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南周审读员曾礼突然过世 网民集体哀悼

北京时间4月3日晚,因在南周新年献辞事件中敢于挺身直言而赢得人们尊敬的前南周审读员曾礼老先生(网名:六十不惑),因消化道静脉大出血抢救无效而不幸过世,享年61岁。就在3月29日,曾老在新浪微博宣布正式退休,打算成为自由人:

@六十不惑2世:【郑重声明】昨天(3月29日)是我工作的最后一天,下月开始全身而退,成为自由人。所以,今天公开我的身份:原南方周末审读员。从今以后,我的微博言论与原职业无关。因我原来@六十不惑 的账号已被销毁,更名@六十不惑2世 ,坚持原来的宗旨:我的文章我做主,我的言论我负责。

曾礼的子女后在其新浪微博上证实了他过世的消息。截止发稿时,该微博已有六千多条评论和八千多条转发,大量网民使用“蜡烛”表情对曾老杜过世表示哀悼:

家父@六十不惑2世 因消化道静脉大出血抢救无效,于2013年4月3日晚22时40分去世,享年61岁。于此封存该微博帐号,感谢各位关注。

zengli

另附在南周新年献辞事件中为曾礼赢得尊敬的文章:

六十不惑:究竟谁删改了南方周末新年献词?

以及几天前曾礼发表的两篇博文:

曾礼:南周审读员为何跟总编辑分道扬镳

曾礼:童鞋们,再见了

以下是名为“东方愚”的网民悼念曾礼的一篇文章,原文不知何故已被删除。

捍卫南方周末,竟要付出生命代价——悼念曾老

文/东方愚

曾老走了。这简直是晴天霹大雳。怎么可能呢,不到一天前他还更新微博,三天前还在博客写雄文回顾自己如何与南方周末总编辑分道扬镳。况且,曾老并不老,他才六十二岁。可是,这条消息被证实了,他突发脑溢血不幸去世。

如果没有年初南方周末的风波,曾老不会走。在这场风波中,他的风骨,让我们这些年轻人皆自叹不如。时间慢慢过去,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南方周末人争取的所谓权利远没有兑现,而曾老就这样永远离开了我们。捍卫南方周末,竟然要付出生命的代价。这是我们谁也没曾想过的。曾老的情绪一直很激动,特别是被解除返聘后,他甘愿回家养老,但精气神不舒畅。“邪不压正”只是传说。

有人说曾老是退休了,所以才那么敢言,甚至有些“倚老卖老”。说这话的人一定不了解曾老。他给我印象深刻的,是一次他在周会上的发言中的一句话,“我一直在南方日报工作,也曾对南方周末的办报理念有些不认可,可当我来到这里,当了审读员后,我的思想开始慢慢发生变化,两年后,我已经完全认同南方周末的办报理念,我的价值观发生了变化。”

“两年前”时曾老六十岁整。后来曾老起网名“六十不惑”,我想跟这个有关系。他把那一个时点,视为个人历史上的分水岭——一个终结,更是一个新的开始。我一直觉得有部电影很适合曾老的心境,那就是《返老还童》。电影里有句台词:

“一件事情无论太晚,或者对于我来说太早,都不会阻拦你成为你想成为的那个人。这个过程没有时间的期限,只要你想,随时都可以开始。要改变或者保留原状都无所谓,做事本不应有所束缚。我们可以办好这件事,却也可以把它搞砸。但我希望最终你能成为你想成为的人。”

曾老可能觉得他来到南方周末太晚了,但又庆幸自己听从内心的声音,随时开始,去成为自己想成为或者说本来应该成为的那个人。可以说,如果曾老年轻十岁二十岁进入南方周末工作,在风口浪尖上,他一样不会被体制内的污水呛到默不作声,他一样会铁骨铮铮捍自由。

可我们敬重的曾老啊。却这么早早地去了天堂。一周前您在内部论坛贴的《童鞋们,再见了》的告别信,没曾想到此告别成彼告别。你的信中说,“宁可不完成政治使命,也不违背自己的良心,决不当历史罪人。”南方周末史上有这样一位审读员,是这份报纸莫大的荣耀。

与您认知和推动人人向往的普世价值观这一大的中国梦相比,您对自己退休后的规划就像小葱拌豆腐一样简单:“趁身子还硬朗,到处走走,享受一下人生的乐趣,欣赏一下大自然的美景,还可到西方国家去沐浴一下自由的阳光。”现在,我们只能祝愿天堂自由自在。

深夜恸哭。人在舞台上一辈子,能博无数观众喝彩,可能唯独不能让自己满意。曾老做到了。曾老一生工作了四十七年,却是愈战愈勇。我在南方呆了七年,看到那么多同仁的热忱被浇灭,已经越来越灰心。现在我倒是觉得,不管以后继续据守289号大院奋战,还是到别的工作岗位,都应重拾勇气和斗志,做一个自我严格要求,永褒独立思想,不断丰润自己内心的人,我想这才是对曾老们最好的悼念。

曾老,一路走好。

2013年4月4日

2013年4月3日, 11:51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