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网信息员钟鸣报道)今天(4月6日)傍晚,本网信息员获悉,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先生于今年清明(4月5日)被济南国保强行拉到微山湖“旅游”,以阻止孙教授多年来纪念赵紫阳与“六四”亡灵的活动。

据孙教授发来的材料说:“(4月5日)清明节,国保用两辆车押我去奥体中心游泳,返回时他们把车径直开上高速公路,要带我去微山湖“旅游”,事先没商量。我再三抗议,说这是“绑架”,但80后的老人,怎敌年轻力壮的国保,往返600公里,午夜12点才回到家中,一天10个小时的车上颠簸,已经使我筋疲力尽。“

:清明我被绑架旅游

昨天清明,国保用两辆车押我去奥体中心游泳,返回时他们把车径直开上高速公路,要带我去微山湖“旅游”,事先没商量。我再三抗议,说这是“绑架”,但80后的老人,怎敌年轻力壮的国保,往返600公里,午夜12点才回到家中,一天10个小时的车上颠簸,已经使我筋疲力尽。

当局为何出此下策?不就是害怕一个老人,清明和朋友一起悼念民主先驱吗?

大陆当局,垄断了所有的集会活动,甚至清明祭奠也要垄断,今日报载昨日清明“党政军三部门联合公祭烈士” 活动,

但民间独立的纪念民主先驱公开活动则一律被禁止、被打压,为此抗争将不会停止。

一个国家如果某个政党的权力无限膨胀,民间权利受尽打压,这个国家的民众将缺乏创新的活力,国家会落后,民众会愚昧。昨日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心语”报道山东人士纪念民主先驱,其中提到下午多次打电话采访孙文广,电话全部没有打通。其实,我虽 “被旅游”,手机 仍然随身带,一直没有关机,之所以打不通,是有人做了手脚。回来后,监控又升级到了封门地步。不仅站岗的国保人数增加,24小时全天侯死守,并且在21层我家门外放了三个人 堵住了房门。 禁止人员进出,可谓“老虎出不去,苍蝇飞不进”。今天午饭是公安派人带买回来的。

当局就是如此霸道,他们可以切断你的通讯线路,可以封了你的家门,看你能到哪里去告状?看谁还敢到你家探望。这就是极权。一个国家用这样极端的方法,对付异见人士,他们还能得到民心吗?

为什么今天突然加紧监控?一是怕再搞祭奠活动,二是因为4月4日我在外网发了一篇“济南清明悼念遭遇国保打压”,揭发了他们的痛处,他们今天才看到,于是进行“制裁”。

可惜这种愚蠢的软禁,只是限制了我身体活动范围,却使我获得了独立思考的机会,使我坚定了争取言论自由、以法治国、建立宪政的决心。我不愿让更多人再有和我相同的遭遇。

2014年4月6日星期日于山东大学 13655317356 0531–88365021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 (墙内可直接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