不限于南周读者圈。祈望读者南北、内外,同声呼应,亦可略告慰于天下。

庹震破坏之事,壅塞于途。此人之于新闻界,早已与强梁无异。其钳制舆论,野蛮无教养之作态,更无益于国家,亦以执政党名义献丑于世界,于情于势于理,再难当省宣高位。庹祸不除,新闻界无新闻,所谓刷新政治,徒托空言。望天下读者以真名实姓周知附议,勉力成就。

愿意参与附署者,请把名字和身份、所在城市发到如下任一邮箱:

联署邮箱:[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