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学荣 | 冯学荣 *微语录* (二)

学荣
*微
语录*


 
 


认识的人收入比你高、中大,你千万不要嫉妒甚至怨恨,你应该,不是他高,而是你自己高,因他有了,就不会找你借。同理,小区的搬运工、家政、粉刷匠价了,也不要生气,相反,你应该,因老百姓的收入越高,社会治安就越好,你和你家人的人身财产,就越安全。


“国民党
一中国有功”这话对吗正确的说法应该是:“国民党先造成的分裂、然后再营造统一”。北洋政府时期中国分裂的局面很大程度上就是国民党人造成的。《临时约法》本身就有问题,它强调约总统,但对总统限划分不清,北洋分裂埋下伏笔。其次,内第一(二次革命)、国、法,两次粤桂争…..…相当多的内、分裂行都是国民党一手打响的。


 

海峡两岸病北洋军阀、民不聊生可是北洋军阀为什么混其实正是因南方国民党力在乱。其中,直皖争就是因直系和皖系在对孙文是武力镇压还是和平”这个问题而开始交、并走向,在此过程中,南方阵营还给直系送了贿赂、进一步加剧了北洋集团的分裂。而直奉,那就更赤裸了:文和段祺瑞、作霖成三角,共同抗直系,言之,本身就是直奉、内战分裂一个积极参与者。


 


晚清立成功,那么族皇帝也许会一个虚君,中国也许入代政治,族人口占大多数,代政治的可预见结果就是:国事由了算。不少好者没能看到一点,逢清必反,是从意问题,而不是从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出问题反清而反清,而不是利益去反清,事情就味了。当然,历史是不能假设的,此贴权当废话。


 

张勋复辟被镇压之后,段祺瑞拒恢复《临时约法》,段祺瑞的理由是这样的:辛亥革命所造的中民国,在宣复辟就已经灭而段祺瑞张勋成功,是“再造民国”,既然是再造,那么,段祺瑞自然有重新制定法,因此不必恢复临时约。这种说法,不能说一点道理都没有。再说了,临时约法本身也不是一部优秀的宪法性文件,甚至它的合法性,都值得商榷

 


江西
区的民当然是不愿意红军撤走的,首先民打土豪之后,分到了土地,些属于不红军一走,国民党地主武装回来,会将不收回。其次,为红军实际上已覆国家政犯罪中构成了共犯,国民党一回来,要被追究,甚至枪毙。《十送红军》之的歌曲背后,这样的真相。依依不舍的不是情感,而是利益。


 


新加坡自古以来就是
来人的地,自明代以来福建移民如江之来,抢了来人的碗。来西立国之后,定下了土著人的国策,以李光耀首的人不服中央号令,来西决定壮士断臂、不要新加坡这块领让华人自己玩去。这样才有新加坡的生。如果土主不能商量,不会有新加坡。


 


土主不可商量”的教条,只能在中国近代受害史语境里,才能成立,在世界上并不绝对通行。如果土主权绝对不可商量,没有阿拉斯加的买卖,以色列的建国也无从起,欧盟现在甚至国界都拆了,又如何解释?马尔代夫土受海水威的国家,以后国土消失了,他的人必然需要购买土地建国,谁卖给他?他们届时怎么办?


 

钓鱼岛,我一向主:“依照利最大方案理”,言之,是从中日两国邦交的全利益出划。或者不,都要算成本和收益,看看哪个最有利。而从小受“土主不可商量”教育大的保青年,袋已僵化到“不惜一切保卫钓鱼岛”的地步、就算掉西瓜、也要芝麻,“就算大陆不长草、也要收回钓鱼岛”这种“爱国”病,已经到了放弃治疗的阶段了。


 


领土问题绝对不能商量”种看似十分正确的论调,其的,事上中国也并没有做到:例如香港,在1949年放着不去“解放”、偏偏要等到1997年才去收回本身就是一种妥和商量。21世中国与俄签署土划界、放弃了一些有争议的土地也是一种商量。所以认为正确的提法应该是:有争土主,可以商量解决。


 


朋友批
,我的文字的确缺乏感情。但是搞历史的,不需要感情。只有艺术创作才需要感情。你见过技工着感情去修车吗你见过医生一边泪流满面一边动手术的吗?史上有过带感情写史的,例如梁启超的《戊戌政变记》就是,可是后来,连梁启超自己都得不妥、他主动反思:当年感情写《戊戌政变记》、这本,不能当信史来读不料已经晚了,《戊戌政变记》这本伪史,已经广泛传播在民间、它里面的许多谎言,已经深入读者的骨髓了。历史证明了:感情写史不但不必,而且有害。


 


那么多的科学家在研究延
衰老的法。阻衰老没有。但人是不可能做到永生的。就算科学成功阻了衰老,人始终还免一死。道理其简单:人的死法除了病死之外,有意外事故死亡、自、食物中毒等一大堆死法。尤其是意外事故,它的概率是客观存在的,只要你我活得足够长早也会你我的上。总之,无论科学如何发达,人终究是难免一死。


 

传统教育唆使孩子们长大之后“干大事”,如什么“崛起读书”之假大空的东东。将来教我小孩大“干大事”,我就跟急。“干大事”的教育是有问题的。我们应该教育下一代“干小事”,而且要把小事干好。唱歌的好好唱。交水稻的我好好交。写史的给我好好写。打酱油的给我好好打。精益求精,把无数的小事干精了,自然也就成就大事。


 


不要
事,子在近代受国内外人士歧,主要不是因为辫子丑陋,而是因大清国落后、被人看不起,所以众矢之的。换个说法:假设当年的大清国硬实力、软实力都世界第一的话,那么辫子不但不被人笑话,而且还会成为时尚。试问各位是否留意:你我在留的短,也是异族型,它不是中国人传统发、更不是汉人的传统发型我们汉人的传统发型是长发,男的留长发。中国代,没有短的,短模仿西方人的型。何留短不羞耻?因西方代表了先那些号称爱国的极端民族主义分子,你先把你的长发给我留起来再说话。


 

清末民初代中国的一块钱约兑换日元一一毛,日本的物价比中国低,是众多国留日学生回忆录共同指的事。当中国的劳动力价格并不低,旧中国一个黄包夫一个月的收入,可以养活一家老小好几口人,呢?内地摩托车载一个月只能两千元左右,莞工厂工人月入也是顶多三自己都成问题到底谁是“水深火热”?


 

我因写了不少揭中山短的文字,不断掉粉,但是我认为我没有。我批判文,并非因为我和他有仇,而是个人打着国的口号,折个国家几十年,不但没能广大老百姓来什么惠,而且造成遍地流血、也阻碍了工商生。政治是利益的,没有老百姓惠的政治家,就不是一个好的政治家,也就没有理由得人们怀念。


 


第一等的事是
利人利己,例如生和交,要鼓励多做。第二等的事是已利人,例如扶弱救,也要适当做一点,但只能列二等事,因自力更生必占主流,不能都依靠人,如果人人靠施舍,那么来当施主?最下等的事情是人不利己的蠢事,例如上网和不相的人对骂,就是这类“有成本、无收益”的蠢事,这类蠢事,绝对不能做。


 


最快的是嫁富人。同理,解决中国问题最快的法是和美国合并,当然合并之后的国家不能叫“美国”,应该叫”Chimerica”、“中美合众国”,这样叫,双方都不吃。然后照搬美国政治体制,13亿人参与选举“中美合众国”总统。此方案兼了主、民族感情、民主、法治,所有问题一夜之全部解决。当然,这活儿也许不好弄,但是至少在理论上,可以成立。


 


二十一条”,和山有关的,正式名称叫《关于山之条中方署人是征祥。那么五四运”的学生什么不殴打征祥、而去殴打曹汝霖?因爱国学生不知道那个条征祥的,他是曹汝霖的,曹汝霖因在外有名声,所以被学生冤枉。可见,五四学生打人之前,施暴象都没有弄清楚,人于此。


 


那些
认为“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坐在自行后笑”的美女,是否懂得一个简单经济学道理:你的美色一年比一年衰老。而你的富豪老公富是一年比一年多。言之,他是潜力股,而你是负资产你看中他的钱,他会不知道?别傻了。期以往,他有醒悟的候、必然心理失衡,必然外出腥。等到有一天,你发现你会和一群妓女分享一个男人的时候,你就知道“惨”字怎么写了。当然,你永远不会知道,因为他偷腥不会告诉你。


 


上千元一件的名牌服装,是几十元成本的
莞制造。翅,已经被科学证明:反而不如最便宜的豆腐、白菜、蛋。再大再漂亮的新房子,住一两个月就倦,小房子住了反而很舒服;至于外出,恕我直言,开小机越多,死亡机会越大。女色就更不用了,25以后,色相开始迅速变质。人要从物世界里面去找幸福,其实并不明智。


 

文一生干暴力革命,到底是民,了他自己掌?在问题,我认为不宜走极端。从第一手史料记录文一生言行来看,我认为的看法是:二者兼有之。二者也并不矛盾。那么到底国成分多一点、成分多一点?问题涉及到他的主我想恐怕是无法明的,也许甚至他自己也未必有清晰的答案


 

不少好者乃至研究者无限推崇《临时约法》、将法的效力神化、道德化、宗教化了。其实这法的效力有待商榷。通过这法的,是在辛亥火中建的临时“议员”是来自五湖四海的四十多名代表,并非是民的,而是赶来南京参加革命的,所以他临时院”,制定的也只能临时约法》。


 


解决问题当然不好,但比用暴力解决问题强。当年段祺瑞安福议员发钱、曹锟贿赂议员选自己当总统,乍一看相当荒唐,但是,恰恰是步,因暴力开始逐不被使用,选举违规应该舆论、法律、散步等各种和平手段去抵制它、逼迫它改良,但是有人采取了暴力手段,造成了暴徒上台,反而一代不如一代。

 


不少人把网
看作战场,一上来就判定是非、到处骂树敌....就是意教育下的残渣。事上,网络应该是一个自由开放的跳蚤、是一个交所需的平台。交什么?交的是信息。一个个博主,是一个个的小,挑肥瘦,各取所需,在交程中,所有人的信息量都增大了,才是网的真正意


 


有人
自由无价,但若有人出一万元坐牢一天,相信不少人愿意干。有人友情无价,但当有人出一亿让远离一朋友,也有人肯干。就算生命也是有价的,否弹员、挖煤一类的工作就不会高薪。我的不好听,但却是实话。一个万物有价的本主社会,然冷漠无情,但却是一个和平的社会,因为钱能解决一切问题钱能解决问题了,问题反而更少了。


 

之所以争不断,在于认为有些西是无价的、是通过判无法解决须诉诸武力的。些所无价西,例如土、操、面子等。但是事实上,有价,美女多嫁富豪。领土也是有价的,人类历史上领土买卖的案件,不止一起。类应该在自由易中逐懂得:世上一切都是有价的,因此都是可以商量的,没有的事,如果用交可以解决一切问题,人社会的纷争,自然就少了。


 


全球化的好
之一是把各国的利益在了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样经济决定了狭隘民族主的生存空必然会逐年小,因原本各自的利益合伙了,准不同了。正因如此,一切意西显得有点不合了。


 


近代史
:清末民初外中国,使小农经济(例如土布、蜡、挑夫)、生了大量底,事是否如此?的确如此。但是,近代史没有告诉你的是:同,外国本在中国开了大量工厂、造了大量的就。1978年之后,同样的事情,在中国重演,次却成是合法的。事基本不场变了。


 


有人
:如果不推翻北洋政府、它胡三省早就保不住了。只是一个无法明的假。但是铁的事实却是:推翻了北洋政府、推行革命外交,就开始打外三省(126万平方公里)到底是保住了,但是却失去了外蒙(156万平方公里)和中俄界大片地。收回了台湾,但是也伤亡了三千万人。是否得,有待商榷,智。当然,有人认为中国的人命不值钱,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北洋
代不喊“打倒帝国主”。袁世、段祺瑞、作霖表面上和帝国主合作(国),实际上是利用帝国主自己服力渗透中国之后,“打倒帝国主”的口号才突然喊得空前响亮,外行人解读为国共两党“国”,实际个口号在当是两党煽人民覆“帝国主走狗”北洋政府的工具。


在当今的大
,去一个主公园玩一天,票100-200元。上猪朋狗友吃喝一,花是500元。到上海夜个小姐唱个歌,坐台是400元。一个莞生的COACH手袋,人民2000元。但是,一本好,只需要人民38元,可以两天,平均日消费仅需19元,既得到了精神享受、也增见识


 


女人的
操不能侵犯,但是它可以商量。当一个女人上你,那么她的于你来,就是可以商量的,她的身体,也不再是禁区。同理,土不能侵犯,但是可以商量,应该普及到全人类不少的人土主教条化、宗教化了,是一个枷,也是人类战祸不断的根源之一。土地在国家之应该是可以流的。


 

“崽卖爷在旧社会属于“家”行,受父老乡亲耻笑,但是在社会步了,掉祖屋用来投做生意、或用来置更好的房子,社会已没有异土也是同理,在市场经济逻辑下,土并不是不能买卖的。假如美国出一万亿美元购买100平方米的土,卖不卖?认为是划算的、当然可以卖,关分给13亿人,人人有份。


 

于一个理凭他人的教,不加以分析、不去验证,盲目取信,叫做“迷信”。同理,于一个理,不人把话说完、打断人的、不加以分析、更不去验证凭自己的喜好地予以否定,叫做“迷不信”。“迷不信”和“迷信”一是愚昧的表,它都不是一个理性人士待事物所应持有的正确度。


法”(保临时约法》)是否具备绝对的正当性?我看未必。多国家都有修改法的行:假设中国在1984年修改法的候,广突然冒出来一支革命,打出“法”大旗打内有道理么?没有道理。况且《临时约法》并非一部秀的法性文件,至少事后的《曹锟宪法》就比《临时约法》更科学、更民主。历史的本色是客观的,只是读史人戴上了不同颜色的眼镜去看它,所以历史的本色就变了。其实这并不困难,只要读史人愿意摘下有色眼镜,他就能读到一部真实的历史。


 

冯学荣  
2014117  汇总 编辑 于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墙内可直接点击)

2014年1月16日, 11:48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