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网|莫之许: 国家局域网的降临

gfw-6978

迄今为止,大陆对Google的封锁已经持续了两周时间,仍没有解封的迹象。屏蔽Google影响了许多人,包括Gmail的用户,以及使用Google学术搜索的教师和学生等等。至此,当今世界上用户最多,应用最广泛的四大网站Google、Facebook、YouTube、Twitter全部遭到了大陆的彻底屏蔽。长期以来,大陆民间将互联网视为社会发育,进而推动社会转型的核心基础,互联网进入中国的头十多年,各种发展似乎也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这一点,但是,随着当局对互联网管制的步步升级,这一寄托显得越来越不真实,人们甚至开始怀疑,会不会有彻底关闭互联网的那一天?前段事件泰国戒严期间,一度传出关闭互联网的消息,就在部分民间人士当中引起了这样的忧虑。

2009年新疆7.5事件爆发后,当局就曾关闭新疆地区网络达半年以上,因此,出现紧急事件时,当局关闭网络,应无疑义。随着一波又一波的清网行动的展开,当局究竟要将网络管制到怎样一个程度,则是另外一个问题。在笔者看来,当局对互联网的管制还将继续探底,不排除将整个大陆网络变为局域网或者国家局域网的可能。这里所谓局域网,是指大陆个人用户接入网络时,并不像现在这样默认为接入了国际互联网(INTERNET),相反,接入国际互联网会成为一种需要经过申请的行为。

这一前景有多少可能?反对者可能会认为,关闭互联网影响面太大,故不可能为之。然而,从大陆网络现状来看,并非如此,杜绝大陆个人用户直接接入国际互联网,并不具备不可逾越的障碍,随着维稳和管制的加强,这一前景越来越具有现实的可能。

首先,从对国际互联网的需求来说,并不存在不可逾越的障碍。在GFW对境外网站长期的限制和屏蔽之后,大陆网民对于大陆之外的互联网应用的需求已经相当低落,针对此次屏蔽,Google官方就表示,大陆只有3%的网络流量是流向国外,而其中Google是最主要的目的地。这表明,在GFW等管制之下,绝大多数大陆网民都只面向本土网站,缺乏对于国际化的互联网应用的需求,关闭互联网,并不如想像那样,会造成很大的后果或影响。有人开玩笑说,或许影响最大的只是草榴用户。

其次,大陆本土应用已经足以满足绝大多数用户的需求。长期以来,当局鼓励各种本土替代应用的发展,以减少对国际互联网的依赖。历数大陆各大网站,都不难发现其境外原型,如百度之于Google,微博之于Twitter,人人网之于Facebook,优土之于YouTube。为了达到替代目的,当局对于各种网络创新持相对开放的态度,最鲜明的例子莫过于微博的兴起,微博的兴起肯定会给当局带来相当的维稳和信息管制压力,即便如此,当局依旧采取了容许乃至鼓励的立场,在一定程度上就是出于替代的考虑,微博在满足国内用户对社交网站的需求的同时,也就降低了Twitter等国际网站的吸引力。

如今,随便走进一家网吧,又或者是询之于身边亲友,都不难发现,绝大多数大陆网民的需求不外是游戏、影视、音乐、社交、资讯,而所有这些,都可以在本土网站上得到满足。事实上,绝大部分大陆网民甚至根本不知道GFW(防火长城,英文名称Great Firewall of China)的存在,突然关闭互联网,对于这些网民来说,近乎于不曾发生,更谈不上什么难以接受的后果。

最后,那些必须通过国际互联网进行的商务、学术、信息等服务,可以通过特许的方式得到满足。1989年后,为了摆脱六四阴影,重建执政基础,当局采取了进一步市场化和对外开放以促进经济发展的策略,开放互联网就是其中的重要内容,也因此,有人认为,退出国际互联网对经济发展的影响,会促使当局三思而后行,但是,这种看法忽略了一点:需要通过国际互联网进行的商务、学术、信息等服务,绝大多数都是单位行为,通过对公司、学校、机构等发放许可证,允许单位申请接入INTERNET并享受境外服务(这当然会留下信息走私的后门),以及通过境内代理的方式为个人用户提供服务,可以将此举的影响降低到最小。

此前,国内亦有通讯服务商曾向少数政府和商业用户提供专属端口,不受限制的浏览国际互联网。不容忽视的是,市场新极权之下,绝大多数的文化、教育、科研、媒体机构仍处在体制的直接控制之下,而无论是国有还是私有企业,也都与体制保持着紧密的联系,允许单位接入国际互联网,不仅可以保持对信息的控制,同时也不会对经济运行造成巨大冲击。

而在亚洲的伊朗,2010年12月,该国通讯与信息技术部部长塔基普尔(Reza Taghipour)正式提出建造“全国互联网”的设想。根据该设想,伊朗将分阶段推广这一本土化的互联网。初始阶段,新的网络将会和标准的互联网并行使用,银行、政府机构和大型企业仍然能够继续接入标准互联网。接下来伊朗全国6000多所学校将接入该网络。最终伊朗境内的互联网接入服务都将转移到“全国互联网”上。

因此,如果要探究当局管制网络的底线,国家局域网并非一个完全空想的未来。一旦体制下定决心,并从技术上做到隔离,大陆个人用户无论是打开台式机、笔记本还是手机,所接入的仅仅是国家局域网的那一天就会降临,如今尚且可以通过翻墙的方式迂回获得的境外网站,也将变得遥不可及。这样的图景看上去悲观乃至绝望,可是,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止其到来呢?又有什么不可克服的技术障碍和社会后果阻止其降临呢?

1987年9月20日,中国兵器工业计算机应用研究所发出了大陆历史上第一封电子邮件,内容为“越过长城,走向世界”(Across the GreatWall we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令人讽刺的是,或许不久的将来,我们所面临的,却是在防火长城(GFW)之内,画地为牢。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墙内可直接点击)

2014年6月19日, 11:25 上午
编辑: